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七章 鸳鸯二字怎生书

第七章 鸳鸯二字怎生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那冷澄自昨夜出了新房,愈想愈气,又不好回后院惹母亲心。索性穿着喜服,在书房里头悬梁,锥刺股,最后竟是伏着桌子,与《论语》睡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因着姿势不舒服,早早就起来。想起这是媳妇向婆母敬茶的日子,若是被母亲看出端倪,少不得又是一番教训。又想到那女子昨日如此嚣张,今日定不会帮他。只得去掩饰一番。于是,穿着喜服,戴着“大红花”的男子,在晨光初露的时刻,偷偷地,蹑手蹑脚地向自己的新房走去……。

    在他轻轻推开门,本以为会看到熟睡的新娘,还特意扭开了头,侧着身子进了门。结果刚把门扉合上,就看到淡淡阳光里,一个盛装打扮的梳着少妇头的蓝衣女子,倚在床边微笑地看着他。

    冷澄被这女子吓了一跳,压低声问:“你是何人?为何在这里?”

    那女子手抚发丝:“夫君的忘性还真是大,才一夜就忘了妾身的样子,妾身好生伤心呢。”

    冷澄听她娇嗔,禁不住身上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人真是不知礼,昨日里一副尖酸泼妇的模样,今日又跟风尘女子看了齐。心里又不禁疑惑,又看女子一眼,昨日里是一身大红,珠围翠绕,伴着龙凤花烛的亮光,虽是气度雍容,但是多了几分冷厉。今日里梳了少妇的发髻,尽洗铅华,衣服也换上了蓝色袄裙,一双春水眼湛然有神,顾盼间说不尽的风流,只是嘴角还挂着冷澄讨厌的嘲讽的笑。

    冷澄哼一声,回身掩门,转身没好气的问:“这么早起来打扮,女史真是好精神。”

    倚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今天是见家姑的日子,若是蓬头垢面,难道夫君您脸上有光不成?”

    冷澄不耐烦:“我可告诉你,你既然进了冷家的门,就是冷家的人。昨夜你口出恶言,我拿你没办法。你若是今天在我娘面前,还是那套做派,那我就…….”

    倚华:“冷郎中想怎样?大家夫妻一体,您想怎样,我奉陪好了。不过我觉得您也做不了什么。七出之条别说我没犯,就是我犯了,我们刚成婚几天,您能拿我怎样?不过您不用担心,我对安人一定毕恭毕敬。在这宅子里,您我是指望不上了,我还是讨好一下安人比较容易。”

    冷澄悻悻:“那就好,还有我们昨夜的事,我们还是不说为好。“

    倚华:“昨夜?我们昨夜怎么了?我们昨夜不是在一起,今天我为了拜见婆母,特意早起晨妆,夫君也随我一起醒来,准备陪我一起去吗?”

    冷澄:“女史装糊涂倒也有一套啊。”

    倚华:“哪里哪里,我听过一首诗,诗歌里的那夫君比我还会装糊涂呢。我念给你听吧,“洞房昨夜翻红烛,待晓堂前骂舅姑。妆罢高声问夫婿,须眉豪气几时无?”

    冷澄的脸抽搐了两下,倚华看他表情,眼睛眯成半月灯,“夫君,这诗如何?其实夫君多读点书,就知道天下女子良多,有的是泼悍的。像我这样的,不算什么。”

    冷澄无奈转头,这时门咯吱一响,一身淡绿的朗云踏了进来,见到冷澄刚要惊呼,倚华懒懒打了个手势,朗云飞快抿嘴,扭头,转身,关门,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向冷澄陪笑道:“大人,今日可是想通了?我就说,夫妻没有隔夜的仇怨,从今日女史向安人敬了茶,就是堂堂正正的冷夫人了。有什么过不去呢?”

    冷澄看也不看倚华,说:“冷夫人是一定的了,不过昨天的事我可没想通,我也不准备想通,要是女史不改改这好逸恶劳,只喜欢收别人东西,还嚣张跋扈,不得理也不饶人的性子,我看什么齐家,恐怕不鸡犬不宁都是好事。”

    倚华扫他一眼:“那冷大人就等着吧。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何况你看我是贪心不足,若是在别人眼中,我却比您会做几分人,至少不会惹人诟病。”

    冷澄正想反唇相讥,听到颤颤巍巍的敲门声,伴着同样的苍老声音:“大人,夫人,安人问您们可起身了?”

    冷澄待答话,却被倚华抢了先机,倚华提提嗓子,用芝麻酥糖一般甜的发腻的声音答道:“麻烦报上母亲大人,我们已起身,待准备一番,就去拜见她老人家。”冷澄一时懵懂,被倚华剜了一眼,方如梦初醒:“对的,和母亲大人说,我们,呃,再准备一下就去见她。“

    门外老仆一时受了惊,还记得昨天那新娘子唇枪舌剑,何等气势,今天一起来就一副婆婆“爱媳”,家中贤妻的样子,那声音何其温柔,何其勾魂,难不成,昨晚两人床头打架床尾和,度过了一个甜美的洞房花烛夜?

    老仆摇摇头走了,边走边嘀咕:“不怪大人能做那么大的官,就是有本事,昨日里闹得水火不容,那不饶人的小娘子今日服服帖帖,想是被好生抚慰了一番。还好我昨天没把他两的形容说给安人听,这不今天就好的蜜里调油了,年少就是好啊“

    可他口中那温柔体贴的冷大人,一听到他离去的脚步声,就目光凛冽地瞪着那不饶人的小娘子,恨不得跳起来与她摘清关系,可是又怕声音大了,一切伪装付诸东流。倚华不甘示弱,与他对视,冷澄又想想这个效果在他看来虽是假了点,不过至少也瞒过了安人,也怪不得倚华,就把灼灼的目光移开向别处。只是想起她刚才那声音声调,就忍不住的一阵厌恶。

    倚华却施施然坐到梳妆台前,打开自己带的镶着玉的梳妆盒,拿出一支眉笔,自顾自地描起眉来。冷澄站在那里,看她动作,只觉得搔首弄姿这词就专为她而设。越看越烦,却又走不得,只是等着。倚华从镜子里看到他那副样子,越发描的细致起来,一笔一笔,由浅入深,描几下,端详一会,把冷澄看的心里暗恼,又无计可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