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六十八章:她只是他的

第六十八章:她只是他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合作案一直在进行中,越到最后许锦灵越忙碌。几乎所有都确定下来了,只剩设计师哪方面给个准话,但是白安娜一直在国外,没有几个人能联系到她,这倒是让郭氏着急了一阵。

    高层会议上,许锦灵作为这次项目的负责人出席,会议刚开始没有多久,郭林便问许锦灵:“设计师哪方面你准备如何?”

    “额……”许锦灵一愣。

    这件事好像应该是郭氏负责,她是项目经理,应该只负责这次两家的合作,现在怎么听郭林这话,这事就应该是她做的。

    她之前倒是让助理查过白安娜现在的去处,助理告诉许锦灵,邵氏的首席珠宝设计师白安娜最近和丈夫去了国外旅游,并不在国内。

    而现在郭林让她这时候去请白安娜到底是什么用意,许锦灵并不清楚。

    郭林双手交叉坐在主席位上,一脸轻视的看着许锦灵:“这次合作案主设计师是你推荐的,就由你来邀请吧。”

    “郭林,你这……”白绯文感觉到郭林再有意刁难许锦灵,忍不住开口替许锦灵说话,只是话还没说一半就被郭林打断了。

    “好了,你不用提她说话,我要听她的答案。”郭林伸出一只手,阻止白绯文接下来的话。

    白绯文皱紧眉头看着郭林,现在要锦灵去邀请白安娜这不是刻意刁难是什么。  白安娜和丈夫之间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就是一年必须要旅行一次。无论什么事都不能推辞打扰,所以要在这个时候请动白安娜是个难事。

    白安娜这次出国是和自己老公出游,她的习惯圈内人没有不知道的,一年一游,什么人在这段时间都请不动她,何况许锦灵刚刚跨入这行没有多久,郭林就给她这么大的难题,这不是故意刁难是什么。

    许锦灵也没有想到郭林会让她邀请白安娜,她也并没有在这方面花过多的心思,现在郭林忽然开口让她负责,她自然知道郭林的用意中多多少少包含着刁难的意味。

    郭林还在等着她的答案,许锦灵没有畏惧,更没有扭扭捏捏,抬头便对上了他的眼睛:“好,我来邀请。”

    “锦灵……”白绯文听到她的回答,担心的看着她。

    郭林倒是颇为吃惊许锦灵能答应的这么爽快,眼睛里闪过一阵吃惊。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郭林收起自己的吃惊,淡然的看着许锦灵道。

    他是不会相信许锦灵能做好这件事的,既然许锦灵不怕死的答应了下来,那他就等着看看许锦灵如何把这路走下去。

    既然答应了,许锦灵就要全力以赴,没有事情还没做就放弃的道理。

    刚开完会,许锦灵就回到办公室让助理帮她准备一下白安娜的资料。

    资料刚到手,她还没有翻开来看,猛然想起来白安娜是邵氏的首席设计师,或许卲宝儿能有方法联系到。

    想到这一点,许锦灵似乎没有了刚刚的苦恼,连忙掏出手机给卲宝儿打了个电话。

    卲宝儿还在忙碌她的秘书生涯,接到许锦灵的电话,大概明白了许锦灵的意思,答应许锦灵帮着她问一问白安娜现在在哪儿,看能不能劝服白安娜答应这次的合作。

    挂了电话,卲宝儿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两个多小时才能下班,看来又有她熬的了。

    她不是一个偷懒的人,但是在这上班对她来说,真的是一场折磨。

    用手敲打着桌面,期待着看着手表,希望时针能转的快点。

    “宋总监,你回来了。”

    卲宝儿还在等着下班,方秘书的声音忽然闯入耳朵里。

    她微微抬头,宋青靓丽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大家好,有没有想我?”宋青热情的和每个人打招呼,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开玩笑道。

    秘书长听说宋青回来,忙从茶水间走了出来,笑着打招呼:“总监你回来啦。”

    “是啊,总经理在吗?”宋青笑着点了点头。

    秘书长还没有回答,方秘书已经替她回答:“总经理在办公室呢。”

    众人看着宋青,眼光有意无意的朝着卲宝儿的办公桌上瞥。

    这下有好戏看了,总经理正牌女友回来了,看卲宝儿这个后来者到底要插放在那里。

    一个正牌,一个冒牌,不知道这两人之间还能闹出什么事来,单宁轩到底是什么态度也让这群人好奇极了,他们倒是要看看单宁轩会把橄榄枝抛向谁,也好让她们决定好巴结哪一个。

    看着宋青,卲宝儿的眼睛酸涩的眨了眨,这两天她的生活太平静了,不知道宋青回来会给她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

    “宝儿!”宋青的目光无意中撞到卲宝儿的身上,很是吃惊的开口。

    “宋姐。”卲宝儿的眼睛闪过片刻尴尬,脸上也换上了笑意和宋青打招呼。

    宋青认真的打量了卲宝儿一番,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不确定的开口问:“你在这儿上班?”

    “嗯……”卲宝儿尴尬的低下了头,这件事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来话长,还是不说的好。

    她的答案让宋青脸上的笑意也僵硬了一下,她没有想到卲宝儿会在这里工作。眼睛微微瞥到了卲宝儿的名牌上,才发现上面赫然写着:总经理秘书。

    这显然更让她吃一惊,卲宝儿是单宁轩的秘书,那就代表单宁轩是知道卲宝儿在这里工作的,还让她做了自己的秘书?

    “呵呵,那你可要好好工作,我们公司工作制度可是很严格的。”缓了缓脸色,宋青忽然说了一句。

    她话里是什么意思,让人完全摸不到,似乎是在劝卲宝儿好好工作,又似乎在警告卲宝儿什么。

    卲宝儿还没来的及想明白,她的眼睛转到总经理办公室,忽然一亮,直接把卲宝儿晾在了一边,朝着那总经理办公室走去:“宁轩……”

    宋青的一声喊叫让卲宝儿整个一僵,眼睛微微朝着总经理办公室瞥了瞥,只见单宁轩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他是出来迎接宋青的?

    “啵……”宋青走到单宁轩的身边,直接在单宁轩的脸上印上一个吻,温柔的看着他:“我不在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想我?”

    卲宝儿的手指微僵,她是知道宋青和单宁轩关系的,但是看着两人在自己的面前公然秀恩爱,她的心还是没由来的皱疼了一下。

    “我……”单宁轩没有想到宋青会忽然吻自己,眉头微皱,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卲宝儿。

    这时,卲宝儿已经收起了自己的僵硬,淡笑看着两人,好像他们俩人做什么都不关自己的事。

    对于卲宝儿,她早就开始让单宁轩走出自己的心底,她只允许在乎他一下下,不容许在上面停留时间过久。

    这时候,就算她露出在乎他的表情,那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自找羞辱。自然觉得放手,那就不要给彼此机会。

    看着她若无其事的模样,单宁轩握紧了拳头,心里染上的异样,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侧目对上宋青的眼睛:“不想你想谁。”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想我。”单宁轩的答案让宋青笑出了声,伸手搂住单宁轩的脖颈,毫不客气的又印上一个吻。

    卲宝儿已经坐了下来,让桌子上的实物挡住了自己的目光,单宁轩有没有回吻宋青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忍不住闪过一丝慌张,慌张的情绪让她翻看文件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原来,即使她假装自己多么不在乎,让自己离开他,决定彻底的忘记他,她现在依然做不到,她知道,只要这个男人在自己的眼前,她要忘记他就更加困难一些。

    卲宝儿盯着桌子上的文件看的眼睛都酸了,脑子早就乱成了一锅粥,思绪飞到了十万八千里以外,身边发生了什么她完全不知道,以至于下班的时间到了,她还没意识到。

    胡秘书奇怪的看了一眼呆坐着卲宝儿:“邵秘书,你还不走啊。”

    平时卲宝儿下班是最积极的一个,今天怎么回事,都下班十分钟,但是她一点动静都没有。

    “额……”卲宝儿微微动了一下,看了一眼胡秘书:“下班了?”

    “是啊,你不走吗?”胡秘书疑惑的看着她问。

    卲宝儿淡淡的笑了笑,笑容里有些呆愣:“你先走,我等会再走。”

    “好,那你自己小心。”

    “嗯,你也是,再见。”

    胡秘书刚走,卲宝儿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下班。

    秘书长这时候从总经理的办公室走了出来,高傲的看了一眼卲宝儿,对整个办公室里宣布:“各位同事,今天晚上总经理给宋总监办了接风宴,有意的同事可以去参加。”

    “咦……总经理该不会想要和宋总监单独相处吧。”

    “呵呵,可能哦,那我们去不是当电灯泡吗?”

    “……”

    看在总经理心情好的份上,一个个都打起趣来。

    秘书长今天心情也格外的好,暧昧看着大家解释道:“你们错了,吃饭时间总经理是好意邀请,不过吃饭后,黑风高夜……你们可就不能打扰了。”

    “呵呵……”

    秘书长一句俏皮话引来大家一阵哄笑,人家两个人的夜晚,让他们打扰他们也不敢啊。

    秘书长看着卲宝儿微微失落的表情,心里莫名的畅快。

    要是总经理和宋总监那样有才能,有人缘的女人在一起,她是一点点意见都没有,但是她就是看不得总经理和卲宝儿这样要什么没什么的小丫头在一起。

    现在人家正牌女友回来了,她这个临时演员也该退场,让真正的公主和王子在一起。

    卲宝儿把该带的东西都装进了包里,忍不住舒了一口气,今天的气温让她觉得莫名的升高,导致心口一阵憋的慌。

    “今天的接风宴大家去吗?”就在卲宝儿准备离开的时候,宋青挽着单宁轩走了出来带笑问大家。

    卲宝儿好像没有听见一般,拿起包就准备走。

    “宝儿,你不去吗?”宋青开口叫住了卲宝儿。

    卲宝儿身体微僵硬,回头报以微笑道:“不了,我还有事呢。”

    她说有事?她有什么事可忙?单宁轩听着她的答案,很是不满意。

    “什么事?”宋青还没开口,单宁轩却开口了。

    他声音里的冷意,没有人听不出来。

    大家一愣,不由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单宁轩话里的不悦。

    这样三角恋现场,大家都抱着看戏的心态等着一出小三大闹原配的戏。

    但是所有人都失望了,卲宝儿并没有任何异样,更没有向宋青发出挑战,而是淡淡的开口:“这是我的私事。”

    “呵呵,宁轩,你管得太多了,宝儿有男朋友的,自然要约会,不要强人所难。”宋青葱白一样的手压上了单宁轩的胸口,满目笑意的说。

    卲宝儿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说话,准确的说,现在她一句话也不想说。

    宋青那“约会”两个字在单宁轩的脑子里嗡嗡的作响,卲宝儿和李宏没有了来往他是知道的,现在卲宝儿有哪门子男朋友。但是宋青从来不信口开河,没有依据她是绝对不会这么说的。

    卲宝儿又有男朋友了?

    单宁轩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她现在每天上班,忙的不得了还能交到男朋友?

    要真是这样,那卲宝儿还真有本事。

    “宝儿,那我们就不打扰你的约会了,不为难你了。”宋青很是体贴的看着卲宝儿道,似乎很为她着想。

    卲宝儿冲宋青淡淡一笑,既然有人替她开口,省掉了她的解释,她也不必再说什么。,拿起包对大家礼貌的笑了笑便跨步离开。

    从头到尾,她看都没看单宁轩一眼,好像根本没有看见到他一般。

    单宁轩忍不住冷笑,恐怕她现在所有心都扑在了某个男人的身上,哪里还记得他这个“前任”。

    想着她不在乎的模样,单宁轩心脏一阵收紧,怒火蹭蹭的在他身上燃烧着,一点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他。

    ※坐在接风宴的酒吧吧台上,他一杯接一杯朝自己的肚子里灌酒,一旁的宋青娇羞的说了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见,脑子里全部都是卲宝儿淡然的目光。

    那眼睛是他导火线的根源,以为酒是水,一杯一杯的灌下去就会熄灭,无奈一杯杯的下肚,只换来他心里怒火更加浓烈的燃烧。

    另一边,卲宝儿出了办公室就直接开车离开了公司,本想着直接回家,考虑到家里那只单宁轩送的仓鼠没了粮食,便转弯去了宠物店,准备给小仓鼠买一些粮食。

    她有一个同学开了一家宠物店,之前就一直让她去光顾,但一直也没有时间,正好今天比较闲,可以过去。

    卲宝儿同学伍婷婷开的宠物店比较靠近郊外,许锦灵开了半个小时的车才到,这也是为什么许锦灵不去她店里买宠物粮食的原因,太远了,花的时间久,她也就不过来,不过今天她很闲,来这里买一点宠物食物还可以顺便看看这个老朋友。

    她车子刚听到宠物店的门口,伍婷婷看到了便惊喜的迎了出来:“宝儿!你怎么来了!”

    “我来买一些仓鼠粮食。”比起她,卲宝儿倒是显得很淡定开口。

    伍婷婷一边招呼卲宝儿进屋,一边给她倒了水:“来,喝水。”

    “谢谢。”卲宝儿笑着接过了水杯,眼睛在宠物店打量了起来。

    这间店倒是挺大的,各种宠物都有,一群可爱的泰迪趴在笼子里可怜兮兮的看着卲宝儿。

    卲宝儿忍不住走了过去摸了摸,又看了看货架上的宠物食物,问:“有没有仓鼠的粮食?”

    “你养仓鼠?”伍婷婷很是吃惊的看着她。

    “是啊,你这里有没有它的粮食。”卲宝儿不理会她的大惊小怪,继续逗弄着泰迪问。

    伍婷婷白了她一眼,开口:“不是我说,老鼠其实吃什么都可以,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人为什么都喜欢养老鼠。”

    嘴上是这么说,但还是从玻璃柜里找出了一袋仓鼠的食物递给她:“喏,吃这个就可以了。”

    “谢谢。”许锦灵接过宠物的食物感谢道。

    两人又在宠物店里闲聊好一会儿,一直到外面的天色黑了下来,卲宝儿才看了看手表。

    “已经九点了,我得回去了。”看了手表后,她才意识到在这里呆的有点久。

    伍婷婷见天色晚了,也不多留,送她到门口,道:“你路上小心。”

    卲宝儿笑着点了点头,坐进车里,准备离开。

    她用足了力气,试了好几下,她都没有把车子开起来。

    “怎么了?”伍婷婷见车子久久没有发动,忙走了过来问。

    卲宝儿皱了皱眉头,又一次发动车子,结果还是失败了。

    “我也不知道,车子发动不了了。”卲宝儿一边尝试着,一边和伍婷婷说道。

    伍婷婷忙掏出了手机,道:“你等一下,我让大哥来帮你看看。”

    说着,伍婷婷按下大哥伍皓的电话。

    不一会儿,伍皓开了车子过来。

    “伍大哥,不好意思,这么晚还麻烦你。”卲宝儿看着走进车子的伍皓,十分不好意思道。

    伍皓摇了摇手,一脸温和笑意看着卲宝儿:“没事,正好我要来这里办点事。”

    伍皓是伍婷婷的亲大哥,卲宝儿也是认识的,倒是没有过多的尴尬,直接下车让伍皓帮自己看看。

    伍皓看了好一会儿,又是上车发动,又是检查前车盖,都没有发现问题出在哪里。

    “车子出了毛病,估计得修上好几天。”伍皓脱掉手套对卲宝儿道。

    卲宝儿皱了皱眉头,担心道:“那怎么办,我还要回市里。”

    现在天这么黑了,这里又是郊外,车子怎么办,她又要如何打车回去?

    “这样吧,你把车子先放婷婷这儿,我打个电话让修车厂拉回去修。”脱掉满是汽油的手套,伍皓拿出了手机打电话。

    通知了修车厂后,他又看着卲宝儿道:“今天就我送你回去吧。”

    “这怎么好意思。”卲宝儿推辞道。

    毕竟人家帮她通知了修车厂,还要让伍皓专门送她一趟,这让她感觉到太麻烦伍皓了。

    伍婷婷见卲宝儿推辞,忙笑道:“你就不要推辞了,大哥正好要回市里看大嫂,反正市里也离这儿不远,一点也不麻烦。”

    “是啊,没事,半个小时的事。”伍皓也笑着说道。

    卲宝儿看了看周围,完全没有其他的车辆,也只能这样了,今天要是不麻烦伍皓,只怕她连回去都回不去了。

    另一边,单宁轩在酒吧里灌了很多酒,一脸不爽的看着眼前的酒瓶,拉了拉领带让透不过气的心口微微喘息一下。

    “宁轩,今晚去我那儿好不好?”乘着单宁轩有些醉意,宋青依靠在单宁轩的身上软软的开口。

    坐进车内的单宁轩,微微推开宋青,下了车,对开车的公司小李说道:“你负责送宋小姐回去。”

    “宁轩,你要去哪儿?”莫名被落下的宋青趴在车窗上不解的开着外面的单宁轩。

    单宁轩淡淡看了她一眼:“我吹吹风。”

    说着,直接关上了门,对司机示意了一个手势,小李会意开动了车子。

    “宁轩,宁轩……”坐在车内宋青看着车后的单宁轩不由喊道。

    今天这么好机会,难道她都要错过?

    她和单宁轩在一起这么久,每次到关键的时刻,单宁轩就停下了一切的举动,这让她很不能理解,更不明白原因,今天本想借着他的醉意来点小浪漫,结果他却抛下了她。

    单宁轩站在酒吧门口狠狠的抽了一根烟便直接去了车库取了车,向着卲宝儿的公寓的开去。

    但是卲宝儿好像并不在家,他在卲宝儿的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回来,屋内的灯也没亮。

    本想着她可能睡了,毕竟已经十一点多了,坐回车内,刚准备开车离开,却发现卲宝儿门口忽然停了一辆车。

    他的目光陡然让那辆车吸引了过去,他明显的看到了车内坐着一男一女,那女的不是别人,正是卲宝儿。

    卲宝儿见车子停了,微微抱歉的睁开了眼睛:“对不起,我睡着了。”

    她平时都早睡,刚刚在车内和伍皓说了一会儿困意便来袭了,她没有忍住一下子就睡着了。

    伍皓只觉得宝儿像自己妹妹一样可爱,忍不住伸手刮了她的鼻子以下:“没关系。”

    卲宝儿一愣,没有想到伍皓会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脸也忍不住红了一下。

    从小到大,她除了和单宁轩有过亲密的举动,她还没有和别的男人如此亲密过。

    不知道是因为伍皓的小举动,还是因为她刚刚的睡意还没醒,安全带还没解开来卲宝儿就急着下车。

    “安全带……”一个起身没有成功,伍皓忍不住开口提醒。

    卲宝儿一阵窘迫,真是太丢人了,下车连安全带都忘记了。

    想到刚刚自己那个窘迫的举动,卲宝儿感觉到尴尬极了。

    伍皓没有放在心上,低头伸手替她解开了安全带。

    这个本是十分细小的举动并没有什么,但是单宁轩坐在车里,只能看到伍皓的背影,这个举动在单宁轩看来像极了伍皓低头吻卲宝儿,而卲宝儿一点反抗都没有。

    看着卲宝儿娇羞的下了车,单宁轩再也无法淡定,本来因为醉酒而赤红的眸子这一刻暗黑的看不出一点情绪。

    甩了车门直接下了车,朝着卲宝儿走去。

    卲宝儿困的迷糊糊的,还没有发现有危险朝着自己靠近,掏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刚要关门的时候,一个黑影闪了进来。

    “额……”卲宝儿微微有些醒悟,朝着那黑影看了一眼。

    只见单宁轩黑着一张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本来带有的微微睡意瞬间清醒,警惕的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你猜!”单宁轩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

    刚刚对那个男人就那么好态度,对他就这么警惕,这样鲜明的对比让单宁轩一阵醋意升腾起来。

    卲宝儿看着忽然又犯病的单宁轩,冷冷的不想和他有一点点的纠缠:“我没时间和你玩猜谜游戏,请你离开。”

    “呵,有了男朋友就是不一样,撵我走都撵的理直气壮。”单宁轩的眼睛里染上了讥讽,随着寒意一下子就射到了卲宝儿的身上。

    卲宝儿根本不想和他争论,他的目光也伤不到她。直接拉开了门,准备去单宁轩出去:“那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她告诉过他,他们之间早就没关系了,她现在也没时间和单宁轩在讨论什么上费过多的口舌。

    “卲宝儿!”看着她冷淡的模样,单宁轩的怒火腾腾的无法阻挡。

    卲宝儿丝毫不畏惧他,目光像是再看着一个陌生人:“请你出去。”

    “我告诉你很多次,别试着激怒我!”单宁轩也不理睬她的举动,开口威胁道。

    “我并没有要激怒你,但是我必须告诉你,我的事和你无关!”卲宝儿闭上了眼睛让自己缓缓情绪,试自己冷静下来说道。

    可惜,这样冷静的她并没有感染单宁轩,反而成功的激怒了他。

    “今天我就要告诉你到底和你我有没有关系!”单宁轩用力的握住了卲宝儿的手,猛的向后一推,整个门被卲宝儿的后背抵上了。

    “叮……”

    卲宝儿的后背撞击在门上,背上的疼痛让卲宝儿忍不住吃痛的皱紧了眉头。

    她还没有来的及呼痛,他凶残的吻已经压了下来。

    “唔……”卲宝儿瞪大了眼睛,捶打着他,阻止道:“单宁轩,你住手!”

    她乘着空隙呼叫着,但是对单宁轩一点用都没有起到,他死死的吻住卲宝儿的唇,有力的舌头钻进她的口腔让她感受他的蛮横。

    他已经疯了,让她对另一个男人的态度搞疯了,这一刻,他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嫉妒的要死。

    “啪!”

    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卲宝儿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摔在了单宁轩的脸上。

    此刻,或许只有重力才能让这个疯癫的男人清醒。

    单宁轩一愣:“你敢打我?”

    “打……”卲宝儿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打的就是你!你要是再这么不尊重,我还会打你!”

    她的目光一丝闪躲后,满是坚定的看着他。

    对他,她不能有一刻的软下来,否则她真的会逃不掉。

    “卲宝儿,今天我会让你的一巴掌付出代价!”单宁轩看着她满是坚定的目光,眼睛彻底的红了,怒火在整个胸腔都燃烧了起来。

    卲宝儿没有防备,看着他恐怖的模样,她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了慌张。

    只是,这份慌张太迟了。

    单宁轩毫不怜惜的撕扯她的衣服,没有两三下,她上身的套装已经让他彻底的撕碎。

    “单宁轩,你要干什么?”卲宝儿害怕的看着他,下意识想要后退。但是无奈,她已经抵在了门上,丝毫退路都没有。

    单宁轩冷笑着看着她,声音更是冰冷的很:“今天,我就要告诉你,谁才是你的男人!”

    他本来只是生气,但是卲宝儿的一巴掌彻底把他逼到了怒火的边缘。

    “不……不要!”卲宝儿的话没还没有出口,身下不由一凉。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让面前这个男人撕扯的差不多,她恐惧极了,眼泪很快无助的爬上了眼眶里。

    这次,她认输了,只要单宁轩现在能放过她,她愿意哀求他。

    只是,她的哀求还没有出口,单宁轩直接推倒了她。

    她整个人趴在柔软的地毯上,刚下逃离却被单宁轩死死的控制住。

    他的大手死死的压住的她的肩头,整个胸膛贴着她的后背。

    “滚……”她刚欲开口抗拒,身上一痛,彻底阻断了她的话。

    他死死的贴着她,冷冷的转过她的头,让她看着自己。

    “卲宝儿,你休想逃,你只能是我的!”说着,一个用力,卲宝儿的眉头顿时皱到了一起。

    她的手死死的抓住羊绒地毯,眼泪终于随着身上的疼痛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脸色渐渐苍白,她再也不反抗,像是一具死尸一样躺在地上,任由那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上放纵。

    单宁轩,我恨你!

    卲宝儿的倔强的眼泪终于随着心里的默念滑落了下来,她双眼绝望的看着头顶的水晶灯,只觉得它晃眼的很。

    她的心思瞬间飘了很远,她越来越不懂,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重新开始别的恋情,但却死死的抓住她,不允许她开始她的幸福,为什么!

    在他的心里,她就真的理所应当成为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情妇是吗?

    如果以前,她只是想着办法离开他,对他还有留恋,那么这次,她的心似乎真的不再有留恋了。

    对这个男人,她已经失望了。

    这一夜,他不知道要了她多少次。卲宝儿却一点点反应都没有给他,越是这样,他的怒火越是不可避免的燃烧着,越是狠狠的。

    深夜,她蜷缩在羊毛地毯上,眼泪像是泄了洪水的堤坝完全阻止不住,但是她硬生生的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点声音。

    这一切,都是她爱他付出的代价,她要时时刻刻的记住,这个男人是怎么对待她的,她绝对不能再让自己这样下去。

    看着她颤抖的肩膀,单宁轩伸出手把她镶嵌在自己的怀里,软声道:“别哭了……”

    他刚刚让怒火和嫉妒烧的难受才完全不顾及她,可是到后面,那是因为他对她完全没有抵抗,他们好久没有在一起,她根本不知道他憋了多久。

    卲宝儿想要离他远远的,但却被他死死的抱住,眼泪顺着脸颊流到了他的胸膛。

    他觉得这样的眼泪炙热的很,灼热的他有点受不了,他低头吻去她所有的眼泪,软声软语道:“宝儿,别哭了……”

    “和他分手,回到我的身边,我会给你……”单宁轩抱着她,似乎很害怕卲宝儿离开他。

    会给她什么,单宁轩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卲宝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其实她的要求并不高,她要的只不过是他的真心而已,可是就这么一点点东西,对她来说却是奢望。

    “宝儿,原谅我,我是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单宁轩第一次软声的哀求卲宝儿:“你知道,我是正常男人,我会嫉妒……”

    他双手抱着她,一点点的解释自己的理由。

    卲宝儿闭着的眼睛没有睁开过一点点,忽然因为他的话睁了开来,满眼的都是愤怒:“你有什么资格嫉妒!别忘了,我和你早就没有关系了!”

    他说他愤怒,那她心里的愤怒呢,他有没有替她想过?

    “不,你说我的,你说的我的。”单宁轩看着她急急否认的模样,心里微微慌乱,急切的吻上她的唇,急着去证明这一切。

    卲宝儿看着他好看的薄唇,想到昨晚来她这里之前,他可能就用这薄唇吻过宋青,她心里一阵反胃。

    “呕……”卲宝儿急切的推开他,一阵恶心涌上了心头。

    单宁轩握住她肩头的手猛然收紧,她现在是在干什么?是在嫌弃他?

    卲宝儿别过头,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反胃,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你真让我恶心!”

    “卲宝儿!”她的话,彻底的击碎了他刚刚建立起来的柔情。

    卲宝儿冷笑着看着他,眼睛里都是讥讽:“单宁轩,你要是再对我乱来,我绝对和你没完,这是我对你最后一次警告!”

    她的眼睛猩红,释放出杀人的目光。

    如果她再这样纵容下去,那单宁轩会没完没了的骚扰她,那她别想再逃离。

    “你能拿我怎么样?”单宁轩皱着眉头,紧紧攥着她的欲走的胳臂。

    他倒是要看看她到底能拿他如何,他不信卲宝儿有那么大的本事。

    “我不能拿你如何,不过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卲宝儿毫不示弱的看着他。

    到了那一天,她不能杀了他,也会让他退层皮,或者让他再也别想那档事,这是她的决心,哪怕是背上法律的责任。

    “你敢!”单宁轩捏住她的下巴,他实在不喜欢卲宝儿不乖的模样:“别忘了,你父母并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你说,他们要是知道了,会如何?”

    这是他抓住她的把柄,几乎每一次都有用。

    他知道卲宝儿在乎什么,用什么能让卲宝儿老实一些。

    不过这次他错了,卲宝儿脸上没有露出慌张的神情,而是淡然的看着他,没有一点点开玩笑的痕迹:“他们知道了,我会消失。”

    “你在威胁我?”单宁轩察觉到她话里的意思,不由加紧了手上的力道。

    虽然他的脸上带着怒火,不过卲宝儿的威胁明显起到了作用,她成功的让单宁轩心里产生了不安。

    卲宝儿疼痛的拍掉了单宁轩的手,眼睛冰冷的恐怖:“我没有威胁,我只是在告诉你我的答案。”

    “卲宝儿,长本事了是不是!”单宁轩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咬牙切齿的看着她。

    卲宝儿第一次用满是恨意的目光看着他,声音更是冰冷到了极点:“我没什么本事,你知道的,我一直是最傻、最笨的那一个,如果我要给家里带来耻辱,同样,我也会以最傻的办法解决。”

    她是傻的,但她告诉他的话却一点都不傻。

    单宁轩的眸子猛的暗黑了下来,试图用僵硬来掩饰住他心里因她的话而起的不安。

    卲宝儿没有任何的羞怯,直接当着他的面站起了身子,走进了浴室。

    有些话,和他说再多遍也没有用,还不如不要开口回答。

    进了浴室,她直接锁住了门,一个人躺在浴桶里,使劲的揉搓着自己身上那些不堪的痕迹。

    她用足了力气想要擦掉身上的痕迹,但是皮肤已经完全红了还是一点点作用都没有。

    “呜……”卲宝儿大力的擦着,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抱着自己,任由眼泪滑落下来,一开始的无声也慢慢发出了声音。

    她是真的痛,无论身体还是心,那个男人都狠狠的伤害了她。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个男人就是抓住自己不放,要说错,那她在两人之间可能做得最大的错事就是爱上了他,而且爱了很多年。

    她不想这样,可是爱这回事,并不是她说的算。

    越是让自己不在乎,却越是忍不住犯贱。

    她紧紧的抱住自己,伸手拉过一旁的毛巾猛烈的擦着自己的嘴唇,想到这个地方被男人咬过,她就忍受不住,一阵恶心猛烈的涌上了喉咙。

    她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下又一下擦着嘴唇,直到嘴唇完全肿起来,甚至流了血,她也不能停止自己的举动。

    她一进浴室就呆了将近三个小时,这不由让单宁轩一阵担心,他伸手拧了拧门把,他才发现门被她反锁住了。

    这样的情景更让他担心,他刚欲破门而入,卲宝儿却忽然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

    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淡漠,她冷冷的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更准确的说,比看一个陌生人更冷淡。

    她以为他和以前一样,一早就会离开这里,但是没想到他这么久了还没走。

    “你走吧。”卲宝儿揉了揉疼痛的眉心,看也不看他道。

    他并没有任何举动,看着她已经流血的嘴唇,他的心被狠狠的刺痛了。

    他可以想象,刚刚她在浴室里是如何用力的想要清除他留下来的痕迹。

    现在,他就这么让她嫌弃?

    “以后……”卲宝儿自顾自的上楼,忽然站住了脚道:“不要再来了,我不想再说任何的话,我们之间到此为止。”

    如果说,爱他是一种犯贱的找虐,那她势必要用所有的力气来阻止自己的行为,这次,她是真的铁下了心。

    她的话说的很是冷淡,更准确的说,其中都是冷静,这样的态度不是气话,让单宁轩的心更是悬了起来,她真的要让他们之间画上一个句号?

    ------题外话------

    咳咳咳,不要喷,不要喷,这是他俩最重的戏份了,后面会起到作用,过了这章就好了,下面多多是男女主的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