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三十四章 仆仆风尘何为伴

第三十四章 仆仆风尘何为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倚华回头看冷澄害羞的样子,气恼起来,你连我都讨好不了,还敢肖想陪房?我好好的姐妹给你做妾,我还不舍得呢?

    想着想着就恶声恶气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冷澄身边,先剜了这自作多情的人一眼,忿忿端起碗,指尖紧磕着碗边,一副要硬灌的架势。

    冷澄刚从羞怯中摆脱出来,根本没注意倚华的状态,又要发表长篇大论。

    “我是去查案,又不是去游山玩水,干嘛要带人?朗云就在家陪着你和安人好了。”

    倚华心里冷哼了一声,道貌岸然,口是心非,这回你就是说想带我也不让你带!

    心里怎么想面上还是得过得去,倚华将指节舒展了些,“那这件事就听大人您的安排吧。这姜汁还没喝呢,趁热尝尝吧。”

    冷澄看着面前的这碗东西,就是一碗清水加上姜片,枣子,莲子,虽是素淡了些,却是很合他口味。低低头,就喝了下去,没什么味道,只是一缕清香沁入心脾,有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情味。

    冷澄顺顺当当地喝完了,有心夸赞倚华两句,没想到一张口就没说明白:“这姜汁挺好喝的,女史做这个费了不少心思吧。”

    听完这个,朗云憋着笑不敢笑,放水,加姜片,把其他果子扔到锅里,如果这也叫费不少心思,那做凉菜的人都是大厨!

    倚华一开始听就觉得不对,他是不在讽刺我啊?可是再看看冷澄那张真诚的脸,又觉得不像,只好安慰自己,至少他体谅我的辛苦了。至于这句话真正什么意思,以后再说吧。

    随便说了几句,倚华便在旁边开始第二次的收拾行李。李叔抓药回来,半天工夫才熬好。倚华叫了朗云去指点明天将要随行的张叔李叔,自己给冷澄灌了满满一碗苦药,在旁边拄着手看他昏昏睡去,梦里还皱着眉头。

    朗云记着陪房这事,直觉羞耻惭愧,见倚华不叫她连房都不敢进,找了个地方随便待着。不知不觉夜已深了,倚华自己也撑不住了,索性人向床边上一扑,妆不卸,脸不洗,鬓发散乱地就这么趴着睡了过去。;

    窗外一星如月,窗内一灯如豆,昏昏渺渺中天已蒙蒙亮了。

    倚华睁开眼睛的时候,冷澄已经开始穿官袍了,就是领子怎么弄也弄不平整。

    倚华眼皮还在打架,打着呵欠起身,绕到他身后,拈起宽大的领子,细细地拉成线,再用手掌一下一下地铺平了。

    冷澄忙乱中正要说谢字,忽然一阵天旋地转,脚下竟是踉跄了一大下,险些摔倒。

    倚华勉强抱着他后腰,支住他,不客气地问:“这是怎么了?难道病还没好?”

    冷澄待要推开她,又有点贪恋这一刻的温暖,哑着嗓子说:“没什么,病已然好了,只是头有点晕。”

    倚华伸长手臂去摸他额头,他一个劲躲闪,却正好撞个正着。

    微热,不足以告假,但此去路途迢迢,也不能没有有心人照看。

    倚华犹豫着问:“你一个人就这么去行吗?”

    冷澄坦坦然:“不是有张叔李叔吗?何况你不是叫朗云指点他们了吗?他们老人家稳妥,不会让我怎么样的。”

    倚华撇嘴:“有他们跟没有差不多。”想起朗云昨天指点他们指点的都不见人影,又恨恨添上一句:“全都是朽木不可雕。”

    冷澄知趣地不接话,倚华贴着他的后背,感觉仿佛有了个坚实的依靠,就这么“依偎”一小会儿,倚华抛出了一句话,把冷澄吓了一激灵。

    “天色还早,要不,我收拾收拾陪你去吧?”

    冷澄足足跟块坚冰似的僵了好几句话的功夫,才开口:“这样不好吧,我是钦差携带家眷不仅逾礼,而且麻烦,何况……。”冷澄心里默想,上次刚拿这事指责过淮阳王,这回自己明知故犯,岂不是活生生的话柄?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行。

    倚华不服气道:“什么逾礼?什么麻烦?天下间只有你这个呆子,才把这些老教条当做金科玉律。那些钦差出巡,哪个不是前呼后拥,呼奴唤婢,至于带侍妾的更是多不胜数,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怎么就带不得?”

    冷澄静默了片刻,好似想到了什么,苦笑:“可就因为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所以更带不得。”

    倚华听罢此言,心里透亮起来,钦差可以带仆人,带小妾,可是很少有钦差带妻子。因为妻子是明媒正娶的,不好抛头露面,是要在家侍奉父母的。这个世道给了正妻家庭中无上崇高的地位,可是也给她们戴上了世俗的枷锁。丈夫去赶考,正妻要在家侍奉公婆。丈夫去外地做官,正妻还要在家侍奉公婆。运气好的能享几年清福,运气不好只是半辈子守活寡的命。若是自己一个官员正妻随了他去,不说是惊世骇俗,也算是不同寻常了。

    可是难道就这样随他去?随这个有病只会硬撑着,不会使唤人的呆子一路颠簸着回家乡查案?随这个办事死心眼的木头孤身一人,去晋州和当地父母官打擂台?

    倚华暗念三声:“我不想守寡。”然后捏紧了手指,指甲直掐到肉里,带着慷慨赴死的气势说了一句:“我扮成丫鬟陪你去好了。”

    冷澄没听清:“啊?”

    倚华大声说了一句:“我扮成丫鬟陪你去……。”

    听懂了的冷澄有些感动起来,任倚华这么虚荣的人能为了帮他甘愿做小伏低,简直是比上邪里的山无棱,河水枯竭,冬雷震震夏雨雪还稀奇的事

    可是这样还是不行,原因只有一个。冷澄他不忍心。

    就算两人感情不怎么样,但他还是不想看见这个骄傲自矜的女子低声下气,受人调笑指摘的样子。那样的感觉,就像是无奈佩戴的一块碎玉掉到了污泥里,他人觉得理所应当,自己却一阵阵地不甘的心疼。

    冷澄巧妙地挣脱她,“还是那句话,逾礼,麻烦,有违官箴,况且,你何苦如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