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三百一十章 还遇仇雠小儿女

第三百一十章 还遇仇雠小儿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冯之峻一肚子气进了冷家的门,还故意踩了两脚门槛,看得旁边的李叔一脸心疼。

    他噼里啪啦地走进院子,把啄米粒的麻雀都吓得扑腾扑腾乱飞。

    本来该他去后衙待着,可是他一想到那加了料的茶水就烦,索性一屁股坐到石墩上,不起来了。

    冷澄也不理他,径直入了后堂去找倚华。

    倚华看他脸色不豫:“怎么了?今天又遇上了什么不好解决的案子?”

    冷澄无意识地拿起她给绎如做的粉色小绒球,放在手里捏来捏去:“没,案子没有,又惹上一堆乱子。”

    倚华摊出手掌,用眼神暗示他把绒球还回来:“什么乱子?”

    冷澄继续无意识地捏绒球:“戏演砸了。”

    倚华一头雾水:“嗯?”

    冷澄唉声叹气:“让那扫帚星看出我和胡大哥他们在演戏糊弄他了。”

    倚华倒是不大当回事:“本来也没指着这戏天衣无缝。本来打算就是要是他就来那么一下,正好就把他忽悠走。谁知道他赖在这儿不走,这不等着我们穿帮吗?算了算了,戏砸了就砸了,又不指着他们叫好!对了,那扫帚星现在哪儿呢?”

    冷澄更是郁闷:“在咱家院子里呢。”

    倚华蹙起眉头:“在咱家院子里?”

    冷澄简单回答:“他先在军营里把胡大哥惹毛了,被胡大哥绑了。小谢来告诉我,我就去解救了他,带他回来,路上又跟他吵了几架。他气得要命,就在咱家院子里瞎逛。”

    倚华不乐意道:“那我得去把卿远他们两个叫回来,我刚让他们兄妹在院子里一起玩去呢,小孩子家家,再冲撞了。”

    冷澄抱怨道:“没事又让他们两个玩什么?有那时间。不如一起读书,让卿远看看绎如是怎么学习的。

    倚华嗔道:“学习学习,读书读书,你这榆木脑袋就知道这些!”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冯之峻正气闷地坐在那里,突然就听见了小孩子的声音,隐隐约约像在争吵。

    “你到底要不要玩?不玩就走。别在这跟个学究似的,嫌弃这个嫌弃那个的。”

    “谁要跟你玩,蜻蜓飞得好好的,你抓它干嘛?还有,泥巴这么脏,有什么可玩的?”

    “那就回你的书房去,别在这碍我的事。”

    “我偏不回,娘让你带着我玩的。要不是不想惹娘生气。我才不跟着你玩。我要是一个人回去,在娘面前,你又有的说.?”

    冯之峻本来一肚子火,听着这几句话,愈加烦躁。他语气不善:“哪来的小孩子。在这吵吵闹闹什么?”

    这话一出,吵架的声戛然而止,从角落探出两个小脑袋来。随后,卿远和绎如疑惑地走到他面前。

    绎如开了口:“这是我家,你是谁?”

    卿远故作大人模样,老气横秋打断她:“哪有张口就问人的道理?小丫头就是小丫头。”他装模作样行了个礼:“敢问叔父与家父是何交情?此至寒舍,所为何事?”

    冯之峻目光在两个小孩儿面庞上扫了一圈。卿远眉目含笑。举止带出几分翩然风度,像极了任倚华。绎如面容清秀,不露一丝媚意,说话也直接,颇像当年传说中一身傲骨的冷郎中。

    他既已断定这一对儿女是冷澄与任倚华所出,心里更是着恼。按礼节。冷澄应该早带出一家人来,挨个做介绍,结果因着二人素来不和,冷澄干脆利落就把这步骤给省了。他倒是不稀罕冷澄把他介绍给家人,可是面对着两个小孩子一副“你是谁?你从哪里来?没见过你。你为什么在我家”的样子,感觉像是输掉了什么一样气不打一处来。

    冯之峻既不想解释自己的“由来”,又觉得跟小孩子置气实在有失风度,只是含糊地,文绉绉地回了句:“与冷知州有昔日同僚之谊,此番为公事而来。”

    光顾着和绎如玩耍。吵闹,压根没看到冷澄的卿远镇定地点点头:“那我过去通报家父一声。”说罢转身要走,却被冯之峻叫住:“嗯,那个,不用去了。你父亲让我在院子里等他,他稍后就出来。”

    卿远有点迷惘,可还是应声住了脚。

    绎如拉拉他的衣角,待他拥着她走远,方低下头来,趴在他耳边跟他说:“哥哥,这个人真的认识爹吗?”

    卿远轻声答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见到爹,怎么知道他认不认识这个人。”

    绎如满脸的不相信:“万一他是坏人呢?”

    卿远也有点疑惑:“不至于吧。这院子是咱家的,屋里也都是咱家的人,前面就是知州衙门,就算他是坏人也没有大摇大摆赖在咱家院子的道理?”

    绎如瞅瞅冯之峻那差劲的脸色:“哥哥,他看起来好凶,我害怕。”

    卿远强打着精神安慰她,学着冷澄摸摸她的头:“别怕,啊,有哥哥在呢。”

    冯之峻待得是百无聊赖,定睛一看刚才还跟他搭话的小孩子都走远了,挫败感越发强烈。

    他招招手,叫卿远、绎如过来。绎如到底还是小,看见他,反而向后缩了缩。卿远看看瑟缩的妹妹,决定装没看见冯之峻。

    冯之峻看见他两个躲着他的样子,禁不住一阵好笑,连火气都少了些许。

    他素来偏激自负,于婚姻大事上也是要求颇多。按理说他这个岁数,从主事升到郎中,虽比不上冷澄,也算是青云有路。不少人家也曾想把女儿许配给他,只不过他一挑剔二冷淡,往往去一趟未来丈人家,先把未来丈人弄不高兴,再把小舅子惹急了。最后就算是丈母娘看中,亲事也得不了了之。如今孑然一身,无家无儿光棍一条,倒也自在。可是这对女色上不打紧,不一定他就对生儿育女毫无兴趣。因着他的人缘,别人极少请他到家里,更不提抱出年幼儿女给他看。所以他眼不见心不烦。这回碰了巧看到死对头的一对粉雕玉琢的小儿女。明知道他们的爹和自己不睦,可还是起了逗弄的心。

    山不就我,我去就山。冯之峻起了身,朝卿远那边走去。绎如又害怕地一躲。卿远挡在她前面,瞪着眼睛,握着小拳头,身子紧绷着虚张声势。冯之峻看着只觉好玩,笑着说:“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们两个。”

    绎如探出头来,看他一眼:“谁知道你会不会吃我和哥哥。”

    冯之峻大笑:“小丫头疑心还挺重,放心吧你们,我和你爹好歹是同朝为臣,不会伤害你们的。”

    卿远目光炯炯:“那,叔父的官服呢?我爹就有官服。穿起来还挺气派。”

    冯之峻尴尬地咳嗽了两声:“今天要出门,不是什么正式场合,就没穿官服,把它放在屋子里了。”

    绎如一脸失望:“哥哥问你要官服,你又没有。才不要相信你。哥哥——我怕——。”声音里隐隐带了哭腔。

    卿远将绎如往怀里揽一揽,警惕地看着冯之峻。冯之峻真是没办法,都快要举双手投降:“我真的不是坏人,这步,我昨天晚上还在你家后院住了呢。那个,今早上你们家有个笨女人给我上茶,你娘叫她什么。二嫂子?”

    卿远侧头想了想:“那是王二婶子。婶子给你上茶……那么说,你的确不是坏人。绎如,快别哭了,小心人家笑话你。”

    绎如抹了抹刚掉下来的几滴泪,嘴硬道:“哥哥瞎说,我才没有哭。”

    卿远帮她又抹了一把脸:“哭了还不承认。啧,麻烦的小丫头。”

    冯之峻在旁边看的有趣:“你们叫什么名字?”

    卿远一字一顿:“冷卿远,卿是公卿的卿,远是宁静致远的远。”

    绎如抽抽搭搭地回答:“我叫绎如,爹说这名字取自《论语》。翕如,纯如……还有一个什么来着,后面是绎如。”

    卿远逮到机会数落她:“切,中间是皦如。还天天看书呢,也没记住些什么。”

    绎如扭过头去:“人家不认识那个字,哥哥不读书还说我,你多大?我多大?不知羞。”

    没怎么近距离接触过小孩的冯之峻,看他们吵架也觉得有意思。听着他们稚嫩的声音,心也不由得软了软:“都是好名字,足见你们父母是用心取得。”

    卿远和绎如都是一脸骄傲:“那当然。爹娘他们最厉害了!”

    冯之峻见二人放下防备,心头也是一喜,就跟他们随便找些话题闲聊起来。他这个人,有山路决不走平路,什么都阻挡不了他捣乱的心思。

    就比如气氛好好的,他非要问问题:“那你们是更喜欢爹还是更喜欢娘呢?”

    这话一出,卿远和绎如都不说话了,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神里带点怀疑,像是怕对方去告状似的。卿远侧头想想,嬉皮笑脸道:“这有什么好说的,爹、娘我都喜欢啊。而且是一、样、喜、欢”。绎如抿起嘴唇,脸上显出委屈的表情来。

    冯之峻斗不过卿远,就去撩绎如:“你还没回答我,你是更喜欢爹还是更喜欢娘呢?”

    绎如只是眼睛忽闪忽闪看着他,委委屈屈的。冯之峻意识到这问题对这小丫头来说很尴尬,反而更起了追问的念头。

    他刚要开口,却听到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是倚华风风火火地赶过来,跟他礼貌地笑了一笑,就开始训孩子:“小孩子家家,在这缠着你们冯伯父做什么?也不怕误了冯伯父的正事!快,跟我回屋待着去!“

    平时人嫌狗不理的冯之峻,一想到这两个小孩儿要被人家跟他关系不好的爹娘带回去,说不定还得被耳提面命,不能再和他说话。真是想想就心塞。他笑着起身:“小孩子天真无邪,有什么缠不缠的。再说,我在镇州也没什么正事,就让他们在这玩吧。”

    倚华听这话倒是客气,不似冯之峻平时的风格,也不好卷他的面子。她看了卿远和绎如一眼,只见卿远一脸的无所谓,反倒是绎如有点害怕,眼里还泛着泪花,估计还是年龄小,不喜欢陌生人的缘故。她想了想,决定两方各退一步。

    她对着卿远说:“既然你冯伯父这么说了,你就在这陪陪他,也算是代我们尽地主之谊。你是家里的长子,待人接物什么的,好好跟长辈学学。”然后向绎如伸出手:“来,绎如,过来,不是说好了今早上要跟娘学做绒花吗?女孩子可不要懒懒的。”绎如回忆回忆始终做不好的绒花,再瞅瞅不熟悉的冯之峻,还是果断扑到了倚华的怀抱里。

    倚华抱着绎如回房,冯之峻看看身边的卿远,在心里安慰自己:“好歹还给我留了一个。”

    他逗着卿远说话,却没料到卿远与冷澄全然不同,极聪明灵动,根本没有别人套他的话的份儿。他问卿远,冷澄对他怎么样?卿远说挺好。他再问,怎么好法?卿远说督促我读书,关心我前程。他絮絮叨叨再问,那读书是不是挺枯燥的?你就不烦读书?卿远答:“当然烦了,不过就是烦也得读啊。”他再接再厉:“那你就不觉得你爹逼你读书,特别的过分?”卿远一脸“愚蠢的凡人”模样:“有什么过分的,反正书早读晚读都得读,他让我早读,总比太晚读好。到时候七老八十了,什么都记不住,不读就晚了。”

    冯之峻十分之不甘心:“那,你觉得,读书有什么用呢?”。

    卿远大大咧咧:“科举,考状元,当大官,比我爹高好几品的大官!”

    看卿远一脸自信,冯之峻忍不住要笑,不想还没等笑完就听到了冷澄的声音:“大言不惭!”

    冷澄一脸冰霜地过来,瞪了卿远好几眼:“你才多大,就想着当官发财?四书都不肯念,还想考状元,你当状元是那么好考的?”

    眼见人家老子教训儿子,冯之峻破天荒地没感觉很开心,而是感觉很头疼,有一种当面被人打脸的“错觉”:“那个,冷兄,就一句话而已,不至于吧。”

    冷澄对他更是没有好脸色:“冯大人,这是我的家事,不劳冯大人操心。”

    卿远嘀咕一句:“爹我还没去考呢,你怎么知道我考不上?有外人在你还训我,真不给面子。”

    冷澄对自己家人说话也照样不客气:“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好了,你吹牛也吹够了,给我老老实实回房看书去,别在这儿惹人笑话。“

    卿远嘟囔了两句,遗憾地拖着步子朝书房走去。

    眼见卿远走了,冷澄自己也拔腿要走。冯之峻饶有兴味地看着他的背影:“冷大人平常八面玲珑,不想对儿子却是这般严厉无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