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岂知因爱生忧怖

第三百一十二章 岂知因爱生忧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倚华正拿着小绒球逗弄闷闷不乐的绎如,听到王二嫂气壮山河的喊叫,手都抖了。连忙叮嘱绎如:“娘要出去,你一个人待在屋里好好的啊。”把坐在床上的绎如往里抱了抱,然后三步赶做五步地追了出去。

    倚华匆匆忙忙到了院里,看见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冷澄和虚张声势的冯之峻,只觉自己连头疼的力气都没了。慌张上前帮王二嫂拉住冷澄:“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

    冷澄被两个女人拉着,想动动不了,想使劲挣开又怕伤了她们:“你们给我放开,放开!”

    倚华一把抱住他胳膊,轻声软语:“怎么了气成这样?从公事上说,人家是钦差,你是镇州主官,有什么分歧该你好好解释。从私事上说,你是主,人家是客,你不好好招待,反而跟人家大打出手,这像什么样子?”

    冷澄连解释的心情都没有,一气之下把背后说冯之峻的话都抖落出来了:“谁稀罕接待他这种恶客,扫帚星!”

    听到恶客两个字,倚华就忙去捂他的嘴,刚伸一半“扫帚星”都出口了。她心知无法挽回只好冲着冯之峻尴尬地笑。

    冯之峻平生得罪人虽多,但大多都是官场中人,就算撕破脸也顶多就是冷嘲热讽下绊子,鲜少有动刀动枪真干的,唯独这冷澄是个例外。又是演戏又是动刀,最后干脆抡拳头了。动刀时他也害怕,可那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这动手就不一定了,他可还记得这是冷澄的府衙,冷家的院子呢……要是全家上阵……想到这儿他不由有点脚软,往树上倚了倚才勉强能站稳。

    他又看了任倚华一眼,思忖着跟这个冷夫人要不要说点好话,至少先躲过这一劫。君子报仇,还十年不晚呢。

    倚华听这话就知道这次的事儿出自私人,她手上暗自使力把冷澄往回拽:“说什么呢?人家怎么着你了你就说人家是恶客?还有。你堂堂一个知州,跟着一帮粗人学什么扫帚星的口头禅,也不嫌难听。”她向冯之峻轻轻一笑:“冯大人你别介意,你们以前共事过。他是什么人你也清楚,嘴上没个把门的。”冯之峻心有余悸地点点头:“在下明白,明白。”

    冷澄两只胳膊,一只被王二嫂拖着,一只被任倚华抱着,他压根动弹不了,只能用刀子般的眼神刺向冯之峻。直到冯之峻被他看到不安起来,他才粗粗地喘了一口气:“行,要我不打他也行。”

    倚华松了一口气,可抱着他胳膊的手还没撒开。顺便递过去个眼色,警告王二嫂也不许放手。

    她笑道:“你本来就不该打人家,什么叫也行?你还有条件?”

    冷澄扭过头去,像是冯之峻的方向有什么脏东西污了他的眼:“让他给我滚。”

    倚华愕然:“什么?”

    冯之峻倒是听懂了,他狠咬了一下后槽牙。脸庞扭曲了一下,然后才恢复原状:“好,冷大人的意思我听明白了,我滚,让我把东西收拾出来,我这就滚!”

    倚华讷讷道:“这……不至于吧。冷木头,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

    冷澄冰着一张脸:“没什么好说的,立刻给我滚,滚出我们家!”

    冯之峻这时候倒来了硬气,甩甩手,头也不回地往后院走,只是在经过被拉着的冷澄时说了几个字:“冷子澈。你给我等着。”

    他快步走到自己房里,叫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随从,收拾了东西,气哼哼地走出了冷家,也走出了府衙。

    直到他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倚华才小心翼翼放开抱住冷澄胳膊的手,担忧地问:“冷木头,你到底怎么了?”

    冷澄理都不理她,径直走到书房里把门一关。看到一桌子的书籍纸墨,昔日觉得清新可亲,这时只觉扰人不堪。他提笔想写什么东西,却又不知道写什么。墨水从笔尖滴到纸上,瞬间就把白纸染黑了一块。冯之峻的话在他头脑里回荡:“钦差……勾结……恨屋及乌……破家……。”明明眼前只是一个大大的黑色墨点,他却仿佛看到了地狱中的小鬼穿着明黄色的衣服,要用镣铐把他铐走,要把倚华、卿远和绎如从他身边夺走。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他一挥手,就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听着杂乱的声响响彻书房。

    倚华在外边叫:“冷木头,你给我开门!你到底怎么回事,阴阳怪气的,你看不顺眼的人都被你赶走了,你还有什么气不顺的?我又没招惹你。”

    冷澄颓然坐到椅子上:“倚华,我不想开门。”

    门外的声音停了一会儿才响起来,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为什么?”

    冷澄不知道应该如何措辞:“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一声“好”低低地从门缝里溜过来,想也不用想那离去的脚步必定是沉重的,只是冷澄不知道该如何挽留。

    几年的京城浮华曾让他自得不已,这几年在边疆的生活,让他清醒,也让他陷入另一种形式的沉沦。众望所归,一呼百应,他可以做想做的事,不需要在觥筹交错的场合虚假地微笑,也不需要满心算计地面对一个又一个心怀叵测的人。

    若不是冯之峻的到来,他也许会忘了,在这官场上,最多的还是当年跟高踩低的“酒肉朋友“,而不是像胡副将这样的实在人。冯之峻的恶意让当年的他厌恶,让现在的他痛恨而恐惧。

    他不想再失去,也不愿再失去了。乡亲们会跟他打招呼的镇州,有胡副将和小谢在的边军,与他琴瑟和谐的倚华,被王二嫂带大的卿远和绎如,这些东西都交织成一张蜜糖网,把他笼在里面,还让他时不时舔口蜜糖,对这张网下的生活更加依恋。

    这就是他的天下,他不能离开,也不想离开。当年冯之峻的告密逼他出走京城。他可以一笑而过。但如今,冯之峻若还在借着镇州做文章,把他的家人都拉下水……他绝对不可以容忍。

    书房里瞬间静的可怕,冷澄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不安地起伏。窗外的天气晴美。阳光大摇大摆地照进来,照得一地狼藉可悲又可怜。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蹲下身去想把东西捡起来,却听到倚华的声音幽幽地钻进来:“你静完了没?”

    冷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缄默以对。

    倚华语气里带着试探:“你不说话?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静完了啊?”

    冷澄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出一个“没“字或“不”字。

    倚华在外面闲闲地说:“所以呐,静完了就过来,把门给我开开。”

    冷澄犹豫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站起来准备去开门,没想到刚迈出一步。脚下没注意,被刚才掉了一地的东西结结实实绊了个跟头,趴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本来想惨叫为面子硬生生忍住了。

    倚华听出声音不对,但没多想:“不给开就不给开。你摔什么东西啊,还挺用力!”

    冷澄一边试图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气若游丝”:“我——没——摔——东——西。”

    倚华不信:“没摔东西屋里这么大声……诶,你声音不对啊?”她开始使劲拍门:“你怎么了你,冷木头?”

    冷澄挣扎地爬起来:“书房门本就不结实,你别拍了成不成?等我起来再给你开。”

    他勉为其难地开了门,呈现在任倚华面前的就是一瘸一拐的冷木头。和散了一地的笔墨纸砚。

    任倚华关切地把他拉过来“检查”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大碍后像对小孩子一样给他拍了拍灰,埋怨道:“刚才怎么回事?平地摔了?”

    冷澄觉得自己有点丢人,气势都矮了一截:“没事,就是被绊了一跤。”

    倚华横了他一眼:“说吧,怎么回事?”

    冷澄装傻:“什么怎么回事?”

    倚华伸手想揪他耳朵。看看他身上还穿着官服,于是作罢:“少跟我装傻,没事,没事你干嘛发那么大邪火?不光跟那扫帚星发,跟我也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冷澄垂下眼:“就是被那扫帚星的话惹急了,回来摔摔东西而已。谁还没有发脾气的时候?你就别问了。”

    倚华听这话就不乐意,刚要跳脚起来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就被冷澄按住了。冷澄只是怔怔看着她,问了一句话:“你说,我们在镇州的太平日子,还能过多久呢?”

    倚华一惊:“冷木头,你魔怔了?”

    冷澄摇了摇头,神情恍惚:“你说得对,这世上处处是战场,逃不开的,我们谁都逃不开的……。”

    倚华见他神色不属,眼睛里隐隐带点忧郁出来,心里断定是一时什么没想开,被“心魔”困住了。当机立断就推了他一把,大声喝问道:“冷子澈,你糊涂了吗?”

    冷澄往后踉跄了两步,还是迷迷茫茫:“是啊,我糊涂,你聪明,可这有什么用呢?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我们是一家人,无论是成家、破家还不是一块……。”

    倚华啐他一口:“我看你是痰迷了心了,瞎念叨些什么?”

    冷澄抹抹脸上溅上的口水,都没顾得嫌弃:“什么瞎念叨,还是你以前说得对,勿临渴而掘井,宜未雨而绸缪。我看我也得早作准备了,万一出什么事也得先把你们托付安置好。”

    倚华气极,觉得不来点狠得是不行了。当下就拔了手上的扳指,迅速扇了他一耳光,扇得他晕头转向。正在他捂脸,万分委屈地看她的时候,又朝他剩下半张脸“啪”地来了一记。

    冷澄连挨两记耳光,都不知道该捂那面了,只能惊异地看着气势汹汹的任倚华。

    任倚华冷笑道:“你怕了?”

    冷澄眼神瞬间凌厉起来,紧闭双唇,不吐一个字。

    倚华的语气越发肯定:“你怕了。”

    冷澄强撑着解释:“没有。”

    倚华冷哼一声,指了指地下躺着的,盛着墨水的砚台:“捡起来。”

    冷澄鬼使神差地去捡了,老老实实递到任倚华手里,却被塞回来:“拿着,给我好好照照你的样子。”

    冷澄定睛一看,墨水映出一张虚弱而苍白的脸。

    倚华转身离去,临走扔下一句话:“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更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怕的。当年那扫帚星都没能翻起什么风浪,现在又能起多大的作用?与其为他害怕,不如多想想你自己。冷子澈,任倚华当年嫁的,是顶天立地的男子,不是听风就是雨的缩头乌龟!”

    冷澄突然出声:“倚华……。”

    倚华的脚步停了停,背影定出几分希冀来。

    冷澄缓缓说出:“今时,不同往日了。”

    倚华的身影晃了晃:“今时的确不同往日,可人不会说变就变。冷子澈,你当年的意气都哪儿去了?在镇州这几年就饭吃掉了?”

    冷澄喃喃自语,语气越来越激动:“我不想重蹈覆辙了。离开自己好好的家,到新的地方重新开始,想想就头疼……这里很好啊,百姓也好,衙门里上下关系也过得去,你、娘和孩子们过得都好……万一再被贬,又是一通折磨……不想再折腾了,烦,真他奶奶的烦!”

    倚华已经听不下去了,她狠狠咬了咬嘴唇,扔出硬邦邦的四个字来:“杞人忧天!”

    她正要大步离去,却被赶上来的冷澄一把拉住。她愤怒地回头,却迎上了温热的怀抱。

    冷澄不管不顾地吻了上去,动作粗鲁,带着几分发泄的意味。倚华一开始还是想推开他,手都揪上了他的衣襟,想了想还是放下来。她直愣愣地看着面前疯狂掠夺的人,心里翻腾着心疼。

    不知过了多久,冷澄才结束了这个不知所谓的吻,放了手,看着她无地自容:“倚华,我……。”

    倚华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的血,笑着对面前的人说:“你知道吗?刚才我还想着,要不要再给你一耳光,现在——,不必了。”

    “没用的男人,连被打醒的资格都没有。就这么算了吧,免得,疼了我的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