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到头犹记曾相惜

第二百三十八章 到头犹记曾相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贤妃一路气冲冲地走回自己的宫室,正碰上柔妃在内室里不紧不慢地喝茶。

    柔妃一抬头看到贤妃透着“青绿”的脸色,笑着问:“这是谁那么大本事,把个闷葫芦的你都气成这样?”

    贤妃贴着她身边坐下,没好气道:“还能有谁?就是皇上放在心尖上的,金尊玉贵的贵妃娘娘呗。”

    柔妃嘲道:“她不一向是扮贤德的吗?怎么,皇上这些日子多往你我这里来了几次,她就绷不住那张大方的脸了?”

    贤妃有一搭没一搭地答:“若是吃干醋我忍忍倒也过去了,可是她非要管我们家的事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非要把她在宫中交好的姐妹嫁给我刚从边关回来的堂弟,说是什么相识已久,两情相悦,鬼才知道又打着什么主意。再说就算退一万步说,那两人真是两情相悦,还没成亲呢就勾勾搭搭,足见她那姐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柔妃疑惑道:“她在宫中交好的姐妹,不就是那个嫁了冷侍郎的任女史吗?难道还有别人?”

    贤妃冷哼一声:“还有一个,跟着任女史一起出嫁,认了她当义姐,现在住在冷家的。今儿任女史来找她只怕就是为这件事来的——我倒是想起来了,你也姓任是吧?嗯?”

    柔妃拿着小勺在茶杯里乱拨一气:“我是姓任,据前段时间宫中传的,她是我们家族的旁支出身,家里败落了才入了宫。不过我在进宫之前见都没见过她,她又是那边的人,我也懒得跟她攀亲戚……。”

    贤妃眼波一转:“是吗?”

    柔妃拿起被她搅得乱七八糟的茶喝了一口:“是不是又怎样?总之现在这个状况,只怕盈贵妃那边记恨上我们这两个趁机上位的也有日子了,我还哪儿有空儿和她那边的人扯什么骨肉亲情?何况,那种东西,我们两之间有吗?”

    贤妃闷闷地低头:“本来也不想和那边闹成这样的……。”

    柔妃带点好奇的问:“我本来就不甘心一辈子就这么过的,和她对上也是迟早的事。倒是你什么时候想开的,要知道你以前只肯跟我耍耍花腔,诱皇上多来几次,怎么这次一口就同意了和我一起趁着皇上不愿见她得当儿,去争这个宠?”

    贤妃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说到底我也不过是个女人,看着自己的夫君成日里只围着别人转,口上不说,心中还是怨的……念经拜佛有什么用,林家不是强盛的时候了,再一味退让下去,连想保的人都保不住……。”

    清藻殿里,倚华小心翼翼地岔开话题:“如今你也是贵妃娘娘了,那么多好地方任你挑选,干嘛非要在这里不肯走?”

    文茵扶额:“也没什么别的原因,不过是要借着它,让自己记住一些事罢了。”

    记住什么?与那人情真意切的过往,还是助那人争斗杀戮的真实?

    倚华深吸一口气:“本来今天找你是想看看能不能要道赐婚的旨意,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文茵微微闭上眼:“倚华,对不住……。”

    倚华打断她的歉意:“有什么好对不住的,本来……是我们那边的事连累到了你和朗云,该说对不住的是我才对。”

    她看着意气消磨的文茵,眼眶不由得红了一圈:“又不是没受过委屈,咬咬牙就过去了……你还是儿女双全的贵妃娘娘,就算暂时不得意迟早也能熬过去,别想太多,对自己不好。”

    说罢她就要拜别,文茵把她扶起来,哽咽道:“都是有身子的人了,跟我还讲究这些虚礼做什么?听说冷大人他……去西北了。你一个人,也要珍重。”

    倚华笑笑,答了声好,就默默地走了。

    文茵看着她的背影,只觉心里一片苍凉。

    原来,即使我当上了贵妃,也仍然不可能事事如意。就像他留不下秦皇后,我今日也不能还我姐妹们一个与心上人相携相伴的人生。

    天意难测,事事难如意,可也有些时候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冷澄站在风沙漫天,一望无际的郊外气急败坏:“这是哪儿?张叔李叔你们两出一个人告诉我,这他妈到底是哪儿?”

    他性格严谨,虽然出身不高,但从不出口市井脏话。这次脱口而出,足见是当真气愤了。

    张叔李叔你推我我推你,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大人,我们恐怕是——走错道了。”

    冷澄继续气急败坏:“为什么会走错?嗯,为什么会走错?李叔明明今天早上问了店里的小二哥,就是这么走的,说是两个时辰就入个城,现在都四个时辰了!”

    李叔讪讪地说:“那个……大人,今天早上起来的匆匆忙忙,我记错小二哥说的方向了。人家说是从这向西南走,我只想着咱要去西北西北,就跟您说往西北了。“

    冷澄大惊:“什么?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嗯,李叔你告诉我这荒郊野岭的你让我他妈的怎么办?”

    张叔出来打圆场:“大人,这是老李这个糊涂蛋做的错事。您现在再教训他也于事无补,还是先歇歇脚吧。”

    冷澄一屁股坐在地上,闭紧嘴省得沙子进来。面容狰狞。

    不想过了一会儿,一架车摇摇晃晃地过来,车上下来一个一身儒衫的男子。

    冷澄远远看得车夫将那男子扶下,隐隐还听见抱怨之声:“方大人到了休息的旬日不好好在城里待着,偏偏要出城来散心,俺就不懂这漫天的沙子配上这几棵枯树,有啥好散心的地方?”

    那男子身为官员,被个平头老百姓来数落却是恼也不恼,声音温润:“不过是在城中待多了,往来的事也多被扰得头疼,出得城来躲个清净,也不是为了看景来的,什么沙子枯树又有什么好计较的?”

    冷澄听他说话,感觉是个君子。目前他正在困窘,遇上地方官结交一二,说不定能把做错的路再扳回来。于是上前一拱手:“见过这位兄台。”

    那人见了他却是惊异非常:“冷——冷兄?”

    冷澄被叫破身份,又是一惊,仔细打量面前人半天,才看出端倪:“方——方兄?怎会在此间遇到你?你出城散心?难道这里是——晋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