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向君低诉意千重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向君低诉意千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倚华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偏又不甘示弱。刚要干脆利落地说没有,又舍不得地咽了回去,只是仰着脸对冷澄说:“若是我心中没你,我会亲手送你一个妾。”

    冷澄嘲讽地笑:“哦,是这样吗?没想到任女史这么贤惠。”

    窗外惨白的月光射进来,照得倚华的眉目越发清晰,足以让冷澄看个通透。

    倚华低低地解释:“你不信?那好我说给你听,如果我心里没有你,我会为你准备一个妾。我会去外面找一个安分美丽的乡下姑娘,把她买到家里,然后对她很好,让她死心塌地地对我效忠,然后我会在适当的时候把她太太平平地送给你,让你们都感激我。我会教她讨好你的法子,让她用感情套住你,然后让你心满意足,心甘情愿地把管家的大权交给我。等你厌了她,我自然会找新的给你,当然还是跟她差不多的,年轻漂亮单纯,好掌握,没势力依仗,就算反了水也好对付。”

    冷澄听她这一番计较,只觉得心冷齿冷,胸中本来还有一团火,此刻生生地被冻成了冰棱,一点火星都没有了。

    他双手撑住书案,不让自己倒下去:“刚才真是唐突了,原来女史不仅贤惠,还称得上是绝顶聪明。女史好心机,好计算,只可惜冷某一介凡夫俗子,既痴又愚,看不出女史的“惊世之才”,还想就这么跟女史太太平平地过一辈子,现在看来不过是一场痴人说梦。”

    倚华听他说这种话,各种情愫抽成了丝,把一颗心绕的百转千回。刚开始她想走,想吼,想哭,可是都不行,如果她真这么做了,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把这颗暂时还在她手里的心越推越远,一个是把自己的尊严放在别人脚下任人践踏。

    诸般皆不敢,方信做人难。

    冷子澈,我虽知丝萝乔木的说法,但内心里是不大相信的。上天既生男女,又何必细分尊卑?自打结发为夫妻那一天,我成了你的女人,你又何尝不是我的男人?我今天把一切说开,赌一把你敢不敢再和我恩爱两不疑。

    赢了,从此琴瑟和鸣,再不耍无谓心机。输了,就从长计较,看将来谁棋高一着。

    她转过身来,展颜一笑,笑容被月光罩上了一层银白的纱,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痴人说梦?冷大人这话倒是说对了。你都不曾信我,还要和我太太平平过一辈子,可不是痴人说梦?”

    冷澄的呼吸猛地一滞:“我何曾……你说的是那件事?”

    窗外晚风簌簌,配着蛩声点点,倚华如玉的肌肤在月色下更显清冷“难得冷大人还记得,大人不会认为,你不提我就忘了吧?大人当时骂的可是很痛快呢,我任倚华看不起亲生父母,上赶着有钱有势的亲戚,一朝得势就反咬一口,最后还成了搜刮自己家东西的小偷?啧啧啧,大人当时真是有理有据,气壮山河啊!”

    冷澄被关入诏狱都泰然自若,如今面对着任倚华却觉得威压之下,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他颓然地坐下,把自己默默地陷进椅子里,就像是要缩成一团似的。

    倚华本意是要多说几句讥刺的话,设下“先破后立”的局的。可她认真端详冷澄,她在他眼里看到的竟然是满满的疲惫和那么一点……愧疚?

    一瞬间多少心机,多少计较,尽付流水。冷澄累了,她又何尝不累?冷澄心怀有愧,她又凭着什么能张牙舞爪飞扬跋扈?

    扔了那些虚情假意,装模作样,扔了那些条分缕析的举证,咄咄逼人的逼问,只是一颗心曾经受了伤的控诉,声音带着哽咽:“我没做过,那些事我都没做过,我不是为了身份就不要父母的小人,我不是小偷!我不是!”

    这些话听起来好熟悉啊,对了,不就是十年前在祠堂说的嘛,无助的少女,哭泣,下跪,哀求,结果只是所有人的冷眼和鄙夷。

    从踏进宫门那一刻就发了誓,永远不要再那么崩溃那么丢脸,本来就没人疼,搞出这么多不过是自取其辱。

    可是为什么,今天在这个人面前,眼泪就是止不住呢……。

    倚华靠着门缓缓蹲下,把头埋在臂弯里哭的昏天暗地。

    冷澄看她不对,吓得急忙起身,也不顾什么真真假假的询问,上前去把她紧紧箍在怀中。

    倚华泪眼朦胧中揪住冷澄的衣袖,醉酒一般地执拗:“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啊!我虽是旁支小姐,也是个嫡女,在自己家里也是呼奴使婢的。当初是大伯和大伯母硬要我过继过去的,谁稀罕什么长房大小姐的身份!他们说我的命好,能给他们带来久盼不到的儿子,许了我亲生父母给我弟弟一个不逊于正宗任氏子弟的前程,他们就高高兴兴把我交出去了。开始大伯母对我还好,自打她有了自己的儿子,就……就嫌我碍事,对我冷冷淡淡的。我当时才几岁,就千方百计地讨好她,连下人都打点到了,可她就是嫌我污辱了他们长房的地儿。那天,我明明看见那玉钗就在她手里,谁知道怎么就跑到了我房间去?她借口抓住了我现行,又不知从哪请的江湖道士说我怎么怎么生了贪念,克家防亲,连任家都不许我待下去!最可恨的是生我的那两个人,当时我被抓到了祠堂,他们就在旁边看着,连一个字都不舍得为我说!我……我任倚华做错了什么,所有人都嫌弃我,所有人都恨不得我离开这个家!说我命好的是他们,说我是丧门星的也是他们。小时疼宠我的是他们,大了一点把我像破布旧鞋一样说扔就扔的也是他们!根本就没人问过我,我要什么,我不要什么,我会不会难受,我会不会恨!”

    她越说越用力,指甲在冷澄的衣服上楞是弄出了深深的掐痕,冷澄仿佛听到了线绽开的撕拉的声音,但他已经没空去理会这些事。

    原来,她竟然经历过这么多……。

    原来,这个永远在笑着的女子,心里早已是千疮百孔的苍凉……。

    因为曾被最亲的人背弃无视,才不愿意相信别人吗?

    经历了太多失望,太多身不由已,才会这样坚持着用尽一切力气,只求能通过算计他人掌控他人的人生呢?

    冷澄抱紧怀中的还在哭泣的人,低低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