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绵绵此恨何时已(完整版)

第一百六十一章 绵绵此恨何时已(完整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恨何时已。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料也觉、人间无味,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己。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萧卓站在御案前,怔怔地看着自己摹写在纸上的前朝诗人悼念亡妇的金缕曲。本来只是练字的,那么多诗词歌赋为什么就偏偏选了这一首?

    任婉华亲手端着茶走过来,明晃晃的“悼词”摆在那里,却装没看到一样,不动声色地说:“皇上,写了这许久累了吧,臣妾新泡的碧螺春,可要品一品?”

    萧卓淡淡地接了茶,却一口都不喝,眼神只是胶着在那首词上。

    任婉华黯然地笑了笑,只是站在一边。

    看了半晌萧卓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把眼光移到任婉华身上,明明是相似的容颜,阳光下飘然一眼,倒也当真是,恍若隔世。

    眼前那人低垂了睫毛,悄声问道:“皇上?”

    萧卓见她惹人怜爱,本来要调戏几句,可一想到刚写的“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只觉心头一冷。

    原来,再怎么相似,也不是那个人啊。

    一双柔荑浅浅地搭在他的手上,面前这人晕红了脸颊,像是在不出声的邀请。

    如水般缠绵的声音:“这位诗人还有一首《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桨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皇上和秦姐姐就是那一生一代一双人,可惜阴阳相隔,不能相聚。臣妾知道皇上心里挂念着秦姐姐,臣妾绝没有妄想可以代替她在皇上心中的位置,只求能尽些绵薄之力,让您能少些忧愁。这张脸……也算有点用处。皇上只要对着她怀念秦姐姐就好,臣妾不介意的……。“

    明明是既委屈又动情的话,可听在萧卓耳朵里却是有种奇妙的违和感,心里十分的不舒服。他身边从不乏献媚讨好的女子,更不少见为他放低身段娇声细语的人,可是能做到任婉华直接承认自己替身的身份并乐意用这个身份邀宠却是少见。以她的家世,今时今地的地位,何必要委屈至此?还是她所求得比现在所拥有的还要多得多呢?

    何况,柔嫔啊柔嫔,你错了,错就错在想错了我和曼君的关系。结发数年,冷眼相对多,欢欣和悦少,好容易身登大宝,转眼又是君臣相争,待我斗倒了她们家,她又生了公主,想着从此再无威胁,或许可以对她平和相待的时候,她就那么离我而去,只留下四字谢恩。有时候夜阑人静我也会想,我对曼君到底是愧疚多一点还是真情浓一点?这件事,我总也想不清楚。

    哪怕是对着你这张脸,我也是忧喜参半。喜就喜在你像极了曼君,看见你好像她还活着,我还可以弥补欠她的,还可以重演以前那些不多的欢欢喜喜的片刻。忧就忧在我骗不了自己,就算当时能沉醉在你的温柔里,事后枕上相对,你眉目之间的表情,你安睡的样子都在告诉我你不是她,也不可能是她。我失去的,只能半真半假地追忆,永远再不能挽回。

    萧卓僵在那里,任婉华疑惑地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里写满了询问:“皇上?”手心里渗出了虚汗。

    萧卓犹豫了半天,还是放开了她的手。

    只是一瞬间,任婉华觉得面前竖起了一道玻璃屏障,能清清楚楚看到面前的人,却永远也无法亲手碰到他,更别提把他的心拿出来看看究竟在想什么。

    这么快……就厌倦了吗?

    萧卓也觉尴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任婉华想到宫里半真半假的传言,决心放手一搏。泠泠然收了手,斜斜上挑了眉眼,露出高傲而嘲讽的笑容:“皇上是不满意臣妾了吗?”

    萧卓片刻失神,浅浅笑了一下:“有点意思。”

    还是那么冰冷的笑容,任婉华半转过身,只将侧面对着萧卓:“皇上是嫌臣妾不得皇上的心意是不是?那皇上尽可以去找更合您眼缘的妃子,何苦在臣妾这里浪费光阴?”

    萧卓走上前去,拍上她的肩头,任婉华自以为得计,原来宫中的传言是真的,说不定只要自己更冷漠一点,更骄傲一点,更像那个人一点,是不是就得把他的目光留的更久一些?

    可是萧卓的下一句话就几乎把她打进了地狱。

    “那个人,是不会说这种话的。”

    任婉华只觉得天旋地转,明明是简简单单一个陈述,她却听出了不满和厌倦,甚至还有一点点的疲惫。

    “那个人,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会把我和别人提到一起。她素性高傲如孔雀,哪怕私下里因为某些人碍了她的事而咬牙切齿,也不肯在我面前说一句类似于争风吃醋的话。何况,你刚才,是在撒娇吗?”

    任婉华沉默。

    萧卓无奈地笑了笑,继续说:“因为你对我有些情谊,所以才对我说出这种话来,而那个人,直到她死,我都不知道她这一辈子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

    任婉华蓦然觉得面前这个掌握天下的男子也有可怜之处,放低了声音问:“臣妾……不可以吗?”

    萧卓的笑容渐渐褪去:“既然你连她平日的做派都打听的出来,那你该知道我原先给你的封号是什么吧?”

    任婉华低笑出声:“怎么不知道,是”怀念“的怀啊。”

    萧卓沉吟:“不错,可是我到底没有把这个封号写在诏书上。”

    任婉华笑得越发清冷,卸下了柔情似水的面具,这样的笑容在阳光下像一块千年的玄冰散发着凉气:“是因为我不配吧?”

    萧卓语声轻柔:“不是,因为你是你,她是她,让你成为怀念她的一个楔子,对你对她都不公平。”

    回应他的是一声幽幽的叹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