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十九章 谁为袖手旁观客

第二十九章 谁为袖手旁观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倚华那套瞒天过海的把戏骗得过尚宫娘娘,骗得过何家小姐,可是却骗不过她的“好夫君”——冷澄。

    话说这日本是休朝的日子,冷澄还是按照以前的习惯早早起来,看都没看枕边人一眼,就跑到院子里伸胳膊伸腿地修炼筋骨。缩在房里的朗云对着倚华讥笑:“大人这练得是什么功夫,花拳绣腿似的。”鬓发散乱的倚华扶着头说道:“花拳绣腿只怕还有个好看的架势,我看都不用看,他的架势肯定饿虎扑食一般,压根就不像样。”两人刻薄了一场,梳了妆,穿好衣服,憋着气吃了一顿豆腐脑,“主动地”收拾了一通碗筷,倚华浅浅说了声:“出去做客”,就提着书匣子,和朗云飘出了冷府大门。冷澄觉得不对,急忙到两人房中看,昨儿的那堆帖子全都不见踪影了。只从牙缝中透出几个字:“果然如此。”

    冷澄自己也是烦心事一箩筐。梨花乡的人还眼巴巴地盼他当个当世包龙图,拨开云雾见青天呢。可是自打淮阳王遇刺,朝野震动,各种势力吵得一团糟,有的说刺客是是西南的乱党,有的说是刺客来自中原的红缨会,有的说是刺客是东北的狄族派来的,直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这假传圣意开金矿的案子反而被搁浅了下去,就连九五之尊也按兵不动,他一个四品郎官又能做什么?

    估计他越职言事一事儿这么一闹,那知州应该消停了些,现在应该正在销毁罪证,安抚百姓吧。为了他的前程考虑,他应该不会在做那些让民众沸反盈天的坏事了吧?若是这事只能就此消息,希望让那个官和他背后的人有所警醒,让民众能少受些苦,也好。他长出一口气,滞滞地看见头上一片一片的蔚蓝,不知道其他地方的天空是否也这样清朗?

    只可惜,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京师的天空的清朗,不过也是一种美丽的表象。

    怀化将军府,二老爷左岳华一脸得意地向他的兄长呈上莫知州的书信,上面除了连篇累牍的吹捧,只有几个字吸引了将军的眼球:

    “刁民已平,大事可定,晋州上下无人能信口雌黄。小人若来,准保有来无回。”

    将军啪合上书信,笑了起来,眼睛里却全是冰凌:“看来是时候旧事重提了。”侧过头去:“侯爷那边怎么说?”

    “侯爷说一定要给他些颜色看看,但不要做的太绝。娘娘在宫里递了话,说那人刚被赐婚,为了给皇上留些面子,让他被贬个几品,跌了大跟头就罢。况且,娘娘对他的妻子很感兴趣,说不定有些用处。咱家的娘娘也说了些,听说宫里正得宠的盈嫔娘娘和那人的妻子以前是旧友,八成皇后娘娘是打得这个主意,让我们好好听皇后娘娘的话就是”

    将军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二老爷小人得志地邀功:“大哥,我早就说那种小人物不足为惧吧。嘿嘿嘿……”将军将脸一板,斥责道:“还没到盖棺论定的时候,你倒抖起来了,给我滚回去。”二老爷将头一缩,朝后堂去了,将军用手摩挲着信纸,喉咙中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

    昔日战场上跟从老侯爷,金戈铁马,刀斩人头,何等快意,到如今为了家族的兴盛,将捧在手心中的幼女送入宫中,任她苦苦挣扎,逼喜好舞刀弄剑的次子去刻苦攻读,让他走科举的路混一个正途出身,给左家争光添彩。到如今,明明知道是自家人做错了事,竟是要昧着良心,陷害别人,来为自己一壮声威吗?

    罢罢罢,既然当时没死在战场上,而是回到了京城宅邸做掌握全部家族的家主,就该把这些无用的怀旧心思戒了吧,而今皇后无子,晴嫔受宠不多,往后……将军倦怠地靠到椅子背上,在看不见刀剑的地方,还不知道有多少场硬仗要打呢。

    长路漫漫,难见光明,不但怀化将军心里是如此滋味,皇上的新宠,从贵人一跃为盈嫔的文茵心中也是如此。

    她双肩微缩,明明是秋高气爽的天气,偏偏双手紧紧捧着一杯茶,氤氲的茶烟里看不清面容,只听见清泠泠的声音:“把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宫女缩头缩脑:“娘娘,我们没说什么,只说了任女史那被赐婚的夫君是个不省事的,先是什么管他不该管的事,当个钦差还把淮阳王弄得受了惊吓,没得辱没了任女史,早知如此女史还不如在宫里待着。”宫女看她脸色不好,又偏头想想,加上了几句:“哪赶得上娘娘命好,得了皇上宠爱,要风得风要雨……”文茵不耐烦地打断她:“好了,别再说了,女史如今是四品诰命,她的是非岂是你说得?退下。”宫女讪讪地退下。

    文茵只是担心不已,本以为倚华出了宫,嫁了人,就能远离是非。没想到她那夫婿却是个自找是非的人。若是出了什么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倚华朗云都脱不了干系。她本是富家之女,父母亡后就被过继的哥哥送进了宫中,家中已无人牵念。这些年来,唯一惦念的人也就是倚华朗云两个至交好友。若是两人出了事……想着想着她手心被冷汗浸的软软的,苦笑一声,若是两人真有个三长两短,她在这世间就真是无枝可栖了。

    熙熙攘攘名利场,十丈软红里,谁又能真正一身自在?

    “皇上驾到。”文茵闻言一惊,却又做出一副慵慵懒懒的样子来,上前迎了,软软地一声:“皇上驾来了怎么不事先通传一声?”

    身穿龙袍的俊朗男子戏谑地挑起文茵的下巴:“昨天招你赏花,为什么不来?”

    文茵含羞带怯地一眼,小猫一般地挣脱了他的手,递给他一张墨迹淋漓的纸。

    纸上是秀丽的簪花小楷:

    “朝来临镜台,妆罢暂徘徊。千金始一笑,一召讵能来。”一字一句,秀美风流,又带着绵绵情意。

    男子大笑:“前朝才女的诗被你这么用,倒不怕暴殄天物?”

    文茵柔柔答道:“陛下英明堪比太宗,用这首诗自然合适。”

    男子还是那副口气:“我若是太宗,你自然是那解语花一样的徐惠徐充容。说句实话,**中佳丽三千,有胆子和我玩这小儿女情趣的人,也不过你一个。”说罢揽住她的手,向鸾帐深处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