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难得相随奈若何(完整版)

第二百二十四章 难得相随奈若何(完整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喝了水的倚华恹恹地倚在床上:“不过一时的气上来罢了,让朗云这小姑奶奶乖乖听我的话待在京城,我就好了,用不着再巴巴地请大夫来看……。”

    朗云被她一吐吓到了,不敢硬顶,可还是梗着脖子不表态。

    绯烟迟疑地开口:“还是请大夫来看看罢,就算不是病,也得小心些。”

    冷澄深以为然,忙吩咐人去叫大夫。

    倚华却是不在意:“说了不是病,又有什么好小心的?平白无事地折腾。”

    冷澄皱眉:“你是几时学了医术,有病没病随口就来?若是听了你的话,误了看病的时机,倒是要怎么算?”

    倚华正有余气未消:“我有病没病我自己会不知道?再说,横竖都是我自己的身子,我要怎么糟蹋也该由我!”

    这话一说,冷澄的脸色立刻就暗了下来。碍着倚华是病人,只得把心头的气先咽下去。绯烟小心翼翼地搭话:“夫人,话不是这样说的,这次若不是病,说不定您这身子……就算不得您自己的了。”

    冷澄兀自大惑不解,任倚华转了转眼珠,就明白了话中深意。她困惑地摸摸小腹:“你是说——这回是?”

    绯烟点点头:“看夫人这几天饮食不调,今儿个又吐了,说不准——就是有喜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几乎人人脸上都带了喜色,碧罗破涕为笑,刚从屋子里走出来的香菡亦是十分欢喜,朗云大松了一口气,颇有期待地看着倚华,冷澄则眼底满满的都是雀跃,唯独真正有喜的任倚华面沉如水。

    她带着点犹豫地皱皱眉,开了口:“绯烟——你说真的?”

    冷澄只觉一团喜气从心里升起来,一反常态地接话:“绯烟做事一向稳妥用心,她都这么说了哪还有假?你安心地待着,等叫了大夫来看完,就等着孩子落地就好。”

    倚华低笑一声,语气里带着点疲倦:“安心待着?马上就要动身去镇州了,你叫我在哪里安心待着?这孩子……来的还真不是时候。”

    话音刚落,刚才还面带喜色的几个人立刻就面面相觑起来。

    从京城到镇州,其间千里之遥,人困马乏自然不用提。又是从繁华乡到苦寒地,单是路上的颠簸就够受的。冷澄一个大男人尚且不一定能保持一路的意气风发,更不用提还要带一个孕妇了。

    冷澄的眼里闪过几丝挣扎,朗云看着他二人纠结起来,碧罗绯烟也感气氛凝重,只有香菡傻乎乎地搭话:“夫人既然有喜,自然不能跑来跑去地折腾。正好我留下来照顾夫人,顺便还能照看卿远少爷。”

    碧罗和绯烟无奈地扭过头去,心里默默流泪,夫人在为不能陪大人去镇州烦恼,大人为不能陪要生产的夫人烦心,谁问你要去哪儿了?谁问你要做什么了?

    香菡这一自告奋勇,倚华在又好气又好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些。

    冷澄艰难地呼出一口气:“要不然我跟上面告个假,晚点去……。”

    倚华一口回绝:“少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事儿,我是刚怀上孩子,又不是临产在即。你还要等七八个月再伤人不成?再说如今这个情况,你还嫌得罪上面那位得罪得不彻底,非要上赶着去捋虎须?你非但没辞官,反而堂堂正正得到个报国的机会,虽然那帮子人没醒过神来,可他们都睁着眼睛看着呢!这个时候你再做出这种事来,少不了一个贪恋私情,妨碍公事的罪名!”

    冷澄的掌心渗出汗来,眸子里闪着融融冶冶的光芒:“那我也不能……就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任倚华微微眯眼,感觉自己的声音像羽毛一样无力:“不过是生个孩子而已,又不是怀孩子,少了男人还不成了?再说哪儿就是我一个人,还有香菡陪着呢。”

    碧罗急急开口:“我和绯烟姐也会在这里陪着夫人的。”绯烟没说话,只是眼神坚定地点点头。

    朗云往倚华跟前凑了凑,握上她的手:“就算要嫁人,也得等我的小侄子,小侄女落了地再出去。我可是你孩子的干娘,总得做个义气的好表率才是。”

    倚华不由得红了眼眶,只是低嗔道:“一个一个的,不去过自己的好日子,都赖在这里做什么?还有你潘朗云,你将来也是要成亲生子的人了,总要霸着我孩子的干娘的位子,你不嫌麻烦么?”

    朗云又是一副嬉皮笑脸的做派:“哪儿有人嫌干儿子干女儿多的?女史当年明明答应我的,无论有多少儿女,都认我做干娘。这会子又嫌弃我,不肯认账,羞也不羞?”

    她两个唇舌上耍花腔,那边的冷澄却正色敛容起来。

    他走到这一群女子面前,振了振衣袖,行了个一揖到地的大礼。

    他这样一来,朗云还不觉什么,倒是慌了碧罗和绯烟,一叠声地说“大人这怎么行?您给我们姐妹行这种大礼,可折杀我们了……。”

    冷澄还是一脸郑重,不过眸子里又多了几丝暖意,像是树梢旁挂着的斜阳:“倚华身子不方便,各位肯留在这里帮着照顾她,就是冷某的大恩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过行个礼哪有什么折不折杀的说法?”

    倚华失笑:“罢了罢了,少扯你那些官样文章吧。既然大家都有心成为一家人了,又何必在乎这些虚礼?”

    香菡一脸迷茫:“一家人?什么一家人?夫人和大人不才是一家人吗?加上我们这些下人做什么?”

    绯烟也是满心踌躇:“夫人,我们也已经不算是冷家的人了,当不起夫人的这句……。”

    倚华摆摆手:“什么上人下人,里人外人的,要我说统统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那份心。现在冷家这个样子,大家还愿意陪着我,这不是家人的情分是什么呢?以前的种种元是我做错的比较多,对不住大家了,从今日起我们之间不分上下尊卑,只当是自家姐妹就好。”

    这几句话此时说起来似是轻省,但其中复杂滋味只有各自心里清楚。碧罗,绯烟和香菡进府伊始,说是倚华有着上下主仆的名分,但彼此之间何曾把对方真正看做过自己人?碧罗绯烟是不甘心的萧逸派来的细作,任倚华是名义上的主子,实际上的棋子。香菡满心都想做姨娘往上爬,任倚华就是面前最大的障碍。而倚华这面呢?一对碧罗绯烟的来头有所怀疑,二对香菡的野心暗自戒备,几轮试探交锋,虽说胜多败少,又何尝不是心力交瘁。

    这局面是因为什么变样了呢?

    是倚华那日迫于无奈对香菡的网开一面?还是听戏回来后出于怜悯,在真相大白后对碧罗绯烟的莫名回护?是生卿远的时候大家为了让倚华平安撑过去而慌成一团的窘迫?是罚俸时众人从牙缝里省银子,从补丁里抠铜钱的节俭?

    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不了解的安人的真心相待和那一声声的闺女?张叔和李叔对小辈一般的关心和宠溺?小卿远不设防的依赖和抓着衣袂的绵绵软软的小手?

    原来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

    尽管有那么多的阴谋算计,那么多的误解郁闷,我们还是互相扶持着走过了这么长的路,长到回头看看,明明走过的事是一路荆棘,但还舍不得放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