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三十章 我亦逢场作戏人

第三十章 我亦逢场作戏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倚华当“女学先生”当的如鱼得水,刚安慰了因为女四书事件心情破碎的何凝秋,开始从坐卧立行四方面对她进行衷心教导。

    坐姿要端正,脊背不许有半点弯曲,双手自然垂在双膝上,要放的优雅,充分做出玉手纤纤如笋的感觉。头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太高显得高傲,太低显得卑微,要不卑不亢但是还要显出恭顺来。

    何凝秋在椅子上试了好几次,姿势倒是没出什么纰漏,可是整体感觉上始终带着些大小姐的傲气劲。看的倚华边甩扇子边叹气。索性做了个示范。

    倚华刚坐上那把黄花梨木椅,浑身的懒散逍遥刹那就被抽空了一般。脊背一挺,双膝一拢,手那么一放,眼神那么一凝,就一坐,一下子就从山林中的白鹤成了御苑中的孔雀。整个就跟宫中摆的牡丹绢花似的,得体端丽,就是少了些精神,偏偏精致的让人没法指摘。

    何凝秋拧着帕子幽怨,倚华一个眼神水一样漂过去:“怎么?何小姐这就灰心了?”

    何凝秋嘴上说是我粗笨,不能领会先生的教导,手里的帕子却快要拧出水来了。

    倚华失笑“好了,以何小姐的资质已经称的上是良才美玉了,假以时日一定能风仪万千。”

    何凝秋郁闷地不肯信,嗫嚅着说:“我爹是礼部的官儿,从小就训练我的礼仪才艺,我为了不给爹娘丢脸,也很努力在学。可为什么学了这么多年,还是不够?遇上真正懂礼仪的人,还是会没面子?”

    倚华还是那副样子:“何小姐,你又何必如此,你小时候学的礼仪大多是对亲友的礼,只要你肯做的精细点没人会挑剔。可是宫中的礼仪却不同,本身就严厉,我们宫女的命又不贵重,做错一丝就要挨打挨罚,重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十几年,即使当上女官,我又何曾有一丝懈怠。你若是为你的礼仪学的不及我,可真真是自寻烦恼了。”

    何凝秋听了这一席话,心里不但没有舒服,反而更堵了些。她是嫡女,从小到大,父母虽是要求严格,却也是捧在手心中长大的。听倚华顺口带出来的几句话,想到面前这人从小宫女熬到今天的地位,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再回想起一进门时看到的飘逸风采,见识到的惊人才华,竟是十几年生生被困在深宫里不能解脱,不由得暗叹一声“可惜。”

    卧这方面不需要特别调教,接下来是行走。经过刚才几句话,倚华也不再端着架子了。只是笑着说:“这走也不需要太过注意,只要脚步踩得稳就好。宫中女子最重要就是稳重两个字,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失了章法。若是在待选的时候,走得像风摆杨柳一般,不但选不上,还会沦为极大的笑柄。听说过银海玉楼吧,银海是眼,玉楼是肩,银海要有神但是不能荡漾,玉楼要端平决不可耸立。”

    何凝秋听她把注意事项说的雅致,觉得十分有趣。想着银海玉楼走了两步,居然有模有样,形神兼备,倚华深表与有荣焉。

    在任女史兢兢业业做着额外功的时候,冷大人在做什么呢?

    他被人拉去喝酒了。

    当冷大人穿着便装去外面看看豆腐什么的卖到多少钱一块,听到了归雁楼里他唯一的好友,还在户部当主事的陆景程呼唤。

    本来以他的性格,就算陆景程招呼他,他看到归雁楼也一定会扭头就走。可是陆景程的嗓门太大了,开始只不过是“子澈,子澈”的叫,到后来干脆连名带姓直接呼:“冷澄,冷澄,冷郎中。”

    对几天前的“豪华婚事”记忆犹新的人们,纷纷把目光投过来。不乏好事者挤着要看庐山真面目。冷澄作为一个坦坦荡荡的人也撑不住了,只见他顿了几刻,毅然决然地决定了,他,落荒而逃了。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陆景程蹦了出来,不顾他的挣扎和抗议,将他揪到了酒楼里。

    陆景程刚放手,冷澄冷大人第一步整整衣服,看隐藏的补丁被扯坏了没有。第二步愤怒地看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给了个无奈的表情,眼光向旁边桌上一示意,那臃肿的身材,那猥琐的形容,不是尚书楚大人还是谁?

    要说冷澄对这楚大人的感情还真挺复杂。以前他弹劾顶头上司玩忽职守,间接着把高他几级的尚书也给连累的差点丢官罢职。虽说他问心无愧,但是他也没傻到认为自己让别人倒了霉别人还能感谢自己的地步。梨花乡这件事,都察院那帮言官压根就不接土老帽的状子,他只好强出头,结果最后被人用越职言事的罪名狠狠参了一本,他自己知道是自找的,也等着看不惯的人落井下石,结果楚大人站了出来,给予了他不可多得的支持。虽然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是为什么,只好认为楚怀宽真如他的名字一般,是个心胸宽大,以德报怨的人,由此,对他产生了深深的崇敬和感激之情。

    如今见了高风亮节的楚大人当然就不能这样走了,他上前深深一拜,把楚怀宽吓了一跳,连忙堆着笑将他扶了起来。

    冷澄认真地说:“大人当日施以援手,为晋州百姓说话,冷某铭感五内。”

    楚怀宽的手僵了一下:“哈哈,这没什么,没什么,大家好歹同殿为臣,你也为户部做过不少贡献,这次也是为了百姓好,帮你说话时应该的,应该的。”

    冷澄不知道说什么好,觉得赞美反而亵渎了楚大人的高尚,想了想只得殷勤发问:“楚大人这次找我是有什么事?”

    楚怀宽倍感无奈,我好歹表面上帮了你,就不能多说点客气话。他强压火气,拍了拍冷澄的肩膀:“小冷啊,你有没有想过再去查上次那件事啊?”

    冷澄:“上次那件事?您指的是晋州假金矿?”

    楚怀宽恍然大悟地拍拍大腿:“就是那件事!哎呀,你说虽是王爷出了点小事,但也不能耽误查案不是?要我说,再过了几天,你再提这件事,我帮你在朝堂上鼓吹鼓吹,你还是钦差大人,晋州的百姓也有救了不是!”

    冷澄还是有点猜不透楚怀宽的想法,不过这话正合他意,索性起来深深地再施一礼,一躬到地,万分诚挚地说:“冷澄代晋州千万百姓谢过大人高义。”

    楚怀宽嘴上只是“呵呵,应该做的,应该做的”这样敷衍,眼睛里却透过一道毒蛇看见猎物一样的光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