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啼笑无方做人难

第一百五十二章 啼笑无方做人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倚华在家里听到又一个任氏女进了**,还因着和前皇后相似的长相得了宠幸,只是冷哼几声,凉凉地说:“这事儿必然是我那三婶的手笔,只是不知道又是从哪房找来的“高仿赝品”。

    朗云忧心忡忡道:“那阿茵怎么办?”

    倚华只是低头把玩小卿远的拨浪鼓:“什么怎么办?赝品总归是赝品,又不是正主儿。想当年正主儿不也是死在冷宫了吗,她一个赝品皇上也不过图几天新鲜。阿茵当年落到何等境地都一样能反败为胜,何况是现在。”

    冷澄悄没声息地冒出来,语带嘲讽:“宫里那人好歹算是你从妹,你就这么忍心,一口一个赝品地叫?”

    倚华挑衅一般把拨浪鼓甩得震天响:“什么忍不忍心,别说区区一个从妹,就是整个乐安任氏天翻地覆了,也不干我什么事。倒是你冷大人,前些天的约法三章难道不记得了?说话放客气点,不,是说话请放客气点。”

    因着前些天的别扭,冷澄干脆又跑到书房睡去。被安人发现了之后,冷澄,倚华,连着碧罗,绯烟全都被叫到前堂去挨了一顿教训。首当其冲的是任倚华,听了半天的为妇之道,安人在充分向她保证她儿子不纳妾后,含蓄地,有礼有节地批判了吃飞醋和耍小性这两种行为的错误性,其次是冷澄,他的错误也不少,第一条就是被吹枕头风后胡乱迁怒他人,故意找茬撵人。第二条是大男人非要和女子一般见识,听了两句气话就撇开妻子,一个人住,这也是没气性的表现。出乎意料的是,碧罗和绯烟倒是没挨骂,安人一口一个闺女叫的特别亲热,还为冷澄当日的蛮横行为由衷地道了歉,并对她们两个处世为人都给予了赞扬,直把两个等着过些日子就求去的人感动的热泪盈眶,表了决心说就冲老夫人对我们的好,我们绝对不生气,不走了。

    当日冷澄和任倚华在安人的监视下,气呼呼地回到了同一间房。四目对接,第一句话异口同声:

    “娘这是怎么了?”

    第二句话还是异口同声:

    “干嘛不让碧罗,绯烟她们两个走,这下倒好,她们倒是留下了!”

    连着一起说了两句话,倚华脸上发烧,扭过头去。冷澄细品后一句话,原来倚华并不想让这两个所谓的“信使”留下,不由得心花怒放。刚才被安人的唠叨激发出来的恼怒也消下去了些。

    他想往前凑凑,和倚华把话说开,只要倚华肯再解释两句,他也就半推半就地信了。

    没想到正被安人以吃飞醋批判了的任倚华根本不吃这一套,蹙着眉头用认真的语气凶巴巴地说:“诶,既然娘非要我们住在一块,你再不待见我也得受着。我可不想再在这么多人丢脸。”

    冷澄已经挪到床沿,刚要说点别的,诸如我不是不待见你,我只是讨厌那个人,话说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详细说说呗之类的软话,没想到任倚华不耐烦地一撇嘴,一句话就给他打回原形:

    “冷子澈,我们约法三章吧。”

    冷澄呆滞:“啊?”

    “一不许口出恶言,二不许旧事重提,三不许强迫对方做某些事,我能做到,你行不行啊?”

    冷澄那里一腔热情尽化雪水,好你个任倚华,不过是说了你几句,你就跟我玩上这种少男少女的青涩把戏了(实际上冷大人自以为很成熟)。我们之间连孩子都有了,你还跟我来这种约定,怎么着,急不可耐跟我撇清关系了?

    冷澄一拂袖子:“做不到的是你吧,至于我,我根本不屑于做着这些破事。”

    倚华心中也是怒火翻腾,不屑不屑,我哪里对不起你,你有资格不屑我,冷子澈,这事儿开头不是我搞出来的,我也即时结了尾,你还想怎么样?气呼呼起身,扔下一句:“别忘了这是你说的。”

    当时门外的朗云一脸的纠结,这两人有了孩子以后自己反而更像是孩子了。以前没挑明心迹之间,你攻我守,不亦乐乎,虽说成天不太平,还有点肃杀的正式的味道。如今倒好,跟小孩子抢玩具似的,唧唧歪歪,谁都不让,说来说去连个主题都没有,一个单纯地表示:“我看你不爽”,一个则是一口唾沫吐过去:“我呸,你以为你是谁,我看你还不爽呢。”

    就这样同床异梦了半个月后,冷大人终于忍不住迂回地爆发了,于是就有了上面那句话。

    其实冷澄心情不好也不全是因为任倚华。

    吏部有一位侍郎得了重病,眼看恐怕就命不久矣。按照资历来讲,应该从另几位郎中里选继任者。可是谁不知道他才是皇上眼中的红人,众人都笃定他定能趁此机会提为侍郎,就连另几位郎中里也有人专门提前恭祝他青云直上。可有人欢喜有人愁,眼看着要到手的肥缺恐怕要被毛头小子夺去,有几个人能淡定如初?于是乎,吏部里开始渐渐流传了有关他的种种流言,开始不过还是以前那几种,不过是踩人上位,越职言事,为讨好皇上不管他人死活,和都察院秦如琛结党营私,后来越传越变味,把他内宅中的事都编排出来了,说任倚华和乐安任氏有关系,别看冷澄表面立身严正,不畏权贵,其实不过是个吃软饭的。说任倚华和宫里也有些关系,这裙带都拉到天家去了。总而言之,冷澄就是个靠女人上位的小白脸。

    这已经不是品德问题了,这已经关系到男人的尊严!

    因而他这两天饶是想陪个礼道个歉,一看到任倚华那张爱搭不惜理的脸,一想到别人的窃窃私语,话到嘴边也咽下去了。

    更可恨的是向来不管事的张尚书,也找到了他头上。跟他绕了半天弯子才说,提为侍郎这个事儿呢他是有希望的,不过还是要努把力,听说他夫人在宫里长袖善舞,想必也懂这些弯弯绕绕的,能不能出点力,让贤妃娘娘在宫中更近一步。他当时本是该拒绝的,可是想到侍郎那个位子,想起他人灼热的目光,却鬼使神差没把话说死,只是斡旋了两句就退了下去。

    可是没过几天,随着柔嫔娘娘,任婉华的进宫,张尚书的目光也越来越不善起来。冷澄知道自己恐怕又被贴上了**党的标签,还是跟*二家对立的彻底而纯粹的**党。

    遇上任倚华,真不知道是良缘还是劫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