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九十章 谁能知我此时情

第九十章 谁能知我此时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澄那里一股邪火使劲往上烧,只是不依不饶:“我是上朝的大臣,不是他皇家的内务奴才!你们女史都是冷家的人了,少没事把皇上天家挂在嘴边上,过不下去一拍两散的时候,大不了我拼着一个抗旨的罪名,抄家流放也罢,好过受枕边人的气!”

    一个苍老的声音颤巍巍地响起:“澄儿,你住口!”

    正是他们一番大吵大闹,将屋里的安人惊动出来了。只听得两个人先是满口的休弃,和离,后来竟然还说到了抄家流放上了,好好的日子是不想过了吗?

    安人不晓得前因后果,只知道先口出恶言的是自己的儿子,过后没完没了的也是自己的儿子,就算任倚华似乎也没起什么好作用,就她身份来讲也不能再袒护冷澄。

    她拄着拐杖,一步步走向儿子,话里全是质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在门外的冷澄陡然低落了气势,一身不易见到的疯狂怨毒也在瞬间溶到了风里,只是低低地道了声:“母亲。”

    安人好不容易走到他身边,目不转睛地凝视了他一会,一挥手,“啪”一记重重的耳光落到他脸上。声音大的连屋里的倚华和朗云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人家好端端一个女孩子,嫁给你就是为了让你话里话外的作践她?皇上给你官位,让你为国效力,就是让你抗旨不遵?你父亲在天有灵,看到他儿子是这样一个不肖子,如何能安心?”

    听到已故的父亲和不肖子这几个字,冷澄有种独立世间,两手空空的感觉,脸上心里都是火辣辣的痛。

    原来,努力了那么久,坚持了那么久,还是逃不脱成为不肖子的命运啊?

    看看母亲苍老的面容和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他到底还是低了头:“娘,对不起,是孩儿错了。”可是语气里还是隐藏着丝丝缕缕的不甘

    安人忧虑地看着他,本来那么听话懂事的人,怎么今天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一个劲的又抓又挠,恨不得把人都得罪干净呢。

    “知道错了还不进去给你娘子赔礼。”

    冷澄只是抿嘴站在门外,动也不动。

    朗云在屋里一边柔声安慰着倚华,一边支愣着耳朵听门外动静。听了半天也没听到开门声,心知冷澄是要强硬到底了。

    朗云捏捏倚华的手,示意她不管是想激他怨他,好歹说句话出来,先出口气,还有点转圜的余地。

    安人也算是给她面子了,难得一个台阶儿子可以不要,儿媳若也不顾就有些过分了。

    这个家,好歹还是姓冷的。

    谁知道倚华偏生也学了冷澄那块木头,咬紧牙关,死也不说一个字,只是无声地哭。

    他二人虽为夫妻,却从不了解对方心中真正所想。

    冷澄对任倚华,爱而不信。我那么喜欢你,可你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你有哪一点像我该喜欢的人?你以前做的那些事,现在搞出的这些手段,我都知道,可我为什么就是舍不下你?你都嫁了我,就算我不是你眼中风流倜傥,有权有势会做人的合格爱侣,你为什么就不能认认真真地看我一眼,就不能试着接受我?

    任倚华对冷澄,信而不爱。我那么相信你,可你是怎样对我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看不起我,我也没指望过能得你几分真心。你就勉为其难地信我一小下不行吗?如果你压根就不信我,干嘛怜惜我,干嘛对我好,让我自作多情觉得我在你眼里还不是那么差,结果到最后用事实告诉我,你从来都不信我。冷子澈啊冷子澈,你耍我好玩是不是?

    当爱而不信碰上信而不爱,他要的爱,她给不了。她要的信任,他给不起。他看不见她的信任和敬重,她更看不见他的真情和依恋。

    就这样吧,相伴相守,互相折磨。

    瞬时间气氛急转直下,安人看着倔强的冷澄气的发抖:“好了,儿大不由娘,你是不听我的话了?”

    冷澄只是一句*的:“我没错,为什么要赔礼?”

    听得这句话,朗云是满脸不忿,倚华却是渐渐止住了泪水。

    真是生气了吧,这么孝顺的人连母亲都顶撞了呢,接下来是什么?在母亲的逼迫下说出听到的话,然后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然后躲到书房里写封休书。

    不过这休书也只能是写写罢了,于情于理安人不会让他就这么休了我的,不过这笔一落,这夫妻情分就从此断个干净罢。

    这样,也好。桥归桥,路归路,说不定能混个“相敬如冰”,等到七老八十尸骨化灰,谁又记得谁呢?

    安人把拐杖戳到地上,发出浑浊的响声,语气里是满满的痛心疾首:“澄儿,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冷澄努力压抑心中莫名的愤恨:“母亲,我们的事我们自己能解决,您先回房吧,省的气坏了身子。张叔,李叔,送母亲回去!”

    张叔,李叔讪讪上前,行了一礼:“安人请……。”

    安人觉得面前的儿子是如此的陌生,同时一股疲惫感袭上心头:“澄儿长大了,不需要娘了,罢了罢了,我只想说一句话,不要以为别人嫁给了你,就理所当然要顺着你对你好,人心是要捂热的,你父亲当年若待我如此,我又怎会多年矢志不嫁,带着你苦苦挣扎到如今?”

    说完了这句话,安人拄着拐杖回了房,脚步虚浮,冷澄清晰地看到她在风中飞扬的一头白发。

    少年丧夫,一个人拉扯年幼的儿子,看着他长大,读书,做官,是何等的辛苦,何等的孤寂?

    他以为这么多年支撑着安人的是三从四德,是世人满口称颂的贞烈节义,还曾为自己母亲的道义上的无瑕沾沾自喜,没想到,这么多年的艰难求活,靠的竟仅仅是那几年,一个丈夫对妻子的温柔相待吗?

    原来,稗官小说里说的,“情之一字,所以维持世界”,是真的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