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且看西风离东风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且看西风离东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好气的冷澄还在衙门里继续憋屈着,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

    他一脸生人勿近,众下属都不敢随便搭话,只有张同知忍不住要说这说那:“冷大人,明儿个可就是钦差大人离境的日子了,怎么这些天都没见他过来?”

    冷澄懒得说话,只是含糊道:“钦差大人事务繁忙,大概有其他安排。”

    张同知若有所思:“其他安排?”

    冷澄看了一眼张同知,语气不冷不热:“张大人似乎对冯郎中很感兴趣。”

    张同知不大情愿地笑了两声:“在下是大人的副手,理应替大人分忧,钦差身负皇命,我们镇州府可不能慢待了他。”

    冷澄只是低头看文书,顺口敷衍:“的确如此,不过钦差有自己的事,我们也不好拦着。明天我们恭恭敬敬依礼相送也就是了。”

    张同知不置可否,悄然退了出去,走出门外,抬头望着天边的夕阳,皱了皱眉头。

    他信步走回去,进了书房,提起笔写了几个字,又不耐烦地将纸揉成一团。

    自言自语了一句:“折子什么的,还是明天送完了人再说吧。”

    与此同时,冷澄也坐在空无一人的主簿房里,想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

    他自顾自地磨了墨,刚要拿笔蘸上,就撂下了笔管,自嘲道:“你忘了你是怎么到镇州来的了?想要先告状也不看看皇上信不信你。”

    冯之峻在客栈里咬牙切齿,身旁跟来的仆人凑趣道:“大人何苦这样生气?要我说,明天趁他来要他命。您是钦差,直接就王命旗牌把他拿下,定个罪名拿尚方宝剑把他给斩了!”

    冯之峻登时大怒:“我怎么就带了你这个蠢货上路!什么王命旗牌,尚方宝剑,那些东西我有吗?有吗?啊?再说这是西北,不是京城。就算我有这些东西,在这儿用了。动摇了军心民心,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这话刚出口,就听见另外一个老成的随从舒了一口气:“看来大人还没被气坏脑袋,甚好甚好。”

    冯之峻瞥了他一眼:“那当然。本大人又不傻。”

    那随从劝道:“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人且忍这口气,等到回京再告御状也不迟,只是这告状……。”

    冯之峻挑挑眉:“嗯?”

    那随从继续往下说:“这告状也有告状的法子。在下知道大人受了天大的委屈,但大人在回禀皇上的话里,可不能总说委屈。”

    冯之峻不大耐烦:“明白,明白,皇上肯定不爱听臣下诉苦,我只说冷澄与军队勾结,目中无人。对我态度不敬就好。”

    那随从高深莫测地摇摇头:“可这委屈,说得太少也不行。”

    冯之峻越听越烦:“说得多不行,说的少不行,到底怎么样算行?”

    随从一脸经验丰富的样子:“在下听过一句话,说是下官侍奉上官。就好比小老婆伺候老爷。该强的时候强,该弱的时候就得弱。大人见过小妾撒娇么?就是那个样子,先得梨花带雨地说别人不对,再哭哭啼啼说我这都是为了老爷好啊,最后才是我受了什么苦,吃了什么罪,再强调一遍这都是为了您啊。所以。这委屈得最后说,而且要说的适当得体,最好能举出点细节当例子就更好了。”

    冯之峻这时候倒来了骨气:“男子汉大丈夫,岂能用妾妇之道以媚上?”

    随从嘿嘿地笑了两声:“大人这句话就偏颇了,管他什么道,能用上就是好道。再说。这又有句俗话好了,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啊。”

    冯之峻看向窗外的天空,近黄昏的时节,天色灰的不可思议。包裹住间或飞过的几只乌鸦,显得分外的凝重而悲凉。

    冷澄在主簿房里枯坐许久,正在犹豫要不要回家的时候,张叔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大人,您快回去吧,夫人一气之下走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冷澄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她就这么走了,扔下一大家子人,连句话都没留?”

    张叔大喘气:“那倒没有。听王二嫂回来说,夫人打算去香菡那儿散心去了,顺便留在那儿陪陪她。可夫人走了,家里没主事的了,大家不放心,就叫我来找您回来压场子。”

    冷澄一头雾水:“谁招她了?说散心就散心,晚上都不回来?香菡用人陪,卿远他们就不用人陪?胡闹!”

    张叔按按胸口,给自己顺气:“大人,说句公道话,不是你先招她的吗?”

    冷澄怒道:“什么?我这几天都没回去,怎么又成了我招她?”

    张叔头疼不已:“诶呦,大人诶。她是你媳妇,你是她丈夫。你说丈夫成天不回去,哪家的媳妇能高兴?夫人今天才开始闹,已经算不错的了。”

    冷澄自觉理亏:“我是住在衙门,又不是去什么别的地方……我公务繁忙!”

    张叔解释道:“是,您公务繁忙。晚上回不来至少中午得回来吃点饭吧,衙门和家都没几步路的距离,你就是不露面,你让夫人怎么想?再说……。”张叔偷偷瞅一眼白的发亮的纸和没翻开的簿册:“您真的公务繁忙吗?”

    被看穿的冷澄无计可施:“你说,她走之前说了什么?”

    张叔嗫嚅道:“说……这个家里变天了,怎么没人跟她说一声?”

    冷澄烦躁不已:“变天是什么意思?她又想干什么?”

    张叔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那……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您回去问王二嫂吧。”

    冷澄似有所悟:“她……跟大家吵架了?”

    张叔先点点头,然后又惶恐地摇摇头。

    冷澄一声叹息:“看来我这次真的把她得罪狠了,连不相干的人都连累了。她走的时候带上什么没有?”

    张叔努力想想:“好像没什么……就看见夫人披着个披风,气呼呼地走了。手上没什么,头上的首饰也没带齐。”

    冷澄总算能坐下了:“还好还好,这只是生一时的气,还没打算长住。算了,张叔你回去跟大家说一声,我先去香菡那儿把她接回来。”

    张叔高兴地应了一声。可走到门口又往回走了走:“可看夫人的样子,今天不一定能跟着回来啊。大人你……你得做好碰一鼻子灰的思想准备。”

    冷澄苦笑道:“她回不回来,我今天也得去试试。她那么霸道、好面子的人,要是我今天不去。等到明天后天,她还不定整出什么主意对付我呢。再说,她什么都不带,住别人家,想来也不舒服。既是我跟她闹不起,老老实实认输就罢了。”

    张叔眼中全是同情:“大人,你真不容易。”

    冷澄自嘲道:“张叔你今儿个知道我不容易,等明天家里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就知道还有谁不容易了……话说,我娘应该还不知道这事儿吧?”

    张叔打包票:“不知道。不知道,安人这几天懒得出屋,饭菜都是送过去的。她耳朵又不大好,根本没听到吵架声。”

    冷澄笑道:“那还成,我亡羊补牢。还有机会。就是不知道那离家出走的人,给不给我这机会。”

    倚华本来生了一肚子气,要和香菡好好诉苦,可见香菡欢天喜地地迎出来,反而说不出什么了。

    香菡仔细看了一圈,问:“怎么没见大人呢?卿远和绎如呢?”倚华佯装生气:“怎么?他们不来就不想见我了?”

    香菡抿唇一笑:“哪能呢,只不过看夫人你一个人出来。有点奇怪罢了。”她眨了两下眼睛,带点调皮的语气:“跟大人吵架了?”

    倚华打肿脸充胖子:“没有,只不过他最近公务又繁忙了,我一个人在家待着有点无聊,就来看看你。”

    香菡自打出阁后也成熟了些,不似以前好骗。她瞅了瞅天色,再看看倚华的表情,当下就明白了大概。她知道倚华好面子,也不说破,只是点点头。就拉着她进了屋子。

    倚华进了门就留意着香菡家里的布置。床上的青布帐子低低地垂着,上面的鸳鸯低首并肩,仿若游在碧波之中。床对面即是倚华买给她的梳妆台,镜子明明亮亮,没有半点残脂剩粉。首饰盒子也是锁上的。梳妆台前放着一对矮凳,上面放了软软的垫子,凳脚包了旧布。香菡拖了把正堂的椅子过来,又取了矮凳上的垫子,铺好了才请倚华坐下,自己就坐在另外一个矮凳上,与倚华对面谈天。

    倚华又认真地看了看房里其他的地方,发现墙上有把带鞘的剑,虽然是肃杀之物,可因为在鞘上挂了个同心结,平白显出几分温柔旖旎来。倚华笑着指剑:“这是小谢要挂的?”

    香菡笑道:“可不是么?我说不吉利,他偏要这样,说什么辟邪、能吓住人。要真有贼人进了门,还能防身。我拗不过他,就让他挂了。他最近也不怎么回来,这把剑左看右看都觉得不好看,我就做了个同心结系在剑把上,也好让我看着顺心。”

    倚华摸一把身下的垫子:“我们香菡自打出嫁后,越发的贤良了。瞧瞧这屋里的东西,哪一样不是收拾的停停当当的。这么会过日子的田螺姑娘,给了小谢那小子,真是便宜他了。”

    香菡不好意思:“反正自己在家也没什么事,就擦擦洗洗,图个干净省事罢了,也没辛苦到哪里去。再说,就这些讲究,还是跟夫人的时候学来的。”

    倚华扑哧一声笑出来:“我那也是年轻时候落下的毛病,现在也折腾不起来了。不说别的,就说这镜子,我今天梳妆打扮的时候,手一抖,眉笔就在上面划了一道。正要擦的时候,卿远那小子又来闹我,都没顾得上就跑出去了,估计今晚上那道子还在镜子上趴着呢。”

    香菡听得她语气诙谐,自己的心情也越发放得开:“夫人都有两个孩子了,自然不用在这些细枝末节上讲究。我们毕竟成亲不久,有些事还是注意注意好。夫人,我有件事想向你请教请教,你说这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小谢在外面折腾一天回来倒头就睡,脸也不洗脚也不洗,你说他两句他就哼哼唧唧跟你急。真是的,也不嫌脏……还好咱们大人不这样。”

    倚华乐不可支:“前一句话你说对了,他们男人就是这样,包括冷澄他也是这样。你觉得他好,那是因为你进来的毕竟晚了一步。想当年家里只有我们几个的时候,他那个样子,说不定还不如小谢。不洗不刷不脱衣服,上来劲儿连鞋都不蹬。你推他,他装不知道。你骂他,他装没听见。你气急了要把他踹下床去,他就嫌你无理取闹。”

    香菡有点吃惊:“大人曾经……也是这样的?”

    倚华重重颔首。

    香菡得知真相时一脸沮丧,但随后眼睛又亮了起来:“那夫人是怎么把大人……嗯,管教成如今这个样子的?”

    倚华语重心长:“还能怎么样?跟他没完没了呗。他不是怕麻烦嘛,我告诉你,只要让他觉得得罪你,比洗洗涮涮还麻烦好几倍,这事儿就成了。使眼色,说酸话,时不时不让他上床睡觉,只要你能坚持个几天,他迟早得乖乖认账。”

    香菡受了鼓励,越发燃起斗志:“我说小谢怎么总也改不了,原来是我太好说话,他一嘟囔,我就放过他了,下回他再回来,我一准得给他扳过来。”

    倚华看着香菡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由得有点好笑:“好了好了,年轻夫妇恩恩爱爱,蜜里调油多好。这把他扳过来也不急于这一时,别计较那么多,等他回来,你们还是开开心心地比较好,你说是不是?”

    香菡不大以为然:“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要是不把他这毛病改了,我可开心不起来。”

    倚华笑道:“果然是年轻人,开口就是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罢了罢了,你要调教他我也不好拦着,不过事儿也别做的太绝。你们夫妻一体,犯不着非要争出个高下来。”

    香菡嘀咕道:“夫人你以前说过的,这家里的事儿,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家里就我们两个,我要是不把他制住,更得被他欺负。”

    倚华笑骂道:“你就不能学点好?非学这些。你们情投意合,知根知底的,非要学我们这互相怀疑,心存芥蒂的?”

    香菡小声反驳:“可我看你们过得也挺好的。”

    倚华不自觉地用指甲刮了刮桌面,没刮出灰来欣慰地点点头:“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各家有各家的好法。小谢又不是大人那种人,就算想压住他你也得慢慢来才对。”

    香菡重燃希望:“那夫人是答应我,帮我……收拾他了?”

    倚华眼波流转:“没到收拾那么严重,至于帮这个问题,不帮你难道帮他?他算我什么人?”

    香菡兴奋道:“就是,夫人从来都是跟我们一路的,可惜……朗云姐和绯烟、碧罗她们都不在这里了,要不然还能更热闹。”

    倚华笑道:“要她们都在这里做什么?帮你欺负小谢?”

    香菡嘟囔道:“总归有自己姐妹在,更安心点。”

    倚华呆呆地重复一句:“是啊,更安心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