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万叶千声不是恨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万叶千声不是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倚华掰着手指头,一脸悲戚:“朗云,家里还剩多少银子?”

    朗云战战兢兢:“好像只有二三百两了……。”

    倚华咆哮道:“家里一共八口人加一个小孩,衣食住行加上应酬开支本就不少,现在还被罚了一年的俸,二三百两怎么够?”

    朗云怯怯安慰道:“女史,你别生气,听别人说大人这次上的折子可捅了大篓子,只罚俸一年已经是皇上开恩了,只要咱家里人没事,钱又算的了什么?勒紧裤腰带应该就过去了。”

    倚华拿着一张宣纸掩住面容:“我倒宁愿是他被降了官职,这样虽然俸禄被削,好歹也有点。现在倒好皇上金口一开,他明年算是一个铜板都拿不回来了……。这日子没法过了,没法过了……。”

    话说萧卓当日被冷澄的折子气得是七窍生烟,情难自己,当下恨不得先把他以大不敬的罪名一贬三千里,再借这个机会提前动手,把秦林两家干脆打入地狱,永不翻身。可话到了嘴边偏偏又绕到了心里去,

    他是皇上,不能为一己的怒气拿江山社稷开玩笑。撇开冷澄的恶劣语气不讲,他一个参倒秦氏的功臣肯为出自秦氏的将帅说话,说起来倒是实心实意是在为萧氏天下安定考虑。若是轻易开销了他,岂不是冷了一众忠臣的心?

    至于秦林二家更不是轻易动得的,目前林遐的举动到底能不能代表林家还不好说,若是两家联合,自己贸然动手无疑是亲手给自己的边疆和朝局点了火。若是两家未曾通过气,自己这种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举动,岂不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

    一股无力感袭上心头,感觉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在岸边,眼看着惊涛山洪席卷而来却不能移动分毫,只好叹息着转头。

    他有点艰难地下达了命令,冷澄语出犯上,念其忠心可宥,姑且罚俸一年。林遐抗旨不遵,有负朕望,着削去副将之职,军前效力。顾念西北局势,秦霜寒暂代元帅之职,以待来者。

    旨意一下,众官员都松了一口气,纷纷道皇上是仁圣之君,待臣子宽宏大量,社稷有望,萧卓听着这一番谄媚,脸上毫无喜色。

    本以为亲政后就能将天下随心运于股掌之间,没想到啊没想到,到了今日,明明气到浑身发抖仍然要轻拿轻放,什么君上,什么至尊,不过是名利网中带着镣铐跳舞的木偶!

    他这一道命令颁布下来,有人欢喜有人愁。

    首先愁的自然就是被罚了一年俸禄的冷大人的妻子——任倚华。本来她的钱在那一次冷澄入狱上下打点时就花了不少,自打怀孕后又被朗云浪费了许多在药材上,现在银钱很是不凑手。这一下罚俸,一年都没有银钱进账,你叫她如何能支撑起这个家来?她借着这个由头,在冷澄的书房跳脚争辩了半天。冷大人自知理亏,没敢做声。最后还是朗云听不下去了,把算账算到一斤白菜多少钱的倚华拖了出去。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林国舅气愤地给侄子写了一封绝交信,写了四页纸只表达了一个思想:“你从今天不是我侄子,爱叫谁叔叔叫谁叔叔去,爱姓什么姓什么去,林家没有你这等不肖子孙!”

    秦如琛向萧卓拍着胸脯保证,圣上的计划要是让我泄露了一分一毫,让我天诛地灭!圣上也知道的,秦家当初是如何差点把我置于死地的,我怎么会还帮着定远侯的余孽算计陛下您!萧卓正是烦躁的时候,扔下一句话:“那你给朕解释解释,林遐为什么拼着荣华富贵不要,性命也不在乎,要抗朕的旨?”

    秦如琛憋了半天:“这事儿只有两个解释,一是林遐心怀天下,觉得秦元帅忠心耿耿,精通兵法,只有秦元帅才能保西北平安。”

    萧卓嗤之以鼻:“他林家的人能有这般觉悟?他一个白面书生能有这样襟怀?”

    秦如琛故作高深:“那就是第二个解释了,林遐他怕死。”

    萧卓冷笑:“连圣旨都敢抗?他会怕死?”

    秦如琛一脸莫测:“皇上,说不定真像国舅说的那样,边关的反应过于激烈了些。他要是接了旨,只怕当时就死在刀剑之下。要是不接旨,靠着国舅给他斡旋,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至于他说的那些话,说不定是经过别人授意,他再润色一番,并非是真心所讲。”

    萧卓沉吟:“这样说倒也有道理。可是秦霜寒在西北竟然如此嚣张,连朕都不顾,朕再要动手清除军中他的势力,岂不是难上加难?”

    秦如琛带点无奈:“这次恐怕要缓缓了。不过臣在军中的眼线一定会时刻盯着他,一有异动臣一定向皇上报告,好让皇上大展宏图。”

    萧卓沉默了半晌,声音里带了彷徨和忧伤:“如琛,别让我失望。”

    秦如琛肃然下拜:“皇上,臣秦如琛自蒙圣主知遇之恩,便只知有国,不知有家,臣之心,皇天后土,有所共鉴!”

    大家都悲悲戚戚或是心怀忐忑,边关倒是欢声笑语一片。

    大帅不用换了,咱们都不用担心被整治或是清洗了,可不是值得庆贺之事!

    听完了旨意,大家眉梢眼角都挂着笑,唯一一个倒了霉的林遐脸上也没什么忧伤,反而是很是释然和欣慰。他跪在地上,任传旨人收了官服,脊背依然挺得很直,显不出一丝卑微来。

    此后几天,他索性混进了兵卒的队伍,很多人佩服他抗旨不遵的气性,对他很是友好。他开始还端着几分文人的架子,后来也逐渐放得开了。天天跟个普通小兵似的,出操,练武,哨卫,喝烧刀子,在火堆边闲聊,热天就光着膀子胡侃,从前不屑学,学不会也学不好的东西,在别人带着善意的嘲弄下和自己的不甘心作祟下,居然也弄得有模有样了。

    秦霜寒对他始终怀着几分愧疚,那日看到他一个人坐在火堆旁出神,便凑了过去,轻声说:“你好好一个世家子弟,何必来趟这种浑水?写封书信给家里,让他们弄弄关系,我也从中帮帮忙,把你调回去,过几年又是一个浊世佳公子,何必在这里喝风吃沙,过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

    林遐侧头一笑:“大帅,您这又是何必呢?您还不知道吧,家里给我来信了,说我这种不肖子孙,根本不配姓林这个姓了。我又何必写信给他们自取其辱呢?”

    秦霜寒听得这个消息心里一凉,他一世英雄,这一刻竟然有些局促:“都是我……对……。”

    林遐还是笑:“大帅,您可千万别说什么对不起,抱歉之类的话。这件事怎么说都是我们林家先对不起您,我昔日抗旨,如今在这里从小兵做起就当是为我们家赎罪了,没什么委屈的,更没什么难受的。我当日被家族安排到军队里,只当打仗如下棋一般,是能挣功勋,能长面子的荣耀事。可后来才明白,打仗打的是人命,像我这等上战场还要人救,下了战场就会纸上谈兵的没用书生,如何能当得起元帅大任?抗旨不遵的时候,心里只想着抗了旨也许只是我一人死,若接了旨,恐怕会有千千万万的人陪我一起死。林遐胆小,造不得这个杀孽。如今被贬了做小兵也好,有了几番历练,如能侥幸不死,说不定将来能靠着自己当个百夫长,千夫长踏踏实实为国效力,也是光宗耀祖的事儿。”

    秦霜寒沉吟片刻,郑重着说:“林遐,就冲你这番心意见识,我信终有一天,你能靠着自己的军功,坐上我这个位置!”

    林遐的笑容在火光中显得自信而坦荡:“谢大帅吉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