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七十章:你流鼻血了

第七十章:你流鼻血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争吵了一阵还是没能得到许锦灵想要的结果,更准确的说,从头到尾郭参都没有和她吵,一直是许锦灵再讲什么人权主义。

    许锦灵说的口干舌燥,郭参只是看着她,一点点意见都没发表。

    “我说的你到底听没听到!”许锦灵怒火中烧的看着他。

    在她眼里,他的没反应完全是一种不尊重她的行为。再怎么说,她都说这么久了,郭参是不是该给点态度,但是他就是站在那儿无动于衷的看着她,让她有些气急败坏。

    郭参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她微恼可爱的模样:“好了,都听你的。”

    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郭参今天算是明白了。

    逆着她不对,顺着她也有错,想做一个好男人太难。

    “这是你说的,算数吗?”许锦灵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忽然抓住他的话不放,问道。

    郭参一惊,觉得不妙,但是自己的话已经放出来了,要收回来已经来不及,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心想她也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一阵阵担心过去后,只剩下点头。

    得到了郭参的答案,许锦灵才满意的看着他:“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逼你。”

    既然郭参已经答应了,那她可得好好想想这些要求。

    “你有什么要求,说吧。”既然已经让她抓到话柄了,郭参只好接受。

    许锦灵食指抚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吊足了郭参胃口,最后却只是说了一句:“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郭参嘴角抽了抽,敢情他等了这么久,只是等到这一句话,这小妮子是耍他的吧。

    许锦灵可不管郭参是怎么想的,拿起自己包,进更衣间换了一件衣服走了出来,满脸轻松愉悦:“我出去见一个朋友,拜拜。”

    “好,电话联系,晚上我去接你。”郭参点头道。

    郭参哄了这么久,许锦灵才乐意给了一个笑脸,然后转身出了卧室。

    这总算让郭参舒了一口气,现在许锦灵是越来越不好哄了,要用人权换来一个要求才能熄火,真是不容易。

    ※

    许锦灵开着自己的车给卲宝儿打了电话才敢去卲宝儿的公寓,上次白跑了一趟,这次许锦灵可谓是有了先见之明。

    开了十几分钟的车便到了卲宝儿公寓,站在卲宝儿公寓面前,敲了敲门:“宝儿……”

    按了门铃,敲了门,包括喊了门,但是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奇怪……”刚刚明明打电话的时候在家,怎么会不在呢。

    “宝儿……宝……”许锦灵刚欲抬手敲门,里面的门忽然开了。

    卲宝儿一脸疲惫的看着许锦灵,微微扯了扯嘴角:“你来了……”

    “你……你怎么了?”许锦灵疑惑的看着一脸苍白的卲宝儿。

    看着卲宝儿有些疲惫的模样,许锦灵怎么觉得她像是生病了呢?

    “没事,进来吧,有些感冒罢了。”说着,卲宝儿掩住嘴唇忍不住轻咳了几声。

    许锦灵将信将疑的跟上卲宝儿脚步,走了进去。

    许锦灵刚跨步进去就发现之前的羊毛地毯不见了,不由好奇的问:“哎,地毯呢?”

    因为之前住在这里,许锦灵经常坐在地毯上看书,所以对地毯的影响十分深刻,现在一来看不见,她自然很是奇怪。

    她的问话让卲宝儿身体一僵,卲宝儿头也没回,僵硬着身体说道:“哦,上次不小心撒了果汁在上面,扔了。”

    说完,她别过脸假意去拿纸巾,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脸的疲惫和憔悴。

    她怎么可能开口告诉许锦灵拿地毯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张地毯在单宁轩走的那天便她剪成了碎片扔了,她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那样的耻辱。

    那天,说严重点,她就是被单宁轩强奸了,而且她还一点办法都没有。

    “宝儿,你怎么了?”许锦灵还是无意中看到卲宝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卲宝儿转过身,用纸巾擦了擦胳臂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淡笑道:“没事,可能是这两天上班累了。”

    她不想让许锦灵看出自己的情绪,希望能用自己的淡笑掩饰过去。

    “不对,你有事。”许锦灵看着卲宝儿故作出来的坚强,明显就察觉到她这份情绪还藏着一些痛苦。

    她的一句话让卲宝儿差一点藏不住自己的情绪,匆匆的转过身,不让许锦灵看到自己夺眶而出的泪水:“我……我真的没事。”

    许锦灵看着卲宝儿颤抖的肩膀,走到她的面前,卲宝儿无处躲藏,脸上的痛苦的泪水彻底显露在许锦灵的眼前。

    “宝儿……你……”许锦灵一惊,她似乎没有想到卲宝儿会哭。

    皱了皱眉头,许锦灵再次出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她是绝对不会相信卲宝儿刚刚说的,如果真的没事,那她为什么会哭。

    在许锦灵再三追问下,卲宝儿终于忍不住了,趴在许锦灵的肩膀上,眼泪忍不住滑出了眼眶:“锦灵……我,我好痛,我的心好痛……”

    “怎么了?”许锦灵扶着卲宝儿,担心的看着她。

    拉着卲宝儿坐下,卲宝儿的泪水依旧挂在脸上,声音里带着一些苦涩:“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好痛苦,真的好痛苦……”

    “为什么?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和单宁轩,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可能了。”卲宝儿的目光显得有些空无,看着前面,呆愣的大眼藏不住泪水,那些心酸的泪水几乎脱框而出:“我们之间,或许就不该有开始。”

    许锦灵看着卲宝儿痛苦的模样,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宝儿,不要这样说,他是喜欢你的,这一点我可以看出来。”

    “不,锦灵,你错了,他喜欢的……不过是我的身体……”这样的话,卲宝儿平时是万万开不了口的,但是在许锦灵面前压抑太久的情绪,她却顾不得别的,只能一一的爆发。

    “如果,他爱我,他就不会不愿意娶我,如果他爱我,他就不会让我这样不清不楚,情妇不是情妇,朋友不是朋友。”卲宝儿说着,声音越来越颤抖,最后有些哽咽的继续道:“他爱我的话,他怎么可能让别的女人成为他的女朋友,让我尴尬的看着他们……”

    “宝儿……”许锦灵的眉头猛然皱了起来,她越来越觉得卲宝儿和单宁轩之间不简单。

    卲宝儿目光呆滞的穿过茶水桌,落到了墙角一个高架上。

    那上面放着她上次过生日的时候单宁轩送她的礼物,笼子的小仓鼠蹦蹦跳跳,很开心的看着正在说话的两个人。

    卲宝儿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只仓鼠,过了好久,她才开口,好似自言自语:“你知道吗?我喜欢单宁轩很久了,从念书的时候我就喜欢他,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我,在家里的时候,他更多的时候宁愿逗我妹妹,他都不愿意给我一个笑脸……”

    “我喜欢她,但是我从来没有强迫他啊,就连我们之间的婚约,他不愿意,我都能主动提出拒绝。我从来没有奢望他会爱我,我只是想为他做一点什么,哪怕只是一点点,所以退婚让我很痛苦,可是为了他,我还是做了……”卲宝儿说着,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嘴唇因为痛苦也强烈的颤抖着:“他不爱我……他从来就不爱我……但为什么不爱我他又不能放我离开!为什么!为什么不爱我又要把我搞得这么狼狈,为什么!”

    说着,卲宝儿无助的抱着自己的身体,好像里面有什么在蠕动一样,她必须用力才能弄死它们。

    她心中藏着的疼痛是她无法用言语说出来的,如果可以不管不顾许多的东西,她真的想离开这儿,消失在所有认识人的生命里,她不想在面对这样狼狈的甚至有些不堪的自己。

    “宝儿,别这样……”许锦灵连忙抱住卲宝儿,阻止她这带点自我伤害的举动。

    “他说他讨厌我这张脸,但是我的妹妹贝儿,明显和我长着相同的面孔,为什么 他能对着他笑,对我却不能……现在,我没有那么高的要求,我只希望他能把我当陌生人,或许这样,我才能彻彻底底的忘记他,可是他不愿意放过我,不愿意……”卲宝儿哭着,仿佛压抑这么多天的情绪都在这一天爆发了。

    许锦灵看着卲宝儿痛苦的模样,有些自责道:“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也不会勾起你这么多伤心事……”

    卲宝儿的情绪不能平静,面对许锦灵的话,她只能摇摇头:“不关……你的事,是……是我……自己的原因。”

    许锦灵咬了咬嘴唇,有些不好开口,但最终还是问出了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已经明确的告诉他了,如果他再这样,我会让他后悔!”卲宝儿字字清晰说道。

    好像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已经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无论别人能不能接受。

    许锦灵握住卲宝儿的手,在听到她这样说以后,不由握的紧了几分:“宝儿,你不要这样,哪个男人不值得你做任何的傻事。”

    卲宝儿扯了扯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拍了拍许锦灵的手:“你放心,我是不会为了这个男人而死,我只是会让他后悔。”

    许锦灵皱紧了眉头看着卲宝儿,她只觉得,卲宝儿这样挺令人担心,虽然她答应许锦灵不会让自己出事,但是卲宝儿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都是让人有些担心的气息,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做出一些事来。

    “好了,你不要担心,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想不开。”卲宝儿握住许锦灵的手,一脸诚恳。

    许锦灵点了点头,慢慢放下心笑道:“今天我们出去购物吧,把那些烂心情都当钱卖掉!”

    “呵呵,好。”卲宝儿忍不住笑了,把钱卖掉,这样的话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听了刚刚卲宝儿的几句话,许锦灵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除了心疼卲宝儿,某些情愫也触动了她。卲宝儿比她好,最起码卲宝儿能明确自己的感情,但是她呢,什么也确定不了。

    现在,只有靠着别的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两人心情都不好,说着便开始行动,许锦灵催着卲宝儿换身衣服,两人开着车子去了最大的商场。

    女人逛起街来,只要看到喜欢的,哪里管合适不合适,刷卡便买了。

    逛还没有半个小时,两个人手上已经买了许多东西,各类东西都有,有的根本用不到,但是人家推荐,她觉得还不错便买了。

    钱虽然花了不少,但是卲宝儿明显比刚刚出来气色好了很多,似乎暂时的忘记了自己痛处。

    两人购物上瘾,买了一堆的东西,直到车子里放不下了才肯罢手。

    两人心情都不错,买了东西准备去喝一点东西歇一会。

    “不如就去我们以前念书时候常去那家咖啡厅吧,好久没去了。”两人没有好去处的时候,许锦灵提议道。

    卲宝儿点了点头:“好,就去哪儿,哪里还有不少以前的回忆呢。”

    她们毕业也只不过刚刚一年,但是却有一种远离校园生活好久的感觉,现在去怀念一下,好像还不错。

    只是刚进那咖啡厅,便看到一幕大学生求爱的场景。

    看着那围成层层的人,许锦灵不由有些好奇,到底是那个学院的学弟这么大胆,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求爱。

    “哎,有人告白哎。”许锦灵拉了拉卲宝儿,显得有些激动道。

    卲宝儿不由也有些好奇,目光盯在那群人堆里,不由打趣许锦灵道:“你还会激动?我记得当年你刚刚进学校被那个大三的学生会主席告白,当时也没见你这么激动啊。”

    说起那些追许锦灵的人物,可是一堆又一堆,直到现在卲宝儿随口说来就有好多个。

    “得了,那个学长你还不知道,长得还不错,可是人是在不行,你不知道他的历史?”许锦灵挑了挑眉头,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看着卲宝儿。

    卲宝儿在大学的时候,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舞蹈上,她哪里有时间去听别人的八卦,她当然也不知道许锦灵所说的“历史”。

    许锦灵瘪了瘪嘴,语气里有对那个所谓学长的不满:“听说他是个约炮高手,每次还不喜欢戴套,和他在一起的女生,什么都得自掏腰包,就连打胎这种事,他都不负责的,这样的男人你敢要吗?”

    许锦灵把自己所知道的的都告诉卲宝儿,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都是实话,但是显然卲宝儿有些吃惊会有这样极品的男人。

    “你……你说真的?”卲宝儿有些目瞪口呆。

    虽说她们念的是艺术类大学,校风是比较开放一些,但是像刚刚许锦灵所说的那种奇葩,她倒还真的没有听过。

    “这么不负责的男人,我可消受不起。”现在想起那个学长,许锦灵还一阵恶寒。

    卲宝儿显然被这样的事情震撼到了,连连对许锦灵感叹:“搞不懂……搞不懂……”

    她是真的搞不懂,那学长都那样了,怎么还有那些女人拼命的朝着他身上拱。难道现在这社会变了?也讲究男人活一张皮的道理?

    “别说他了,我们看看人家告白吧。”许锦灵拉了拉还在思绪中的卲宝儿说道。

    现在站在这些前人的历史上来看这些大学生告白还真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

    许锦灵没容卲宝儿多想,便拉着卲宝儿走进了人群。

    只见那个告白的男生手里抱着玫瑰花,满脸真诚的对那个被告白的女人说道:“我不在乎你是什么样的,我只希望你能答应我,做我的女朋友。”

    这男生这样的话一说,马上遭到了旁边所有人的起哄。

    一片激烈的起哄声,让整个场景瞬间热了起来。

    被告白的那女人显的有些尴尬,似乎不能接受,踌躇着开口道:“别这样,你知道……我我是已婚女人。”

    “可是他对你不好,不是吗?”所有人来不及倒吸冷气,那个男生便开口了。

    女人微微转过头,不去直视男生的眼睛:“即使是那样,我和他之间也是有法律承认的婚姻。”

    女人微微回头,男生伸手去拉她的时候,正好面对着卲宝儿和许锦灵,让她们完全看清楚了两个人的脸,两人具是一惊。

    “亚韦……”

    “是她……”

    卲宝儿一眼就认出那个告白的是自己的弟弟,眉头不由皱的紧紧的。

    许锦灵此刻的眉头也皱着,不是因为那个男生是邵亚韦,而是因为邵亚韦告白的对象是张启的老婆秦敏华。

    他们两个是怎么扯到一起的,许锦灵很是不解。

    邵亚韦和秦敏华并没有听到两人的惊讶声,邵亚韦拉住欲走的秦敏华道:“你相信我,他不能给你的幸福,我能给。”

    “不,不,不是的,我爱他,我……我不能离开他。”秦敏华摇了摇头,完全否认邵亚韦的说法。

    邵亚韦有些激动,用手臂压住她的肩膀,丝毫不在乎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但他不值得你爱,如果他在乎你,他就不会把别的女人带回家,你明白吗?”邵亚韦皱着眉头解释。

    秦敏华有些怒意,在别人面前被揭开伤疤,再温顺的兔子也会咬人。

    “这不关你的事,你只是一个学生,我能要的,你都不能给。”秦敏华皱着眉头,语气冷了下来。

    她心里本来就有些自卑,张启又总是带别的女人回来,没完没了的羞辱她。这更成为她心里的一块伤疤,现在,邵亚韦又来揭示一遍,还是当着这么多人,她更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了,再见。”秦敏华忍受不了周遭异样的眼光,咬了咬嘴唇对邵亚韦说道。

    邵亚韦还欲说什么,却让卲宝儿出来阻止了。

    “亚韦,你在干什么?”卲宝儿皱着眉头出来阻止了自己弟弟接下来的话。

    她的一声叫喊,让邵亚韦和秦敏华把目光都投射了过来。

    邵亚韦吃惊的看着卲宝儿,似乎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她:“大姐……”

    秦敏华听到了邵亚韦对卲宝儿的称谓,更觉得尴尬,还没来的撤场,便看到了在卲宝儿一旁一直盯着她的许锦灵。

    秦敏华的眼睛瞬间睁大,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见熟人,拿着手包的手不由紧了几分,就连脸色也瞬间苍白了起来。

    邵亚韦还没来的及开口说话,卲宝儿便拉着:“你过来,姐姐有话跟你说!”

    说着,也不管邵亚韦愿不愿意,拉着他就出了咖啡厅。

    秦敏华一个人站在那儿尴尬极了,直到人都渐渐散去,她才走近许锦灵,有些窘迫的开口:“我……我可以和你聊聊吗?”

    许锦灵看着秦敏华温婉的模样,她实在拒绝不了,点了点头。

    秦敏华领着许锦灵坐到了一旁的咖啡座上,点了两杯咖啡。

    “我可以请求你一件事吗?”秦敏华咬了咬嘴唇,一副很难开口的模样。

    许锦灵淡然的看着她,似乎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

    “不要告诉张启,是吗?”许锦灵皱了皱眉头问。

    秦敏华一愣,她没有想到许锦灵会猜到。

    既然她已经猜到了,那也省的她开口了,点了点头:“是的,请你不要告诉他。”

    “你爱他吗?”许锦灵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忽然冒出一个毫无关系的问题。

    秦敏华呆呆的看着许锦灵,随即笑了笑:“像我这样的人,恐怕永远也谈不了爱,我的爱情从来都是操控在父母的手里,并不是我……能做主的。”

    她的笑容里带着一些苦涩,说出的话也让人觉得颇为心酸。

    “其实,如果不爱,又何必苦苦维持。”许锦灵叹了一口气,喝口咖啡淡淡道。

    秦敏华摇了摇头:“没用的,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我的生活和经历。”

    许锦灵淡淡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秦敏华说的话对,她不能明白秦敏华的生活,就像秦敏华也从来没有过她的经历一般。

    许锦灵没有多坐,点了点头,拿起包便准备离开。

    “你放心,我不是长舌的人,这件事我不会说的。”临走之前,许锦灵淡淡留下这一句话。

    秦敏华如何,张启如何,那是他们两人之前的事,许锦灵本就不该插手。

    ※

    邵亚韦被卲宝儿拉着颇为不满意,走到人少的地方,他便甩开了卲宝儿的手:“大姐,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卲宝儿想到刚刚邵亚韦告白的场景,不由气红了脸:“我问你,你对那个女人是真的还是闹着玩?”

    这两个答案,无论是哪一个,卲宝儿都不希望。

    如果是闹着玩,那他就伤了人家的心,如果不是,那他会伤了父母的心。

    “我是认真的,我是真心喜欢她。”邵亚韦很是坦诚的告诉自己的姐姐,没有一点点隐瞒。

    卲宝儿的眉头因为他的承认皱的更紧了:“你知道她有老公的,她比你大很多,你为什么要这样?”

    “不,姐,她不幸福,她是被逼嫁给她现在的老公,她不大,她只比我大一岁,如果不是因为父母,或许她还在读大学。”邵亚韦努力的解释着,试图让自己的姐姐能理解自己。

    卲宝儿摇了摇头,目光还是带着一些怒火:“可再怎么说,她也是已婚女人,这种破坏人家家庭的事,你不能做。”

    “大姐,什么事我都可以参考你的意见,但是这件不行,我认定她了。”邵亚韦见完全劝不动自己的姐姐,只好摆出了自己的态度。

    卲宝儿没想到邵亚韦这么强硬,也不由生气了:“你已经是成年人,你的事我不想管,但是你不能丢掉邵家的脸面,爸是有头脸的人物,你这样考虑过爸妈的感受吗?”

    “我就是因为考虑他们的感受,所以我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是邵临尝的儿子,我要的就是一份公平的对待,我相信她不会在乎我的身份。所以,这件事大姐你不要再管了。”邵亚韦坚定的看着卲宝儿,丝毫不肯服软。

    “好,好,你的事我不管!”卲宝儿真的对自己的弟弟生气了,听完他的话直接转身就走。

    邵亚韦都这么说,让她这个姐姐是在没有办法。

    她的事本来就已经够多,够操心的了,现在邵亚韦又给她找事,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既然两人都有自己操心的事,那就自己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吧,她只负责管好自己,而邵亚韦的事,就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

    来和许锦灵重新会和的卲宝儿也没心情问许锦灵刚刚去了哪儿,也没有心情再逛下去了,所以直接和许锦灵开车回到了公寓。

    刚刚调整好的心情,似乎只在这一天又毁了。

    许锦灵留在公寓安慰了卲宝儿好一会儿,直到天都黑了,卲宝儿也有些乏的时候她才起身离开。

    这时候的她已经完全忘记有音乐会这件事,出了公寓吸了一口冷气就准备取车回家。

    还没走到车库,一辆车便冲她亮起了车灯,甚至故意的冲她按了几下喇叭。

    听到喇叭的提示,许锦灵有些疑惑的走进那辆车。

    刚走进车门,车窗便摇了下来,露出郭参那张帅气的脸。

    “你怎么在这儿?”许锦灵一愣,顺口问道。

    郭参扬了扬手中的音乐会门票,淡笑:“这个。”

    看到音乐会门票,许锦灵猛然想起来和郭参还有约,拍了拍自己笨拙的脑袋,十分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忘了。”

    “上车吧。”郭参看着她傻呵呵的模样,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替她打开了车门。

    许锦灵迅速的钻进了车里,忽然开口问道:“你该不会在这儿等很久了吧?”

    她这么随口一说,倒是让郭参有些不自然。

    “没有,刚刚路过。”郭参轻咳了一声说道。

    其实他确实等了很久,从她和卲宝儿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了,也没有打电话催她,就一直在门外等着她。

    许锦灵点了点头,舒张身体道:“还好不是,不然我该自责了。”

    说着,神秘兮兮的把挎在身上的包取了下来,放到离郭参远远的地方,好像里面藏了什么不能让郭参看到东西。

    作为侦查能力的很好的郭参,怎么可能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只不过不揭穿她罢了。

    不过,他对她包里藏了什么,也提不上好奇的情绪。

    两人今天倒是没有斗嘴,很和谐的去了音乐会。

    因为艾尔是许锦灵非常喜欢的音乐家,所以全场听的十分认真,就连最后的结束散场的时候,许锦灵还忍不住和郭参感叹:“真是太棒了,艾尔很棒,对不对。”

    她一个劲的求证,希望郭参也能同意自己的表扬。

    但是遗憾的是郭参并没有搭理她,而是开口道:“去吃饭吧。”

    瞬间,许锦灵的所有表扬成了自言自语。

    “吃饭?”许锦灵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多了,上哪儿去吃饭。

    郭参为她开了车门,简短的说道:“我还没有吃晚饭。”

    他从下午四点的时候就在等她了,然后又听了三个小时的音乐会,他哪里有时间顾得上吃饭。

    “可是现在差不多都关门了。”除了一些路边大排档,这个时间所以的店应该都不营业了。

    郭参把她推进了车子里,自己也坐了进去,让司机开动了车子,一脸淡然道:“我有办法。”

    许锦灵扭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明白了他的办法是什么。

    看来郭参是要动用关系吃这顿晚饭啊,那不是要麻烦很多人?

    就在车子行驶的过程中,许锦灵忙让司机把车子开往郭家,然后满是自信的拍了拍胸脯,对郭参一脸自信道:“没关系,我给你做晚饭。”

    她这话刚落,郭参就一脸怀疑的看着她:“你能行?我可永远记得你三年做的蛋炒饭是什么味。”

    “咳咳……”许锦灵的自信严重被郭参呛到了:“那是我故意的好不好!”

    都多久的光荣历史了,郭参还要再拿出来替一遍,真是的。

    “故意的?”郭参挑了挑眉,轻易的就套出了她的话。

    许锦灵一阵窘迫,忙讨好的笑了笑:“这不能怪我,谁让你那时候那么讨厌。”

    说起郭参那时候的讨厌,许锦灵到现在还耿耿于怀。

    他对她那么坏,她当然要为他做一顿终身难忘的饭!那顿饭确实没有做好,她在里面加了很多调料,可以说什么味道都有。

    但是郭参还是一点不剩都吃了,许锦灵看着他吃的很享受的模样,还奇怪过,自以为自己不小心把蛋炒饭炒的很好吃,结果自己尝了尝那剩在锅里的一点点,差一点没把自己咸死。

    那味道真的要多难吃有多难吃,但是郭参却全部吃完了,自从许锦灵便知道,郭参就算是吃掉所有难吃的东西也不会在她面前露出狼狈的模样,在这方面,她失败了。

    但是今天再提起以前的事,许锦灵脸上不由浮上一些笑意。

    以前对她来说,还真的是美好,最起码那时候的她无忧无虑,是真的快乐,不像现在,她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你确定要自己做?”郭参再次开口向许锦灵确认。

    许锦灵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自信道:“相信我,我会做的很好吃。”

    郭参点了点头,但是脸上的不信任还是让许锦灵一眼就看出来了。

    就冲着他的不信任,许锦灵今晚也要好好表现,作出一顿美味的大餐来。

    她就不信了,自己还能在做饭上失败,今天她一定要把郭参错误的认识扭转过来!

    说干就干,刚回到家,许锦灵就扔下包冲进了厨房。

    打开冰箱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食材很丰富,不会影响她的表现。

    找到围裙,她熟练的系上以后便开始做起了今晚的“大餐”。

    看着她忙碌的背影,郭参从卧室里换好了休闲装走了过来,倚在门框上,一派悠闲;“需要帮忙吗?”

    许锦灵微微回头看了郭参一眼,目光瞬间让这样打扮的郭参吸引了过去。

    她发现,郭参穿休闲装还是挺帅的。平时见惯了他穿军装和西装,偶尔穿穿休闲装好像也挺入眼的。

    看着看着,许锦灵就看住了。

    郭参一脸嫌弃的看着许锦灵,微微开口道:“你流鼻血了……”

    “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几天天气干燥,我可能上火了。”许锦灵忙捏住自己的鼻子,一脸窘迫的道歉。

    要不要这样啊,人家郭参还穿着衣服呢,她都能流鼻血,要是不穿衣服……

    “呸呸呸,想什么呢?”许锦灵自己脑子里想着,猛然的出口。

    意识到自己出口的话,她又是一阵窘迫。她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到郭参的面前,她就藏不住情绪了呢?丢死了,心里想的话都能说出来。

    她的脸色微红,右手还在捏着自己的鼻子,但是捏半天她也没有什么感觉,放下手,摸了摸鼻子,再看看手上,根本就没有预料之中的血迹。

    “郭老参,你又骗我!”意识到自己又被骗了,许锦灵忍不住暴怒道。

    她怎么这么好上当,一不小心就被骗了。

    郭参看着她怒气冲冲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呵呵,如果你自己刚刚没乱想,怎么会那么轻易相信。”

    “我……”许锦灵张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哎呦,她真心觉得自己丢人丢的够可以的,人家说她流鼻血,她就信,还给自己找什么天气干燥的理由,她自己想想都觉得臊得慌。

    “哼,不和你说话……”许锦灵白了郭参一眼,话还没继续下去,忍不住嗅了嗅鼻子:“什么味……”

    认真的嗅了嗅鼻子,猛然看到自己的锅里煮的菜。

    “啊,菜糊了……”许锦灵慌忙的看着自己做的“大餐”,慌神的马上关上了火,但是已经无法挽救了。

    锅里除了黑不溜秋的一堆东西,根本看不出来它本来为何物。

    “啊,好可惜……”许锦灵一脸的惋惜,皱着眉头看着锅里,自己认真做的菜。

    说着,眼睛不由气鼓鼓的看向郭参,指着手发怒道:“都怪你!”

    这人真是的,没看到她在做菜吗,和她开什么玩笑,这下好了,饭菜全部都糊了。

    郭参挑了挑眉,好像他刚刚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她一直在和他说话吧。

    “你出去,我没做好之前不准进来。”许锦灵走到厨房门前,猛地翻了一个白眼给他,然后猛的关上了门,彻底的阻断了郭参的视线。

    她这顿晚饭,不仅自己做的揪心,郭参在外面等的也揪心,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晚上十二点了,她已经在里面捣鼓了半个小时,她要是再不出来,郭参严重会怀疑她在里面不小心睡着了。

    就在郭参在外面怀疑的时候,厨房的门发出了细微的动静,他的目光朝着厨房门看了一眼,许锦灵一脸的尴尬,随后笑了笑:“你……你先坐,我去拿晚饭。”

    说着,自己钻进了厨房,不一会儿端着两碗泡面走了出来。

    “这就是你一个半个小时做的晚饭?”郭参瞥了一眼她手上的泡面,有些怀疑的问道。

    许锦灵本来有些窘迫,被郭参这样一问,她瞬间理直气壮道:“这也很考技术的好吗,不信你吃看看。”

    “你尝尝。这可是我特别为你准备的。”许锦灵说着,不容郭参拒绝,直接把其中一桶泡面推到了郭参的面前,一脸自信道。

    许锦灵准备的晚饭看来没有他的干扰也失败了,既然只有泡面,不能认命也没有别的办法。

    郭参刚动了一下筷子,许锦灵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

    那带着笑脸一脸期待的模样,好像一个急于得到老师表扬的小朋友,她在等待,在等郭参给她打个分。

    郭参点了点头:“不错……”

    “我就说,我泡的一定……”刚得到郭参夸奖的许锦灵,就忍不住拍手准备自夸一番。

    “这个牌子的泡面不错。”她话还没说完,郭参吃着泡面又补充来了一句道。

    “什么!明明也有我的功劳,不是我,它是不会这么好吃的。”推了一下郭参,许锦灵忙把功劳都朝着自己的身上揽去。

    郭参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她好像只负责注水和放调料包,其他的都不关她的事吧。

    一顿晚饭,许锦灵一直在喋喋不休的争功,郭参则吃的相当的有味。他没有说谎,他是真的饿了。

    吃完饭后,两人上楼准备休息。

    许锦灵脱了外套,懒散散的问:“我要洗澡,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今天看在他没有挑剔自己食物的份上,那她就让着他一次,他要是去先洗,这次她觉得不和他争。

    “我们一起洗?”许锦灵还没得及转头,郭参粗壮的手已经攀上了她的腰肢,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白皙的颈部间说道。

    许锦灵的眼睛大大,咕嘟嘟的咽了两口口水,她现在算是知道了,暖饱思淫欲是什么意思了。

    要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刚刚是绝对不会给郭参做饭的。胃子吃饱了,现在生理上饿了,这可不是她要的。

    “等等……”许锦灵转过身正对上郭参的脸,拉开两人的距离,阻止道:“我有事情和你谈谈。”

    郭参看了她一眼,他可不认为在这时候还有什么事要和她谈的。

    许锦灵说着,忙拿过自己的包,坐到在床上,朝着郭参招手道:“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她拍了拍床边,示意郭参坐下来。

    郭参看着她从包里逃出来的东西,不由想起她今天遮遮掩掩的拿着自己的包,心里不由对她手里的东西产生了一丝好奇。

    带郭参坐下来,许锦灵舒了一口气,从包里掏出了自己藏了一整天的东西,放到了郭参的面前:“看看吧。”

    ------题外话------

    二斗子明后两天可能加更哦,15000+不等,男女主互动,不可错过,妞们做好准备吧,嗷嗷嗷嗷嗷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