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是痴是怨无人省

第二百二十七章 是痴是怨无人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说冷家的人心中是酸中带甜,那皇宫里的众人心里绝对是浸了老陈醋。

    被冷澄摆了一道的萧卓成天阴沉着脸,谁的地方也不想去,干脆待在御书房过夜兼生闷气。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是**地位最高的盈贵妃,去抚慰圣心。可是文茵正为着倚华可能要离京愁得睡不着觉,嘴里说是“雷霆雨露,皆是天恩。”实际上心里一股怨气堵着,就算萧卓来找她她还不一定买账,更别说萧卓自己当缩头乌龟了。再说柔妃任婉华,不知从哪儿听说韵贵人在皇上面前嚼她的舌根,气得七窍生烟,如今一心要趁着皇上刚“没了那几天新鲜”,谁都不理,给韵贵人点颜色看看。贤妃那里倒是清静,可她一心避祸,从来深居简出不肯兜揽是非的,更不可能“上赶着”找皇上撒娇邀宠。韵贵人倒是有心去讨好卖乖,可是偏偏被任婉华成天找茬讥讽,应对她还不够焦头烂额哪儿还有功夫在对头眼下去御书房?

    她们几个没动静,其他人更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眼巴巴地看着**里一片肃静。

    萧卓在御书房待到第五天,总算醒过神来了。合着他一个人生闷气,枕边人一个想着来送温暖的都没有?他这个皇上,这个夫君,究竟算什么?

    已经快要出离愤怒的当口,御书房的门被一把推开,他眉头一皱,刚要出言训斥,却看见小公主绮瑶蹦蹦跳跳地扑了上来:

    “父皇,父皇,怎么最近都不来看瑶儿了?”

    萧卓一把抱住瑶儿,心里升腾出满足感,还是有人记得朕的嘛,不过记得朕的人要是再多点就好了。

    “是瑶儿的母妃告诉瑶儿朕在这里,要你来看朕的?”

    绮瑶嘟着嘴,一脸迷茫:“才不是呢,瑶儿问母妃,母妃不肯告诉瑶儿。还是瑶儿自己在园中遇到了几个父皇身边的太监,吓唬了他们他们才告诉我的。哼,父皇母妃都只会欺负瑶儿!”

    萧卓听了这些话,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一方面欢喜着女儿对自己的依赖,为父亲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一方面对文茵起了不满,求的事朕明明都依了你,是那人自己不开窍非要去西北喝风吃沙与朕何干?你还别扭起来了。

    绮瑶见他愣神,心里更是委屈。抓着他的龙袍:“父皇父皇,瑶儿要父皇带瑶儿去玩!”

    萧卓轻轻拍拍她的头,话语里带点心不在焉:“好好,瑶儿说瑶儿想到宫里的哪里玩?”

    听出敷衍来,绮瑶也愣了一下,认真地看了他好几眼:“父皇……父皇是不开心吗?”

    萧卓却不想认账,欲盖弥彰道:“哪有?天下都是我的,我是天下人的君主。我有什么好不开心的?”

    绮瑶又不乐意了:“天下人都是父皇的,但父皇不是天下人的,父皇是瑶儿和母妃的!”

    萧卓哑然失笑,伸手去揉她的头发:“这孩子……。说这话的语气真像……。”

    像谁呢?

    那个在御花园里骄傲地说“太子妃的位置我势在必得”的大家闺秀?

    那个在吵架后,昂着头语气冷漠地说:“就算太子殿下不喜欢我,我也是您的正室,也是未来和您一起登上大位的人!”的太子妃?

    那个倔强了一辈子,从来不肯在他面前低头,很少承认自己是附属地位的“臣妾”,总是把自己放在“妻子”“太子妃”“皇后”的位置上,坚持要与他并肩而立的人?

    这二十多年啊,美人阵里,佳丽三千,只有秦曼君一个人敢坦坦荡荡地宣示对自己的所有权,敢冒着被他厌恶的风险,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出”这个人是我的。”的“无聊”的意愿。

    过去,只当她是霸道无理,却从来不想一想,以她那样被别人救了尚且要数说一顿的严谨性格,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表现出蛮横善妒的一面?

    他生来尊贵,一向眼高于顶。看不惯别人阿谀奉承,却习惯了高人一等。幼年时遇到文茵不把他当回事只觉特别,成年后和秦曼君结了亲却死活受不了她盛气凌人,颐使气指。只觉她处处与己作对。数年冷落,一朝家业倾颓,冷宫栖身。萧卓常常想若是自己和秦曼君身份掉了个,只怕恨不得亲手杀了那薄情人才好。

    可哪怕是到了最后,她也没说恨,更没控诉过,还在给女儿起名的时候用了他说过的话。

    隔着光阴往回看,不禁要问自己,当年不知道不清楚的除了太后下了毒,是不是还有某个人的一片真心?

    想到这儿,萧卓只觉难受。把绮瑶更紧地搂在怀里,用调笑的语气掩饰伤心:“瑶儿凭什么说父皇是瑶儿和你母妃的?”

    绮瑶哼了一声:“这还不好说,父皇是瑶儿的父亲,自然就是瑶儿的——咦?好像还有弟弟,那就加上他吧。父皇是母妃的夫君——但……。”

    萧卓看着突然卡壳的绮瑶,坏心眼地逗弄她:“想起什么,怎么不说了?”

    绮瑶耷拉下小脑袋,沮丧道:“可父皇也是其他母妃的夫君啊……像柔母妃,贤母妃,他们也都是父皇的女人……父皇有那么多女人,有封号的没封号的都很多,母妃不是唯一的,就不能说父皇是母妃的了。”

    萧卓也是哑口无言,他倒是想哄他的心肝宝贝绮瑶开心,但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他这些女人的问题。

    没过一会儿,绮瑶自动从低落的情绪中缓过来了。她抬起头来双眼放光:“可是父皇在那么多人中最喜欢母妃了是吧?母妃对父皇来说是特别的是吧?那就可以说父皇是母妃的了对吧?”

    萧卓看着兴奋的绮瑶,好多话哽在喉头说不出口。

    他想说,不,瑶儿,你错了,就算你母妃对我来说很特别,我也不会承认我是她的。她是我的妃子,她只能是我的。

    他想说,就算是我肯这么说,你母妃也未必愿意。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爱着我的小宫女了,现在的她一是不敢这么说,二恐怕是……没心情说这种话了。

    他想说,不仅是你母妃,就是这宫里所有的人,也不会有人说这种话的。唯一敢说的人,已经不在了。

    他想了那么多,但看着充满期待的绮瑶还是选择了什么都不说,只是简单地笑笑,笑容里带着纵容:“是啊,可以这么说,可以说父皇是瑶儿,瑶儿的母妃和弟弟的。父皇和瑶儿一起去看你母妃和弟弟好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