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寸寸相思在心头

第二百四十三章 寸寸相思在心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当倚华她们几个忙着调笑朗云和林慕遥的时候,被她们忘到脑后的冷知州冷大人还在怀念着曾经“有妻有子”的生活。

    按理说受方知微的邀请,回到自己的家乡,住他的官署应该有一种“衣锦还乡”的得意感,可是因为上次的阴影,每每看到熟悉的场景或人总会想起些不顺心的事。乡亲们不再害怕他,还会上来拍拍他的肩膀,谢谢他上次还了他们的公道。街上的人也不会看见他就躲,虽然方知微手下那些人还是对他“围追堵截”地讨好,不过有了京城里那些虚与委蛇的经历,点点头微微笑,大功告成。

    一切都过去了,连阳光都染上了懒洋洋的味道,只是当年陪在他身边,和他一起面对一切的那个人,现在却是在千里之外了。

    正低头走着,远处突然响起了惊喜的声音:

    “那个什么……大人,大人,大兄弟!”

    他疑惑地回过头去,当年那个拍着他肩膀跟倚华说“妹子,你男人细心也是好事”的车夫笑的憨厚,露出一口白牙。

    故人街头重逢,竟有恍若隔世之感。他感念地笑笑:“车夫大哥,真没想到,还能在这儿遇上你。这可当真是缘分。”

    车夫双手一拍一摊:“可不是缘分嘛。谁承想两三年都不见了,今儿个我赶着马车闲逛,就看见大兄弟……大人你了!”

    冷澄惊喜中又带着好奇:“老相识何必说那见外的话,就叫我兄弟就好了。不过不知道大哥你是怎样认出我的?”

    车夫搔搔头:“我要是说你可别生气,虽说上次就知道你是个官,可你穿得真挺……那个穷酸的,看着就不像官儿。偏偏抬头走路的样子又挺有气势,跟那些垂头丧气的读书人不大一样,所以好认……。”

    冷澄苦笑不得,为了衣服的事,任倚华也曾跟他吵过。说他要是穿得寒酸了,没得惹人低看笑话。他拗不过倚华就只好妥协,穿得齐齐整整出门,把原先那套出门时穿得旧衣服放在包袱里。结果迷了路灰头土脸,连衣服都被树杈子挂坏了,没奈何旧衣服只好收拾停当,重装上阵了。

    想来任倚华若在,定然要在旁边嘲笑:“大哥眼神真准,他就是有福不会享,天生穷酸命。”

    卿远会吮着手指:“娘,什么叫穷酸?”

    任倚华朝他一指:“看见你爹的样子没有?那就是穷酸!”

    朗云怒道:“女史,你别乱教,当心教坏小孩子!”

    永远搞不清状况的香菡试图解围:“大人这样还好,就我们村那个教书的穷秀才,他穿得邋邋遢遢,还不如大人呢。”

    碧罗掌不住,笑得前仰后合。绯烟摇摇头,递过来一杯水,顺带拍拍后背。

    张叔和李叔肯定是想笑又不敢笑,只能转过身去,留个颤抖的背影。若是安人在,最多也就是略带责备地笑一笑,叹一声:“这些孩子……。”

    冷澄自己想得出神,没留意到车夫大哥都要被他的沉默弄迷糊了。

    车夫大哥试探地出了声:“大兄弟,大兄弟……?”

    冷澄如梦方醒:“啊,倚华,什么事?”

    车夫大哥一脸茫然:“一花?”

    冷澄羞愧欲死,忙解释道:“大哥我……我刚才在出神。”

    车夫大哥笑的爽朗:“没事,没事,一花?这名字听着像个女的啊,诶,妹子她没跟着你一起来?难不成是你想婆娘了?”

    冷澄不好意思承认,可又没办法死扛着不说。他想反正这车夫大哥也跟他们不熟,认了也没什么,就干脆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车夫大哥笑的更大声:“男人嘛,在外面拼来拼去,不就是为了老婆孩子热炕头。你又是年轻人,和妹子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婆娘不在身边也的确是难熬了些。”

    冷澄笑得腼腆:“不止是婆娘不在,儿子也跟着他娘在京城呢。”

    车夫大哥一副心有戚戚的形容:“那兄弟你是该想,我平常要赶车去个远点的地方,入了夜就得想我家那泼辣的婆娘和淘气小子。怎么说呢,不管在眼前怎么生气,可要是看不见了就得死命地想,打断骨头连着筋呐。”

    冷澄微微低下头,声音里透出失落来:“在身边的时候也没觉出怎么来,该吵吵该闹闹该管管,可是一个人出来了,看什么都想他们,什么事都觉得没意思。”

    贪财又好面子的任倚华,总是点着他额头说他迂腐穷酸的任倚华,无论怎么闹最后还是会和他站在一起的任倚华,为他生儿育女的任倚华……他的妻子任倚华。

    好偷懒的小卿远,听到他的教训就会鼓起小脸的小卿远,经常在他生气的时候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叫他“爹爹”的小卿远,在他走得时候挺起胸膛,答应他要帮他照顾奶奶和娘这些弱女子的男子汉冷卿远。

    他的娇妻稚子,他的至亲至爱。

    还有刀子嘴豆腐心的朗云,迷迷糊糊的香菡,单纯的碧罗,沉稳的绯烟,他们都是他的家人。以前他只有娘亲和张叔李叔,后来多了倚华和朗云,又加了碧罗、绯烟和香菡,最后就是小卿远的出世。

    他们曾经互相算计,互相伤害,他们曾经互相看不顺眼,以为这一生就这么不咸不淡地和对方耗下去。但最后,他们还是成了一家人,风雨同舟的一家人。

    车夫大哥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男子汉大丈夫,别为着这点事就愁眉苦脸的。你也就是当趟差,等回去了就好了。这回想清楚了,回去对妹子和孩子更好点,也不枉白想他们一场。”

    冷澄抬起头,对着街道尽头的阳光眯着眼笑了笑:“嗯,大哥你说得对。”

    虽然这不是当差,而是调职,我不能回去,只能是她们来。不过,对她们更好点,总归是不错的吧?

    冷澄一路晃晃悠悠回了官署,一抬眼就看到了客房里面挂的墨兰,想起当年还为这个吃倚华的醋,冷澄忍不住嘴角上扬。他孩子气地对着那副画展开了他的扇子,示威似的晃了晃。风骨清扬的墨竹,倚华亲手画得还有题字。怎么样?就算我不懂风雅又怎么样?家里有个懂风雅的人愿意教我,给我画画,岂不是比自己买画看画更有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