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三百零四章从来官场似戏场

第三百零四章从来官场似戏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冯之峻冯主事,在镇州官衙里的接风宴上,并没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张同知只是摆出长辈架子来,借着他哥哥的势,捋着胡子攀交情。其余的人坐在旁边七嘴八舌,无非是些烂大街的恭维话,除了点头微笑声称“不敢不敢”以外,都没什么可做的。想说点“出格”的话“引蛇出洞”,却有个冷澄坐在上首看着他,眼里满是戒备和讥诮。他再转念一想,这怎么说也是人家的地盘,又离京城千里之遥,要是太过分恐怕不好收场,就只好把到嘴边的难听话咽下去,继续着虚伪的友好。

    冷澄舒展长袖,举杯而起:“来,今日天使亲至,是我们镇州莫大的荣耀!在下不才,先敬冯大人一杯!”

    冯之峻不紧不慢地站起来,端着杯子语含深意:“冷大人还是和以前一样,通情达理,长袖善舞。”

    冷澄轻笑一声,仰头将杯中物一饮而尽,向冯之峻亮了亮杯子:“冯大人也没怎么变嘛,还是那么耿直,来,请!”

    冯之峻将手中的酒灌下后,杯子按到桌上,放出沉闷的响声。他似是没话找话地问了一声:“不是说西北军的人今夜会过来吗?怎么不见人影?”

    冷澄也不坐下,直直迎上他说:“说好了酒宴开时人就会到,可能有什么事耽搁了吧。”

    冯之峻似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有事耽搁?如今又没有战事,能有什么事耽搁?一介武夫,哼,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呢,还是不把您的话当回事呢?”

    冯之峻惊奇地发现,冷澄作为镇州长官,听到这种话的第一反应并非是着急的解释和回护,而是眼光一闪,沉思片刻才缓缓开口。出口的话语里带着无奈的敷衍和抱怨:“他们就算有再大胆子,也不可能拿天子的命令开玩笑。至于我,我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冯之峻不禁狐疑,难道这冷知州,连辖区的军官都没拿下?

    不过也有可能。文武失和已久。正途出身的官员往往看不起丘八爷,大老粗,带兵打仗的将领也忍不了之乎者也的穷措大。冷澄这样的二甲进士。能和西北军那些大字不识几个的武夫混到一块去?

    可是不对啊,当年他和秦如琛勾结,这秦如琛怎么说也是秦家的人,就没在西北军里给他吹吹风?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胡副将一身戎装昂扬而入,身边是升为七品把总的谢羽。

    坐着的人起身迎接,冯之峻堆出一脸笑容,余光瞥到冷澄不冷不热地拱手。

    胡副将绷着脸,说的话还算客气有礼。先为迟到致了歉,又表达了没能及时迎接钦差的遗憾,旁边的小谢“萧规曹随”,只是身上依旧透出吊儿郎当的尽头来。

    冯之峻看他们与自己行礼交谈尚属有礼,心里不由得有些得意,暗道钦差就是钦差。哪怕你手握兵权,也得对我恭恭敬敬。

    再一看冷澄那边,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敛容作色地叫人拿椅子给胡副将加座,那座正正好好加在中间,不偏不倚的位置。按理说朝廷重文轻武。这样安排也没多大错处,可是那两位可就不愿意了。

    胡副将只是木着一张脸不愿入座,小谢打了哈欠开了腔:“冷大人,我们副将的品级可不比您低多少吧,就算您是知州您高高在上,那至少也得看在我们打仗守城的份上,把位子往上边提一提吧。”

    冷澄深深看了小谢一眼,随后就是轻视与嘲笑:“这种场合,有你这种七品武官说话的余地吗?”

    胡副将似是为了掩饰心虚,咳嗽了两声:“武官怎么了?要没有我们这些武官扛枪上战场,大人您怕是没这个机会坐在这里吃吃喝喝地迎接钦差吧?”

    冷澄差点拍案而起:“放肆,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了你们这种武夫大放厥词!”

    冯之峻看得高兴,还不忘了出来火上浇油:“冷大人,这怎么话说的。武官可也是官呐,皇上还叫我来这嘉奖西北军呢。再说,您就算生气也没在这发火啊,多不给这位,呃,胡副将面子啊。”

    两旁的人都看呆了,张同知觉得有些不对,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冷澄一个冷冰冰的眼神堵回去了。

    胡副将瞪大眼睛,想表现出愤怒来:“哼,放肆,我还就放肆了,反正在冷大人眼里,我们这些武夫做什么都是错的。冷知州,我今日且看在钦差面上,不和你计较。”

    冷澄仿若有所顾忌看了冯之峻一眼,提高了腔调:“本知州还不想跟你一般见识呢,还不坐下?真想把这接风宴给搅了不成?”

    胡副将扭头,仍是负气不坐,冷澄气得快要把酒杯捏碎了。少不得冯之峻又出来当和事老,一番劝说才把事情平息下来了。两人谁也不看对方一眼,一个低头喝闷酒喝到脸通红,一个话里话外勾着冯之峻和他一起嘲讽。

    冯之峻外表和稀泥和得苦不堪言,心里却乐开了花。

    原来这冷知州连和西北军的关系都没处好,还有脸说镇州是他的地盘?本以为他有多手眼通天,如今看来也不过凡夫俗子。还用费什么劲找把柄,只要抓住了文武失和这一条,回去自然有的跟皇上说,再扣上个不能团结同僚的过失,看他以后还怎样晋升!

    这群人直到酒酣耳热方散去,看看窗外已是夜阑人静。胡副将脸红脖子粗地告退,换来冷澄淡淡的一声“哼”。冯之峻推拒一番,终是住在了官衙后面的客房。冷澄送完了所有人,头重脚轻,踉踉跄跄地回了房。

    他刚一进屋,倚华就点起了蜡烛,盈盈烛光下,美人殷勤发问:“这一场戏,他们配合的怎么样?”

    冷澄一踏进门槛,立马挺直了身板,身上的醉意也少了几分:“胡副将还是那副样子,词说得还行,就是表情不够。小谢倒是表现不错。”

    倚华托着腮嬉笑着看向他:“早就料到了,就胡大哥那个样子,把词说得自然已经不错了。小谢那小子可比他机灵多了。诶,快告诉我,来的钦差是什么样的人?这戏能不能骗过他?”

    冷澄甩甩衣服就往床上坐,在倚华不赞同的眼神中说出来:“这人你认识。”

    倚华兴奋起来:“谁啊谁啊?我认识的人可多呢。你在吏部的同僚?”

    冷澄嗤笑一声:“冯之峻冯主事。”

    倚华一惊:“是他?”

    冷澄往床上一躺:“是啊,就是他。我还真是倒霉,都到西北了还绕不开这个灾星!”

    倚华的手指开始无意识地敲击桌子:“要是他的话,那今儿个这场戏还真演对了。你想啊,要是让他看出来你和胡副将,和西北军的人关系那么好,回去指不定又说什么呢,保不齐又多一条勾结军队的罪名!”

    冷澄疲倦地闭了闭眼:“他明显就是找茬来的,真不知道他图什么,揪小辫子告状有意思么?”

    倚华咯咯笑起来:“有意思,当然有意思。要不然这些御史言官是怎么活的?”

    冷澄牛脾气道:“他又不是御史言官,我也没做什么值得他唧唧歪歪的事!”

    倚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那么大声,轻点轻点,他不就住这院子里么?”

    冷澄不屑溢于言表:“那有怎样?他还敢来我房门前听壁脚不成?”

    倚华掩口而笑:“只有做不做,哪儿有敢不敢。一身正气的冷大人都跟人一唱一和地搭戏了,他怎么就不能来偷听?”

    冷澄微微皱眉:“你说就这场戏,能骗过他吗?”

    倚华叹口气:“比起那个在京城混,都没脑子到得罪人的钦差,我更担心你手下那些文官会不会看出什么端倪来。”

    冷澄伸了个懒腰:“我已经递过眼色了,谅他们也没闲到这种程度巴巴地来揭穿我,总之我还是多看着点钦差大人就是了。啧,如今也轮到我们来接待钦差了,可惜还是得演戏,这官场混的,真他娘的累!”

    倚华嗔道:“你说什么呢,还知州呢,骂娘的话都出来了。演戏怎么了?又没伤人又没害人的。 别把咱们跟那贪财破家的莫知州比,晦气不晦气!”

    冷澄把帐子拽到一边去:“知州怎么就不能骂人了,心里烦着呢。看这样子,他一待就得待好几天,我可没心思应付他。”

    倚华调皮地吹吹蜡烛,看着摇曳的烛火:“没心思应付也得应付,不过来的是他,倒也省了我们讨好他的功夫。反正关系都那样了,也不用太假惺惺地装一见如故了。”

    冷澄立起身来:“一见如故?他也配!”

    倚华一口气吹熄了烛火,到床边推冷澄:“脱了衣服再上床,一身的酒味儿真熏人。”

    冷澄软软往她那一倚:“头有点晕,能不能不脱衣服先让我睡会儿。”

    倚华反应剧烈:“不行,你衣服太脏了!”

    冷澄迷迷瞪瞪解衣服:“真麻烦……。”

    倚华点点他的额头:“这就嫌麻烦?等明天醒了,麻烦事儿还多着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