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飘渺旧梦独自伤

第一百四十五章 飘渺旧梦独自伤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倚华只是淡淡转过头去,扫了来人一眼,就向着后面的人调笑道:

    “你们主子来了,还不快去接应着?”

    这话一出,进了门的萧逸和正在一边装聋作哑的碧罗,绯烟都是一震。

    萧逸还装着若无其事,扮出一个微笑来:“倚华,你这是说什么呢?”只可惜声音做不得伪,倚华听到耳朵里都是发着颤。

    碧罗和绯烟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慌张得不知道该怎样应对。

    倚华眉毛轻挑,一双美目里却是波澜不兴:“不过大半年没见,王爷可是越来越喜欢在我面前耍花枪了,什么事做了就是做了,若是被人抓着了还不认,可不符合您凤子龙孙的身份呐。”

    萧逸的眉头纠结成“川”字,眼里对碧罗和绯烟射出冷冷的寒光,分明是质问。

    碧罗和绯烟想分辩自己没有背叛他,又说不出为什么倚华看出她们是王府的人,急的像热锅里的蚂蚁。

    倚华一眼就看出萧逸的想法,出声冷嘲道:“没想到王爷还是跟以前一样,自己做错了事从来不认,只管欺负些虾兵蟹将罢了。实话告诉你,她们哪里有那个胆子出卖您,只不过戏演的还不到家,被我看出来罢了。”

    萧逸本是苦心安排了她来看这出情意绵绵的戏,又打扮一新来见她,实是指望她先记起旧情,唤起温柔心肠来。不说是鸳梦重温,也至少留个念想。她身边又有他的人,这样双管齐下,重归于好也未必没有可能。

    罗敷自有夫,他并不想怎样私通款曲地勾搭,做出些风月之事。只是那三年他赔了一颗心去,还暂时收不回来,就自以为别人也该对他痴心不改。他好歹是个王爷,这一次赔了人也就罢了,若是本来属于他的心也送了别人,他怎能甘心?

    结果还没等他深情诉说,“循循善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面前这人先冷笑着把他的安排都揭穿了。

    真是,认识这些年,头一次觉得这人聪明得可恨!

    萧逸进退维谷,这种情况表现的深情点,这人必定嘲笑他是装的。表现的冷漠点,这人定然登时就跟他翻脸。

    淮阳王踌躇了半天,挤出一句话:“你想怎么样?”

    倚华几乎要笑出声来:“王爷,在我身边安人的是你,借着别人的手邀我看戏的人是你,不请自来跑到我包间里不知道要做什么的人也是你,我还没问您想怎么样,您倒问起我了?怎么着,我没跪下来谢谢王爷关心,是不是该死啊?”

    萧逸被一句句挤兑得几乎无处容身,只能硬着头皮迎着倚华的目光。他直直看向面前这人眼中,昔日写满眷恋的眼眸里只剩下了讥诮,和点点的嫌恶……。

    他忽地心中一痛,话不知怎么的就溜出来了:“倚华,我们之间一定要这样吗?”

    倚华伸手取过桌上的茶壶,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倒了杯茶,一仰头喝了下去,却没把茶盏放回去,只是用两根手指粘着在半空中荡着:

    “王爷,我们之间不这样,又能怎样呢?王爷,今日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在我身边安人,是为了权还是为了情?”

    萧逸刚要脱口说“情”,却又犹疑地咽下去了,只是淡淡地问:“为权如何?为情又如何?”

    倚华把茶杯磕在桌子上:“若是为了权,王爷想好我们到底该是友还是敌,要么拿出点诚意来看看我们有没有合作的机会,要么干脆扯破脸不死不休、若是为了情,王爷,我今日只说最后一次,什么藕断丝连,鸳梦重温,您这辈子都别想!我这颗心现在给别人给得挺痛快,不想要回来了,若是您非得要,就试试看看把它挖出来,我还活不活的成。”

    这话斩钉截铁,再无回转余地。萧逸听得心中一片冰凉:“不死不休?挖心?任倚华,在你眼里我就这么狠?”

    倚华还要安安静静地倒茶,提壶,腕倾,水落,动作一气呵成。氤氲的茶烟朦胧了她的内容。萧逸,萧逸,我不把你想的狠一点,我今天又如何真正地与君相决绝?

    一杯茶倒完,萧逸涣散的眼神又一点一点地汇聚了起来,他怅惘地问:“你……你就那么喜欢他?他一个不懂风雅的穷官儿,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还是你只是怕世人的眼光,我发誓我不会做什么的,只要你的心还在我这里……。”

    台上戏唱到了要结束的时候,鼓点越发的急促起来,喧得天地失色。倚华纵声长笑:“王爷的前半段说的还像那么回事,后面怎么就变了味儿呢。当年你为王爷,我为宫女,我尚且敢和你对坐纠缠。任倚华心里若是真喜欢什么人,怎么会在乎什么世俗眼光?”

    萧逸不敢置信:“你的意思是……。”

    倚华把刚倒好的茶泼了一杯在地下,嘴角挂着笑:“我说过,王爷前面说的是对的。我就是喜欢他,喜欢他到无所谓他穷,无所谓他不懂风雅,连幅画像都不会画。喜欢到这辈子只想守着他过,喜欢到心里满满是都是他,其余的人一个都容不下,无论是过去的还是将来的。您不觉得他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我不怪您,我心心念念的人的好自然只配给我一个人知道,要那些外人了解做什么?”

    戏台上正唱到“困春心,游赏倦也不索香熏绣被眠。春吓!有心情那梦儿还去不远”,本是一派风流词句,配上这任倚华三分骄矜,六分甜蜜的话儿,正是相得益彰。只是在萧逸耳里,却是绝对的讽刺。

    喜欢,这辈子,心心念念,你对他如此,到了我就只剩了一个“外人!”

    萧逸红着眼睛问:“那我们之前到底算什么?”

    任倚华咬咬嘴唇:“不过一场旧梦,我早就醒了,王爷你也别在梦中晃来晃去了,你不肯醒来是你自己的事,也不要非拉着我作陪。”

    萧逸冷冷透出几个字:“任倚华,你好……。”

    倚华决心下一剂猛药:“王爷何苦摆出这副被抛弃的苦情样子来?当初目的不纯接近我的是您,被我揭穿连个解释,连句挽回的话都没有,直接就躲出去的人也是您,算计我丈夫,害我差点倒大霉的人是您,事到如今苦苦纠缠,让我不得清净的人还是您,我才是受害的那个人。这些我都不计较了,今天算我求您,您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行不行?”

    萧逸怆然长叹:“高抬贵手,放你一条生路,你连这种话都舍得说出来了。我还能说什么?罢罢罢,就让一切如你所愿!”

    说罢,他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连门都忘了关,一阵冷风袭来,吹得地上的水痕蜿蜒地抖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