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三十九章 君子可欺之以方

第三十九章 君子可欺之以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向村中深处走去,遇上的人几乎都装聋作哑,小路上静默得只能听见两人的脚步声,风轻轻地吹着,吹得两人有种通体舒爽的感觉。

    冷澄突然来了雅兴,仰头看天,想来个文人般的感叹什么的,结果憋了半天才说出来一句:“天上的云真白啊,像棉花一样。”

    这句话和他刚才遭遇相差太远,倚华一时脑袋没转过来弯,竟然还跟着仰望蓝天,傻傻地感叹:“确实有点像棉花,白白的,软软的,让人想摸一把,穿在身上应该很暖和”

    说完才反应过来,她,熟读诗书,最爱风雅的任女史,刚才说了什么?说云彩像棉花?还说保暖?还说想摸一把?

    天啊,她一世英名啊,尚宫娘娘我对不起您啊,我不该当初自诩什么名士风流,还到处吹嘘啊。您骂的对,显摆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冷澄钩起嘴角:“这话明显不像是从女史嘴里说出来的。”

    任倚华打肿脸充胖子:“这不是看大人您心情不好,说出些不一样的博您一笑嘛。”

    冷澄笑意忽然淡了些,只是把和她拉在一起的手握的更紧了些,走路也越发得快起来。

    风中传来一声:“谢谢。”声不大却很诚恳。

    倚华心情莫名地如丝线般纠缠起来,缠来缠去就是解不开,一个结亘在心头还不知道为什么,想来想去只得出一个结论,眼前这人,未免太好骗了吧。好骗的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任女史都觉得有点愧疚。

    走着走着一间小茅屋映入眼帘,陈朽的木架,肆意开敞的没有锁的门,苫盖的茅草什么的,也被风吹得歪的歪,散的散。这地方在任倚华眼里总而言之就两个字——穷苦。

    冷澄不负所望地开了腔:“这就是我和娘以前住的地方。”

    倚华狠狠地咽下“大人您当年也太惨了”这句话,改成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冷澄失笑:“算了,算了,女史趁早别糊弄我了。跟我进屋看看吧。”

    倚华亦步亦趋地踏过了矮到不能再矮的门槛,并没有像想象中的废屋,一进门就看见蛛网蟑螂什么的,反而是一股净净的清气扑面而来。

    屋子中央是一张快要站不住,一只脚下还垫了砖头的木桌,上面满满得都是刀刻的岁月的痕迹。木桌两边有两个旧旧的木凳,放的板板正正,一高一矮,很容易想象安人和还小的冷澄对坐着吃饭的情景。木桌的对面也就是“壁”的正当中,没有祖宗的画像,没有瓜果梨桃的供奉,只挂着一幅字,是一副对联:

    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字是颜体,笔笔如铁画银钩,横轻竖重,笔力雄强圆厚,气势庄严雄浑。句是四书的集句,对句工整,合乎章法。字与句珠联璧合,如天造地设,浑然天成。饶是习惯跟那些文人墨客一样,把颜体字贬低为叉手并脚田舍汉的任倚华,也不禁有些心折。

    冷澄背着手看那幅字,风透过更像洞口的窗户吹动他的衣袂,可他整个人却岿然不动,有如海浪拍打下的山峰。

    凭着一种熟稔的感觉,倚华开口:“这字,是你写的?”

    冷澄顿了一会才开口:“是我爹留下的。”

    倚华点头:“哦,原来如此,难怪挂在这里……”还想说什么,又想起冷澄那日说胡话说到想爹的事,就闭口不言了。

    冷澄倒不在乎似的,幽幽地说:“爹是这一片第一个秀才,听说很多人都夸过他的才气,姥爷也是看中他是个读书人,才把娘嫁了过来。爹很喜欢读书,最敬仰的就是圣贤,是真的喜欢,不是为了做官。这幅字是娘怀孕的时候爹写得,说是为了将来给我看的,听说为这事娘还有点别扭,说他孩子还没出世,花了那么多笔墨干什么,还不如多写些自己喜欢的文章。娘说爹笑嘻嘻地不说话,还教娘认识这些字,娘说生我的时候爹很开心的,只可惜一年后爹就去了,而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

    倚华觉得说话很困难,哽咽着说了一句:“令尊想必对你抱有厚望,见你今日成就一定在天上也是欢喜的。”

    冷澄眉目间竟是藏不住的疲惫:“我一直看着这幅字长大,自从娘和先生跟我讲完这幅字的意思,我就一直按着这些字努力,从不后悔,可是今天我感觉不对了……。”

    倚华屏住呼吸,目光炯炯,她知道从情感上她应该支持他这样走下去,继承父亲遗志,哪怕粉身碎骨。可是从私心上,她又希望他“幡然醒悟”,做一个“正常的”官儿,这样他们两至少会生活得平静些,还多些话说,而不是永远一个理直气壮,一个气结无言。

    谁知道冷澄目不转睛地盯了那字半晌,竟洒脱了起来:“对和不对又怎样?虽千万人吾往矣,知不可为而为之。我只遵从父亲的教诲就好,其他任它风吹雨打罢。而且……”他指向墙角的水缸,“你看见没有,水缸里都是清水,是邻居们帮忙打得,就算我和娘都离开了这里,他们仍然记得要照顾我们这孤儿寡妇,现在想想,还是我欠他们的多。”

    倚华放下心来,这样也好,至少不用担心他颓废堕落,只是他这决心一下,两人再怎样,终究是隔了一层国家大义的纱,捅不破的纱。

    冷澄啊冷澄,你还是没看到世间的险恶。你有父亲的教诲,有安人的保驾护航,就是你这些乡亲也没有真正地放弃过你。至少从他们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担心和在乎。

    你有没有尝过众叛亲离的滋味?你有没有从天堂到地狱的时刻?

    我知道你没有,如果你有,你不会到今天还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不会到今天还为一缸水而否定别人的冷漠。

    冷澄将倚华引到后院,院子里蔬菜的根苗还依稀可见,篱笆墙外爬满了绿叶,一些红白相间的花朵点缀其间。田园风光赏心悦目。冷澄眉目之间也跳脱了起来,不想不远处传来一阵哭声:“我的老房子诶,孩子他爹我对不起你啊,我守不住这个家,孩子们都去了别处,我这把老骨头舍不下这里,如今半截身子入土,拼着一命死在这里也就算了,苍天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