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时代 > 第25章

第2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阎龙一听,心中狂喜,刚准备答应的时候,才发现张凡这话是对着东沧海说的。于是尽管阎龙再不情愿,也只能够松开箍住东沧海的胳膊。

    东沧海转过身,他有些意外的看了张凡一眼,虽然跟这个人接触不多,但对方不喜欢惹事找麻烦的性格,倒还是了解了大半。

    他没想到这个时候张凡会为自己出头,所以有些迟疑。

    如果回到六人间,必然要面对阎龙,应付这个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但如果跟张凡走,可能遇到的麻烦会更大。

    虽然刚刚得到的消息,张凡并不修炼采补功法,但他会不会看上了自己别的东西,从而杀人夺宝?

    但这个犹豫,也不过就只是半秒不到的时间,东沧海就做出了决定——与其被阎龙强x,倒不如冒险跟张凡走一趟,哪怕对方真的图谋不轨,但自己至少可以选择有尊严的决斗,而不是被人按在身下爆菊。

    “当然了,如果现金不够,我可以贷款,或者想办法赊账。”东沧海微笑着说,跨进电梯,按下关门按钮。

    阎龙一脸不甘,但也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合上,自己看中的人被张凡带走。

    阎龙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张凡的对手,和他抢东西,不会有好下场。

    电梯继续上行,张凡忽然笑了笑:“你胆子倒是大,敢跟我一起走,不怕吗?”

    东沧海心中有着一种说不明的轻松:“没什么好怕的,反正不会被先奸后杀,最多被杀人夺宝而已。”

    张凡微微扭脸,从电梯门的镜子中看着身侧的那个青年,觉得他很有意思。

    “不过我想,我身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动手的。”东沧海说,“才练气一层,不值当。”

    于是张凡就笑了,他笑起来倒是半点都不阴沉,反而显得有些温柔。

    叮咚!

    电梯抵达十八层,张凡率先走出电梯,东沧海就跟在他身后。

    这里的走廊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周围的灯光非常柔和,装修自是极尽奢华,关键是人少,而且没有一些让东沧海不适和尴尬的声音。

    一层楼只有三个房门,张凡走到靠最里面的那个房门前,摸出荷包中的房卡,刷了一下后,率先走进去。

    东沧海跟在后面,没有半点犹豫的也跨入了房间。

    在他跨入房间的刹那,房门在他背后关闭,但东沧海很清楚,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好犹豫或者退缩的。

    房间比东沧海想象的要大很多,客厅和里间分开,还有一个办公室,外带超大的几乎和一个小型游泳池没什么区别的浴池。

    客厅里摆放着欧式真皮沙发,墙壁上除了电视外,还挂着几张名画,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仿造的。

    书房中的书桌很大,书柜上没有任何书籍,不过周围有植物点缀,显得生机勃勃。

    至于睡房中的那张大床,摆在整个房间中央,床旁是巨大的落地窗,站在窗边看去,看得见整个锦城的市景。

    “我以为这里已经离开了锦城。”东沧海说。

    张凡给自己到了杯水,喝了一口,只简单的蹦出两个字:“没有。”

    东沧海自己思索了一下,张凡这话的意思,是这座酒店并没有离开锦城,他在锦城生活了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这样的酒店,甚至连见都没见过。

    看样子应该只是被人下了禁制,普通人看不到而已。

    不过这些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东沧海看够了夜景后,转过身诚心对张凡说:“多谢你今天帮我,也没什么能够报答的。”

    张凡没什么表示,他上下打量了东沧海一眼,然后说:“你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我可以给你点摆脱阎龙的建议,但我要索取报酬。”

    东沧海干脆答应:“好!”

    好字出口后,东沧海忽然有些后悔,如果张凡的报酬是以身相许呢?

    东沧海在心中衡量了一阵子,但看外表的话……就算是以身相许,也比被阎龙盯上好吧。

    “我要你包里所有的厉鬼。”张凡指了指东沧海的背包。

    东沧海立刻就把自己包里所有装鬼的玻璃瓶子送到了张凡面前,他在卧室,玻璃瓶子就倒在床上,十多个小瓶子咕噜噜滚了一床。

    张凡仔细的检查过那些小瓶子,一一收好后,才说:“东西我收下了,现在我帮你看看你的背包。”

    东沧海就提起背包的底部,将包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倒出来。

    张凡微微躬身,从床上拿起那些奇怪的东西。

    “这是?”张凡的手里拿着一个玻璃球,放在灯下看了看。

    “这是我做的干冰球。”东沧海解释,“里面加了……”

    一句话尚未说完,那干冰球就被张凡丢入垃圾桶,碰的一声,玻璃裂开,房间中立刻充斥着白雾和臭气。

    张凡微微蹙眉,看向东沧海。

    东沧海不好意思:“里面加了硫醇……”

    “没什么用。”张凡说,“这东西连练气六层的修士视听都混乱不了,全扔了。”

    “全?全扔了?”东沧海有些不舍,这花了他不少力气。

    张凡将床上那四五个干冰球扔到了垃圾桶里,一时间房间里白雾缭绕,臭气熏天。

    “你的背包空间不大,最好还是带上一些用得上的东西。”张凡面无表情,指着另外一个东西问,“这什么?枪?”

    “是我自己设计改装的手-枪,可以用打液氮弹。”东沧海说,“张哥你帮我看看,那张加强符,能够用在这上面吗?”

    张凡就拿起那枪认真看了看,甚至把它拆卸了一遍后,才点头称赞:“这东西还不错,可以留着。你学理科的?”

    “嗯,工业制造。”东沧海心中有点小得意,因为在这一刻,他看得见张凡眼中的赞赏之色。

    “饲虫丸喂你的情蛛并不是很好,这中低等饲虫丸,喂不出情丝的。”张凡顺手把那一瓶饲虫丸也扔进了垃圾桶,但过了一会儿就把它捡起来,扔到东沧海手里,“明天晚上可以把这个东西拿到交易场,卖点钱。”

    东沧海就把这东西放到一边。

    “□□卡是个好东西,你最好贴身收好,不要放在背包里。”张凡拿起那张金色的卡片,顺手就把卡片插在东沧海贴身衬衫的荷包里。

    东沧海觉得自己胸部的敏感部位被对方的手指轻轻擦了一下,有些不适。

    他偷偷看了张凡一眼,对方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又去看其它的东西了,应该只是粗心无意间碰到的,或许对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碰了什么。

    “隐匿阵旗……”张凡拿着那几个小旗子,想了想,摇头说:“这东西不行……困不住练气六层的修士,也瞒不住他们的眼睛,你需要一个更高级一点的阵法。”

    张凡一一检查过东沧海的那些东西,无用的丢掉,可以变卖的放在一旁,另外有价值留下的,就塞回背包。

    东沧海的背包顿时腾出不少位置。

    “你的修为太低,短时间内提升是不可能的。我这里的法宝,你根本用不了。明天我可以陪你去逛逛其他的摊子,有适合你的,可以挑了买下来。”张凡将那些东西全部看完后,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窗边说。

    “好!可是……可是我担心钱不够……”东沧海最担忧的是这个,“毕竟……那些东西都挺贵的。”

    张凡嗯了一声,点点头,想了想,说:“你可以制些符箓卖钱,这也是个修炼的好路子。”

    “为什么?”东沧海不解,制作符箓和修炼,有什么关联吗?

    张凡回过头,看了东沧海一眼,淡淡的说:“你不是……不想随便跟别人上床吗?”

    东沧海感到有些尴尬,他被人当面说到这个问题,脸上有些发红,感到比较窘迫。

    “处男?”张凡问。

    “算……算是……算是吧……”东沧海半点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但还是故作经验老到的笑谈,“如果五姑娘不介意的话就是。”

    张凡瞟了东沧海一眼,那个年轻人坐在床沿上,脸一直红到脖子根,明明很害羞,却还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张凡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又给了面红耳赤的东沧海其它的建议:“你的那本《道法》书,后面附带有一些小法术,你可以把它抄下来卖钱,也是不错的选择。”

    “哦……”东沧海起身,拿起自己的书,走到书房里,在书桌前坐下,开始抄书。

    他才抄了没两行,就听见啪的一声,自己面前被甩了一打空白的符纸,和一根毛笔。

    东沧海这才想起来张凡说过要制作符箓去卖的事情。

    “你刚刚问我为什么制作符箓是个好路子,我现在解释给你听。你的修为比较低下,但制作符箓对于制作者的修为要求并不那么严格,练气一层的修士,也能够制作出威力等同于四层修士的攻击符箓。你可以把这些符箓卖掉,以换取一些你需要的材料或者别的有助于修炼的东西。”

    张凡站在书桌边,一边看着东沧海抄书,一边说。

    东沧海就先丢开那些小法术,而是根据张凡丢过来的那些符箓样本,开始在空白符纸上画符。

    符箓要注入灵气,一气呵成,图案复杂,又十分别扭,东沧海试了几次,不是灵力过大将符纸毁掉,就是灵力不够无法完成,都没有成功。

    张凡抱着胳膊,在一旁看东沧海画符,在看他认真的一遍又一遍的尝试的时候,嘴角忍不住微微上翘。

    在又一张符纸报废后,张凡拍了拍东沧海的肩膀:“我教你。”

    东沧海就要起身,但被张凡按在椅子上。

    张凡一只手握住东沧海拿笔的手,另外一只手就按在他的椅子上,几乎将他半抱在怀里。

    “你不要贪多,慢慢来比较好。”张凡将自己身上的灵气,一点点注入东沧海的手中,再从手中流转到笔尖。

    笔锋在符纸上轻轻滑动,发出沙沙的声音,东沧海第一次接受旁人的灵力,尽管只是在手心指尖流转,但那种感觉却非常奇妙,有一种两人心灵贴合的感觉。

    于是他忍不住微微侧头,朝着离自己很近的人看去。

    那人的面容刚毅,轮廓分明,不苟言笑的样子沉稳可靠,让人感觉很安心。

    而偶尔路出的无意识的微笑,又显得很温柔。

    “张哥?”东沧海小声问。

    “嗯?”张凡正在认真画符,声音显得非常低沉,回话也带着一丝漫不经心。

    “你为什么要帮我?”东沧海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尽管张凡说是为了交易那些厉鬼,但东沧海不是傻子,对方这样倾囊相授,几只厉鬼根本不值那个价钱。

    张凡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一直专注的将一个初级火弹符画完,然后才直起身,淡淡的说:“看你顺眼。”

    东沧海就没在问了,他刚刚感受到灵气的运转,找到了一些画符的感觉,于是再次提笔画符。

    等到一个同样的初级火弹符画完,东沧海已经累的筋疲力竭,感觉浑身灵力尽失。他朝后坐,发现张凡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抱着本书,正站在离自己不远处。

    不期然间,张凡抬头,两人四目相交。

    东沧海觉得没来由的,心跳漏了半拍,他忽然神差鬼使的问:“你对我用了惑心术?”

    张凡一怔,过了一会儿后,终于反应过来,他合上书,走上几步,来到东沧海的面前,看着坐在椅子上,明显发觉说错话的青年。

    那人的神色慌乱,还带着一丝惶恐和害怕。

    张凡很清楚对方在怕什么,他一只手按在椅背上,另一只按在书桌上,深邃的黑色眼眸盯着对方那琥珀色的眼睛。

    在这一刻,张凡完全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紧张和局促。

    “没有。”张凡平静的说,东沧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两人就以这种姿势,大眼瞪小眼。

    过了一会儿,张凡开口,声音依旧很平静,听不出半点波澜,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东沧海的双眸:“虽然我不靠采补术修行,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不反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修真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绍兴十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绍兴十一并收藏修真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