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五十七章 图穷匕见何堪怜

第五十七章 图穷匕见何堪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知微惊愕地抬头看对面人,棱角分明的脸孔明明晦晦流于其上,神色琢磨不定,可他还是能从这人的眉宇看见与以前完全不同的,纯粹的冷酷。

    这人这对眸子溶溶漾漾的深如幽潭,和他的目光在半空中一碰,却没有一丝波纹泛起来。

    前几日这人想请他作证的时候,还是一派官场愣头青的模样,只知道纠正不对的事,做对的事,从来不考虑什么影响什么后果。今日站出来要查案,呼自己名字的时候,自己也是一时热血上涌,又兼着愧疚入心,才冒险想帮。他从不认为冷澄能制得住有后台的莫闻,本打算拼一个当众下马,丢官弃职,图个心安,没想到冷澄来这么一招,大帽子扣下来把别人都吓得不敢置喙一二,只是一小段时间,他已经学会了逢场作戏,翻云覆雨的手段,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暗自自嘲道,还当人家什么都不懂,你三年前要是有人家一般胆气手段,又何至于沦落至此?

    方知微暗自思量的时候,冷澄也在观察他。方知微今天肯站出来,说实话还是出乎他意料的,受倚华那句树叶掉了怕砸头的话影响,他自动把方知微列入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孱头一类,当初刚利诱他的时候还在使劲想再怎么威胁他,他才能帮忙,没想到这小子这次居然痛快了一回。

    真是,原来任女史也有错的时候啊,想到这点冷澄感到一阵轻松,嗯?不对,她很多时候都是错的,除了这几天教他的一些事,还算……有点用。

    莫闻如受惊吓的女人一般尖叫起来:“冷子澈,你指鹿为马,你诬陷我……。”

    方知微轻叹一口气:“莫大人,不要咆哮公堂,你好歹还是个官儿,这样成何体统?”

    莫闻一口唾沫吐过去,正好攀在方知微脸上:“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体统?不知在京城做了什么龌龊事,被发配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什么风流才子,下流吧!”

    方知微脸色一丝不变,拿袍袖细细地擦干脸,竟是说不出的从容不迫,对比着莫闻那青筋暴跳的样子,仿佛被侮辱的不是他,而是那个肆无忌惮的莫知州一般。

    冷澄透过他无所谓的做派,好像又看见了笑意盈盈的任女史,一早上帮他穿官服的时候,主动地贴在他耳边说话:“我说今天上了堂,你要能拿出每回怒斥我的劲头来,肯定没人敢多说什么,你信不信?”

    他拍案,袍袖一拂,正色道:“班头何在?就这样由着犯官攻击朝廷命官吗?先给我摘了他的官帽!”

    那班头正是当时与他钉刺那位,如今待要听他命令,又不甘心又不敢,未免就磨蹭了些。

    方知微见冷澄不愉之意要显出来,怕场面闹大不好收拾,就出来嘶嘶然说了一句:“怎么还不动手?想与他同罪吗?”

    班头闻言身上一颤,怨毒地瞪了一眼方知微,就快步上前,将莫闻的乌纱帽取下来。

    藤丝的帽胎还是十分结实,漆分外的亮眼,外裹的黑纱显出浓密的眼色。前高后低,两侧的翅微微上翘。

    莫闻自打乌纱帽被摘了以后,整个人就像被抽去了骨头一般,瘫倒在地上。

    冷澄横他一眼,语带凉意:“好一顶乌纱帽,只可惜带他的官儿配不起。”

    众官看形势不对,忙忙上前,有的嘴甜的,赞美冷大人一心为国不畏强权劳苦功高,有的乖觉得,上前赔罪,说以前早有心要劝说莫闻不要倒行逆施,只是莫闻他一直不听,幸好冷大人明察秋毫,救民于水火之中。一霎时如狂蜂围花,蚂蚁吸血,把冷澄围了个水泄不通。

    刚才还威风八面的莫闻一瞬间就成了无人问津的冷灶。

    方知微看到这一幕,欲笑无声,欲哭无泪,原来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一至如斯。刚才站出来帮冷澄弹压莫闻的一腔热血尽凝结成冰,感觉心里隐隐地刺痛,心口突如其来一阵紧缩,蓦然连呼吸也不能维系,头埋得几乎要低进尘土中去,,觉得周遭的一切昏沉黑暗得惨不忍睹。

    “少年自负凌云笔。到而今、春华落尽,满怀萧瑟。

    常恨世人新意少,爱说南朝狂客。把破帽年年拈出。

    若对黄花孤负酒,怕黄花、也笑人岑寂。

    鸿北去,日西匿。”

    有人说总为浮云能蔽日,为什么在他眼里只有鸿北去,日西匿?

    冷澄被聒噪得不行,眼见得这些人无耻嘴脸更是厌恨不已,只是无论他如何推脱推辞都绕不出他们的龙门阵。感觉有谄媚的话编织成了绵绵密密的丝,堆笑的脸衔着这些丝组成了一张无形的网,把他罩在里面,脱身不得。最后只得又板起脸,恫吓着衙役将莫闻押送到了牢里。

    莫闻到了这个地步,居然镇定了起来,长笑三声:“冷子澈,冷子澈,若我不死,我定有机会看我之今日,成为你的明日。”

    冷澄只觉脑中发胀,顺口答道:“就算你长生不老,你也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莫闻笑而不语。

    方知微见莫闻下狱,只觉这场景勾起了心弦,像有什么东西爆炸开来。

    有一个女子在他的记忆中软语温存,眉宇间是说不出的忧虑:“我本是风尘女子,你又何必对我那么好?最近那什么侯爷家的公子次次来纠缠,不像是只要听琴的意思,你虽入了翰林院,又怎能和他抗衡,千万别为了我这个不值得的人坏了你的前程?”

    记忆里自己是怎么说的?风尘女子有怎么了?我们两情相悦,等过段时间我就给你赎身,凭他什么王公贵族能耐我何?“

    最后怎么样了呢?一纸投书投到监察御史,庶吉士方知微日日狎妓,口出狂言,还兼了拉皮条,仙人跳的勾当,定远侯公子亲自出来作证,说曾被他拉到妓馆,还差点被敲诈。

    圣旨一下,怒斥他浪荡无行,不知廉耻,看在还有些才华的份上,逐出京城,被贬去晋州为六品同知。

    而那个温纯如水的女子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