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时代 > 第41章

第4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道士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漠的笑容,他的袖袍挥动,数道白光浮现,在空中幻化成一个巨剑的样子,朝着三人砍來。

    和尚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全身灵力都灌注在胸前的那颗光滑洁白的圆珠上,随着他的灵力不断涌入圆珠,那珠子浮现在和尚的头顶,发出阵阵金光,将三人罩在其间。

    而同一时刻,东沧海手中的龟壳盾也丢了出去,一片龟壳化为四枚,在金罩外面旋转。

    嗡!一声巨响,白色巨剑斩在那龟壳上,龟壳变如同纸片一样被轻易的撕开,跌落在地。

    巨剑去势不止,一直砍到金罩上。

    就在这个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金罩和巨剑相撞的地方,忽然发出数道金色的光弧,仿佛丝线一般,将其缠绕,竟阻挡了那巨剑的斩势。

    那道士在外轻轻咦了一下,显然对于一个练气九层的和尚,祭出的护盾竟然能够挡住自己符宝感到有些意外:“竟然有筑基期高僧的舍利子?”

    尽管意外,但道士并没有露出惊骇之色,他的手朝着怀里摸去,显然是想要找什么更厉害的法宝来击破和尚的护罩。

    “快!我的金罡罩顶不了多长时间!”明月心着急起来,朝着张凡说。

    张凡和东沧海互望一眼,两人同时祭出自己的宝物。

    鬼道和魂器同时呼啸着飞出金罩之外,鬼雾朝着道士涌去,其中的厉鬼张开嘴,朝着道士咬去。

    道士的眼中露出杀气,他的手在怀里一拍,一片蓝蒙蒙的光雾出现在他周身,挡住了这些厉鬼的吞噬。

    东沧海和张凡同时催动武器,张凡犹可,东沧海只觉得自己浑身的灵力如同放闸的洪水一般,朝着魂器涌去,本来被道士制住的厉鬼,猛然变大数分,张开口,疯狂的吞噬者那蓝蒙蒙的光雾。

    眼看那光雾在厉鬼的吞噬下,渐渐变得暗淡,但道士一声大喝,一个蓝色的玻璃小瓶被他捏在手中,一口灌了下去。

    光雾和那白色的巨剑猛然大涨,噗的一声,和尚金罡罩就此破裂,而东沧海的魂器在半空中裂开,就此报废。

    张凡见势不妙,赶紧召回自己的鬼道,但还是慢了片刻,那道士一伸手,食指和拇指轻易就抓住了刀刃,两根手指轻轻一撮,历经数年耗费心血收集了五十个厉鬼,才炼制的鬼刀,就此被搓成了飞灰。

    三个人脸色大变,张凡当机立断,朝着一旁闪去,东沧海和张凡心意相通,他朝着张凡相反的方向逃窜,而早知不妙的和尚,也脚底抹油,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

    道士昂然而立,冷笑一声:“都去死!”

    他的脚步微抬,运起缩地术,伸出手朝着东沧海的背心抓去。

    就在道士的手碰到东沧海的背心,想要一把抓出他心脏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改变了主意,似乎舍不得杀死眼前的人一般,竟稍稍缩回了点手,只是将他的衣衫抓破,留了一个手印。

    张凡见机极快,趁机出手,无数道符箓尽数砸在那道士的后背上。

    道士回过头,面对张凡的时候,他就没有这种感觉了,毫不犹豫的出手。

    噗!

    一道血光飞溅在阅览室内,张凡用尽自己练气顶层的修为,祭出鬼符护罩,也没能挡住这犹如幽冥鬼爪一般的一抓。

    他单膝跪在地上,满头是汗,单手捂住心脏处。

    心口一阵剧烈疼痛传来,他苦练百年,才能够在刚刚那最关键的一刻,避开自己的心脏。

    但肺部受损严重,血从他的喉咙中冒出,不断的往外涌。

    “凡哥!”东沧海失声叫了出来,他冲到张凡面前,将其捞起,图书馆内已经密密麻麻尽是蛛网,道士知道自己舍不得对东沧海下杀手定然是中了某种类似*的东西,不过他也不急在这一时。

    一出手,练气十二层都不是对手,何况其它人呢?道士在这一刻,有些享受这种杀戮的快感,他大跨步的走向前去,只一瞬,就来到了和尚面前。

    道士的鬼爪再一次伸出:“轮到你了!”

    道士没有半点犹豫和怜悯,但随即,一阵剧痛传来,道士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尚停留在半空中的手掌。

    手掌中间有个小洞,正汩汩的往外冒血,而他面前的和尚,嘴角带着一丝志在必得的笑,一根手指伸出,指尖泛出微微红光。

    “血钻指!!”道士忍不住低叫了一声,自己看走了眼,在这个地方,原来最危险的,是这个练气九层的和尚!

    “没错,就是梵天血钻!”和尚的手指再次一指,全身的灵力关注在指尖,那指尖泛出红色的妖异光芒,妖光绽放,竟如同一颗血莲,开在他的指尖一般。

    嗖得一声,红色妖莲化为一枚血钻,再次朝着那道士射去。

    “凡哥,梵天血钻是什么?”那和尚与道士的争斗,给了张凡和东沧海一些喘息的时间,张凡拿出自己背包里的红药水喝下,恢复气血。而东沧海则守在他身边,帮其护法。

    张凡轻轻吐出一口气,缓缓站起,他受的伤虽然重,但并未伤及要害,又在红药水的帮助下,迅速的恢复着体力。

    “那是一种秘法,它是集全身力量和所有修为,灌注在一点,犹如一颗血钻飞射一样,击穿敌人。因为这种秘术难以修炼,且必须要结丹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够使出。”

    “你是说……那和尚是结丹期修士?这不可能!地球上有结丹期修士吗?”东沧海根本不敢相信。

    “当然不可能是结丹期……”张凡说,“如果是,他早就动手了,根本不需要在我们面前示弱。”

    两人说的话很自然的就传到了道士耳中,道士一开始看到血钻吓了一跳,但这个时候冷静下来倒也不再慌张。

    他再次扬手,蓝蒙蒙的光雾出现在他周围,那血莲化成的血钻刺入光幕,却根本无法再前进半点。

    和尚双手合十,朝前催动血钻,而道士的嘴角只是露出轻蔑地笑。

    他冷哼了一声,蓝蒙蒙的光幕猛然收缩,将那枚血钻包裹其中,而道士在虚空中一抓,一只巨大的鬼手浮现在天花板上,朝着和尚的头顶而来。

    就在这一刻,东沧海和张凡再次出手,两人同时丢出数道符箓,东沧海数道冰锥朝着没有防护的道士射去,而张凡则数道火球,亦跟着上。

    那道士一办身体前浮现出冰锥,而另外一半身体前,则是漫天火球。

    仿佛冰火两重天。

    道士哼了一声,大袖一挥,将所有的符箓火球冰锥尽数甩开:“去死!”

    鬼爪猛然变大,朝着三个人的头顶抓来,仿佛捏死一只蝼蚁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喘口气的和尚,从荷包里摸出了套奇怪的玉牌:“两位道友顶片刻!”

    和尚盘膝而坐,将灵力灌注在玉牌上,东沧海和张凡两人来到和尚边,两人一起合力,撑起一道光幕。

    就在光幕撑起的瞬间,鬼爪也落下,那鬼爪抓住光幕,就好像抓住一个肥皂泡一样,东沧海和张凡浑身灵力都注入护罩之上,两人早已筋疲力竭。

    而就在这个时候,和尚周围的那一套玉牌缓缓浮起,一共是十二片玉牌,每一个玉牌上都有刻着一个时辰的名字。

    “去!”和尚口中念念有词,数道法诀打在那玉牌上,玉牌猛然变大,朝着道士飞去。

    道士哼了一声:“区区一个*阵……”

    然而那句话尚未说完,道士半空中的鬼手,竟然停滞不动了。

    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迷蒙的神色,竟不知所措的看着周围。

    东沧海被这一幕惊呆了,他回头看和尚。

    “一个有点特殊的*阵而已!”和尚淡淡的说,他双眉微垂,慢慢走入那玉牌组成的阵中。

    东沧海和张凡面面相觑,他们根本就没听说过,在这种小型阵法中,还需要施法者自己进入阵中的诡异*阵。

    只是一秒钟时间,在东沧海看来就是一秒。

    但阵中之人,却仿佛过了一世一般。

    道士在黑暗中猛然睁开眼,看到的是温柔的母亲,威严的父亲,他发现自己出生在一个小村子里,似乎有些懵懂,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

    那种感觉虽然时时刻刻萦绕着他,但却太过虚无缥缈,身边的一切才是真实的。

    襁褓中的婴儿经历了漫长的岁月,终于长大,成为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少年生活的无忧无虑,乡亲们都很和善,隔壁村庄上,还有他爱慕的女子。

    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少年的家中,忽然来了一个小沙弥。

    小沙弥清秀瘦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够吹倒,可是眼眸中,却有着村里人不一样的光芒。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轻声问那小沙弥。

    在风雪中冻得瑟瑟发抖的小沙弥小心的回答:“我叫明月心……能让我留下吗?”

    “好名字……听起来似乎有点耳熟。”少年微笑,“我们以前见过吗?”

    “大概是上辈子吧!”小沙弥的眼好似明月一般,皎洁无暇。

    从此,他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玩乐,亲密无间。

    少年早已忘记了隔壁村那曾经爱慕过的女孩,早已忘记了从出生一来,就觉得很重要的事情。

    他们的生活过的平静而安详,温馨中却带着惊心动魄的心跳。

    少年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在某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一幕。

    沙弥长长地颤抖着的睫毛,永远刻在了他心灵的最深处。

    少年以为永远都会这样生活下去,直到变老,直到死去。

    然而上天似乎在跟他做对一般,某一天,这平静的村庄闯入了一群士兵,乱世从此拉开帷幕。

    少年很清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那些士兵,但却没来由的,觉得这场景似乎有些熟悉。

    闯入村庄的士兵穿着黄色的军装,肩膀上扛着的刺刀上,挑着红日白旗。

    那些士兵抓住柔弱的和尚,剥去他的僧袍,将那脆弱的身体压在身下。

    “救我……救我……”被士兵肆意玩弄的小沙弥,含着泪水朝着一旁的少年伸出求救之手。

    早已忘却自己是谁,仿佛沉浸在梦中的少年,一腔热血冲过去,他拼死保护自己的朋友,亲人,伙伴。

    他拿起手中的扁担,夺走一名士兵手里的枪,用枪尖的刺刀,捅入敌人的胸膛。

    血光飞溅,那些士兵尽数被杀,少年扑到地上的沙弥身边,将他抱起。

    柔弱的小沙弥倒在少年的怀里微微颤抖,他窝在他的胸口。

    “都过去了,没事了!”少年说,他看得见那沙弥脸上顺着下巴滴在地上的泪珠,就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人剜了一块一样疼。

    那小沙弥缓缓抬头,看定少年,原本还垂泪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小沙弥开口,不再是少年熟悉的清脆的声音,而变成了成年男人的声音:“是的……都结束了!”

    少年感到心口一阵疼痛,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心疼怀里的人。

    但随即,那疼痛越来越大,少年发出一声怒吼,然后猛然睁开眼。

    面前,站着那面无表情的和尚,和尚的周身,闪耀着妖异的红光,红花化成朵朵血莲。

    “你……你……”

    和尚的嘴角微微上翘:“梵天轮回阵!你……死定了!”

    道士猛然想起自己是谁,自己在干什么,但已经太晚了。

    他低头看向自己胸口,胸口处,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血钻刺破,钻出一颗拇指大小的洞来。

    那是在轮回之中,错把敌人当爱人,生死不由己。

    “心?”道士还恍惚在那轮回之中,那刻骨的感觉让他难以忘怀,竟一时半刻无法跳脱。

    和尚发出一声冷笑,他伸手朝着道士的心口抓去,噗!一颗血红的跳动的东西,从道士的心口被抓出。

    “明月……心!”筑基期道士就此陨落,那轮回光影太过深刻,竟是让他出了轮回阵,居然还有一丝恍惚,面对敌人的时候,毫不防范。

    明月心一手抓着道士的心脏,一手将那轮回玉牌收起,缓缓转过身,盯着最后剩下的那两人。

    那样可怕的筑基期修士,都死在他手中。

    面前这两个炼气期……

    东沧海首先开口:“我们早就说过,无意来夺宝,天亮就会走!”

    第一缕光,照进这血腥弥漫的阅览室中。

    明月心的脸,在这光线中渐渐显得清晰,明了。

    他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双手都是血,僧袍落于地下,周身再一次开满血莲。

    “呵!见到了我的梵天轮回阵,你们以为,还能够跑得出去吗?”明月心的声音森然,“筑基期修士都死在我手中,我以练气九层的修为,敢出现在这里……就是要那东西!那东西,是我的!”

    玉牌再次浮现,在半空中微转,朝着东沧海和张凡罩来。

    而明月心的食指,亦再次闪现出妖异的红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修真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绍兴十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绍兴十一并收藏修真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