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端午节番外献礼

端午节番外献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疯狂的粽子

    甄?痔?p>  倚华笑吟吟地道:“大人可曾知道,值此佳节,有种吃食曾名角黍,以糯米为馅,艾叶为衣。在江南,其中多有豆沙、鲜肉、八宝、火腿、蛋黄为衬,在京师多以蜜枣为心,轻轻一咬,余香满口。妾身私心想着若能尝上一尝,倒也不负恩泽。”

    冷澄面瘫道:“说人话!”

    倚华恨恨道:“冷子澈,今天端午,姑奶奶想吃粽子!”

    红楼体

    朗云闲闲道:“这世上的事儿,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比如粽子这事儿,大人想吃豆沙的,女史非要吃蛋黄的。两人当时争得跟乌眼鸡似的,恨不能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后来安人出来说这次过节人多就特殊点,市面上的种类都买点,方才罢了休。大人又想了想去服了个软,俩人立刻又像黄鹰抓住了鹞子的脚——扣了环了。”

    香菡追着小卿远跑:“哎呦,我的小祖宗,你要生了气要打要骂都省得,今天是什么时候,干嘛非要拿这粽子出气?

    小卿远眼睛轱辘辘地转,奶声奶气说:“爹娘吃粽子,不给我吃,我说没趣儿。你们也吃粽子,让我看着,更没趣儿。如今连奶奶那样的老人都能吃粽子,可见粽子是个好东西,偏偏就不让我吃,我不拿粽子出气那什么出气?”

    香菡哭笑不得:“你才多大,这娇嫩的牙口,吃粽子一不小心黏上了怎么办?”

    小卿远笑的眉眼弯弯,把手里粽子往后一抛:“娘说的,凉拌!”

    大恒学院端午晚会

    宣传委员任倚华花蝴蝶般穿梭不定,苦口婆心地劝说班里同学积极参与集体活动,为晚会准备节目。

    萧逸在座上不知道从哪里拿了把简易扇子摇了摇。摆出风流倜傥的姿态,:“我报一个《但愿人长久》的对唱怎么样,既应景又有意思,不知道任同学愿不愿意和我一起?”

    任倚华后退三步,冷汗涔涔:“《但愿人长久》……王菲的……词是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啊,这首歌我不太会,还是算了吧。”

    团支书冷澄嗤笑:“应景?写中秋的歌搬到端午来唱,哪里应景?不知道萧同学歌唱的怎么样,可是就常识这里看还是欠缺的很呐。”

    萧逸方悟到自己搞错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偏又不甘示弱:“冷同学只是嘴上功夫好罢了,有那个闲情在这里说风凉话,怎么不自己报个节目上啊?”

    倚华赶紧说:“不用不用,冷支书居中调度就好,呵呵呵……。”心里暗骂,萧逸你找抽啊,你难道还想听《军港之夜》《布琼尼军歌》?你知不知道我上次硬让他出节目,结果这两首歌唱出来整个会场的气氛都森严肃穆了?后面连街舞摇滚都没能让大家重新high起来,你是故意找不痛快是吧?

    冷澄似是被激了一般:“报节目就报节目,你当我不敢?”

    倚华心里流着泪:“好,不过能不能先说好,报节目是可以,可冷支书你能不能不那么积极向上?”

    冷澄思忖了片刻:“打鼓应该也算积极向上吧?还是向上向下都有?”

    倚华大喜过望:“原来这次是器乐,不是声乐啊,打鼓好,打鼓好,那个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嘛。”刚说完才感觉出自己说错话了,一时间尴尬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冷澄定定看向她,轻声说:“本来以为你不知道的,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了解我的真心了。”

    倚华愣住了,纳尼,这是怎么个情况?

    萧逸看他们俩个看的百爪挠心,心里哇凉哇凉的。

    教室外面朗云抓着文茵低声嘱咐:“倚华说了,这次晚会一定要萧大少的钢琴表演,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要时可以牺牲美色也要让他上台,他要不上台就没压轴节目了!“

    文茵脸上飞起红云,嘴里还在逞强:“他哪里听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人,向来把音乐看做不得了的事,性格又挑剔冷漠,很少在别人面前弹琴的。“

    朗云轻哼:“装,装,你再装,倚华都告诉我了,谁在梦里还念念叨叨:“萧卓,你的《水边的阿迪丽娜》弹得真好,都弹到我心里去……。”

    文茵恨不得捂住她的嘴,跺着脚连道:“别说了,别说了。“

    这时候萧卓一身白西装从旁边冒了出来,走到两人面前,微笑着说:“阿茵,原来你喜欢这首,怎么不早点跟我说?我以后都给你弹。”

    朗云两眼冒光:“别以后啊,今晚上就来一个吧,你看我和倚华都是阿茵的好姐妹,您怎么着也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是?”

    萧卓还是笑,眼睛里洒满了深深浅浅的阳光:“今晚上出钢琴表演没问题,但绝对不是《水边的阿迪丽娜》。这首曲子……。”他停了一停,走近了些,正正对着文茵深情款款地说:“你既喜欢,从今以后就给你一个人弹。”

    端午小贴士

    长命缕,端午节时厌胜佩饰。亦称续命缕、续命丝、延年缕、长寿线,别称“百索”、“辟兵绍”、“五彩缕”等,名称不一,形制、功用大体相同。其俗在端午节以五色丝结而成索,或悬于门首,或戴小儿项颈,或系小儿手臂,或挂于床帐、摇篮等处,俗谓可避灾除病、保佑安康、益寿延年。此类节物的形制大体有五:简单的以五色丝线合股成绳,系于臂膀;在五彩绳上缀饰金锡饰物,挂于项颈;五彩绳折成方胜,饰于胸前;五彩绳结为人像戴之;以五彩丝线绣绘日月星辰乌兽等物,敬献尊长。此俗始于汉代。东汉应劭《风俗通·佚文》:“午日,以五彩丝系臂,避鬼及兵,令人不病瘟,一名长命缕,一名辟兵绍”。以后相沿成习,直至近、现代。清富察敦祟《燕京岁时记》记当时风俗:“每至端阳,闺阁中之巧者,用续罗制成小虎及粽子、壶卢、樱桃、桑葚之类,以彩线穿之,悬于钗头,或系于小儿之背。”其中唐宋时,更有宫廷赐大臣此种节物之事。史载唐代宗兴元元年端节,宫廷曾赐百索一轴。又《宋史·礼志十五》:“前一日,以金缕延寿带、彩丝续命缕分赐百官。节日戴以入。”

    荷包

    戴香包,香包又叫香袋、香囊、荷包等,有用五色丝线缠成的,有用碎布缝成的,内装香料(用中草药白芷、川芎、芩草、排草、山奈、甘松、高本行制成),佩在胸前,香气扑鼻。陈示靓的《岁时广记》引《岁时杂记》提及一种“端五以赤白彩造如囊,以彩线贯之,搐使如花形。”以及另一种“蚌粉铃”:“端五日以蚌粉纳帛中,缀之以绵,若数珠。令小儿带之以吸汗也”。这些随身携带的袋囊,内容物几经变化,从吸汗的蚌粉、驱邪的灵符、铜钱,辟虫的雄黄粉,发展成装有香料的香囊,制作也日趋精致,成为端午节特有的民间艺品。

    端午小贴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