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难得玉人心下事

第二百二十五章 难得玉人心下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家经过了几天的折腾,总算理清楚了头绪。冷澄是一定要去西北的,得让张叔李叔跟着他,一方面是护送帮衬,另一方面到了西北公事上说不定也能搭把手。按倚华的意思,本来是要让死活不离开冷家的香菡跟着冷澄去西北好照顾他的,结果没成想这小妮子哭天抹泪地不愿意。口口声声说“早就没了以前的傻想头,不敢再往男主子身前凑,只想跟夫人和卿远少爷在一起。”当下就引得大家想起了以前的事,彼此皆是十分尴尬,倚华气的磨牙却也无计可施。冷澄又出来打圆场,一个劲的说去当官身边还带个未成婚的丫头实在不像样,才推了这件事。安人虽然想跟着冷澄照应一二,可对孙子孙女的期盼终究更强,更何况家里也需要老人压阵,就留了下来。要嫁人的朗云和拿了身契的碧罗,绯烟自然要在京城陪着倚华到孩子出生。虽是说定了等孩子出生再大一点,倚华就带着孩子和安人一同去西北生活,可那毕竟是一年之后的事情,眼下看来世事骤变,本来是夫妻比翼恩恩爱爱走天涯,一下就成了冷大人凄凄惨惨单骑走西北,任女史众星捧月守京城。看在外人眼里都觉奇怪,冷澄和任倚华自己也觉无奈。

    摇曳的烛光里,任倚华对着床上整整齐齐的包裹唉声叹气:“好不容易打好的,这下又要拆开了。当真是百忙一场。”

    冷澄抬抬头,郑重地说:“用不着都拆了,拿几个不大好拆的让我带过去,这样你去的时候也省不少事。”

    倚华嗤笑一声:“你算了你,你一个大男人去当官,拿着一大包女人的衣服首饰,知道的说你是替我打了头阵,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切……不过也是,在西北那种地方,你又一个人孤苦寂寞的,就算没花花心思时间久了只怕也熬不住。哪有不偷腥的猫呢?我可事前跟你说了,就算你要讨小的,也要找正经人家出身,识得眉眼高低的。我可不想到时候让不三不四的女人喊我姐姐!就算有那不知廉耻的往上扑,你也给我守住了。”

    往常若是说这话,冷澄必然皱着眉头,严肃地说些“倚华你把我当什么人?”之类的话。不想今日却一反常态,他侧侧身,让烛光照到倚华的脸颊上,静静看着她的面容,笑着说:“除了娘子以外,哪儿还有人看得上我?更别说往上扑这种没谱的事儿了。”

    倚华撇撇嘴,细细地看面前的人,剑眉星眼,英朗非常。还是如初见般的棱角分明,只不过眉目间少了几分执拗,多了几分从容。

    她别别扭扭地开了口:“算了吧你,虽然你这块木头说起话来讨人嫌,但单看皮相来说,还是有几分意思的。不过你可记住了,遇上那不正经的你和她逢场作戏什么的,我也能勉强不计较。可千万别被人迷昏了头,为了新人忘旧人!”

    冷澄还是在笑:“逢场作戏?怎样叫逢场作戏?”他欺身上前,手指掠过倚华的头发:“是像这样?”抹过倚华的唇间:“像这样?”干干脆脆将双唇印上那人的胭脂:“还是像这样?”

    倚华被他突如其来的吻弄得七荤八素,许久才回过神。回味了一番刚才的动作,又在脑袋里想了半天冷澄对其他女人做这些事的样子,不由勃然大怒,揪住冷澄的领子低吼道:“不行,不行,刚才做的一样都不许对别的女人做!”

    被枕边人揪着领子威胁的冷大人不怒反笑,笑容里有狡黠的味道:“还说不在乎?怎么我一多说了几句,立刻就跟被隔壁刘婶家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炸着毛拱着背一脸凶相”说着说着,他腾出手点了点倚华的额头:“还说别人是猫,我看你就像只被人抢了食儿的猫!”

    倚华自觉入套,丢了脸,悻悻然推开他:“易挑锦妇机中字,难得玉人心下事。说是不在乎,但到底家花不如野花香,谁知道你会不会一头栽到那*阵里,把京城里的我和孩子忘得一干二净……真到了东风西风,生死存亡的关头,别说像猫一样炸毛拱背了,就是像老虎一样磨爪子,剔牙齿,我也不会就那么委屈着!”

    冷澄用身子把她推开的手挡回去,清了清嗓子:“女史读诗只读前几句不成?莫要忘了刚才那首诗最后一句是什么?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桥畔泪!我是去西北给大恒守边的官员,平常民事兵事还管不过来,哪有时辰去想这些事?至于内宅,横竖一个五品官有什么好应酬的,就混混过去算了,等你生产后一来肯定能料理的妥妥当当,正好让那些人大吃一惊!”

    倚华撒娇卖乖道:“那就说定了,等我到西北的时候,可别让我看见你身边有什么莺莺燕燕,野草闲花!否则我就叫人把她们打出去!”

    难得见到倚华“护食”一面的冷澄宠溺一笑,轻声道:“好,说定了,都听你的,用不用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倚华微带恼怒:“你把我当卿远一样哄着玩呢?”

    话音刚落,门外伸进来个小脑袋:“娘说的不对,卿远才不会被爹哄着玩,爹只愿意哄着娘玩!娘这叫得了便宜——”卿远话没说完,就被香菡捂住嘴拖远了。偏偏香菡一边把卿远带走,一边还低着头支支吾吾:“那个,大人,夫人,我……奴婢什么都没看见,天也晚了哈,你们继续,继续……。”

    倚华看着俯在自己身上,还来嗅自己头发的某块木头,气的牙痒痒:“冷子澈,你故意的是不是?”

    冷澄打了个哈欠:“我在自己的屋子,在自己的床上,对着自己的娘子,我想做什么还要分故意不故意?”

    倚华险些没咬碎银牙:“冷大人,冷木头,冷子澈,你是跟着谁学的,脸皮越来越厚了?”

    冷澄微抬起头:“跟着女史你学的呗。”

    “什么?”

    “女史不是在刚成亲的时候就教导在下嘛,圣人都说过,食色性也,我等凡人怎能免俗呢?”

    “是吗?冷大人不是自诩书中君子嘛,不是说举世皆浊我独清嘛。怎么这时候承认自己是凡人了……唔,你放开,这么急色干吗?”

    “不过是亲亲抱抱,应该没什么的吧?女史,冷某当不起这急色二字吧?

    “哼,那也够难看的,还没到离开的时候呢,就这个样子,万一……。”

    “只怕到了离开的时候,光顾着难受,应该……没有想亲近的心情了吧。”

    “你……算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