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一百一十四章:争锋相对

第一百一十四章:争锋相对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锦灵知道自己在老太太心里的分量算不上重,但是老太太重视子嗣这件事却是郭家一家都知道的。距离章霭上次下药的事到今天不过是几个月的事,老太太应该还没有忘记当时的慌张,何况章霭的药还毒死了老太太心爱的猫,老太太不可能这么早让章霭回来,再加上郭参和老太太说一说,章霭这次过年时想回来应该是件不可能的事。

    晚上吃饭的时候,许锦灵迟迟没有看见老太太,直到管家去了老太太房间里催促了,许锦灵才见老太太从房间出来。除了老太太从那间房间里出来,许锦灵竟然发现郭参陪着老太太一起出来了。

    许锦灵本来波澜不惊的眼睛在看到郭参的时候不由添满了震惊,郭参今天比平时早回来她竟然不知道。

    想到前几天郭参对自己说的话,许锦灵猜想,刚刚郭参在老太太的房间里应该是说了什么。

    郭参坐到了许锦灵的身边,淡笑看了许锦灵一眼。

    只是一个淡笑,却让许锦灵莫名的心安。她知道,郭参肯定已经和老太太说了什么,并且成功了。

    晚间的时候,许锦灵听到老太太当着大家的面吩咐管家年夜那天准备十六个菜就好,说是只添一个郭明要不了那么多菜。

    这次,老太太没有说郭明要带一个人回来,这让许锦灵安心多了。

    吃饭时,郭林的脸色并不好看,不时的咳嗽两声,这引起白绯文的注意。

    郭林最近身体有些不佳,咳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让白绯文有点担心,见郭林又咳嗽了,白绯文放下手中刀叉替郭林顺气道:“不然今天就去医院看看吧,咳嗽这么久了,你不能拖着。”

    白绯文不得不说,郭林的年龄大了,身体一日跟不上一日,但是郭林倔强,总认为自己是铁打的,骨子里透着不服老的劲,无论白绯文怎么劝说都不愿去医院,这一点让白绯文有点束手无策。

    今天,白绯文又提议了一遍,但还是遭到了郭林摆手拒绝:“不,我好的很,只不过是一点点小感冒,哪里需要吃什么药。”

    看着郭林一直义正言辞又倔强的模样,白绯文只能摇了摇头继续吃饭。

    她是知道郭林的脾气的,要是不肯做的事,就算逼着他,他也不会做。

    老太太听到郭林和白绯文的对话关切的看着郭林道:“儿子,你要是不想去医院没关系,家里不是有医生吗,让那罗医生过来给你看看,要是真的是感冒吃两天的药也就好了。”

    “行了,妈,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您吃饭,我有分寸。”这次,郭林的口气里多了一些不耐。

    他自己的身体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所有的心都用在事业上,哪里能让这些小感冒给牵绊住了。

    老太太张了张嘴,本欲说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只能将话吞了下去。

    郭林不听劝,吃完饭执意的上了班,执意的开了高层会议。

    一场会议下来,所说的内容都不是许锦灵感兴趣的。直到快要结束的时候,王佳宣抓住机会提出了自己上次提出的方案。

    “总裁,我上次说的节能合作案,不知道总裁考虑好了没有?”王佳宣脸上挂着笑意,满是试探的语气问道。

    在公司里,哪怕是郭子瑞也得叫总裁,为了显示郭林的公正无私,他要求所有的人必须称呼总裁,而不能是有其他的叫法。刚来公司不久的王佳宣为此还让郭林不开心过,吃过一次亏,王佳宣显然聪明的选择叫总裁而不是外公。

    郭林听到了王佳宣的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似乎并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了:“什么节能开发案?”

    王佳宣脸色上闪过一丝尴尬,很快便消散了,换上了缓和的笑意:“就是我上次说的和王氏合作的节能开发案啊?”

    她这么一说,郭林似乎想起了一点,不由点了点头,刚欲开口,话却忽然被许锦灵截了过去:“郭氏要参与节能开发案吗?”

    这样的问题一出,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放到了许锦灵的身上。好像她不知道这件事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是啊,总裁一直有意愿参与这一项。”最终,还是白绯文带笑解释出声。

    许锦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向了郭林,笑道:“我上次是听王小姐提议王氏参与,不过我以为郭氏没有这个意愿,原来是我会错意呢,不过这是好事,我这里也有一家公司,今天正打算提出来的,现在碰巧了,还希望大家参考一些。”

    说着,站在一旁的bobo便把早上就准备好的文件都发放给了大家。

    许锦灵乘着大家看的空档解释道:“我以为总裁上次说要考虑考虑是否决的意思,我觉得这个节能开发案不错,本想今天的会议上提议一下,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大家认真看看手上这家公司,这家是最适合不过的对象了。”

    郭林看着许锦灵让人发现来的文件,不由点了点头:“确实不错,不过他们有意愿吗?”

    看到了潜力,郭林不由多问了一句。

    “呵呵,能和我们郭氏这样的公司合作,他们很乐意。”许锦灵淡淡一笑道。

    她就知道,郭林要的绝对不是大公司,而是潜力无限的黑马。

    莫名的被许锦灵抢了风头的王佳宣,坐在一旁咬牙切齿的看着许锦灵,不甘的开口:“总裁,我刚刚提议的是和王氏,不是现在文件上所说的这家二流小公司!”

    “呵呵,二流小公司?这家公司虽然名气不大,但是在节能产业上可是龙头,王小姐说是二流小公司,未免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吧。”许锦灵淡笑挑了挑眉,言语中带了一些奚落。

    这样的语气,让本来就和许锦灵是死对头的王佳宣怎么听不出来?不由咬住了牙关:“总裁,你可要想清楚了,投靠这些,总比是自家人要来的可信一些。”

    郭林并没有下决定,但是王佳宣却打起了感情牌,拿出了自己和王氏的关系。

    只不过,她这次的“提醒”却用错了地方,她本想提醒王家是郭家的亲家,但是在别人听来,却更加在乎她和王氏的关系,难免有为王家谋福利的意思。

    郭林迟迟没有下决定,只是看着那份文件。但是在王佳宣出口说那些话的时候,郭林的眉头明显不悦的皱了起来。

    许锦灵乘机道:“我想,只要是为了郭氏好的,究竟是不是和自己娘家合作,王小姐应该不会在意,是吧?”

    许锦灵说着,刻意加重了“娘家”两个字,却忽然把问题抛给了王佳宣。

    王佳宣的脸色陡然变了,咬着牙看着许锦灵,回答是也不是,回答不是也不是,只能坐在那儿一言不发。

    最终,郭林也没有给出一个答案,只说这件事还需要商量,等考虑好了再说。

    对于这样的答案,许锦灵点了点头。

    只要是没有满足王佳宣的答案,在许锦灵看来,就算是一个好答案,最起码对她有利的很。

    散会后,王佳宣气恼的追了出来,跟着许锦灵进了许锦灵的办公室。

    “你出去!”刚走进许锦灵的办公室,王佳宣双手抱胸,颇带几分大姐大的气息对bobo说道。

    许锦灵没有发话,只是脱了外套坐了下来。

    bobo见许锦灵没有说话,站在那儿不曾动弹一下。

    王佳宣看着迟迟没有动作的bobo不由恼了:“你是聋子吗?我让你出去,听到没有!”

    bobo淡淡瞥了一眼王佳宣,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和恐惧,淡然道:“抱歉,王小姐,我是董事的秘书,不是你的秘书,我只听她的话。”

    “你!我好歹也是个经理,我让你出去,你就给我乖乖的出去,免得我炒了你!”王佳宣让bobo一个小秘书给欺负了,心里恼火极了,就连语调也不由提高了几分,

    她这句话没有引起了许锦灵的怒火,反而放许锦灵笑了:“王佳宣,你也说,你是郭氏的经理,恐怕你还没有炒了我秘书的权利吧?”

    “许锦灵,别得意,你以为破坏了王家和郭氏的合作案你就能笑到最后?”王佳宣怒火直烧,双手压在了许锦灵的办公桌上,和许锦灵直面相对道。

    许锦灵玩弄着手里的笔,像是修甲刀一般的蹭着自己的指甲,听到王佳宣的话,她的眼睛一亮:“你说的没错,没到最后谁输谁赢我不知道,但是别忘了,你也不知道,所以我劝你,聪明的还是收敛点吧。”

    王佳宣冷哼一声,看了一眼bobo,冷笑道:“你以为你用你的秘书就能给我摆谱?说什么只听你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也听我的。”

    她的声音扬的很高,手也不由指向了许锦灵,充满的贬低的味道。

    许锦灵丝毫不介意,看了一眼她愤恨而又用力指出来的手,许锦灵只是用手中的笔把王佳宣的手指压了下去,淡淡道:“以后的事谁说的准?有可能真的会像你说的那样,我什么都得听你,但是现在是在公司,我是你的上司,我有必要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她的脸上在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笑意,但却让王佳宣感觉不出有温暖的痕迹,眼角的凌厉更是显而易见,王佳宣干干的咽了咽喉咙,眼睛里都是怨恨。

    “bobo,我累了,请王小姐出去。”许锦灵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捏了捏自己发疼的眉心对bobo说着。

    接收到许锦灵命令的bobo,点了点头,对王佳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王小姐,请……”

    王佳宣死死的盯了许锦灵一眼,不甘的锤了一下桌子,不情不愿的被bobo送到办公室外。

    到了许锦灵的办公室外,王佳宣停住了脚步,转身看了一眼许锦灵,眼睛忽然在bobo的身上打量起来。

    “王小姐,没什么事的话,你慢走,我就不远送了。”bobo客气的说着,踩着高跟鞋欲回去却被王佳宣拉住了手。

    bobo颇为不解的看了王佳宣一眼,问:“王小姐还有事吗?”

    王佳宣拉着bobo淡笑,脸上没有了刚刚冲bobo乱喊乱叫的气势,就连目光里的怨恨都不见了,淡淡对Bobo开口:“你叫bobo是吗?”

    bobo听到王佳宣的问话,奇怪的看了一眼王佳宣,但是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王佳宣淡笑:“我拉着你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做许锦灵的秘书,她一个月给你多少钱?”

    “王小姐这是什么意思?”bobo皱了皱眉头问。

    王佳宣的眼睛在bobo身上普通服装上打量起来:“看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应该很喜欢名牌吧,只怕许锦灵给你的工资并不能够让你买的了自己喜欢的,不如跟着我,我给你她的十倍,如何?”

    在王佳宣心里,钱能解决的事都不是事。何况,女孩哪有不爱名牌的。

    但是,眼前这个bobo却真的和别的女孩不太一样,在王佳宣开出这种价码的时候,她注意的不是别的,而是王佳宣究竟能不能做到自己说的。

    “王小姐,你知道我的工资一个月是多少吗?”bobo忽然失笑的看着王佳宣问。

    王佳宣脸上的笑意陡然的消失,不由皱了皱眉头,她怎么觉得这个bobo对自己工资很满意,似乎她工资的十倍王佳宣根本出不起一般。

    “多少?”让bobo这么一说,她还真的好奇许锦灵一个月能给小秘书多少钱。

    Bobo伸出了一根手指在王佳宣的面前晃了晃,王佳宣忽然笑了:“不过一万而已,只要只要你跟着我,我给你五万。”

    王佳宣也伸出五根手指,但是价格却忽然掉价了。

    她在郭氏一个月也不过八万多,她要是给bobo十倍,也就是十万一个月,那她自己没拿掉钱还得贴,能给bobo五万,她已经算是很大方了。

    但是没想到bobo却摇了摇头:“王小姐,你错了,我的工资是你刚刚所说的十倍。”

    一个简单的数字,让王佳宣彻底呆住了。

    她没有听错吧,十倍?那就是正好的十万!

    这……这怎么可能?许锦灵开个一个小秘书的价格竟然比她一个项目经理还高!

    就在王佳宣还缓不过的时候,bobo礼貌的弯了弯腰,笑道:“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Bobo没有说谎,她一个月确实是十万,但是这十万却不是许锦灵开给她的,而是另有其人。只不过,王佳宣没有向深处里想罢了。何况,她并不是秘书那么简单,她会的远远比郭氏的许多高层懂的还要多。

    王佳宣看着bobo的背影可谓是怨毒的很,她怎么也缓不过神,一个秘书的工资竟然比自己还多,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工资是不是被财政部贪了一些去。

    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手机便响了。

    本来淡然的眸子在看到手机上的号码忍不住厌烦了起来,接通了电话语气也不善了:“汤哲,你有完没完!我说了,等几天,我现在手里没有钱!”

    电话另一头的汤哲一打王佳宣的电话便得到王佳宣的怒火,心里也不舒服了,不由出口道:“王佳宣,你这都多少天了?我告诉你,你最好给我快点,不然你知道的,像我这种又赌又剽又抽的穷鬼被逼急了,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呵,你只会威胁我!可我现在手里就是没钱,你能让我怎么办,难道去偷给你吗!”王佳宣冷哼了一声,但话语里的急躁和不耐却是真实存在的。

    汤哲只要钱,至于王佳宣是什么样的,他又怎么可能担心,只是不停的催促:“这些我都不管,我就不信了,堂堂的王家大小姐,郭氏的少夫人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你当我汤哲是傻子吗?”

    “汤哲,我说了很多次了,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钱。你要是要钱,你就给我乖乖的等着!”王佳宣的头让汤哲的话说的有些隐隐作痛,完全失去了和汤哲纠缠下去的耐心。

    她不想纠缠,可是汤哲却不能如此轻易的放了他。

    王佳宣有什么难处,汤哲一律不管,他要是的是钱。

    “好,很好,王佳宣你不给是吧,呵呵,那我就朝你老公要,我不信他也不给!”汤哲忍受够了王佳宣,不由冷声说道。

    这句简单的话让王佳宣的心不由一悬,紧张的问出了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你没钱吗,那我就把孩子的照片寄给你老公,寄给你夫家,让他们替你给这笔钱!”汤哲冷笑着对着电话讲道。

    王佳宣的眉头皱的死死的,声音里都愤怒:“汤哲,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这么做,我保证你拿不到钱,他们不会给你钱,以后,我也不会给你钱,你就等着你和你的野种自身自灭去吧!”

    “王佳宣,你真狠,她也是你的孩子,野种这两个字你都叫的出来!”

    “呵呵,别忘了,她也是你的孩子,你却拿她来做交易,你这样的爸爸又合格到哪里去呢?”王佳宣似乎不被汤哲的话动容,眼睛的冰冷像针一般,如果汤哲在她面前,这样的眼神绝对是杀死对方的眼神。

    汤哲不和王佳宣多说,再这样争论下去,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王佳宣,我再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你还没有钱给我,那我就不要怪我了!”汤哲退让了一步说道。

    但是这对王佳宣来说根本不够,她争取道:“你要的太多了,我给不了,再减少一些。”

    “哈哈,王小姐,你没搞笑吧?三百万对你还多吗?我告诉你,我没要一千万已经够了!”汤哲让王佳宣这样的话逗笑了,但是笑声中却都是无法退让。

    她还欲说什么,但是汤哲留下了一句:“三天后,我必须要见到三百万,少一分都不行!”

    “喂喂喂……”王佳宣死命对着电话喊叫,但是那边回答她的却是寂静。

    王八蛋,以前吃她的软饭不说,现在竟然拿自己的孩子来威胁自己,真是人渣!王佳宣气恼的想着,只差骂出声。

    她看着自己手机上的号码,眼睛的毒辣越聚越多……

    汤哲啊,汤哲,你把我逼得太紧了!你不知道人要是被逼紧了,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吗?

    王佳宣咬着牙,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死死的捏住自己的手机,久久未出声。

    她如果知道汤哲当时和她玩这招,她宁愿一辈子都没有孩子也不会生下那个小畜生来连累自己!

    当时医生告诉王佳宣,如果继续人流,她很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怀孕。她那时候还没结婚,有几个男人能容忍得了自己的妻子人流次数太多而不能怀孕?所以王佳宣还是咬了咬牙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但是她却没有想要养那个孩子的心,于是她就塞给了汤哲一些钱,把这个孩子处理掉,是丢到孤儿院还是送人,从此以后都和她没有一点点关系!

    但是她没想到,汤哲这个王八蛋竟然有胆量自己养孩子,真不知道这个孩子是靠着什么撑到这么大的。

    现在这些,王佳宣都不知道,而是想想如何去弄钱给汤哲。如果弄不到钱给汤哲,那么她只能剑走偏锋了。

    现在想要从王家弄出钱来给汤哲不可能了,郭家她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看来现在的她只能向章霭张口。或许,章霭就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

    下了班,许锦灵一个人走出了郭氏。白绯文还有晚间会议,许锦灵先下了班,本来白绯文让司机送许锦灵回去的,但是许锦灵要去附近了的广场去看看,所以就一个人先走了。一路上都是车,等会要回家,她打的也是可以的,没必要非要麻烦白绯文的司机。

    进了广场,许锦灵没有看到什么想买的,想买的,她现在买了也没有办法带回去。所以最后出来的时候,她的两手还是空空的。

    走路的空暇,感觉到包里有手机在震动,许锦灵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接了个电话。

    她的专注力都在手机上,没有看见某个男人盯着她的名牌包包已经很久了,刚刚拿出手机的时候,她又不小心露出了钱包,那个男人知道许锦灵是头肥羊,如何也不肯放过。

    “你说的那个案子吗?应该没问题,我们公司说会考虑一下,嗯……有消息会尽快通知你。”许锦灵接着电话,正和那个节能开发案的公司负责人说着。

    察觉到许锦灵要转身,那个男人一下子拽住了许锦灵的包就要跑,无奈许锦灵的包是挂在手腕间,他这么一拽,许锦灵的包没到手却把许锦灵拖倒在地。

    “啊……”被这么猝不及防的动作吓到了,许锦灵忍不住叫出了声。

    真正被吓到的不是许锦灵,而是那个男人,想要拉许锦灵的包不是,不拉他更不能死心。

    “你干什么!”正好路过的秦敏华看到许锦灵摔倒在地,而那个男人还欲死死的拽着包,不由上前喝止着。

    那男人是不会怕秦敏华这样的弱女子,但是广场人很多,出于心虚的心理,那个男人拽不到许锦灵的包,又看到有人出来制止,吓得扔下了包赶紧逃了。

    秦敏华也被吓得不轻,脸色有些苍白,直到看着那个小偷逃跑了,她才忙去扶起了许锦灵,嘴巴因为刚刚的恐惧还颤抖着。这或许,是她第一次见义勇为呢。

    “锦……锦灵……你没事吧?”秦敏华扶起许锦灵,嘴唇还颤抖着,关切的问。

    许锦灵的双手刚刚死死的护住腹部,在地上蹭了了一会儿,手面的皮肤已经被蹭伤,甚至有的地方直接脱了一块皮。她的腹部是避免了伤害,但是说不清的隐隐作疼着,还有些发烫。

    “没事……”许锦灵脸色同样苍白,看着一脸恐惧的秦敏华。

    许锦灵知道,像秦敏华这种性格,刚刚还不知道竖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制止了小偷的行为,想必秦敏华现在心里吓的半死。

    秦敏华听许锦灵说没事,忍不住舒了一口气,扶着许锦灵站了起来:“来,起来吧,我送你回郭家。”

    “好……”许锦灵点了点头,欲再秦敏华的帮持下站起来。

    但是只是动了动身体,腹部却隐隐的有些疼。

    站起了身子,许锦灵的整张脸苍白的有些可怕,第一次为人母的她,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肚子的疼却让她有些害怕。

    “敏华……你陪我去一趟医院……我,我肚子有些疼……”许锦灵拽着自己有些磨破的裙子,有些疼痛的对秦敏华张口。

    听到许锦灵说肚子疼,秦敏华也着急了,忙点头:“好好好,我现在送你去。”

    说着,扶着许锦灵打了一辆车就朝着医院赶去。

    ——

    郭参刚接到许锦灵在医院的消息就忙推掉了所有的事情赶来了。

    推门走进诊察室的时候,胡玉让郭参吓了一跳,忙出口道:“干什么呢,做检查呢,男士免进,牌子看到没有?”

    胡玉语气颇为不善的职责着郭参,郭参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不多说,张口就问:“胡阿姨,锦灵怎么样?”

    胡玉的手上还带着手套,没好气的看了郭参一眼:“没见我正查着呢?”

    郭参站在一旁不说话,但是眉宇间却都是担心。

    胡玉的诊断室一向不准男士进步,让郭参这么盯着,没有多久,胡玉就有些不自在了,又下了一遍逐客令。

    郭参为了让胡玉快些查出结果,也没有再要逗留什么,老老实实的出去。

    许久,胡玉似乎结束了,在里面对许锦灵还说了什么才打开房门对外面的郭参说:“好了,可以进来了。”

    郭参忙走了进来,走到了许锦灵的面前,担心的看着她:“有没有怎么样?”

    许锦灵摇了摇头,白皙带伤的手不由碰着自己的腹部,安心的笑道:“没有,还好孩子没事。”

    郭参看着她抚着自己的腹部,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的手受伤了,心不由一皱,拉过她的手:“这是怎么了?手怎么受伤了?”

    “哦,这是刚刚那个小偷抢包的时候不小心蹭伤的。”许锦灵淡淡的说着。

    当时情况紧急,她根本反应不过来,要是知道对方要的是自己的包,那她一定把包扔在地上让对方拿去。她没有要捍卫自己的包,但是那个小偷太心急了,挑了一个她打电话挎着包的时候来抢,那包在臂弯里,怎么可能轻易的被抢走?还害的许锦灵受了伤。

    “对了……”许锦灵说着,看着郭参担忧的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忙说道:“今天多亏了敏华,要不是她,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敏华站在一旁,听到了许锦灵的感谢,一愣,随后看了一眼郭参,匆匆移开了目光,推辞道:“锦灵,你客气了。”

    “敏华,真的谢谢你。”许锦灵握住了秦敏华的手表示感谢道。

    她是真心的感谢,如果不是秦敏华,自己还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样呢,秦敏华这次真的等于间接的救了她的孩子一命。

    郭参听到许锦灵的话,目光在秦敏华身上打量了许久,眼睛里不乏审视,最后沉声开口:“谢谢你今天对锦灵的帮助,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可以尽管提。”

    能一次性解决的问题,郭参从来不喜欢拖泥带水,在人情的问题上,依然如此。

    “郭参……”郭参出口的话让许锦灵皱了皱眉头出口阻止道。

    郭参对秦敏华说话的口气有些生硬,这让许锦灵有些担心,要是让秦敏华尴尬了,那那能是感谢的态度。

    但是许锦灵想多了,秦敏华并没有露出什么为难的神色。听到郭参的话,秦敏华笑出了声,俯下身子摸了摸许锦灵的腹部,笑道:“那我可以提要求当孩子的干妈吗?”

    许锦灵一愣,抬头看向秦敏华真诚的双眼,会心的笑了:“当然可以。”

    许锦灵的答案也让秦敏华笑了,站起了身子:“好,那就这么决定了。”

    ——

    秦敏华并没有多留,推辞还有别的事便告别了。

    这在许锦灵看来,完全是郭参对人家太冷淡了,让人家没办法待下去。

    许锦灵没什么大碍,只是紧张过度和受了点惊吓才会引起腹部的疼痛,知道孩子没事,许锦灵的腹部似乎也没有刚刚那样疼了。

    郭参不放心她的手,又专门让人看了看她的手,让医生给她开了药。

    看着许锦灵被包裹起来的手,郭参才算放心,拥着她出了医院道:“以后要小心注意一点,不要再伤着自己了。”

    这样的惊吓,郭参可不想在经历第二次。

    刚刚接到她的电话说受伤了,郭参可是整颗心悬着赶过来的。

    “嗯……”许锦灵点了点头。

    心里莫名的一阵情愫涌了上来,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她都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像自己。本来只是外出,哪里有这么多事,但是现在却因为有孩子,她连自己单独外出都做不到了,她觉得,自己的独立似乎因为这个孩子也在慢慢的消退。

    出了医院,许锦灵暂时还不想回家。

    因为刚刚在市场看了很多婴儿用品,她很想买,但是她又拿不了,没有开车出来。现在郭参留下来陪自己,许锦灵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拉着郭参去了婴儿市场。

    服务员很是客气,看着许锦灵微隆的腹部秒懂了许锦灵和郭参的关系,忙做请的姿势请许锦灵进来介绍起自家的产品。

    服务员介绍的许锦灵没感兴趣,反而让一个打气的浴盆给吸引了,忙问服务员:“这个是多大孩子用的?”

    那服务员看了一眼许锦灵指的东西,笑了:“哦,那个是六个月以上孩子用的,里面可以放玩具,而且带自动喷水,比较适合男宝宝。”

    “那个呢……”许锦灵又指了指一旁的一个。

    服务员忙解释了起来,许锦灵的好奇心似乎也被挑了起来,让服务员讲解了许多产品,但最后只卖了一个惨叫鸡,这让服务员的脸一下子黑了起来,就连最后算账的时候,服务员脸上还挂着不满的神色。

    真是的,问了那么多,还以为都要买呢,结果都不买,只买了一样不用的,这换成是谁都不会高兴吧。看着郭参和许锦灵的穿着怎么也不像穷人,却没有想到花钱这么小气。

    郭参也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最终却也没有劝阻,她喜欢就好了,又何必问的那么多。

    许锦灵丝毫不在乎服务生的黑脸,拿着惨叫鸡很开心的走出了那家店。

    “欧欧……”许锦灵使劲一捏,那惨叫鸡马上惨叫一声。

    她的脸上的露出笑意,晃了晃手上的惨叫鸡道:“是不是很有趣?”

    郭参看着童心大起的模样,也忍不住笑出了声:“锦灵啊,你这是买给自己的玩具还是孩子的?”

    他怎么也看不出来还没出生的孩子需要玩这个,更没看出来出生不久的孩子会喜欢这个。

    许锦灵知道郭参话里打趣的成分,不由瞪了他一眼:“我预感,我的孩子肯定喜欢这个。”

    “你确定?”她的话刚落,郭参就止不住挑眉问她。

    他如何也看不出来一个在襁褓里的孩子听到惨叫鸡的声音不是哭而是笑。

    许锦灵舒了一口气,才不去看郭参的脸,依然和惨叫鸡玩的很开心。

    “老参,你是不是觉得我给你丢脸了?进去问了那么多却只买了一个这个?”许锦灵晃动着手里这手里的惨叫鸡说道。

    郭参拥住她淡淡笑道:“没有,你喜欢就好。”

    “不是,其实我有想买那些东西,但是刚刚看了一下材质,又问了服务员几句,那些东西好像对孩子并不健康。”许锦灵被郭参拥着,和他保持并排的走着,解释出口。

    许锦灵作为新手妈妈显然很担心这些,所以闲暇时喜欢上网查一些这些问题。

    等到她知道了结果后,她发现很多东西都不能给宝宝用,作为新手,她表示很担心。

    郭参根本就不好奇许锦灵是因为什么原因,现在许锦灵告诉他了,他也不奇怪,拥着许锦灵走出了广场,带了些温情开口:“锦灵,很多事,你不需要和我解释,我相信你作出的事都有自己的考虑。”

    本来只是一个小问题,但是郭参出口的解释却让许锦灵感觉心头一暖,嘴角上也不由染上暖暖的笑意。

    上了车,许锦灵问郭参:“马上要过年了,年假你会放多久?”

    “嗯……三天左右。”郭参简短的答道。

    “三天!”许锦灵惊跳出声,会不会太少了。

    郭参抬头看了许锦灵一眼,一笑:“放心,我会多抽时间陪你。”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被郭参看穿了心思,许锦灵还有些别扭不好意思。

    郭参看着别扭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好了,这个问题过几天再说,还有一段时间才过年。”

    许锦灵趴在郭参的怀里,有些犹豫的开口:“郭参,你可不可以借点钱给我?”

    她不缺钱花,郭参也专门给了她一张卡,但是她很少用,现在她开口这样和郭参说,算是要用卡了和郭参打个报备。

    “锦灵……”郭参扶起许锦灵,眼睛里都是认真的神色:“你要明白一点,我是你丈夫,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同样,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所以花我的钱不需要有负担,明白吗?”

    以为她是花钱有负担,所以郭参就解释了一遍给她听。

    许锦灵咬了咬嘴唇,看着郭参,脸上染上了一些难色:“我知道……我没有要把两人划分很清楚的那个意思,只是,我这次要用的有点多,和你说一声总是好的。”

    她这次要用的钱不止一点点,多多少少要和郭参说一声。不然她的心里总是不安稳。如果钱用的少的话,她自己的就够了,可是这次用钱会决定很多事,否则,她也绝对不会和郭参开这个口。

    ------题外话------

    推荐好友影氏公子的玄幻文《巨星崛起:修真狂后》: 莫小浮悲催地穿进了都市言情小说,成了原著恶毒花瓶女配,作为修真界一代天骄,她表示,踹掉黑心女主,逆天改命才是王道!【P。S。本文1对1】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