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私情大义皆多磨

第二百六十二章 私情大义皆多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倚华看着襁褓里睡容甜美的女儿,忍不住伸出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小东西,把你娘累得起不来床,你倒睡得香!”

    安人在旁边凑趣:“生孩子都这样,女人累得要死要活,疼得大喊大叫,结果儿女一出来,哭两声就自顾自睡去了。躺在床上看他们睡成那样,就像懒洋洋的小猪崽。”她话里虽是带着几分抱怨,细听起来那语调却是上扬的,满满都是欣慰和爱意。

    倚华听得兴致勃勃:“那娘,您当初生冷子澈的时候,他也是这个傻乎乎的样子?”

    安人低头一笑,笑容如湖水微澜,说不出的静美:“他还不如我小孙女乖顺呢。我的小孙女哭完了就好好睡觉了,他?当年生他的时候,他从被接出来就开始哭,洗澡也哭,包进襁褓也哭,放到他爹怀里还哭,哭得我都要从床上起来了。真是的,从小就不让人省心,如今还跑到了那个地方……。”安人说到这里,自己觉得失言,怔怔地住了口,一双眼睛只紧张地盯着倚华的脸。

    一身疲累的倚华却是不想再让别人担心:“就是,非要去那个地方,还赶上别人出事,估计那块木头还不知道怎么应对呢。等我出了月子,一定要带儿子女儿去好好问问他。”

    安人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倚华,你……。”

    倚华柔柔地喊了一声:“娘,我不再乱想了。”

    因为是外人,没好意思进内室,只好待在院子里的何凝秋在哄无意间被所有人忽略的小卿远。

    卿远耷拉着脑袋:“何姨,娘要生小弟弟小妹妹了是不是?”

    何凝秋把他揽进怀里:“是啊。”

    卿远委委屈屈地对着手指:“娘有了小弟弟小妹妹,是不是就不要卿远了?”

    何凝秋依旧温柔地解释:“不会的,卿远也是你娘的孩子啊,孩子都是娘的心头宝,她怎么舍得不要你呢?”

    卿远一副要哭的表情:“何姨骗人。娘这些天都不理卿远了,只顾跟姨姨们说,小弟弟小妹妹会是什么样子。”

    何凝秋不知道该怎么说:“这……。”

    卿远嘟起一张生气的脸:“娘不理卿远,卿远也不理娘了!”

    话音刚落,就见香菡慌慌张张奔出来,看到卿远和何凝秋在一起才松了一口气。她小跑到卿远面前,先跟何凝秋道了谢,然后俯下身子:“卿远,对不住,姨姨刚才光顾着你娘,没看好你。乖,跟姨姨去见你娘好不好?”

    卿远扭过身子:“不好!”

    香菡忙不迭地赔礼:“小祖宗,刚才是我的错,你大人大量,先原谅了我成不成?现在可是你娘要见你呢。”

    卿远拍开香菡要拉住他的手,奶声奶气地反驳:“卿远不要去见娘,娘只喜欢小弟弟小妹妹,不喜欢卿远了!“

    香菡哭笑不得:“这是怎么话说的,乖……。”卿远继续拍她的手,一脸的不配合。

    拍到第三次,连香菡这样好脾气的人也恼了:“你真不去?”

    卿远有点害怕,可还是硬撑着小少爷的架子:“不去!”

    香菡眼珠转了转,何凝秋以为她要去告诉任倚华,不想她干脆走到卿远身后,不顾他的挣扎,一把把他抱起来,向屋子里走去。

    卿远脸都气红了:“香姨坏!卿远不要香姨了!”香菡似笑非笑地点点他的额头:“小子你才多大点,就会分好坏了?嗯?乖,别闹了,再闹没有糖吃哦。”

    何凝秋有些惊讶,卿远再小,也算是冷家的大少爷。香菡一个下人,说不管就不管,说抱就抱,说戳额头就戳额头。这到底算主仆情深呢还是没规没矩呢?

    而且,看香菡这套动作下来,手法娴熟,卿远除了不满地抗议两声,也没有过撒泼打滚地摆少爷架子。

    也许,这就是冷家的生活常态?没那么多的规矩和束缚,只有热热闹闹的烟火生活。所有人聚在一起,嘻嘻哈哈地过日子。

    何凝秋想起做了家主,大事小情都要管的丈夫,想起总要在家宴上摆出庄重脸孔的自己,想起尚不知事却总是要打扮的规规整整,被下人斯抬斯敬的女儿,不由得有点羡慕。

    陆同知遇刺的消息传来,朝堂上的争执立马转了风向。

    文官兔死狐悲,武官同仇敌忾,本来是两两对峙,各执一词,这一次却是大半朝的人都成了主战派。

    这个说鲜卑狼子野心,如果不加以打击,说不定就得在边境酿成滔天大祸。不下手为强,到时候就是想求平安都难了。那个说鲜卑残忍好杀,若是容了他肆意妄为,恐怕边境马上就要生灵涂炭了。兵部的积极请战,工部的摩拳擦掌,要派工匠到镇州修固城防。礼部快要致仕的老侍郎,痛哭流涕地说“堂堂官员死于公堂之上,大恒国威何在?”户部那抠门的尚书,看着群情激愤,也没敢再说粮草不够的问题。就是一向沉稳的刑部官员,也越俎代庖地提出了“趁着鲜卑内乱,打过去,不仅能严惩那狠毒的鲜卑王子,说不定还能克复先代功业”的建议。

    底下意见一致,萧卓反而犯了难。

    他虽是为陆同知的死感到受了侮辱,但因着个性多疑,他怎么看都觉得鲜卑刺客这事儿都透着一股诡异。鲜卑二王子不好好争位,来边境挑事杀人,这不是吃饱了撑着的吗?再想想前段时间林国公说得鲜卑质子未死的事,怎么想怎么都觉得有猫腻。说不定这是谁设的局,就等着中原军队去跳。可是面对着下面这一群一片丹心的臣子,他又没法硬生生地撂下一句“朕不出兵,你们谁爱去谁去?”

    他瞅了瞅有点失了方寸的林国公,看他不断地想站出来说些什么,但是又无奈地缩了脚步。

    平常的时候和众人唱个反调倒是无妨,但这种时候,若是强要说不出兵,难免就要被扣上怯弱无耻,丧我国威的罪名。这种事别说摊到一个臣子头上,就是搁在他九五之尊面前,亦是不敢触碰。

    萧卓听着一声声控诉般的请战声,终是做了决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