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九十七章内情外事且相容

第二百九十七章内情外事且相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思前想后一番,冷澄终于还是接受了胡副将的提议。

    正要跟他谈一谈卿远习惯问题的任倚华,对着他身后挎了个篮子,大步流星的村妇惊讶不已:“这位是?”

    冷澄有点尴尬,可还是装出一副当家作主的霸气样子:“这是我新找来的帮佣,王二嫂。以后她就在我们家干活了。”

    倚华一头雾水:“你新找来的帮佣?我还没选……。”她话说到一半,难得跟刚她聊了半晌的香菡聪明些,拉着袖子贴着耳朵:“夫人,当着别人面呢,大人说是新找的就是新找的吧,你又何必驳他。”

    倚华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是温温柔柔:“我还没想好这些事,夫君你就替你把人找好了。真是贴心呐。这位,王二嫂,麻烦先倒杯茶来。”

    那妇人立刻撸胳膊挽袖子:“倒什么?倒痰盂倒夜壶我都做过,杯茬儿是什么东西?”

    香菡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倚华带点嫌恶地摇摇头:“不是倒那些东西,是请你给我倒杯茶水来。”

    那妇人一挥手:“不早说,不就是一杯水嘛,拿壶来,我这就倒!”

    冷澄看她动作粗莽,忍不住心惊肉跳:“行了,倚华,叫人家来是帮忙干家里活的,端茶倒水这些事有香菡呢,你又何苦找她干这不适合的事儿?”

    那妇人依旧大大咧咧:“有甚不适合的?我只听过,还没见过茶这玩意儿长什么样儿呢。那个,夫人呐,你让我开开眼呗。”

    倚华掩口而笑:“二嫂倒真是个爽快人。香菡,去。把茶壶拿来。”

    香菡忍着笑,转身去拿了茶壶和杯子,引着王二嫂到了桌旁,偷偷吓她:“可小心着点,别把壶和杯子给摔了。”

    王二嫂不以为然:“咦,小丫头看不起人。我在家那么多年,别说盘子碗了,连筷子都没掉到过地下一次!”

    她伸手就提起壶梁,手腕一侧就把壶口对准了茶杯,茶水倾泻而下。明明该是潺潺流去的温柔。偏偏被她这么个力道弄到了万马奔腾的壮阔。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呢。茶杯已经满了,还迸出了几滴在桌上。

    王二嫂看着杯里的茶叶嘟囔了两句:“没看出这玩意儿好在哪儿,不就是把菜叶切碎了放水里嘛。糟蹋东西……。”

    倚华觉得有趣:“二嫂,这不是菜叶,是茶叶。”

    王二嫂一脸惋惜:“反正都是叶子,捞出来煮了吃多好,偏要泡水里,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香菡听不下去,去端那杯茶,不想被王二嫂一手挥开阻止:“诶呀,说是我倒我端去就成。”

    她顺手就去握住杯子往上提,不想因为倒得太满。浮在表面上的水往外涌,径直洒了出来,正巧洒在她手上。

    若是旁人,定然是惊叫呼烫,她却是全然不在意,握着杯子就到了倚华跟前:“来,妹子尝尝我倒的茶水。”

    倚华似笑非笑地看向她:“妹子?您叫谁妹子?”

    王二嫂拍拍头:“忘了忘了,这当是在自己家呢。我该叫您什么,奶奶?太太?”

    倚华接了茶水却不喝:“若叫这些岂不是把我叫老了,就跟着香菡叫我夫人吧。”

    王二嫂重重地点了点头:“诶,好。”

    倚华晃了晃手中的茶杯:“夫君,跟我回下房,我有点事要跟您说。哦,二嫂,以后这家里就要麻烦你照应了。初来乍到,你就收拾下屋子吧。”

    她只浅浅地抿一口茶,就放了杯子袅娜而去。冷澄忐忑地跟着她回房。

    刚进了屋倚华就转身,恰恰和亦步亦趋的冷澄撞了个满怀。她嘲道:“怎么,如今还学会先斩后奏了?”

    冷澄左顾右盼:“什么先斩后奏,不是看你迟迟做不了决定,就索性帮帮你嘛。你说,再这么下去,你也不怕把香菡累死,把你折腾懵!”

    倚华削葱样的手指点着他的胸脯:“累不累,折腾不折腾,都是我们的事儿。谁让你越俎代庖,管起内宅的事儿了?”

    冷澄盯住她:“什么叫越俎代庖?哦,让我带孩子的时候,不说我是爷们,是该忙外面事儿的人。这我找了帮忙的人,我又成外人了。”

    倚华的手指爬到他的肩膀上敲起曲子来:“瞧瞧,瞧瞧,总算说实话了吧,你是不想看孩子,才匆匆忙忙找个人来解脱自己的吧。”

    冷澄索性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对,我就是不想看孩子,不想睡在外屋了。你说我天天在外面忙得脚不沾地,回家还得操心这操心那,你不让我管内宅的事儿,你自己先做好啊。再说,什么叫越俎代庖,外头的事儿你又哪件少管了,我说没说过你越俎代庖?”

    倚华本来听了前头的话,是想安抚他来着。结果听到后面就不高兴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越俎代庖?我做那么多不还是为了你,你要是真能左右逢源,我又何必巴巴地去谋划计算,在家当奶奶太太不好吗?”

    冷澄见她负气,自己也不好受,想起来以前的事还有如今的自作主张,自己也不是无可指摘:“行了,我们两个各有各的错。”

    倚华搭在冷澄肩上的手伶仃地落下:“对,我的错,就是替你做了太多事,太多——没意义的事。”

    她踉踉跄跄就要出去,被冷澄一把拽回来按在门上。他迫近她的脸,目光炯炯。

    倚华感觉有些危险:“你……你要做什么?”

    冷澄叹口气:“我告诉你任倚华,你为我做的事,我从来都不觉得是理所应当,更不觉得毫无意义。”

    “若没有你。我也许死在诏狱,也许辞官归乡,也许沉沦下僚,总归不会有今天。”

    “从前我总以为举世皆浊我独清。却不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黑白分明。人世艰难,官场沉浮,若无你并肩,我情何以堪?”

    倚华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想要推开他却推不动:“别跟我说这些肉麻的话,我听不懂。”

    冷澄俯下身子,倚华看着他凑近,以为他要亲吻她,紧张地闭上眼,睫毛颤动着等待。

    没有那个吻。只有紧紧的拥抱。紧得要把她刻入骨髓的拥抱。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老夫老妻这些年。我们别再为这些小事吵架了,好吗?”

    倚华嘴上仍在逞强:“这是小事?你这是在挑衅我在内宅的权威?”

    带着温暖气息的轻笑拂过耳边:“权威?任大人好大的势力啊。好了,实话跟你说。这只是我临时找回来帮忙的,王二嫂家里不穷,来这是为了见识见识官宦人家的做派,她也干不了多久。你要不先忍着两天,让她干段时间,然后再好好挑人?”

    倚华娇哼一声:“其实那王二嫂也不是不能忍。大大咧咧的挺好玩,人也朴实,就是有点太粗疏了,啧啧啧,连茶叶都不认识。果然是乡下女人。什么都不懂!”

    冷澄好言好语:“人家确实是乡下的,但你也不能就揪着这个做文章了。书里都说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就因为人家的出身看低人家,这多不合适啊。再说乡下女人除了不识字,不懂你那些风雅玩意儿以外,其余还是可以的。”

    倚华撇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明白了,乡下女人怎么了?你那个心肝宝贝玲儿不也是乡下女人?”

    冷澄又好气又好笑:“怎么又提起玲儿了?她只是妹妹而已,怎么就成了我的心肝宝贝了?”

    倚华从他怀里挣扎出来:“玲儿可比这王二嫂水灵多了,要不是我买不着人,我宁可弄个玲儿那样的年轻女子,至少讨人欢喜。”

    冷澄不正经道:“真要找个玲儿那样的,你就放心?”

    倚华啐道:“冷子澈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你真当你才如宋玉,貌若潘安,出去都能带一车果子回来?”

    冷澄摊手:“才如宋玉我肯定不成,这容貌嘛,我觉得跟胡副将比起来,我还算是可以的吧。”

    倚华揪了他一把:“你也不选个好人做比,胡副将,切。诶,胡副将,你说,这次先斩后奏是不是他的主意?”

    冷澄矢口否认:“不是,绝对不是!”

    倚华狐疑地看看他:“真不是?哼,不是他提出的,那也绝对是他在中间促成的!”

    冷澄叫苦不迭:“这事儿跟他没关系。”

    倚华悻悻道:“我才不信,诶,你不最近又去军营了吗,他们态度怎么样?”

    冷澄稳稳回答:“挺好的,毕竟钱的事儿胡副将都跟他们说了,他们还是挺感激咱们家的。”

    倚华打了个哈欠:“我才不要他们感激我,记得感激你就行了。这笔生意花的钱比我在京城家里摆酒的钱可多多了。”

    冷澄温言软语:“军营里人多呗,要帮他们也只好出钱多点了。”

    倚华开始絮叨:“按下葫芦浮起瓢,摆平了西北军的事儿,新来的同知居然是张家的人,还好当年没跟张果老撕破脸。你说,我什么时候去拜访一下你老上司的弟弟?”

    冷澄细思片刻:“过段时间就去吧,他好歹是我最重要的副手,两家还是走动走动比较好。”

    倚华鼓起一张脸:“好吧,我再为你走一趟。”

    冷澄笑道:“要不,我们再做个约定吧?”

    倚华疑惑道:“什么约定?”

    冷澄拉上她的手:“再有什么事情,无论家里家外,谁有理听谁的,绝不提越俎代庖的说法,好不好?”

    倚华想了半天,抿抿嘴唇:“那就这样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