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一百零四章:可以吗?

第一百零四章:可以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切都是别人事先设好的套?张启真的是那个幕后黑手?而郭参一直都知道!

    这样的想法越来越让许锦灵不安起来,忍不住皱着眉头问出口:“这些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嗯。”这次,他没有选择隐瞒。

    许锦灵一震,脚步有些不稳的后退了两步:“那,那前几天记者拍到的打人事件,也是设计好的?”

    以前的思想是混乱,但是却像是海面,平日里的生活是平静的,只不过是偶尔遇到了大风浪而已,一个浪花打过便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但是现在呢,这大风浪可是没有一点点消停的架势,把她直直的顶到了顶端,又狠狠的摔了下来。这种感觉不疼,但是却让许锦灵感觉害怕,甚至有些惊恐。

    郭参看出了许锦灵情绪的不稳定,但却没有再骗她的想法,而是诚实的点了点头:“是。”

    他回答是,他竟然回答是。

    那那天他对她的争吵,是真的还是假的,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许锦灵睁着大眼,尽是说不明的情绪:“那……是你还是张启?”

    “是张启为了让我先离开军区,好让大家都转移视线,让他更好的实施自己的行动。”郭参看了许锦灵一眼,详细的向她解释。

    张启知道,现在整个军区都是郭参在管理,而这个军区一向参与毒枭追捕事件。要是郭参失职了,根本没有办法参与行动,失去中心的军区根本就没有多大的能耐,那样对张启来说就能轻松很多,不用费太多的事。

    但是张启没有想到的事,他给别人设了套,却不小心钻到了别人给他设的套里。

    而这些军事上事,许锦灵不懂,也不想懂,她只想问清楚关于自己的。

    “你前几天所说的有隐情就是这个?”许锦灵的脸色苍白,看着他问。

    郭参皱了皱眉头,欲上前拉住她:“锦灵,这些事,你听我说……”

    “够了,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许锦灵眼睛里泛着泪花,又退了几步:“原来,这一切都是设好的局!张启那天会约我是局,而你呢,你知道那个是局,你却选择将计就计,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那天,他要是晚一步,她……如果真的出了那种事,他是不是也毫不在乎?在实行这一切的时候,他有没有考虑过她会是什么感受?

    “锦灵……”郭参哑着嗓子出声:“这是上级的机密,我……不能说。”

    就连他被停职在家这件事也只有他自己和直属上级知道,除此之外并没有别人,这些话他更是不可能告诉许锦灵,但是这不代表他没有做好任何的防护,在这件事发生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这一切。那天,他只是收到了照片和一条信息,直属上司并不让他有所行动,从暗处得来消息,张启要有所行动了,他们猜想很有可能就是这次张启要开始动手了,但是他却顾不得那么多,心里担心的要死,直接去了信息上的地方。

    后来发生的事便都在他的预料中,并没有告诉许锦灵,但那天她知道离婚协议和事后药,他是真的生气,这可不是假的。

    他并没有完全的欺骗许锦灵,但是在许锦灵眼里,她却硬是被他利用了,甚至没给一点退路。她或许最在乎的并不是被利用了,而是郭参一次又一次的欺骗,现在她并不知道他的话里那些是真的,那些是假的。

    “呵呵,机密?”许锦灵咬着嘴唇出声。

    她还真是厉害,现在都能和机密纠缠到了一起,她是该哭还是笑?

    答案是什么,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她现在心里并不好受。

    她的目光又恢复了几日前那般冷淡,但这次出口的话里却没有赌气,全部都是她心内的实话:“郭参,昨天,我真的相信了你的话,为了你那句不知是真是假的话,我愿意……愿意生下这个孩子,可是现在,我越来越不确信,你究竟对我有几句真几句假!”

    她好不容易克服了自己的内心,不怕面对徐丽的责备,自私的为自己和腹中的孩子做一回决定,可是现在郭参却频频的说谎,让她彻底的没有了安全感,她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锦灵,我对你和孩子的感情怎么可能是假的,你是我妻子,这是如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郭参的眉头皱的紧紧的,扶着她的肩头给她最大的安全说道。

    妻子……

    呵,妻子终究只是一个称呼而不是他爱的女人。

    “我是你的妻子,但只是协议上的妻子,我们的协议上并没有要你接受我的一切。”许锦灵嗅了一下鼻子,看着他:“包括孩子。”

    郭参猛的一皱眉:“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他忽然觉得许锦灵的话里有话,那种带着一些决绝的语气让他的心不由划过了一丝不安。

    但是许锦灵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目光没有一点点闪躲的看着他:“我没有任何意思,我只是……在提醒我自己,不属于我的不要强求。”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肚子里的孩子包括在内,总是她认为郭参并不属于自己,所以她不会强求。

    但是在郭参听来却是另一番意思,好像说的是孩子,其中还带着抗拒并不愿意接受的成分。

    “许锦灵,不管什么属于你,什么不属于你,你给我听着,你和孩子都是我的。”莫名的不安让郭参抓住了许锦灵的手臂,死死的没有松开。

    看着他的霸道,许锦灵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那我呢,我就应该什么都没有吗?”

    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就是什么都没有,她才感到无助,才会乱想,才会没有安全感。

    郭参的紧皱的眉头看着她得到了舒张,一丝疼惜涌在了眉间,拇指的指腹擦掉了她的眼泪,哑声道:“你有我。”

    许锦灵一愣,眼睛看着,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情绪,但是心里所有的情绪都消极起来,她似乎没有了任何畏惧,难以企口的话,这一刻她什么也不怕。

    她淡然的看着郭参,涩涩的问:“郭参,你有没有爱过我?”

    或许,她心里一直都想知道这个答案,但是碍于心里的那道屏障,她始终没有问出口。但是现在,她肚子里有了孩子,她急需一个答案来为她下定决心。

    在她想象中以为郭参会犹豫,甚至逃避这个问题。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郭参只是叹了一口气,牵起了她的手,眼睛里都是坚定:“我爱你,从你的十六岁爱到现在,从未有一天变过。”

    许锦灵一震,目光里满满都是震惊之色:“你……你说的是真的?”

    郭参再说什么?十六岁……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我爱你,也爱属于我们的孩子,所以,别再乱想。”郭参吻了她的手一下,眼睛里满是深情。

    他一直认为,爱就是要用行动证明,并不是常常挂在嘴边,而现在他知道,他一直没有的安全感正是来源于他从未说过爱她。

    他说爱她了,许锦灵在这时却有些不相信了,这一切在她眼里显得有些不真实,眼睛灼灼的看着郭参,再次确认的开口:“你……对我,真的不是同情吗?真的不是因为同情才娶我,也不是因为你对我爸爸的承……”

    “……”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参捧着她的脸,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许锦灵微微有些呆滞,只觉得他的唇凉的很。

    这一吻对郭参来说是为了证明他对她的感情,本来只是想证明,但是薄唇碰到她柔润温暖甜美的唇瓣,他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吻中带上了一些掠夺,似乎要夺取她的每一寸的芳香。

    他的唇在她的唇瓣上由冷变成了灼热,那温度高的甚至让她觉得有些吓人。

    几天没碰她,他的*竟然被一个简单的吻挑动了起来。

    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郭参匆匆离开了的她的嘴唇,眼睛灼热的看着她:“现在,明白了?”

    他不敢再吻下去,他怕在这样下去,他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在这儿不顾她的意愿要了他,他对她的渴望,可不止这一点点。

    被吻过的许锦灵呆滞的看着他,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盛满了无辜,像只突然受到惊扰的小白兔一般。

    “还要我继续证明,我对你的爱吗?”久久没有得到许锦灵的回答,郭参将她圈禁在自己的怀抱里,让她感受他现在身体上的灼热。

    被他紧紧抱着的许锦灵此刻贴在他的身上,让他紧紧贴住的行为吓了一跳,惊愕的抬头,对上了他邪恶的笑意,耳边是他的询问,她的脸色一红,推开了他:“你……”

    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这能表达什么爱。但是郭参眼里的认真却是骗不了人,这让她相信郭参说的话绝对是真的。

    “那徐丽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许锦灵低着头,小声的问道。

    在她的心里,徐丽始终是她的刺,只要谈及她和郭参的感情,那根刺便出来刺她几下,卡的许锦灵心脏很疼,还没有一点点办法。

    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很多次,之前两人一直都没有标明说什么,即使说了,两人也一直都在那个气恼的态度上,因这个问题引起了争吵,但却不愿意去相信对方,这次,两人或许能静下心来吧话说清楚。

    郭参一直不知道许锦灵为什么揪着这个问题不放,这个问题他好奇极了,但是却从来没有问过,今天他一定要知道答案。

    “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那么肯定徐丽的孩子是我的?”相比上次,郭参这次耐下了心。

    许锦灵看着他,舒了一口气,心里虽然还是相信那个答案,但这次却把真实情况告诉了郭参:“妈过生日那天,王佳宣说你前一天回了郭家,徐丽告诉我,那晚你和她说了很多,她说你说你是因为同情和你对我父亲的承诺才和我在一起……”

    这次的许锦灵很诚实,没有一点点隐瞒,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郭参,包括那天的对话。

    等她说完全部的时候,她忍不住去查看郭参的脸色,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心虚,但是她失败了,郭参脸上并没有一点点不坦然,但却皱紧了眉心。

    他还真没想到,徐丽现在怎么有手段,呵呵,倒是他低估她了。

    如果说徐丽怀了别人的孩子硬要栽赃在自己身上,他可能还能微微忍让一番,但是徐丽竟然试图破坏两人的感情,甚至差一点让他失去真正属于他的孩子,这就不要怪他把事做绝了!

    许锦灵看着郭参渐渐黑掉的脸,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问:“你……你怎么了?”

    “那天,我确实回郭家了,不过只是取了样东西便会军区了,至于徐丽会搬回徐家也不是因为我让她好好养胎,而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她说不会再纠缠。”郭参简短的解释,但是脸色却并不好看。

    看着他的脸色,许锦灵忍不住揣摩。

    他该不会是因为她的话而生气吧,她并没有说什么啊。

    郭参黑着脸片刻,把目光移到了许锦灵身上,高深莫测道:“徐丽是朋友,怀孕这么久了,作为朋友是不是应该去看望一番?”

    “什么!”许锦灵一震:“看望?”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心里感觉如此不妙!

    她还没有来得及多想,郭参甚至连问题都没有回答,直接拉着许锦灵上了车,替她系好了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许锦灵并不知道徐丽家在哪里,但是她现在却清楚的很,郭参现在的目的地是徐丽家,这一点毋庸置疑。

    她并不想去,她和徐丽中插了一个郭参,三人在同一场合相处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要是在说些什么,她怕自己承受不了,但是郭参如此坚决,她并不能决绝的了。

    看着郭参开着车,一眼不发,许锦灵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如果要去,是不是应该带些礼物?”

    在这件事上,她明明是有理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感觉是她对郭参理亏,连抬头看一眼都觉得害怕,这不是很奇怪吗?而且,她现在和郭参一起去徐家算是怎么一回事?

    郭参没有理睬她,自然也忽略了她的提议,整个车厢内的气氛冷极了。

    她无论眼里心里都写满了不情愿,但还是被郭参牵着走进了徐家。

    徐家的管家看到郭参来了,一惊,忙惊喜道:“郭先生,您来了。”

    “嗯,徐丽在吗?”郭参脸上并未有过多的情绪,低声问。

    郭家忙点了点头,自动忽略了郭参身边的许锦灵:“在的,在的,我现在就去请,郭先生在客厅里等一会。”

    说着,也不顾郭参是什么反应,匆忙的上了楼。

    郭参也不客气,拉着许锦灵在徐家的客厅坐了下来。

    在楼上乱发脾气的徐丽听管家说郭参来了,脸上的阴晦一扫而尽,忙开了房门下了楼。

    看到沙发坐着的郭参,徐丽脸上带笑,惊喜的出声:“郭参,你来……”

    许锦灵听到了徐丽的声音不由转过了头,徐丽看到她,一下子停住了所有的话,就连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她在楼梯上呆滞了几秒后,脸上神色有变下了楼。

    “许小姐怎么也来了?”徐丽刚走进客厅,冰冷的眼睛就忍不住在许锦灵身上打量了起来,语调里更是带着一些厌烦。

    对徐丽来说,许锦灵根本就是多余的人,她不来,徐丽的心情可能会舒畅很多。她一来,徐丽就觉得自己的心又堵得慌了。

    许锦灵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徐丽眼睛里的厌恶,尴尬的坐在哪儿,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郭参看了一眼徐丽,伸手抚上了许锦灵的手,淡声道:“我和锦灵来看看你。”

    郭参这一个小动作,让徐丽暗暗的握住了手心。

    那个动作代表什么,徐丽是知道的,这种无形中的维护让徐丽不悦极了,但却又不能表现在脸上。

    “我很好,我们的宝宝也很好。”徐丽看了一眼许锦灵,气不过的抚上了自己的腹部,故作慈爱道。

    郭参冷眼一瞥,更正道:“徐丽,请你说话注意一些,那是你的孩子,并不是我的。”

    “郭参,这是我们的孩子……”徐丽有些急了:“我只爱过你一个人,也只让你一个人碰过,这个孩子怎么可能不是你的!”

    徐丽极力的狡辩着,双手更是死死的护在自己隆起的腹部上。

    郭参冷笑一声:“徐丽,有些事,我不想做的太绝,但是你要是欺负我的女人,那就不要怪我。”

    “什……什么意思?”许锦灵莫名心虚,看了一眼许锦灵说道。

    心里却恐惧了,害怕郭参知道了一切,怕许锦灵和郭参解开了误会。如果那样,他不是失去了一切,什么都没有留住?

    郭参眼睛直直的盯着徐丽,她的每个情绪都落到了郭参的眼里:“是你告诉我的妻子,我对她好是因为同情和承诺而不是爱?是你告诉她,你肚子的孩子得到了我的承认,是吗?”

    他几乎是一字一句问出了那些话,让徐丽的心忽上忽下,没有一点点的节奏。

    她的眼睛有些心虚,看着郭参却用肯定的语调道:“这些是事实不是吗?我肚子里的孩子本来就是你的,你迟迟不肯承认,不就是因为对她抱有同情,你们之间还维持着婚姻吗?”

    她说的理智气壮,让郭参连连点头,很是赞同。

    只是他嘴角冰冷的笑意却让徐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脚步也微微挪动了一下。

    郭参的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到了许锦灵的身上,强健的手臂揽过许锦灵,话是对徐丽说的,但是眼睛却是放在许锦灵的身上,满是柔情:“我对我的妻子,从来不是因为同情,我爱她,并且爱了十三年,娶到了她,是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

    他的话带着蛊惑,让许锦灵的目光从他的身上根本移不开。

    他的一字一句,是那么清晰有力的传到了许锦灵的耳膜上,许锦灵的眼神由呆愣也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郭参的眼光是那么真挚,她看不出任何说谎的痕迹,她愿意百分之百的去相信。

    此刻,彼此的眼神中的默契以及柔情,狠狠的刺激着一旁的徐丽,徐丽整个人都有些颤抖,目光死死的盯着许锦灵,一阵偌大的嫉妒冲上了心头,那些本来是属于她的,许锦灵凭什么夺取了这一切,还享受的理所当然,郭参所说的爱情,她根本就不相信!

    她是绝对不会相信郭参这么多年没有恋爱,甚至身边连一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有过,完全是为了等许锦灵这个黄毛丫头!这样的结果,徐丽如何也接受不了。

    “不,这不可能!”徐丽激动的摇头否认,语气里带了一些着急:“郭参,我知道她怀孕了,你不想刺激她,但是你就不怕刺激我吗?我也怀了你的孩子啊!”

    郭参越是对她满不在乎,她就越是害怕郭参完全的忘记了她肚子里孩子的存在,她想用腹中的孩子锁住郭参,她怕因为许锦灵怀孕了,她腹中的孩子起不到任何作用,那她还生这个孩子干什么!

    就在徐丽质疑郭参的时候,在书房的徐父听到了女儿刚刚惊喜的声音,也不由开了房门走了出来,看清了是郭参,客气道:“郭参来了啊,我说是谁让丽丽这么激动呢。”

    徐父的话语客气归客气,但是暗藏的讥讽可是一点点也没少。

    郭参敬重的看了一眼徐父,点头道:“是,徐丽怀孕这么久了,是应该过来看看。”

    徐丽眼睛因为郭参的一句话一亮,他现在的反应是肯承认了自己的孩子是他的了吗?

    果然,还是长辈在场,郭参才会觉得有压力,要知道自己父亲的话这么有用,只怕徐丽早就把自己的父亲推出去了。

    她还没有高兴多久,郭参后面的话彻底否认了她刚刚涌上来的欣喜。

    徐父打量了郭参身边的许锦灵一眼,笑道:“怎么?许小姐也很关心我女儿的肚子?”

    许锦灵没有想到徐父会忽然这么说,一愣,没有反应过来:“我……”

    “锦灵怀孕了,我带她来看看徐丽,正好从徐丽这里取取经,仅此而已。”郭参替许锦灵挡下了话。

    徐父不由皱了皱眉头,他怎么觉得郭参的话里的意思是许锦灵怀的是他的孩子,但是自己女儿肚子里的和他毫无关系呢?

    这就让徐父有些不高兴了,直接摊牌道:“既然你今天有时间过来,那我们就把事情都说清楚了。”

    “丽丽肚子里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徐父的眼睛一直看着郭参,直接而又了断的问道。

    他早就想找郭参好好的谈一谈了,徐丽一个未婚女人大着肚子也不是事,作为孩子的亲生父亲,郭参是应该给徐丽一个答案。

    从来温和的徐父,这次为了自己的女儿也不由使了逼婚的手段,只不过是针对自己的女儿,而是郭参。

    徐父的气势并没有吓到郭参,反而让郭参露出了笑意:“伯父,你这是什么意思?徐丽肚子的孩子该怎么办,应该去问孩子的父亲,怎么问我?”

    站在一旁等着父亲和郭参谈判的徐丽,一愣。

    果然,她还是估计错了,郭参没有一点点要认下她肚子里孩子的意思。

    郭参这种态度让徐父也是一惊,随后冷下了脸,问:“郭参,我们两家可是认识了有一段日子了,你确定要负了我们徐家?”

    “伯父,我也明确的告诉你,徐丽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我的。”郭参面对徐父的威胁,很是坦然。

    不是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认下来,忍受徐丽这种随意的栽赃这么久,郭参已经算是对徐家大度了,但是现在徐丽试图伤害许锦灵,那他怎么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呵,不是你的孩子?你的意思是丽丽贴上你的?男女情爱,缺少一样恐怕都不可以吧。”徐父误认为郭参是不肯承认自己对徐丽动情导致徐丽怀孕,话中因此带着微微冷意。

    郭参淡淡道:“可我和徐丽并没有任何肌肤之亲,哪里来的孩子?”

    “什么?”徐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徐丽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向了看着自己的父亲,忙开口道:“郭参,那天醉酒,你怎么会忘了,那日我们明明就有!”

    如果没有,难道肚子的孩子是自己蹦出来的吗?

    郭参看向徐丽,语调里都是冷静:“那好,我问你,如果我们之间有什么,你有印象吗?你可是一直穿着衣服。”

    “不……不是你给穿的吗?”许锦灵疑惑的看着他。

    郭参摇了摇头:“不是我。”

    “这,这不可能,那天我们明明就有事。”不然她怎么会怀孕,这么多天,她可只记得只有那次和郭参有肌肤之亲,其他的时候,她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徐父看着郭参脸上认真的表情,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郭参的模样,完全不像是在说谎,而自己女儿又不可能骗自己,现在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怕徐父也混乱不清了。

    “我的话已经说完了,不打扰了。”就在徐父和徐丽都不说话的时候,郭参拉着许锦灵站了起来,说道。

    徐丽还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转过弯,并没有发现郭参离开了。而此刻也混乱的徐父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郭参,干脆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并没有起来相送。

    许锦灵晕乎乎被郭参拉进了徐家,又晕乎乎的回到了郭家,这一切在她脑海里显得仓促,甚至带一些不真实。

    这些天她所相信的一切原来都是徐丽一手杜撰出来的,她就这么怀疑了郭参,还对郭参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

    想着,许锦灵心内有些内疚。

    郭参刚刚一直表现出很维护许锦灵,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生气。

    这次,郭参终于换成了郭参不再说什么,而许锦灵则一直犹豫要不要开口。

    郭参站在卧室的阳台内,留了一个坚硬的后背给许锦灵。

    许锦灵站在那里,犹豫了很久,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最终还是舒了一口气,上前了一步,缓缓的伸出自己的双臂环住了他的腰,轻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她不应该不相信他,不相信他对她的好不带有目的性。

    郭参让他抱住了腰,不由一僵,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欲拿开她的手转过身抱住她

    “不要……我……我知道错了,不要推开我。”显然,许锦灵认为郭参是真的生气不肯原谅自己,紧紧的抱着郭参。

    她主动道歉,她已经用尽了勇气,要是现在郭参拒绝自己,那许锦灵就真的再也没有勇气对他道歉了。

    许锦灵嗫嚅着:“你一直没有对我表明心意,我们之前又是协议结婚,我……没有安全感。”

    女人总是这样,男人不把话说的明白,女人就会胡思乱想。许锦灵也是,属于女人敏感柔软的一面,她也有。

    她此刻把自己最柔软,甚至带着一些委屈的一面彻底的放到了郭参的面前。

    那句“没有安全感”更是让郭参一阵心疼,郭参忍不住转身抱住了她,沉声道:“不要乱想,我们之间的协议早就不存在,娶你,是我爱你的方式,并不是同情你的手段,懂了吗?”

    许锦灵在他的怀里,安心的点了点头:“懂了。”

    现在得到了他肯定的答案,所有的负面情绪早就被风吹散,只专心享受着眼前的温暖。

    看着郭参,许锦灵伸出手抚上了他的脸颊,微微抬脚在他的眉毛上印下了一个吻:“谢谢……你爱我。”

    能得到他的爱,是许锦灵这辈子最大的财富。

    只是一个简单的感谢吻,郭参却没有轻易放过,扣住了她的脑袋,直接吻上了她的红唇。

    许锦灵这次没有惊慌,眉眼间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伸手抚住了他的后背。

    这几天一直处于冷战阶段的两个现在这种“近距离”接触让郭参有些按捺不住,深深的吻着她,眼睛不一会儿便染上了一片火热。

    两人在热吻中脚步已经来到了床边,郭参抱着她小心的躺下,但是嘴唇并没有离开她的嘴唇。

    这样缠绵的吻让两人都有些痴迷,郭参压在她身上,嘴唇吻着她的每一寸甜美,许锦灵配合着他的每一步。

    就在前奏要结束准备切入正题的时候,许锦灵本来有些不清的眼睛里忽然透亮起来,拦住了郭参的举动。

    被阻止的郭参抬眉看着他,请问:“怎么了?”

    许锦灵脸色一红,浅浅一笑:“我……我怀孕了……”

    “……”

    郭参一愣,眼睛闪过一丝笑意。

    她怀孕了,他们马上要有自己孩子了,这是值得人高兴的事,可是这也代表某人要克制自己。

    但是弓在弦上,哪里能说收回就收回的。

    他咬了她一口耳垂,哑着嗓子:“轻一点不碍事……”

    那声音拖的长长的,对许锦灵充满了蛊惑,让许锦灵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

    ※※※

    日子慢慢的过去了,郭子瑞和王佳宣的婚期也到了。

    作为郭家媳妇的许锦灵这几日忙碌了不少,即使老太太很照顾她不让她参与婚礼忙碌,但是真正的婚礼那天,许锦灵还是得出席,怕她累着,就连婚礼当天身上穿的礼服都是老太太给挑的,并不让她担心一点点。

    最近郭家人对她的好,让她简直享受到了贵宾级的待遇,就连平日里不怎么给她好脸色的郭林,态度也比之前好多了,这让许锦灵有些受宠若惊。

    婚礼当天,许锦灵以为事情忙一忙就差不多了,但是显然没有她相信中那么简单,郭家人善待她了,但是不代表别人不挑刺找茬。

    她刚进婚礼现场没有多久,有人便注意到了她。

    徐丽和叶思意站在酒塔附近,两人的手上各自端了一杯酒,目光紧紧的盯着许锦灵,其中徐丽的眼神尤其的毒辣,像是要把许锦灵生吞活剥了一般。

    “看到这个女人,我就恨不得吃了她!”徐丽灌下了一杯酒,盯着许锦灵道。

    叶思意忙阻止徐丽欲灌下的第二杯酒,提醒道:“怀着孕,孕妇不能喝酒。”

    说着,叶思意皱着眉头从徐丽的手上夺下了酒杯,安抚道:“放心,要是郭大哥不是真的对她动了心,她能嚣张得了一时也不能嚣张得了一世!”

    “呵呵,要是有感情了呢?”徐丽呵呵一笑,冷淡的很。

    叶思意急急否认:“不可能,你告诉我的那些就足以证明郭大哥有多喜欢你,怎么可能变心。”

    徐丽在叶思意面前描述了一幅她和郭参相亲相爱的画面,而这些画面是真是假,徐丽比叶思意更清楚。

    许锦灵并没有注意到有两人在议论自己,眼睛一直在搜索着郭参的位置,但是看了好一会儿,她都没有看到郭参,就在她低头准备上楼的时候。郭参的轻笑声却在耳边响起。

    “是在找我吗?”郭参不知道何时站到了她的身后,靠近的耳朵问。

    许锦灵一惊,听出了是郭参的声音,转过道:“你猜。”

    “呵呵,我猜你在找你老公。”郭参呵呵一笑看着她道。

    许锦灵挑了挑眉,开玩笑道:“哇,郭先生,你好聪明哦。”

    “哦,是吗?”郭参的眉眼间带着笑意,摸了摸鼻子,暧昧的凑近了她,问:“那答对了有没有奖励?”

    许锦灵的耳朵一麻,退了几步,和郭参保持距离,笑道:“当然有。”

    “哦?”郭参挑了挑眉,没有想到许锦灵如此的大方坦诚。

    许锦灵伸出了紧紧握住的手心,把手放到了郭参的大掌上,故作神秘的看着郭参,随后开口:“奖励你一块巧克力。”

    她笑的极度狡猾,心里一阵庆幸自己手里有巧克力,否则她就尴尬了。

    即使她认为自己应付了过去,郭参依然没有放过的意思,淡淡一笑:“我要的是妻子给丈夫的奖励,而不是这个。”

    说着,他拿起了手心的巧克力。

    这明明就是女人爱吃的东西,给他作为奖励,是不是太牵强了。

    如此明显的暗示,许锦灵要再听不出来就是傻子了。

    知道掩饰不过去了,许锦灵有些羞涩的低声道:“我……我怀孕了,那个不宜次数过多。”

    相处久了,有些话说起来没有了之前的含蓄卖关子,但许锦灵却还是红了脸。

    郭参爱极了她这直接又忍不住娇羞的模样,搂住了她的腰身,笑道:“也不一定要真的……”

    郭参伏在她耳边说着什么,许锦灵眼睛里都是窘迫,推了推他,轻咳道:“这么多人呢,注意一点。”

    “我楼自己的老婆,他们谁敢说什么?”郭参的大手重新的抚上了她的腰身,笑道。

    许锦灵撇了撇嘴,便不再说什么,但是眼睛里的笑意却是藏不住的。

    经过上次的事件后,两人显然比之前更幸福了,甜蜜更是不言于表。

    但是这份甜蜜显然碍着某人的眼了,让某人气的有些抓狂。

    徐丽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人,握住酒杯的力量更是用力的很。

    她怀孕后,郭家一直很关心她,但是现在却因为许锦灵肚子里忽然杀出了个程咬金而毁了自己的一切。

    她自己在家受了几天的气不说,郭家甚至连一通关心电话都没有给她!

    最近她的生活可是凄惨到了极致,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她不做点什么实在是可惜。

    徐丽的嘴角勾起一丝狠毒,喝了一口酒杯里的红酒。

    哼,她就不信,许锦灵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这些人还能如此重视许锦灵忽略她!

    “丽丽姐,你疯了,你怎么又喝了!”刚刚离开一会儿的叶思意又发现徐丽在喝酒,赶了过来,皱着眉头道。

    徐丽没有理睬叶思意,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思意,帮我个忙,好吗?”

    “什么忙?”叶思意疑惑的看着徐丽。

    徐丽嘴角一勾,凑近了叶思意的耳边。

    今天,徐丽要的,不仅是让许锦灵难堪!

    ------题外话------

    忙了一条,腰酸背痛,本想多写点,但是晚上时间实在有限,过了十二点就不能审核了,只能到第二天,赶得急匆匆的,答应的一定会做到,明天在一万的基础上会多谢几千,谢谢今天又给二斗投票的妞妞们。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