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一百一十三章:忍不住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忍不住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公司呆了几天,许锦灵对秦敏华格外照顾,并没有交代过重的事给秦敏华。秦敏华倒也算是负责勤奋,有不懂的问题倒也提出来,其他时候,秦敏华几乎都在工作的状态,并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这倒是让许锦灵本来那颗对秦敏华带有一些警惕的心慢慢的松懈了下来。

    看着秦敏华忙碌的背影,许锦灵的心里忍不住愧疚了一下。秦敏华是真心把她当朋友,她却对秦敏华产生怀疑,实在是不应该。

    闲暇时刻,许锦灵也会和秦敏华闲聊几句,要不就是问一些bobo的经历。疲惫是在缓解不了,她自己就起身去茶水间休息一会儿。在自己的办公室就忍不住想工作的事,脑子根本得不到放松。

    等到她在茶水间休息片刻准备出去的时候,她却看到了王佳宣准备出去的身影。

    看着王佳宣戴着墨镜仓促而又慌张的背影,许锦灵眼睛里闪过一丝奇怪。

    现在是上班时间,王佳宣却出去了?

    按照王佳宣的性格,她是想在公司里好好表现的,怎么会忽然出去了?这要是被抓到可算是翘班的行为啊。

    就在许锦灵看着王佳宣走的过程中,白绯文从办公室走了出来欲朝着王佳宣的办公室走去。

    路过许锦灵身边的时候,许锦灵喊了她一声,白绯文才看到许锦灵。

    “锦灵,你怎么在这儿?”白绯文朝着许锦灵一笑,开口问道。

    许锦灵手里还端着属于自己的马克杯,淡淡的冲白绯文笑了笑:“我来这里休息一下。”

    “妈,你是要去佳宣的办公室吗?”许锦灵回答完了问题,好奇的开口问。

    白绯文看了一眼手表,似乎在赶时间,点头道:“是啊,我昨天交代了她一份文件,她到现在还没有交来。”

    “哦,这样啊。”许锦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出了白绯文似乎去完王佳宣那里还有别的事,不由提醒道:“那你不用去了,我刚刚看到她出去了,应该是见客户了吧。”

    “什么?”许锦灵的话音刚落,白绯文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她等会还有个会议,下午更是要赶去其他的城市签约,等着王佳宣的一份文件,王佳宣却不在,何况白绯文记得,王佳宣的手上并没有任何的案子,见什么客户?

    许锦灵不解的看了一眼白绯文,不知道自己那句话错了,忙问:“怎么了吗?”

    白绯文有些不悦的舒了口气:“没什么,只是佳宣现在手上没有案子,她出去见什么客户!”

    许锦灵心里一噔,一股不好预感涌了上来。

    不是去见客户?那王佳宣走那么急干什么?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许锦灵越想越不对劲,忙按下了连线,叫了bobo进来。

    bobo一接到许锦灵的电话就赶了进来:“董事,你找我有事?”

    许锦灵疑惑的咬着笔,听到了bobo的声音,不由恍过了神:“哦,bobo ,你帮我找个可靠的私家侦探,帮我查查王佳宣最近在干什么,见了什么人,具体什么事,我都得知道。”

    王佳宣一系列反常的行为让许锦灵的心安不下来,现在她必须要搞清楚很多事。

    “好的,这件事就交给我吧。”bobo眼神中是自始至终的淡然自信。

    这一点让许锦灵不由放心的点了点头,bobo虽然她还不是很了解,但是有些事处理起来比许锦灵的能力简直强多了,有了bobo她文件不处理直接丢给她,她也能帮许锦灵解决了,只是许锦灵还未曾这样干过。

    她要查王佳宣,是她觉得奇怪,王佳宣最近不挑事,也不专心工作,完全是分了心的状态,许锦灵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事能让王佳宣分了心。

    最近王佳宣的做法太不像她本人了,王佳宣一旦反常了,那就肯定有什么事。

    越是怀孕期间,许锦灵越是要做好准备,不能让别人有一点点可乘之机。要是再出一件章霭那时候的事,许锦灵可就真的承受不住了。

    bobo的办事效率很高,许锦灵交下去没有几天,许锦灵就知道答案了,但是这样的答案让许锦灵不由皱了眉头。

    知道答案的她,这几天晚间回到家,情绪一直不佳,吃了老太太吩咐下来的滋补汤,她就什么也吃不下了早早就上去休息了。

    等到郭参回来的时候,许锦灵已经睡的很熟了。他也没有打扰许锦灵,只是伸手轻抚她的肚子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才去浴室洗了澡。

    郭参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便上了床,轻轻的抱住她,让她安稳的躺在自己的怀里。

    当他伸手碰她的时候,竟发现她的浑身都湿透了,额角上流了很多汗。

    他快速的将手伸向了她的额头,并没有发烧的迹象,她只是不停的流汗。郭参有些担心抱着她,轻唤了她一声。

    许锦灵根本听不到外界的一点点动静,眉头皱的紧紧的,嘴巴干的有些起皮,嘤咛着他根本听不到的话。

    “锦灵,锦灵……”感受到许锦灵睡的不安稳,郭参忍不住叫唤了她两声。

    许锦灵的眉头皱的死死的,整个头颅在郭参的手臂内不停的动着,嘴巴一张一合根本听不到在说什么。

    郭参握着她的手,她的手心也都是汗,她的面部表情似乎在经历一场十分痛苦的噩梦。

    许久,她一下子握住了郭参的手,双腿蹬了一下,眼睛猛然睁了开来,嘴巴里都是惶恐:“不要!”

    郭参抱着因为害怕乱动她,忙担心的问:“怎么了?”

    她鲜少做噩梦,怀孕后每天都很嗜睡,像今天这样做噩梦做到浑身都是汗的更是从来没有过,这不由让郭参整颗心都跟着她悬了起来。

    许锦灵猛然的醒来,忍不住咽了咽喉咙,刚刚的恐惧感还在,听到郭参的声音,她的眼睛不由看了过去,郭参的关心落到了她的眼里,让她整颗心都忍不住泛酸。

    她刚想动一动,但是腿上的疼痛却让她皱住了眉头忍不住吃痛出声:“唔……”

    “怎么了?”感受到她在他怀里一下子就僵硬了,郭参关切的看着她。

    许锦灵身上的汗还没有褪去,头上更是一直冒出微微汗意,她的眼睛看着被子下的腿,有些痛苦的出声:“腿,我的腿抽筋了……”

    郭参的手顺着她的目光伸进了被子里,揉捏着她的小腿肚,问:“是这里吗?”

    “嗯……”许锦灵痛苦不住的点头。

    找准了位置,郭参小心而又有力道的帮她按摩疼痛的那一块,不时的替她活动一下脚踝。

    许锦灵刚刚因为疼痛的呼吸在他的按摩下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眼睛里刚刚带上的痛苦也少了不少,就连说话也没有了刚刚的吃力:“谢谢你……”

    许锦灵让郭参帮她按摩,她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眼睛里都是感谢的看着他。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不过做了个噩梦,腿和脚怎么忽然抽筋了。

    郭参听到她的道谢,薄唇在她流着汗的额头印下了一吻:“说什么傻话,我们是夫妻。”

    许锦灵握着郭参的手,不由点了点头,眼睛里都是暖意。

    “告诉我,刚刚做什么噩梦了?”郭参没有忘记她刚刚在噩梦中的痛苦,忍不住轻声问。

    许锦灵一愣,似乎没有想到郭参知道自己做噩梦了。或许,她连刚刚自己说梦话都不知道。

    “我刚刚……”她依偎在郭参的话里,脑子里回忆起刚刚梦境中所见到的那些事。

    许锦灵心里的恐慌因为刚刚那个梦又提起来了,忍不住抓紧了郭参的手,淡淡中带着不愿面对开口:“我刚刚梦到很可怕的事,我梦到我看着我们的孩子出生,我连摸还没摸一下,章霭和王佳宣却忽然冲了进来抱走了我的孩子,狠狠的在我的面前把孩子摔在了地上。”

    她在说这些的时候,浑身忍不住颤抖着,她自己没有发现,但是抱着她的郭参却发现的十分明显。

    他听着她讲这些心不由涩涩的,拥住她的手都不由用了力,低声开口问:“怎么会忽然做这些梦?”

    如果许锦灵最近没有遇到什么事,那她绝对不会做这种梦。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话多多少少都是有些道理的。

    许锦灵似乎也没有否认什么,躺在郭参的怀里,腿上也不疼了,但郭参依旧给她揉捏着,让她放松下来。

    “你知道吗,上次下药的事是真的让我害怕,如果章霭早十分钟下手,那药就真的可能下到我的药罐里,我们的孩子真的可能……”许锦灵说着,手不安的抚上了自己的腹部,话却再也无法继续说下去。

    郭参安慰着她:“不会的,我们的孩子不是很健康吗?”

    许锦灵咬着嘴唇,心脏因为害怕噗咚噗咚的跳着,她嘴里也尽是担心:“那天章霭离开郭家,不可否认,我的心里是真的安稳下来了,她太可怕了,我永远也猜不到她究竟会什么时候下手……”

    “不碍事,她现在不是已经离开郭家了吗,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们的孩子,放心。”郭参的下巴抵在她的额头给她最大的安全感。

    但是这句话并没有安抚到许锦灵,反而让她一下子激动起来,语气里也带上了一些着急:“可是……可是,可是她要回郭家了,我怎么可以放心?王佳宣那样的,我可以防范,可是章霭的心思我一点点也不懂,我根本没有任何方法防范她!”

    “等等……”郭参打断了许锦灵的话,皱着眉头问:“你怎么知道她要回郭家了?”

    许锦灵舒了一口气,看着郭参,并没有隐瞒:“这几天王佳宣有点怪,所以我让bobo查了查王佳宣,bobo告诉我王佳宣最近和章霭见面的很频繁,章霭这次似乎要去国外,然后借着二叔回来。”

    许锦灵说着,抬头看向了郭参接着道:“我想,奶奶最近不是一直在催促着二叔回来过年吗,我想二叔这次回来一定会带上章霭,要是在这样的节日里奶奶心软了,想要一件团圆让她回来了,我真的害怕。”

    她抚摸着腹部,眼睛里尽是担心。

    她没有要挑拨的意思,但是章霭经历上次的事,怎么也不可能轻易的放手,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郭参听完了许锦灵的话,眉头也皱了起来,整个人倚在床上,让许锦灵躺在他的怀里,粗糙的大手抚上了许锦灵的腹部,沉声道:“放心,这件事我会和老太太说,章霭是绝对不可能在进郭家了,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其他都不要多想。”

    “真的吗?”听到郭参要去开口,许锦灵有些不敢相信。

    他从来不问家里的事,更不会主动开口对老太太提什么,这次他要问老太太,她真的有些不确信。

    郭参带着她的手抚摸着她已经能看出的腹部,声音里都是安抚:“别怕,一切的一切都交给你老公,你只要好好的照顾我们的孩子就好。”

    他的话音结束后,许锦灵带着暖暖的笑意点了点头,后来,两人都久久没有说话。郭参的薄唇贴着她的耳侧转移话题轻问:“我们宝宝再肚子里乖不乖?”

    “呵呵……”许锦灵听到他提到了宝宝,眼睛里不由染上了母亲般的慈爱笑出了声:“它很乖,只不过有时候在里面呆久了会闷,偶尔踢踢肚皮和我交流下。”

    “呵呵……”她俏皮的回答逗笑了郭参,满是坚毅的眼角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属于父亲的柔和。

    许锦灵说着,有些自责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在他的怀里蹭了蹭:“老参,你知道,我从小一直都是父亲带大的,几乎没有得到过母爱,有些东西,我根本不懂,就像这第一次怀孕,真的弄的我措手不及,在饮食方面,什么是禁忌,什么要注意,我都不懂,有时候真的怕无意中吃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伤了它。”

    她的童年里有笑有哭,有心酸的记忆,有甜蜜的感知。可是,她一直以为她是什么都不怕都不在乎的,没有母爱对她的影响似乎不大。但是怀孕后,她才知道,没有母亲,她缺少了很多方面指导,这个孩子让她有些措手不及,甚至该怎么面对。在有段时间内,她都不清楚。

    白绯文对她是好,但是亲生母亲和婆婆终究有区别,何况白绯文每天都那么忙,许锦灵也不敢在怀孕的问题上多问她什么,怕打扰了。

    “自己做了母亲,我才知道母亲是多么的不容易,才知道父母得为孩子付出多少。想一想之前,我甚至恨过我的妈妈,恨她为什么不爱我,要那么凶残对我,可是有了孩子以后,我才知道,或许当初妈妈把我带到这个世上就是对我最大的爱。”许锦灵释怀了,在对母亲的感受上她释怀了,对自己的母亲没有了任何的埋怨,自己也轻松了不少。

    她的童年都是看在他的眼睛里,她是什么样的,郭参很清楚,现在只能给她一个拥抱,告诉她:“放心,我们的孩子会很幸福,因为它有你这个好妈妈。”

    郭参轻吻着她的额头说道,眼睛随着许锦灵都柔柔的落到了她的腹部。

    许锦灵看了一眼外面的月亮,现在似乎已经很晚了。郭参回来的时候就迟,到现在还没睡,她是有些担心郭参的睡眠,不由开口:“早些睡吧,你明天还要去军区。”

    “好。”郭参抱着她躺了下来未曾松手。

    bobo 查到的不止这些,这次查寻中,许锦灵还有意外收获,但是这个意外的收获,许锦灵还得确认一下并不能百分之百肯定,等到完全肯定下来了,她再告诉郭参也不迟。

    许锦灵在郭参的怀里并没有睡,刚刚似乎已经把觉补足了,现在一点点睡意都没有,在床上翻来覆去后,她乖乖的躺在郭参的怀里没有了动作,但是眼睛却没有闭上,看着郭参久久没有睡。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看郭参,月光微微撒在他的坚毅的脸上让他的轮廓十分明显,俊挺的鼻梁让她格外想去摸一摸。

    只是手刚伸出,还微触碰到他的脸上却被他死死的抓住了。

    “不想睡了,是吗?”郭参幽幽的睁开眼睛,哑着嗓子问。

    许锦灵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这么久他还没有睡着:“你……你怎么还不睡?”

    废话,他怎么可能睡的着。

    知道她怀孕后,他有两三个月没有碰她了,每天只能抱着,其他什么事都不能做,他的睡眠质量严重下降,只能睡几个小时,其他的时间,他只能抱着她上火,又要逼迫自己不能去碰她,这样的情况,他要是能睡着,那他就是神人了。

    “想你想的睡不着……”郭参听到她的发问,不由将整张俊脸都埋在了她的脖颈间开口。

    他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许锦灵的脖颈间,让她白皙的肤色上染上了一片红晕,她的身体整个僵硬起来,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就在你的面前,有什么好想的。”

    她故意错解他的话,希望能转移他的注意力。

    但是这招显然对郭参没用,她从刚刚睁着眼看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许锦灵没有睡,当她把手准备伸过来的时候,他似乎就感觉到她想要触碰他,一想到以前她白皙的手才自己身上乱摸的的场景,他的整个身体像受了引力一般,身体渐渐灼热起来,及时的抓住了她的手,她眼神里的无辜和慌张也一下子撞了进来,让他整个的性趣就被挑了起来,真想一口把她吃了。

    听着许锦灵错解他的话,郭参的薄唇落到了她的脖颈间,在那白皙的肌肤上不由轻咬了一口,一疼,让她不由疼痛出声:“疼……”

    郭参刚刚替她按摩的手还停留在她的脚踝处,他伸手从脚踝处向上抚摸着,娇嫩的肌肤在他的手心里逐渐的增热。

    他一边抚摸着她,薄唇更是没有停止吻她的动作,从脖颈转移到了唇瓣上,一点点想要吮吸走她的理智。

    因为是晚上的原因,她只穿了一件睡裙,更加方便郭参的为所欲为。

    手心里那种细腻的触感几乎要把郭参逼疯了,这段时间逼着*一下子便遁形了,无处可逃。

    他伸手扯掉她身上的睡衣,就连内衣也不剩,吻从她的嘴唇向下,吻着她的敏感,她经受不住这种挑逗,忍不住嘤咛出声。

    这一声嘤咛彻底的刺激了郭参,他小心的试探着,在最后一道防线面前却被许锦灵阻止了。

    郭参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由咬着她的耳垂说着:“我问过医生了,胎儿稳定了,不碍事。”

    “……”许锦灵脸色一红。

    这个男人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竟然有时间去问医生这种问题,幸好医生不认识她,要是认识她,她的脸也丢大发了。

    许锦灵并没吱声,这种默认的态度更是让郭参不受控制,大手在她身上点着火,嘴巴也毫不停歇一点点吻走她所有的估计。

    他没有食言,这一晚的他温柔极了。

    ——

    清晨,经历了一眼的欢好,那个昨晚根本没有休息多少的男人出奇的精神奕奕,倒是许锦灵本来睡眠很充足却像是没有睡觉一般略显疲惫。

    禁欲了几个月男人昨晚得逞了,今天就连心情也不错。

    他早上起来的时候,许锦灵还在睡梦中,为了让她多睡一会儿,男人刻意的帮她把衣物穿上,只是薄被掀开的那一刻,看着女人身上昨晚清晰可见的欢好痕迹,男人的*又起来了,考虑到她身体的原因,他还是别过眼睛帮她把衣服给穿上了。

    等到许锦灵醒来的时候,伸了个懒腰,感受到身体上衣服的束缚不由低头看了一眼,只见她已经穿戴整齐了,只差一件外套就可以出门。

    不用想,她也知道这是谁帮她穿的。

    下了床走进了洗漱间便看到了郭参宽厚的背影,迷迷糊糊的她抱住了他的腰身,睡意并没有完全消散。

    郭参一僵,从镜子里看了一眼许锦灵,抱过了她,让她站到自己的面前,坐在了洗漱台上。

    许锦灵被这么一折腾,一下子就醒了,清晰看到那个俊朗男人的面孔,许锦灵欲从洗漱台上下来却被郭参死死的控制住。

    察觉到某个男人不良的意图,许锦灵的眼睛忍不住眨了眨问:“干什么?”

    郭参脸颊上带着笑意,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大手从她的裙摆伸了进去,低声问:“你说呢?”

    许锦灵身上忍不住一阵战栗,嘟囔着嘴巴:“你疯了……”

    只不过隔了一夜,这个男人该不会一大早就在想什么事吧。

    “郭……郭老参……你别乱来啊,有孩子呢。”感受他的不安分,许锦灵的嘴巴都感觉到发麻。

    但她这句话似乎也没有起到作用,郭参的手还在她的身上游走,话语中带着戏谑的成分:“过过干瘾还是可以的。”

    “……”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怎么色情了,这种话他现在都能这样对她说出来。

    ——

    吃完了早饭,许锦灵依然和往常一样坐进了白绯文的车厢内。

    白绯文低头和许锦灵说着什么,许锦灵听的并不清楚,意识因为困意有些迷糊。

    “锦灵啊,很累吗?”白绯文看出来许锦灵疲惫的表情,忍不住问。

    刚刚还有浓浓睡意的许锦灵在听到白绯文的问话后,猛然的醒了过来,尴尬一笑:“没有啊,我还好。”

    想到这个她就觉得某个男人可恶至极,一早上起来还折腾她,把她所有的精神都折腾没了,她怎么可能不感觉累。

    白绯文听到许锦灵的话一点点也不相信,眼睛细细在许锦灵的身上打量了起来。即使天气有些冷,许锦灵穿着高领毛衣,白绯文还是眼尖的看到了她微微露出的脖颈间的微微红色,不由轻咳了一声,低声打趣许锦灵:“锦灵,是不是郭参昨晚缠着你了?”

    “……”许锦灵一愣,看着白绯文的眼睛半响才算明白过白绯文在说什么,脸色不由一红:“妈,没有。”

    白绯文直接问她这种问题,她一下子被弄的不好意思起来。

    她的否认白绯文并不相信,知道许锦灵在害羞,低声笑道:“好了,不开玩笑了,不过你现在怀着孕呢,让参子节制点。”

    许锦灵汗颜,无话可说坐在车厢内,这样的话也让她无法接下去。

    进了公司,秦敏华并迎了上来,笑着:“早,锦灵。”

    “早。”许锦灵也报以一笑,发现秦敏华手上拿着一份文件,不由指了指:“是给我的吗?”

    秦敏华点了点头,待许锦灵坐下后,把文件推到了许锦灵的面前:“这是昨天批下来的,需要你在上面签字。”

    “好。”许锦灵勾了勾嘴角,接过文件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秦敏华接过文件还没有出去,bobo也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董事……”bobo轻叫了一声许锦灵,但看向了秦敏华却止住了所有的话。

    秦敏华知道bobo的意思是有话要和许锦灵说,而秦敏华在场她并不好开口。

    “没事我就先出去了,你们聊。”秦敏华带着笑意说着,心里并不是太舒服,似乎是因为被bobo和许锦灵怀着的戒备之心。

    看着秦敏华走了以后,bobo才走近了许锦灵开口道:“董事,你要我查的我都查到了。”

    “怎么样?”听到查到了结果,许锦灵不由严肃起来。

    bobo看着许锦灵把自己手里的牛皮袋递给了许锦灵,说道:“那个女孩真的是王佳宣小姐的私生女,现在,孩子的亲生父亲正拿着这个孩子来要挟王佳宣给钱。”

    许锦灵一震,修长的手指不由敲打了桌面几下,她就觉得王佳宣去见这个叫汤哲的男人有问题,没想到问题还这么大。

    汤哲许锦灵自然认识,那个男人是王佳宣还在念书的时候男朋友,王佳宣怀过汤哲的孩子许锦灵是知道的,但是那次许锦灵也陪着王佳宣去做了孩子,现在怎么又冒出了私生女?

    “bobo,那个孩子有多大?”许锦灵思索着敲打着桌面,皱着眉头问出了口。

    bobo严肃的看着许锦灵,答道:“四岁。”

    “四岁……”王佳宣的手停了下来,认真回忆着四年前。

    她记得王佳宣打掉孩子的时候是五六年前,那现在这个孩子四岁,那应该是王佳宣后面怀上的。

    王佳宣应该知道生下这个孩子对自己的危害性,她可是从来不会做对自己有伤害的事,生下又不养,这不是很奇怪吗?

    “董事,你看看这份诊断报告。”bobo又从手里拿出了报告,解释道:“这是王小姐当时生孩子那家医院开的证明,好像是王小姐人流次数过于频繁,如果在继续下去可能会伤及子宫永远失去生育能力,这应该是王小姐为什么会生下那个小女孩的原因。”

    许锦灵吃惊的看着bobo,她没有想到bobo做事如此干脆利落,把她想问的全部都查清楚送到了她面前。看来郭参让bobo在她身边当秘书,除了在工作上能帮到她,还有其他很大的作用吧。

    看来,现在也不需要她再猜测王佳宣究竟为什么生下这个孩子了,bobo已经替她解决了所有的疑问。

    许锦灵赞赏的看了一眼bobo,笑道:“辛苦你了。”

    “董事客气了,这是我该做的。”bobo恭敬的鞠了一躬答道。

    许锦灵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你,好了,你先下去吧,有事会再叫你。”

    bobo淡淡一笑,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替许锦灵关上的门。

    待bobo走后,许锦灵的眼睛不由放到了桌子上的牛皮袋上,伸手打了开来。

    本来以为bobo说的够清楚了,几乎什么事情都查到了,都在刚刚告诉了她,并没有了什么秘密,但是当她看到牛皮袋里的内容时,她才知道,原来不止王佳宣这边出了问题,就连王家都出了问题。

    当初,许锦灵的父亲死后,许家名下所有的公司都被王家接收了,就连住宅也被王涛拍卖了下来,王涛霸占了许家的东西可谓风光无限。但是王涛在投资方面好像有问题,接手许家的一切不过刚刚一年,财产几乎让他挥霍空了,就连王家名下的公司也成了空壳子,现在一分钱也拿不出来。

    “难怪王涛这么急着把王佳宣嫁过来……”许锦灵看着那份文件不由呐呐自语道。

    看来,已经有人怀疑王家的实力了,王涛这么急着把王佳宣嫁过来,只怕是想借助郭家的势力,混肴视听罢了,更准确的说有可能想从郭家捞好处。

    想着,许锦灵好像想起来,王佳宣前几天在会议上提议了一个案子,是要郭氏和王家名下节能产业一通合作的开发案,当时郭林身体并不是很舒服,没有多考虑只说下次会议再说,只怕下次会议的时候,王佳宣又会再提一遍。

    如果,她阻止了合作案,那王家可就算是完全垮了。只怕到时候王佳宣凭着在郭氏的那点工资也不够支付汤哲的贪婪,汤哲定不会这么放过王佳宣,这样一来,是不是就等于可以出不了多少力就把王佳宣给绊倒了?这个问题是肯定答案还是否定答案,许锦灵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件事绝对对王佳宣没有好处。

    压抑了许锦灵很多天的心事,今天总算是微微的解放了自己,嘴角也勾起了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就在许锦灵盘算着该如何阻止王佳宣的计划时,老太太却忽然打了电话过来。

    许锦灵看到手机上的号码一愣,没有想到老太太会在这时候给她打电话,但她还是接了。

    “喂,奶奶。”许锦灵接通了电话。

    老太太听到了许锦灵的声音,不由轻笑问:“锦灵啊,今天忙不忙?”

    “还好,怎么了?奶奶有事吗?”许锦灵一愣后笑着问道。

    老太太要是没事,应该也不会给许锦灵打电话。

    老太太听到许锦灵的问话,爽朗的笑出了声:“没什么事,你要是吃过午饭了,你现在就到郭氏旁边的商城大厦来,奶奶找你有事。”

    许锦灵听老太太这口气,好像老太太已经在那边了,不由看了一眼钟表,开口问:“奶奶,你现在在那边是吗?”

    “是啊,我正在郭氏名下的名媛夫人店里。”老太太在那边似乎在忙碌着什么,并不是很专心的回答问题。

    许锦灵站了起来,拿起了外套就准备出去,对电话讲到:“好,您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别别别……你还是迟了午饭过来,免得饿着我宝贝曾孙。”老太太忙阻止开口。

    许锦灵忍不住一笑,话语中带上点轻松:“没事,我让秘书定份饭,等回来以后再吃。”

    老太太沉吟了片刻,才赞同出声:“也好,那你快些过来吧。”

    许锦灵答应了一下,便挂了手机穿上了外套出去了。

    她本来以为那家叫什么名媛夫人的店是什么化妆品店,结果去了以后许锦灵才知道,那是家孕妇服装店,只不过是为了显出贵气而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许锦灵一进去便发现老太太在里面挑选衣服,许锦灵忙走了过去,笑着喊了老太太一声:“奶奶……”

    “来啦。”听到许锦灵的声音,老太太不由抬头看着许锦灵,本来只是一看,后来却干脆的打量起来。

    看到许锦灵脚上那双不算高的高跟鞋不由皱了眉头:“锦灵啊,这都怀孕了,怎么还穿高跟鞋?”

    “呵呵……奶奶,这……这不是很高啊。”许锦灵一愣,随后有些尴尬的出口解释。

    这双鞋子确实不算高,但是老太太却把它定义为高跟鞋。

    如果这种鞋子都不能穿,那许锦灵就真的不知道该穿什么上班了。总不能让她穿职业装加运动鞋吧。

    老太太看着许锦灵的鞋子,不满的摇了摇头:“锦灵啊,奶奶不阻止你穿皮鞋什么的,但是这怀孕了,我们就尽量找没有跟的穿,带跟的鞋子穿久了会胎位不正,还有,对你自己的身体也不好……”

    老太太说起来,又开始没完没了。许锦灵站在一旁什么也没有说,知道等着老太太唠唠叨叨的说完,许锦灵才点头答应:“奶奶,我以后会注意,放心吧。”

    许锦灵的态度还算诚恳,让老太太点了点头:“好。”

    随后,老太太带着许锦灵买了几件孕妇装,开口叮嘱道:“锦灵啊,胎儿已经在肚子里发育了,你要穿一些宽松的衣服,不能再为了身材好看穿这些窄窄的。”

    许锦灵知道她今天算是被老太太逮到了,也不反驳,一个劲的听着老太太说。

    本来是给许锦灵买衣服,话题一直停留在许锦灵肚子里孩子的身上,随后便扯到了过年的事情。

    “你二叔这个要回来过年了,听说还要带一个人回来。”老太太这么随口一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真不知是不是带女人回来,我现在也不指望他能给我生个孙子了,有个女人在他身边照顾就成。”

    老太太说着,似乎是完全忘记了章霭的事。她只是随口一说,但却更加的提高了许锦灵的警惕性,郭明要带人回家过年,这个人不章霭是谁。

    老太太忘记了,许锦灵却没忘,开口问道:“奶奶,二叔和二婶应该还没有离婚吧,会不会是带她回来?”

    老太太挑衣服的手因为许锦灵的话忍不住一顿,看了许锦灵一眼久久没说话。

    许锦灵这一句简单的话提醒了老太太还有章霭这个女人的存在。当初老太太只顾着赶章霭出去,但是却忘记了章霭和郭明还有婚姻在。而郭明对郭家的事情问也没问,像是章霭根本不存在一样,完全不知道章霭在郭家发生了什么,现在让许锦灵这么一问,老太太越来越觉得章霭并没有和郭明说实话,而郭明也没有和章霭的打算。

    老太太站在那儿想了片刻,看来她今晚回去得给郭明打个电话问一问情况。

    ------题外话------

    谢谢qquser7127544美妞的一张评价票,妞们,四分五分评价票都可以,二斗码字不容易,一次万更要四个半小时,为了减少错别字还得花上一个小时修改,虽然不能完全堵绝,但二斗尽力了。所以支持二斗的,二斗也不需要什么,只要不给二斗投四分一下的票票二斗就万分感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