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脂粉堆里风云过

第一百五十六章 脂粉堆里风云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慈安殿里,高踞宝座的太后脸上显出疲态来,连训斥人的声音也轻了许多:

    “哭哭哭,光会哭有什么用,哭就能把皇上哭到你这儿来吗?”

    曾经的贤妃衣饰朴素,一脸委屈:“姑姑,上次和那个贱人的事儿真不是我的错,是她先说那些难听的话来,我一时气不过就推了她一把,谁知道后来见了皇上她就要死要活地……皇上一生气就不听我解释……。”

    太后只是无语,听你解释,皇上对你并无半点情意,为何要听你解释?不得欢心就算了,连审时度势都不会,林家当真是没人了!

    贤妃蹭到太后面前:“姑姑,你是太后,你一定有办法帮我教训那个贱人,还我清白的是不是?”

    太后几乎要咬碎银牙:“你给我听清楚,既然进了宫你就首先是皇上的女人,其次才是我的侄女。自己要的东西自己去争,我能帮你一次二次,总不能帮你一辈子?想当皇后?就先使出点手段给我看看,任家的或者那个宫女挑一个让她们跌个跟头,做到了我就帮你解决下面的困难,做不到就老老实实地做你的连封号都没有的妃子!”

    贤妃听的这一番话,呆若木鸡:“姑姑,我怎么……我没办法……。”

    太后恍然一笑,眉目间风韵犹存,贤妃一时间竟看呆了:“没办法?哀家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里已经没有多少人敢和我明刀明枪地作对了。我只给你这一个机会,你可别忘了,无论谁做皇后都是哀家的媳妇,可你若是还这么朽木不可雕,哀家就不认你这个侄女!”

    贤妃像是被吓到了往后缩了缩,太后用了诱骗的声线:“姑姑不会害你的,有些事只有自己动手做才能熟练,这样吧,姑姑把身边的人借你一个,她会教给你的……。”

    贤妃怯怯地点了点头,感觉心底里莫名地一片冰凉。

    冷家院子里,任倚华仍然躺在藤椅上摇啊摇。

    朗云开口问道:“这事儿你跟阿茵说清楚了?她也同意支持你那个从妹?”

    倚华闲闲答了一句:“恩,先联合起来解决宫里那对老的小的拦路虎,然后的事儿就看各人的手段缘法了。”

    朗云拄着下巴:“你那个从妹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

    倚华淡淡的语气:“你说高仿赝品啊,她就是只狐狸,还是会装哭会示弱的狐狸。”

    朗云呆呆道:“听起来跟你倒是很像啊。”

    倚华顿时黑脸,哼了一声正要发脾气的时候,正好看见香菡带着小卿远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立刻抢在蠢蠢欲动的朗云之前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挑衅一般,点着他的小鼻子逗他笑,一副宣示自己是所有人的样子。

    朗云一脸哭笑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们身边的冷澄闪了出来,也伸手去逗小孩,不料孩子看见他就不耐烦地嘟嘟嘴,扭着身子想避开。

    冷澄尴尬中……。

    倚华憋着笑看他,香菡看似好心地解释:“小少爷就这样,跟我们在一起就特别的乖,要是张叔李叔抱他的话,他就不耐烦还要哭,大人您也是男的,所以……。”

    冷澄为了挽回面子,悻悻地说了一句:“喜欢在脂粉堆里混,说不定以后没出息。”

    倚华不乐意听了:“说什么呢,说什么呢,敢情儿子是我一个人的不成?诶,你不要自己不招他待见,就随便说话。我看我儿子挺好,被大老爷们抱来抱去当然不舒服,他是会为自己着想。”

    这话说的既快又急,白玉般的脸上现出红云来,苹果一般诱人品尝,气呼呼地可爱,冷澄不由起了风流心思,俯下身去说了一句:“我要他待见做什么?我要你待见就好了。”

    倚华拍上他的脸,语调里满满是邪恶:“我待见您?我哪儿敢待见您啊?我一个庸脂俗粉,哪敢待见有出息的冷大人呢?冷大人去找点正经的乐子去吧,少跟我们脂粉堆里的人混,出门好走不送!”说罢凝指在他脸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又张开指尖拂了一把,似怨似怒似挑逗。

    冷澄也不生气,还是笑:“朗云那句话说的还差一句总结。”

    倚华蹙眉:“你想说什么?”

    冷澄笑容越发扩大:“乐安任氏的女子,都是狐狸。”说完了竟是飘然回了书房,留倚华咬牙切齿:“冷子澈,你……你该看看你自己都变坏成什么样了!”

    歌曲推荐:好梦如旧中国原创音乐基地

    只求当年七分才力,将你描摹无虞

    难现锦绣字句,折煞玲珑词笔

    不甘愿默认是我江郎才尽

    陈言勿去又何用闲人提醒

    越记得清晰,越难求神似

    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

    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夜半深雪对坐,满面尘世烟火

    问你能读懂几回合

    07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

    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有些话道破一半忽又沉默

    听寒寺钟声请野佛

    从不在意消磨却恐惧被埋没

    谁拨开春草寻底下两道车辙

    曲早离了口那琴弦还颤着

    愿我们侥幸被记得

    谁能记得

    爱和占有间界限有多细瘦

    是否小过眉峰里藏墨暗钩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昔在眼前时,万言尚未够

    而今分两地,一字也觉偷

    何来满腹闲愁,难觅一眼风流

    理什么浮名身后留

    若长相守不过你拈花我把酒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你不先去怎知我相随在后

    红尘白雪世上一走

    从不在意消磨却恐惧被埋没

    谁拨开春草寻底下两道车辙

    曲早离了口那琴弦还颤着

    愿我们侥幸被记得

    谁能记得

    《天命风流》

    世事纷争闹不休半身癫狂我自有

    嬉笑怒骂皆堪乐霁天谁与话风流

    曲:千草仙

    词/文案:檀烧

    原唱:绯村柯北

    和声:不纯君

    后期:十年磨一剑

    海报:参商

    天公爵微倾洒下一壶酒

    化人间多少天命风流

    灵秀上眉头浩气存胸口

    七分癫更有三分温柔

    真与假皆为所求

    名与利拿来奉酒

    声与色不过皮毛骨肉

    人世多愁自在几人能够

    独倚高楼总有人高歌相候

    狂性难收我自定我去留

    笑他不懂贪嗔痴不需看透

    喧喧复嚣嚣停停又走走

    清风化多少天命风流

    烦扰总难逃踏过不回首

    万千种风光自在心头

    谁又能一生无垢

    苦与乐正是时候

    且放手看他阴谋阳谋

    纷争不休胜负自有缘由

    昨夜冤仇大笑在梦醒之后

    志趣相投三杯两盏淡酒

    知己我有风浪中与他相守

    人世多愁自在几人能够

    独倚高楼总有人高歌相候

    狂性难收我自定我去留

    笑他不懂贪嗔痴不需看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