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八十三章 驰骋唯有我知音

第二百八十三章 驰骋唯有我知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本是说好了安安静静在家里等胡副将第二天上门的,谁知道冷澄大白天被一句“美人”气得不轻,非要到城外跑马,让任倚华见识见识他的男子气概。

    倚华嗑着瓜子,百无聊赖:“别开玩笑了,你就不怕再遇上鲜卑骑兵,把我们一锅端了?”

    冷澄满心不甘:“鲜卑那儿正乱着呢,上次几仗打下来,只有一边倒的份儿。这都大半个月没见过他们踪迹了,要不胡副将他们也不会什么都不干,只想着过年!再说了,又不是带你到多远的地方,不过是近郊,外圈还有军营呢,你怕什么?”

    倚华肩膀一缩,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怕,我就怕。且不说鲜卑人,就说我自己,从小到大我最怕摔,最怕疼,连马我都不喜欢。以前阿茵就好逗着园子里养的小马过来吓我……。再说你才练过几天马,小心把自己摔了……。”

    冷澄听她前面说的话,还想过去心疼地抱抱她。听到后面又是对自己的质疑,情不自禁黑了脸。

    他逞强道:“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我不成?”

    倚华将他上上下下扫了一眼,语调中带着遗憾:“我一看,就知道你不成。乖,啊,人贵有自知之明,别折腾了。”

    冷澄怒道:“什么叫折腾?如果这也叫折腾,我今儿个还就折腾给你看看。来人,备马!”

    倚华嘟嘟嘴:“我不去!”

    冷澄难得语气变得恶狠狠:“不去也得去!”

    城郊的天空有一种干涩的明亮,白云一丝丝的,却耀眼的像镀了银。再看地上。残雪低偎着枯草,树根紧抱着大地,草木与天空相比,少了份辽远,多了份缠绵的情思。

    马蹄声踏碎了这里的宁静。随之而来的还有倚华的惊呼。

    “你你你……你别骑那么快,我头晕。”

    冷澄的脸色也因颠簸而变得青白,明明手上使劲在勒缰绳。偏偏话里还带上谈笑自若的气势来:“怎么样,我的骑术还不错吧?这不叫快,这叫精湛。策马扬鞭,这就是男子气概!”

    坐在他身后的任倚华双手紧紧箍住他的腰:“行行行,你顶天立地。气拔山河。你最男子汉了好不好?你先让它停下行不行?”

    冷澄兀自硬撑:“再跑会儿不是挺好的吗?你看今天天也不错……。”

    倚华都被吓得要尖叫起来,声音九曲十八弯,竟是边害怕边撒娇:“都跑了半个时辰了,停一停也好歇歇脚嘛,啊,停下来停下来嘛。”

    冷澄听她娇滴滴的声音。冷汗之余又莫名有些大男人的满足感:“好,你等着啊。我马上就让它停下来。”

    他用尽力气把缰绳一拽,马被他弄得生疼。长嘶一声竟是甩头摆尾。倚华被吓得没能抓住他的衣襟,飘飘悠悠就要往马下栽。冷澄忙半转身体一把捞住,却因身体不稳,在胯下马匹的一个腾跃之下滑下马鞍。

    两人双双摔下地。冷澄垫底,倚华在上。幸亏了地上有一层半薄不厚的干草,才没伤了禁锢。

    倚华看着面前纠结的脸,扑哧一声笑出来。

    冷澄慌慌张张地问:“刚才没摔疼吧?摔下来你还笑,你摔傻了你?”

    倚华心里感动,嘴上却不显露,她笑眯眯去摸他的额头:“你才傻呢。也不看看谁摔在地上,反倒开口问别人有没有事?”

    冷澄看看自己肩膀上沾着的草,感觉鞋上有些粘粘的,八成是贴上了雪。当时就有点失落:“我是男人,皮糙肉厚的有什么可疼的?再说这次,又是我带累了你……”

    倚华眼神里闪过狡黠的光,低下头去在他唇角一啄。

    天高地阔,骏马美人。这一吻,蜻蜓点水,却美好非常。

    冷澄愣愣地看着任倚华,看着她展颜一笑,吐气若兰:“一家人有什么带累不带累的,再说,你在我心里,从来都是——。”

    说到这里她却是故意缄了口,一双美目顾盼神飞,似是挑逗又似是勾引,弄得冷澄百爪挠心,难过得要命。

    冷澄忍不住要问:“从来都是什么?”

    倚华捧上他的脸,眼神闪烁如星:“从来都是最有男子汉气概的!”

    这句话出来,冷澄心里顿时像被洒上了几勺蜂蜜,甜滋滋的快乐。他本想说几句情话,却不料任倚华抢先一步。

    她再一次俯下身子,深深地吻了下去。这一吻,辗转欢悦,极尽缠绵。不同于前面那蜻蜓点水的淡然,反而带着点狠劲。紧紧的拥抱,唇齿的交缠,像是要把对方嵌进自己的身体,又像是要给彼此的灵魂打上专属的烙印。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冷澄开始还愣了一下,后来软玉温香在怀,也不由自主地迎合起来。

    长吻一阵,缱绻到没有什么力气了,两人才气喘吁吁地放了手。冷澄后知后觉地开始尴尬:“这……在这种地方……。”

    倚华明明觉出自己不妥,却仍是不肯承认:“这地方怎么了?圣人还讲究幕天席地,自然大道呢。跟我自己的男人,要怎么样,别人管的着么?”

    冷澄有点脸红:“你……你还是先起来吧。”

    倚华撇撇嘴,慢慢腾腾地起了身。

    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正是胡副将的大嗓门:“你说什么?你去道歉冷家那女人就同意给钱贴补了?没拿这事要挟你?这怎么可能!你要说是冷大人这样我还信,那女人聪明外露,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

    冷澄听这话有点生气,当时就龇牙咧嘴要爬起来跟他去理论,却被倚华拉住。

    她笑道:“等明儿个,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咱们好不容易轮到休这半日,何必被他们打扰了。”

    冷澄替她委屈,立马柔声安慰道:“就是,咱们回家去,别跟他们计较这种破事儿。”

    正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刚刚牵着马走出几步,就遇上了一伙偷闲进城,刚刚返回的兵丁。

    这些人基本都是和小谢交好,和冷澄不对盘的。虽说后来关系改善了些,但并不妨碍他们对冷澄报以善意的嘲讽:

    “冷大人,怎么今儿个出城骑马啊?我可是听说,您的马术练得不怎么样啊?”

    “冷大人是好学的人,可是读书人这手无缚鸡之力,哪儿能练好骑马呢。您说您当时天天练天天练,也没能练出怎么样不是?”

    “冷大人真人不露相,练来练去也没能在哥几个面前露几手。难得今天遇上了,要不然比一场让咱开开眼?”

    “就是,咱不玩那些花里胡哨的,只比那匹马先到地方,怎么样?”

    冷澄身后还在隐隐作痛,哪儿有心情跟他们比赛,但是倚华在身边,又不好拒绝扫了颜面。正要硬着头皮应下,倚华忽然出声笑道:

    “还以为比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不过比马跑得快不快罢了。要是这样,我一个闺阁中的弱女子都有赢的法子!”

    兵士们把目光投向冷澄身侧的女子,见她轻装简从,眉目如画,眼波如春水灵透,只当她是冷澄的宠爱的侍妾。话语也随便起来。

    “小娘子口气倒大,哥几个倒想问问,您有什么法子赢呢?难不成您懂兽语,通那马的心?”

    倚华掩口而笑:“我又不是公冶长,哪儿有这等本事?我不会骑马,自然也不懂马。我若想赢,就只能斗气耍狠这方面下功夫了。”

    兵士们不以为然:“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能狠到什么份上,最多多抽几下鞭子罢了。就你那点小力气,马都不一定理你。”

    倚华侧头一笑,从头上拔下来顶端尖尖的银簪,在兵士们眼前一晃:“若是在跑马的过程中,把这银簪狠狠地戳在马身上呢?一定比抽多少鞭子都疼吧?”

    兵士们有些惊异:“你疯了!那样马会受惊,停都停不下来,说不定你就得被甩下去摔死!”

    倚华笑容诡秘,带着些许的残忍:“甩下去是后话,但是,我赢了,不是吗?”

    她就带着这样的笑容环视一周,在场的士卒只觉后背发凉,情不自禁往后退了几步。

    她拊掌大笑:“所以说呢,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只要有赢的心,只要舍得花代价,自然就能赢。与其嘲笑别人,还不如回头看看自己,看看别人做到的自己能不能做到。男子汉大丈夫立身处世,要的是用自己的心驰骋整个天下,可不仅仅是骑在马上,驰骋个疆场就足够的。纵然手无缚鸡之力,可未必就比不上你们!”

    这些话听在别人耳朵里,不过是半懂不懂。冷澄听了,却是振聋发聩。

    不会骑马如何?不能上战场杀敌又如何?所谓男子气概,不在技艺本事,而在心性本质。虽千万人吾往矣,知不可为而为之。有这种气魄,就算是文弱书生,亦能力撼山岳!

    若能将万家忧乐系心头,又何愁四面云山来眼底?

    冷澄凝视着身边的人,悄声说了一句:“多谢。”

    这句话传到兵士们耳中,当即就引起了议论:“嗯?说两句话还道谢?冷大人这小娘子不是你的女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