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六十一章:新婚之夜

第六十一章:新婚之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锦灵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气跑了王佳宣,气一气王佳宣后,许锦灵发现自己的心情瞬间舒畅了不少,就连呼吸都轻松了。

    等到司仪来通知许锦灵入场的时候,许锦灵本来紧张的心情早就让王佳宣排解的干干净净,所以进场的时候,她不仅没有紧张还满脸笑容。

    那一条通往郭参的红毯不长,但让许锦灵感到漫长而压抑,不是因为她期待,而是台下徐丽的眼睛怨毒的盯着她,实在让她受不了了。

    徐丽的眼神太毒了,好像她是弃妇,而许锦灵就是那个抢走原配弃妇的小三。

    好不容易走到了郭参的身边,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许锦灵挎上郭参的手臂,没空欣赏郭参帅气的服装,直接低声问:“徐丽怎么也来了?”

    “不是你主动邀请的吗?”郭参脸上带着笑,嘴唇动了动道。

    许锦灵干笑两声,又压低声音道:“谁说是我邀请的?”

    “妈说的。”

    “好吧,那是我说的。”

    许锦灵欲哭无泪,白绯文想要徐丽死心把婚贴给了徐丽却告诉郭参是她邀请的,未来婆婆这么说,她敢否认吗?

    许锦灵带着淡笑看了一眼台下,假装无意的看了看徐丽。

    瞬间,许锦灵收回了眼睛。

    妈呀,徐丽的眼神太恐怖了,那是要把她吃了的眼神啊。

    “哎,如果你喜欢徐丽,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哈。”许锦灵丝毫不听对面的神父讲什么,拉了拉郭参低声道。

    郭参看都没看她一眼,正儿八经的站在神父面前,只是用眼睛侧了侧她:“你要再说我喜欢徐丽,我保证,我肯定会当众吻你!”

    徐丽看到郭参认真的表情,乖乖的闭了嘴,没有再说话。

    郭参这人说到做到,他说的话可信度在许锦灵这儿一直都很高,尤其在占她便宜上。

    不过,即使许锦灵没有再说他喜欢徐丽郭参还是在教父那句:“现在,新郎可以吻你的新娘了”后吻了她。

    那吻痴缠的羡煞了台下一众美女,让这样一个有权有财又帅的男人的吻是何其幸福的一件事啊。

    徐丽在下面看着这一幕脸色瞬间苍白起来,握住手的指甲嵌进了肉里,细细的血丝从手心冒了出来。

    “丽丽,好男人多的是,你何必为了郭参而难过。”徐丽的父亲徐鸿拍了拍一旁女儿的肩膀安慰道。

    徐丽咬牙看着台上那一对人儿,眼睛迅速爬满了水雾:“不,爸爸,这个男人是我认定的,我就要他,哪怕他结婚了,我也非他不嫁!”

    就算他结婚了,徐丽也不怕,现在这世道结婚再离的太多了,何况是郭家这种豪门。

    她就等着郭参,等着郭参厌倦许锦灵那一天,等着郭参发现她好的那一天。

    徐鸿看着倔强的女儿摇了摇头,叹口气终是没再说什么。

    他自己女儿是什么脾性他再清楚不过了,看来她不受到点伤害是绝对不会罢手的。

    许锦灵和郭参今天的表现在外人看来简直恩爱极了,两人在礼堂时,在酒店时,一直都是含情脉脉的看着彼此,说着属于他们的“悄悄话”。

    其实,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他们含情脉脉的模样是做给大家看的,说话倒是真的,不过不是悄悄话,而是斗嘴。

    斗嘴自有斗嘴的乐趣,例如它会让时间过的很快。

    应付了一天宾客和媒体,许锦灵累到不行,坐在会客大厅里等着郭参和他的狐朋狗友瞎聊几句出来。

    十几年的死党白纪年捅了捅郭参的胸膛,笑的一脸淫荡道:“哎,参子,不知道小嫂子那点小身板能不能承受的了你这个持久战的大*。”

    “滚,你小子自己好色,便往我身上扣帽子!”郭参直接朝着白纪年没好气道。

    白纪年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一旁的张默宇也凑热闹道:“得了参子,在别人面前装正经也就算了,在兄弟几个面前装啥正人君子,你等这小妞那么多年,不就是为了今晚吗!”

    “就是就是!今晚要不要我和默宇去闹闹?”刚讨到几分颜色的白纪年马上蹬鼻子上脸。

    郭参朝着他的身上就伦了一拳,从牙齿中挤出一句话:“该上哪儿凉快去哪儿!”

    说着,郭参不由朝着会客大厅沙发上那个娇小的身影看去。

    白纪年和张默宇也是识趣的人,知道耽误不得一些事,开了几句玩笑也就放行了。

    秋天的晚上算不上冷,但却透着一股凉意。就在许锦灵冻得抱紧自己的手臂时,一件带有温度的西装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许锦灵微微抬头便装上了郭参关切的目光:“怎么不到车子里等?”

    “在这儿挺好的,最起码回头率挺高的。”许锦灵拉了拉他的西装自豪的说道。

    郭参挑了挑眉,看向周围频频看过来的女人,调笑道:“你说你的回头率还是我的?”

    周围确实有很多女人朝着郭参看过来,许锦灵瘪了瘪嘴,哼了一声:“我承认你比我更漂亮,更有吸引力,行了吧。”

    漂亮?她说的是他吗?

    形容男人用漂亮是一种很大的伤害,那等于间接的说那男人娘。

    郭参的脸才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瞬间黑了下来:“你说漂亮?”

    “嘿嘿,不,是帅,我从来没见过比你帅的人,你简直帅到天上星星都想变成流星雨下来见你一面,你帅到如此地步,自然回头率高那是自然的,你看周围的人看的都是你。”许锦灵看着走进两步的郭参,知道情况不妙,忙讨好着开口道。

    但是郭参好像并没有因为她的讨好而退回自己的脚步,一个劲的朝着她走去。

    许锦灵一边紧张的后退着,一边摆手道:“喂,我刚刚已经夸你帅了,你可不能乱来啊。”

    “啊……”许锦灵话刚一落,整个大厅都是她的尖叫。

    郭参抱着许锦灵,头微微离了她一点距离,看着周围朝他们投来异样目光的人群对许锦灵说道:“你再叫下去,我想你的回头率很快会提高的。”

    “你……你放我下来,我……我就不叫了。”许锦灵看着周围的人群顿时觉得丢死了,干脆的将脸埋在郭参的颈窝里开口道。

    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颈部,他脖子上的整个血管瞬间就突起来了,抱着许锦灵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朝着车子走去。

    “先生,夫人。”司机见郭参抱着许锦灵出来了,忙过来开车门道。

    刚进车里,许锦灵就赶快躲在了角落处。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安全,许锦灵的心里暗自想着。

    但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没有多久车子就到家了,一家子没说上几句话,老爷子和老太太便说一天太劳累了,让她和郭参回房早些休息。

    如果让许锦灵选择,她宁愿在客厅里陪大家说一夜的话,她也不愿意去楼上和郭参“休息”。

    ※

    洗完澡,看着那张大床许锦灵犯起了难。她要在这里不知道呆多久,这些晚上怎么睡啊。

    “怎么还不休息?”许锦灵站在大床前发呆让从外面进来的郭参撞个正着。

    许锦灵指了指那张大床道:“你睡床,还是我睡床?”

    郭参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挑眉道:“你认为呢?”

    “我认为你应该发挥一下你绅士的品质,让我睡床上。”许锦灵看着他理所当然道。

    郭参点了点头,赞同道:“好。”

    许锦灵得到郭参的答案眉开眼笑,害怕郭参会反悔,猛的跳上了床,拉过被子盖好,感谢道:“谢谢哈。”

    “不客气。”郭参看着她笑的有些狡黠的走进了洗浴间。

    不知过了多久洗浴间的水才停止响动,许锦灵睡在外面的大床上已经晕乎乎的睡着了。

    忽然觉得身上一凉,大床的另一边凹陷了下去。

    察觉到异样的许锦灵微微睁了睁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郭参那张帅到不行的脸,她安稳的神色瞬间慌张起来:“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我不在这儿在哪儿?”郭参勾起嘴角反问。

    “不是说好了让我睡床的吗!”

    “你现在不是睡在床上吗?”

    “郭老参!”这个男人又把她当猴耍!

    郭参嘴角一咧:“沙发坏了,你总不能让我睡地上吧。”

    许锦灵看了一眼沙发没发现有什么异样,自语道:“不是好好的在哪儿吗?”

    “里面弹簧坏了,坐久了会刺到身体。”郭参解释道。

    许锦灵看了看沙发又看了看郭参,人家都说到会伤害身体了,她要是还不给面子,让人家去睡沙发,那她就太没良心了,实在无法,许锦灵十分不情不愿的挪了挪了身下的床道:“喏,你就睡这儿吧,这是分界线!”

    说着,许锦灵用被子压出一条线对郭参说。

    十分钟后……

    “郭老参,你在干什么?”被迫和他躺在一张床上的许锦灵感受到郭参不安分的手紧张的开口问。

    郭参的手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的猖狂起来,理所当然道:“老婆,新婚之夜,你说我干什么?”

    “郭老参,我们说好了事成之后离婚的!”许锦灵一脸的恼怒,忍不住开口提醒他,他们是假结婚。

    “抱歉,老婆,军婚不能离。”腹黑的某只狼狡猾一笑,告知她这个事实。

    得知这个消息的许锦灵一愣,随后破口暴怒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新婚之夜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还是行动实际一点。”郭参的手没有停止在她身上游走,更是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新婚之夜这么宝贵,他可没有时间和她聊一些永远说不完的话题。

    “你要干什么?”许锦灵敏感的感觉到他不安分的手,咕嘟嘟的咽着口水道。

    郭参挑起她的下巴,在她因为紧张而红艳艳的嘴唇上印下一个吻,眼神带着暧昧的笑意,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生娃!”

    “轰!”

    许锦灵的脸片刻爆红,这男人,怎么总是喜欢提起她年少无知时候的话语呢,搞得她不得不害羞。

    她还在害羞中,还没有反应过来,郭参的薄唇已经一点点的轻吻着她的嘴唇。她被动的吻着他,眼睛一片茫然。

    她完全没有搞清楚情况,他说军婚不能离,那他一开始应该就是知道的,可是为什么知道军婚不能离还要和她结婚,他不是喜欢徐丽的吗?

    还有,现在趴在自己身上乱啃自己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唔……”许锦灵刚刚张口,话还没有说出来,他灵活的舌头已经滑入她的口中。

    许锦灵的眼睛瞪得大大,一瞬间整个人呆愣了起来。

    “傻瓜……”郭参的眼睛带着笑意的瞥了瞥许锦灵,满是宠溺道。

    这一声呢喃让许锦灵先是一愣,随即心尖都跟着颤起来。

    好像就这样和郭参做一对夫妻也不是一件差劲的事,首先,他对她足够的好,其次她也不反感郭参的接近。

    许锦灵还没有理清楚自己的思绪,吻又压了上来。像是狂风暴雨一般侵蚀着她所有的理智,她有些透不过气,头更是发蒙的没有一点想法。

    郭参对她的吻缺少了刚刚的理智,但却不少浓情。吻着她的唇,粗糙厚实的手掌掌握着她小巧的脑袋。

    他的吻由浅至深,抱着她的力量大的吓人,似乎要把她压进自己的肋骨里一般。

    “唔……”许锦灵被吻的差一点透不过气,睁开眼睛看着郭参。

    就在这时,郭参睁开了那双火热的双眼,那双眼睛已经让*逼的通红。

    许锦灵再傻也明白他的眼睛代表着什么,不知为何,她神不知鬼不觉的不再抗拒,而是伸手抓牢他结实的后背。

    这一小小主动的行为让郭参的吻更加的猛烈,在不断的摩擦中,两人的衣服也都自然脱落在地,很快便赤诚相待。

    在这一刻,许锦灵显得娇羞而又紧张,不敢去看他一眼。

    察觉到她的紧张,郭参的动作极其轻柔,就连吻也变得温柔起来。

    他安抚她所有不安的情绪,大掌抚上她的敏感,让她尽快的适应。

    “怕吗?”郭参轻吻着她的额头问。

    她害羞的朝着他颈间钻,躲避着他的目光,并不回答他的问题。

    虽然两人不是第一次,但她还是觉得陌生的很,毕竟上一次的时候,她醉酒了,并不能记得具体细节,这次两人如此,许锦灵感到难为情再正常不过。

    他吻着她的每一层肌肤,在她身上留下属于他的痕迹,宣誓着主权。

    她紧紧的抱紧着他,两具坦诚的身体在月光下极具诱惑,让窗外的星星瞬间都暗淡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

    郭参的公事太繁忙,结婚也只抽出一天的时间,作为老婆,许锦灵应该替他准备好一切。但郭参终是不忍让她早起,一大早自己收拾好在她额头印上一吻便出门了。

    新婚第一天,一家人很照顾许锦灵,没有人催促许锦灵早些起床,许锦灵昨天晚上也忘记要调闹钟,一直睡到了九点才起床。

    老爷子有早起的习惯,清晨起来锻炼完就让司机带着他去外面转转。

    许锦灵悠然醒来的时候发现郭参早已不在身边,她这才看了看闹钟上的时间。当她看到赫然的数字:9,杏目圆睁,慌慌张张的穿好了衣服。

    完了,哪有媳妇嫁到人家第一天就睡过头的事,这下她丢人丢大发了。

    匆匆的穿好衣服下楼,脸上都是尴尬。都怪郭参,一早起来也不叫她一声,害她现在这么着急。

    赶到餐厅的时候,白绯文正坐在哪儿吃饭,看见许锦灵下来了,忙冲她打招呼:“起来了。”

    “早,妈。”许锦灵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来,快过来坐。”白绯文拉开了自己位置旁边的椅子对许锦灵说。

    许锦灵有些窘迫的坐了下来,管家把早餐给许锦灵准备了一份,许锦灵礼貌的对管家表示感谢:“谢谢。”

    管家有些受宠若惊的摇了摇头,她没有想到新进来的少夫人这么好脾气,不摆架子。

    “大家都吃过了吗?”许锦灵拿着刀叉迟迟微动,有些担心的开口。

    白绯文嘴里吃着荷包蛋,点了点头:“嗯,都吃过了,老爷子出去转转了,老太太今天要去之前的老姐妹家派送喜糖。你爸爸去公司了。”

    免得许锦灵再问,白绯文干脆都回答她。

    “那你没有和爸爸一起去公司吗?”许锦灵记得之前这两人都是一起上班的,今天白绯文却没去,她觉得事情有问题。

    “我在等你啊。”白绯文笑了笑,简单回答道。

    “等我?”

    “今天有几个人想要介绍给你认识一下。”白绯文吃完了早餐用餐巾擦了擦嘴道。

    又有人要介绍给她认识?

    从郭家知道她和郭参领了证以后,她真没少见人,光是顾客老板她就见了一大推,今天不知道白绯文又要带她去见谁。

    吃完早饭,许锦灵回房间换衣服刻意挑了一件高领子的毛衣和呢绒大衣想要试图掩住脖颈间的吻痕。

    难怪刚刚吃饭的时候白绯文看她的目光怪异极了,原来是因为这个。看到脖颈间的吻痕,想到昨晚的一夜良宵,她的脸上不由火辣辣的。

    理了理衣服,不敢多想便和白绯文出去了。

    今天白绯文不是介绍一些公司的客户,而是给她介绍了一些圈内的贵妇。

    这些女人都是白绯文处的较好的姐妹,她告诉许锦灵,有时候从这些养尊处优这些女人身上,更能得到想要的信息。

    “张太,听说你儿子最近也结婚了?”白绯文轻呡了一口咖啡问坐在自己对面雍容华贵的女人。

    张太扭了扭富态的腰肢,笑的一脸褶子:“是啊,娶了猎德房地产老总的千金。”

    “呵呵,那真是恭喜你了,猎德向来和你们有生意上的来往,现在又亲上加亲,对张家来说,真的是如虎添翼的一件事。”

    张太只是笑笑,并不说话,坐在张太旁边另一个相对年轻一些的女人客气的看着白绯文道:“听说郭参也结婚了,想必这位就是少夫人吧。”

    说着,眼睛朝许锦灵身上瞥了瞥。

    “是啊,这是我的儿媳妇锦灵,我可宝贝着呢,我疼这孩子可是超过疼我儿子。”白绯文抚上许锦灵的后背对各位介绍道。

    说话的女人仔细端倪了许锦灵一眼,对白绯文笑呵呵道:“郭参可是好命,有郭家这样的家庭,自己又是高级军官,还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看来世上的好事都要让他赚全了。”

    白绯文连忙摆了摆手对那女人说:“没什么用的,做了军官继承不了家里的产业,这不,刚娶进门新媳妇,我正准备让她进郭氏好好帮帮我和她爸爸。”

    一直坐在白绯文旁边的许锦灵听到白绯文的话不由一惊,感情白绯文最近总是介绍这个,介绍那个给她认识不是为了让她熟悉郭家,而是让她熟悉郭氏!

    想到这儿,许锦灵有些小小的惶恐。

    原来郭参安排她出国学习经济,白绯文和郭林争吵都是为了让她进郭氏?

    “还希望以后锦灵做了郭氏的骨干麻烦几位和先生提及一下,对这个新人照顾一番。”白绯文满脸笑意的对各位太太说道。

    张太听完不由哈哈大笑,打趣道:“原来郭夫人请我们来不是单纯的叙旧啊,是有人情嘱托的,那喝点下午茶这点报酬可不够。”

    白绯文听出张太的打趣,笑了笑道:“那依张太该如何?”

    “最起码也得请我们吃顿饭。”张太笑着提出要求道。

    白绯文点了点头:“请客自然是应该的。”

    许锦灵看着这几个贵妇,心里明白她们这些人是不会在意一顿饭的。她们之所以和白绯文提出这种要求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

    她的目光在几个贵妇身上游走了一圈,她敏锐的察觉到正对着张太的面前放着烟灰缸,里面已经有了几支香烟的烟蒂。张太在说话的时候常常止不住的轻咳,她杯子里的茶水也和大家的不同。大家喝的是红茶,只有她的杯子里是一杯不知姓名的茶,但许锦灵还是依稀看到里面有罗汉果,甘草等物很是复杂,应该是这家店里一杯清肺润喉的特色茶。

    刚刚说话最多的也属张太了,这几个人里她穿的最珠光宝气,一直在和白绯文答话,如果许锦灵没有猜错的话,其他几个女人定要比郭家和张家的势力矮一头。

    刚刚说要去吃饭,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太太便提议道:“不如去皇廷吃西餐吧,听说那里的牛排不错。”

    李太太刚说完这句话,许锦灵的眼睛就在张太的身上打量起来。

    果然,张太嘴上没说什么,眉头却皱的紧紧的。

    西餐油腻,张太又好喜抽烟,刚刚白绯文说她最近娶了儿子,想必这几天为了配合那些生意上的客户已经吃了不少西餐和吸食了不少香烟。抽烟的人要是有几天猛抽,那几天嘴里必定是干苦的很,最需要喝些滋补的东西,哪里能吃得下西餐。

    “我有一个提议不知当说不当说。”就在大家准备起身去皇廷的时候,许锦灵适时的开了口。

    许锦灵从来了以后一直没有说过话,大家还以为是郭家这位少夫人是个沉默寡言的主,白绯文让她出任郭家的骨干,这几个夫人还不由捏一把汗,现在许锦灵说话了,大家显然是一惊。

    “哦?锦灵你有提议?”白绯文淡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媳妇,她也不知道许锦灵有什么安排。

    许锦灵点了点头,大方礼貌的对白绯文道:“今天是妈和我约大家出来聚聚的,这顿饭理应由晚辈请。”

    说着,又笑看向几位夫人道:“秋季比较干燥,身体和皮肤都容易受到侵扰,我知道有一家中药餐馆,他们专门以中药入菜,饭菜可口不说,最终要的可以点一些适合自己的,例如清肺润喉,滋补养颜都是可以的。”

    她再说到“清肺润喉”的时候,刻意的多看了张太两眼。

    张太先是一惊,没有想到许锦灵看出了她的情绪,随后赞赏的冲她笑了笑。

    看来郭家这个小媳妇并不简单,说不定以后还真有用得到的地方。张太暗自想到。

    “嗯……这倒是个好提议,最近我的皮肤干燥的又冒出几条皱纹。少夫人,那里有没有可以去皱的汤菜?”许锦灵刚说完,李太太便摸着自己的脸问道。

    许锦灵笑着点头道:“有的,他们什么都有,几位夫人到哪里就知道了。”

    许锦灵的这一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白绯文也满意的看着她:“锦灵,既然你知道在哪儿,不如就你来带路。”

    许锦灵乖巧的答应着白绯文:“好的。”

    许锦灵没有忽悠这群人,她是真的知道有这么一家店。

    许玉山还在世的时候,许锦灵常常陪父亲去打高尔夫。父亲喜好吸烟,所以一旦运动剧烈就会咳嗽不止,许锦灵也是无意中发现这家店的,所以每次陪父亲打高尔夫的时候,她习惯运动完后和父亲一起去那家餐厅吃饭,久而久之,她对那家餐厅也就熟悉起来。

    因为熟悉,所以许锦灵没有带大家走弯路。坐上车几分钟以后就到了。

    这家餐厅也算的上大餐厅,生意很不错,到处都是人。

    许锦灵因为和经理熟识,所以很顺利的拿到了一间最大的包厢。

    几个夫人倒是开了眼界,她们在A市也都算的上豪门太太,有几家出名的西餐厅她们倒是数的上来,但是有这么一家档次不低的中药餐厅,她们确实不知道。

    菜单上并不像她们想的那么简单,种类很多,各类滋补的汤菜看的眼花缭乱。

    上了菜后,大家开了几句玩笑后也都投入吃喝中。

    “嗯,味道不错。”张太第一个赞叹出声:“我们这个年龄的就应该吃一些这个,哪里吃得了那些油腻腻的东西。”

    “呵呵,是,都是一群黄脸婆了,哪里比得上那些小丫头。”白绯文接过张太的话笑道。

    许锦灵尝了几口汤药,开口说道:“伯母们看起来都很年轻,又有沉积出来的气质,我们这些没见过几年世面的孩子比不得。”

    “呵呵,你看少夫人多会说话。”一顿饭下来,几位夫人对许锦灵的印象颇为不错。

    白绯文也算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一顿饭吃得很开心。

    几位夫人对许锦灵这样的儿媳妇十分喜爱,一直对白绯文夸赞她的儿媳妇,到最后各自准备回去的时候还嘱咐白绯文下次聚会一定要带上许锦灵。

    吃完这顿饭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白绯文和许锦灵回到了郭家,赞赏的对许锦灵道:“今天表现的不错,看来妈妈能放心的把公司的一些事交给你了。”

    “妈,你真的要让我进公司?”许锦灵开口问道。

    她不知道为什么,白绯文让她进公司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许锦灵心里没有如期的高兴,反而有一些担心,她是怕把郭家的生意给搞垮了。

    白绯文似乎看出了许锦灵的不安,拍了拍她的肩头说:“没事,妈在商场上这么多年,你行不行妈还是能看出来的。”

    许锦灵不知道白绯文哪里来的自信,似乎比许锦灵更具有自信心,这一点让许锦灵心里更加担心,她深刻的明白,寄往越高,往往可能失望越大。

    但白绯文如此相信她,她又不好再说什么,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倾斜在床上。

    这一天她没做什么,可就是感觉浑身累的不行,必须好好的休息才行。

    刚舒服的躺下没多久,一双宽硕的手便抚上了自己的肩。许锦灵吓了一跳,不知道是谁,刚要挣脱,那大手的主人便开口了:“是我。”

    许锦灵一惊,郭参?

    他不是应该在部队吗,怎么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知道是郭参,许锦灵也不能安下心,挣了挣问。

    郭参扶着她的肩头让她老老实实的,劝道:“别动。”

    许锦灵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却也不敢动,真的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

    他的一双大手在她身上力道很轻的按摩着,许锦灵散架的骨头在他的手下得到了舒适,忍不住舒服的轻吟:“嗯……舒服……”

    郭参轻笑着看着趴在床上的她,手的力道在一点点加重,让她酸痛的部位舒服了不少。

    许锦灵忘记了刚刚的追问,不由自语的感叹道:“过段时间我一定要去美容院做个全身按摩,最近太累了。”

    她的话刚落,郭参坏笑着看着她,手脚不老实的捏了她的臀部一下:“我来帮你全身按摩。”

    和郭参在一起时间久了,她似乎聪明了不少,郭参说“全身按摩”她一下子就明白是什么意思,慌张的起身躲在了床角:“嘿嘿,算了,我还是过几天去美容院做。”

    “哎,那怎么行,你不是现在就不舒服吗,过来,老公帮你,保证让你舒服。”郭参伸出双手欲抱住她坏笑道。

    许锦灵灵敏的躲了过去,笑的更加灿烂:“你是首长,每天日理万机的忙碌,我……我可不敢劳驾你,我还是等以后自己去美容院做。”

    “不碍事,我喜欢给你做全身按摩。”郭参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刻意的压重了全身按摩四个字。

    许锦灵让他的话说的脸色微红,看着靠近的郭参慌忙准备从床上爬到郭参的对面去,刻意的和他拉开距离,但是郭参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在她准备迅速的爬过去时,有人比她的速度更迅猛,一把抓住了她白皙的脚踝阻止了她逃窜的心愿。

    随即,带有男性气息的胸膛死死的压住了许锦灵的后背,一双粗粝的大手更是不老实的从后面环抱着她,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薄唇紧紧的贴着她的耳朵吹着气:“全身按摩是不是要去掉障碍?”

    “什么?”许锦灵浑身麻酥酥的被他压着,说出来的话也变得酥软极了,像一块可口的蛋糕,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吃一口。

    她侧过脸和郭参说话,一张樱桃般的嘴唇正对着他,郭参受不了蛊惑,一口吻上了上去。

    双手也不老实的开始去掉“障碍”,一件一件的剥掉她身上高档的衣服。

    新婚燕尔,在这两个人身上再次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许锦灵的胸部被某个男人强壮的手臂压的疼痛极了。

    一觉醒来,许锦灵气恼的看着这根差一点让她断气的手臂,没好气的推着他:“起开!”

    熟睡的郭参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只是手臂将她抱得更紧,其他没有过多的动作。

    许锦灵咬牙切齿的看着某个熟睡男人帅气的脸,实在忍无可忍,她伸出细长的双手准备戳进某个男人的鼻孔:“到底起不起……”

    她就不信,本就干燥的秋天,她的手指不能让他流点鼻血。

    带着坏坏的想法欲用手指戳某个男人的鼻孔,但是手指刚伸到一半就被某个男人截住了。

    “你……”许锦灵看着自己被某个男人夹在手指间的手,气恼的说不出一句话。

    这个死男人明显是在装睡,刚刚叫他那么多声,他一句没听到,刚想搞点突然袭击,他又全部都知道,这反应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

    “老婆,我已经告诉你了,别妄想和我比速度。”郭参眼上带着笑意开口道。

    许锦灵扁着嘴,不屑的:“切。”

    郭参松开她手再次压上她,暧昧的打量她:“看来昨晚你是没有深刻体会到我的速度,要不要……”

    “嘿嘿,哪有,我深有体会,深有体会,到现在还回味无穷呢。”为了阻止某人邪恶的想法,许锦灵满口都是讨好。

    但郭参似乎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嘴唇依然吻上了她的唇。

    “唔……别闹了,昨天就起迟了,今天……再下去迟,妈会骂我的。”硬的不行,许锦灵干脆的装起了可怜。

    郭参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硬生生的将自己升起的那团火憋了回去。

    许锦灵是装可怜的高手,装起可怜来就算禽兽也对她下不去爪子。

    这不是别人说的,这是许锦灵曾经亲口对郭参说的。就她这句话,郭参也不敢继续下去,他要是继续下去,那他不是连禽兽都不如。

    许锦灵终于如愿的让某个人翻身下了床,深嘘一口气,顿时轻松不少。

    昨晚被某人压了一夜,好不容易脱离了魔抓,许锦灵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被压的胸部。

    这一幕好巧不巧的被郭参看到,本就不满的眼神瞬间邪恶起来:“老婆,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我哪有!”许锦灵瞬间忘记了郭参还在这里,脸爆红的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她现在怎么成这样了?明明和郭参在一起生活才两天,她怎么觉得两人的生活像是老夫老妻,毫不避讳一些事,难道这就是青梅竹马惹得祸?

    就在许锦灵暗自揣摩原因的时候,郭参已经坏笑着扑了上来不容她一点放抗的将她吃干抹净。

    经过此事,许锦灵总结出一句话,和年近三十还是处的男人结婚,绝对是一件错上加错的事。她现在哪里是享受美好的新婚生活,完全是掉进了狼窝里,这狼还是一头腹黑狼。

    在许锦灵的再三求饶下终于还是穿戴洗漱好准备下楼,她皱着眉看着一旁精神奕奕的男人,疼痛的扶着自己的腰杆。

    上天对男人和女人太不公平了,凭什么男人完事更加精神起来,而女人却像工作了三天一样。

    “锦灵啊,下来吃饭。”老太太看着已经到楼梯口的许锦灵催促道。

    郭参随后从许锦灵的身后走了出来,颇为不满的问:“奶奶,你是有了孙媳妇就忘了孙子,现在只知道锦灵,都不知道吃饭喊一声我。”

    看着郭参抱怨的模样,许锦灵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她现在就要和他争宠爱,怎么着吧!

    老太太娇嗔的看着郭参,责备道:“你自己不体谅自己媳妇刚来不久,倒是怪起奶奶偏心了。”

    “呵呵,我哪有,我可心疼的很。”郭参带着笑给许锦灵拉过座位道。

    许锦灵在家人面前不好让对郭参说什么,白了郭参一眼,坐上了座位。

    一家人全部都到齐了,郭参看了一眼管家端上来的滋补汤,叮嘱管家道:“给少夫人盛一碗,她体虚,昨晚又劳累的很。”

    “噗——”刚刚漱口的许锦灵一口水喷了出来。

    她严重怀疑郭参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在家人面前把这话说的这么暧昧,还要不要她活了。

    果然,此话一出,一家人脸上暧昧的痕迹显而易见。

    ------题外话------

    明天依然万更,妞们顶起吧,赏张票票如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