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一百二十八章:高潮必看

第一百二十八章:高潮必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接收到王佳宣的目光,许锦灵一阵怪异。

    她从进大厅到现在,应该只是和王佳宣搭过一句话吧,现在把事情扯到这种地步,又不是她挑起来的,完全是王佳宣自己自作自受,为什么用这种眼光看她?好像一切都是她挑起来一般。

    就在许锦灵感到纳闷的时候,王佳宣已经冷笑着开口:“我是骗子?呵呵,恐怕真正的大骗子藏在这人群中吧。”

    说着,王佳宣眼睛里都是灼热的恨意,狠狠的瞥过每一个人的身上。

    今天这些看她笑话的人,她要全部记住,只要让她抓住反抗的机会,那她就不会留一点点情面!

    “王佳宣,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替自己找借口开脱!”老太太的眼睛冷冷的看着王佳宣,定定的站在原地,维护着自己最大的尊严,她要看看王佳宣还能玩什么花招,事情都到这种地步了,她不相信王佳宣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老太太,你错了,玩花招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呢。”王佳宣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声音随着她站起来的动作越来越大,似乎是在刻意的说个谁听,但是具体是谁,所有人都不清楚。

    所有的人面面相觑,似乎并不懂王佳宣究竟是什么意思。

    王佳宣站稳了,眼睛淡淡从老太太的身上滑过,落到了章霭的身上:“你说是吗,我亲爱的妈妈!”

    妈妈两个字,被王佳宣咬的颇为咬牙切齿,似乎是使用了所有的力气才说出那两个字。

    章霭莫名其妙的被王佳宣盯上了,整个人都不由一愣:“佳宣,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佳宣话里的异样只怕章霭已经发现了,但是却又不是那么确定。她的心却因为这叫声而隐隐的不安着,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我说什么……”王佳宣的手心倏地的握紧,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朝着章霭靠近,眼睛里是微微受伤的痕迹,眼眶微红,眼泪眼眶里打转,她伸手摇晃着章霭道:“我以为我说什么你会比我明白!你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吗,为什么不帮我,为什么!”

    “佳宣……你安抚一下自己的情绪,你失控了……”被王佳宣猛烈的摇晃着,章霭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心里也并不是十分的好受,只能低声劝王佳宣。

    她还不能让王佳宣知道身世的事,她还需要好好的瞒着,所以她不能让王佳宣看出什么异样。

    “我不是失控,我是疯了,彻底让你们逼疯了。”王佳宣的妆容因为眼泪有些花掉,但是她顾及不了整理。

    她长长的波浪卷现在也没有了往日的整齐精致,都是一派凌乱,看起来让人觉得真的像疯子一般,有一句话说女人一旦不顾及自己的妆容起来,那必定是失去了所有的心智,这句话现在用在王佳宣的身上合适极了。

    “你记住,是你把我逼疯了!”王佳宣的情绪波动的有些厉害,说着就连嘴角也颤抖了起来,但这并妨碍她继续去怪罪别人。

    拉上了章霭一个人,王佳宣觉得远远不够,不由指遍大厅里的所有人:“是你!是你!还有你,是你们把我逼到现在这个地步的!”

    被她指过的郭子瑞,白绯文和老太太都皱着眉头看着王佳宣,他们究竟做了什么?就把王佳宣逼疯了?

    王佳宣踩着高高的鞋跟在大厅里乱指着,脚步早就不稳了,只差一点点就被绊倒在地,但还是靠着自己强大的稳定力稳住了自己的身子,不让它摔下去,不让自己狼狈下去。

    “尤其是你,许锦灵!”王佳宣环视了一圈,目光放到许锦灵身上时,眼睛赤红的有些可怕:“是你这个贱人抢走了我的一切!我恨你,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可是……”

    王佳宣狠毒的眼睛随着说着的话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可是……我有更好折磨你的办法!”

    对,她有更好看着许锦灵疼的办法。

    王佳宣的咒骂让郭参黑了脸,刚欲站出身呵斥,却被许锦灵阻止了。

    许锦灵什么话也没说,但是眉头都是皱的,像是有说不尽的不解,又像是在纵容王佳宣。

    她很想听听王佳宣接下来能说什么,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她就听听王佳宣最后给自己的辩解。

    大厅里安静了片刻,老太太沉默的看着王佳宣。

    “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撵出去!”老太太终是忍受不了王佳宣在郭家撒野了。

    现在看到王佳宣这个女人,老太太都觉得头疼,她只想赶快把这个可恶的女人给撵出去,什么都不想再听了。

    但是能如此轻易罢休的就不叫王佳宣,听到老太太的怒声,王佳宣转过去,冷冷的笑了:“老太太,不要着急,你现在就受不了,我后面要说的,我看你还是回避一下,免得把你气出病来。”

    现在她和郭家再也没有关系了,就连对老太太的称呼也改变了。话语里还带上了讥讽,已经这样了,还在乎谁和谁的脸面吗?

    变了称呼也好,最起码提醒她自己,她现在让郭家的人弄的狼狈到何种地步!

    “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想听,我只想让你马上消失在我的眼前,滚!”老太太的脸瞬间冰到了极致,眼睛指着郭家的大门决绝的看着王佳宣,无情的说着。

    被老太太这样撵,王佳宣依然不动于衷,眼睛里都是轻蔑的痕迹:“老家伙,省省吧,你以为你要我走我就走?以前那是给你点脸,现在我凭什么听你的。”

    “呵呵,还看你的脸吗?”王佳宣看着老太太渐渐变掉的脸色,没有丝毫的收敛,甚至越说越过分:“你这张老脸,我现在踩在地上又如何?别忘了,我已经不是你郭家的人了,你没权利指挥我做任何事!”

    “你……”从来还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和老太太说话,老太太轻易的让王佳宣激怒了,伸出了有力的巴掌,要朝着王佳宣的脸上甩去。

    王佳宣很快就知道老太太想要干什么,一把便抓住了老太太的手,眼睛里都是讥讽:“我让你打了一次还会让你打第二次?”

    说着,猛的松开老太太的手,向后一推。

    老太太脚步不稳,朝着后面就摔了过去,不过还好,幸好后面是沙发,所以老太太只是整个后背被顶了一下。但是老太太毕竟老了,所以那一下子足以让老太太被顶痛出声。

    “太奶奶……”郭子瑞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忙冲上前想要扶住老太太。

    看着郭子瑞离开了郭枚的身边,王佳宣彻底的抓到了机会,猛的冲上前,乘着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老太太的身上时,一下子用胳臂环绕住 郭枚的脖颈,一双明晃晃的水果刀从包里掏出来抵在了郭枚的脖颈间。

    “别动!”察觉到郭枚想要抵抗,那刀子不由又靠近了郭枚几分。

    这把水果刀本来是替许锦灵准备的,但是郭参在许锦灵的身边,她想要靠近许锦灵太难了,没碰到许锦灵,只怕那把刀已经插到了自己的身上,所以在一片混乱中中,她还是找了一个最好下手的。

    郭枚身体孱弱,王佳宣几乎没有费一点力气便挟持了郭枚。

    “子瑞……”郭枚不敢动弹,那刀子抵触着自己的脖颈间,似乎已经让她的脖颈渗出了血丝。

    听到郭枚低低的呻吟,郭子瑞微微转过头。当看到王佳宣用明晃晃的水果刀抵住郭枚脖颈的时候,郭子瑞淡淡的眼睛瞬间惊恐的睁大,忍不住向前:“妈!”

    “别动,否则别怪我的刀子再近几分!到时候出事,我可不会负责。”王佳宣挟持着郭枚连连后退,躲避郭子瑞的脚步,手上的匕首又近了郭枚几分。

    那刺痛感似乎已经划破了郭枚的皮肤,让郭枚不由疼痛的皱起了眉头。

    “王佳宣,你这是干什么!快放了妈!”郭子瑞眼睛里都是震怒的看着王佳宣,一字一句说道 。

    以往,听到郭子瑞这种口气,王佳宣必定什么都不管不顾,老老实实的按照郭子瑞的说法去做。但是,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到过去,既然她得不到郭子瑞,那何必还再听他的话。

    她不会伤害郭枚,只是她现在必须要要挟郭枚来让郭家的人听她接下来的话。她现在如果不这样,那郭家的人能马上把她撵出去,怎么可能听她说话,她怎么也不可能错过这时候任何一场好戏!

    “郭子瑞,你先别急,好戏才刚刚开始,现在就直接进*,你不觉得有些可惜吗?”王佳宣紧紧的圈住郭枚,满满的都是防备。

    郭子瑞皱着眉头看着她,脚步一下也不敢上前。郭枚的命现在握在王佳宣的手里,他不得不在乎王佳宣的每一句话。

    看到现在越来越混乱的情况,章霭上前了一步,脸上都是担心:“佳宣,快放开郭枚,不要再犯错了。”

    “犯错,哈哈……”王佳宣看着 章霭,眼睛里都是痛苦,稍后微微转变成狰狞与狠绝:“你现在在说我犯错,那之前你帮助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姨妈!”

    “轰!”

    王佳宣一声咬牙切齿的姨妈,让整个大厅里炸开了锅,所有的人脸上都是震惊和不解,并不知道王佳宣这一声姨妈究竟代表着什么。但是却有一种异样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散了开来。

    许锦灵的眉头也不由悄悄的皱了起来,这又是在玩什么名堂?章霭不是王佳宣的母亲吗,怎么又变成姨妈了?

    显然,情况忽然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是许锦灵还没有饶过这个弯,更准确的说,许锦灵根本就没有朝着这一方面想,她也压根想不到。

    章霭听到了那一声姨妈,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脸色瞬间就苍白起来。

    “佳宣,我是妈妈,你喊错了……”许久,章霭缓了缓精神,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开口。

    她不知道王佳宣究竟知道了什么,但是章霭却不能容着王佳宣来,现在能圆回来一点是一点,她不能这个时候让许锦灵和王佳宣知道一切。

    王佳宣看着章霭,咬牙切齿的蹦出那句话:“你不是我妈妈,我的妈妈早让你和王涛害死了!”

    “……”章霭一顿,整个人都不由呆愣,眼睛里的震惊更是令人不敢相信,稳了稳心神开口:“佳宣,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更清楚你在做什么!”王佳宣恨,恨死了眼前的每一个人,凭什么到最后全部都要她承担!

    “如果,你没有偏心,还能像之前一样待我,我也不会被逼着走到这条绝路上,我的一切一切,都是你们逼的!”王佳宣歇斯底里的喊着,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来,话语仍未停歇:“呵呵,真正的残忍的是你和王涛,知道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就想尽一切办法把我挤出局,真正没人性的是你们!就算我不是,可是我也好歹当了你们那么久的女儿,你们就是这么对我的是吧。”

    “佳宣,不要……”章霭明白了,明白了王佳宣知道了一切,不由摇头:“不要说,就当是我求你。”

    章霭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恐惧,哀求的眼神一目了然。这其中有故事,所有的人都能看的出来。

    许锦灵现在不能受到一点刺激,章霭并不能让王佳宣这时候说出来,要是刺激到了许锦灵,章霭会悔恨的要死。

    看着章霭如此哀求的目光,王佳宣就知道,这是章霭在照顾许锦灵的感受,是在为许锦灵着想。但就是这样的哀求,却深深的刺激着王佳宣,嫉妒像把灼热的火,如果不说些冷话,她心里的火焰根本就扑不灭。

    “你不要我说,我就越要说!”王佳宣的眼睛狠狠的勾起狠毒,愤怒和嫉妒几乎让她把自己的牙都搓碎了,但还是不肯停歇下来。

    “锦灵,你上去休息,为了孩子,不要插手这些事。”郭参似乎也知道王佳宣要说什么,不由推着许锦灵准备上楼。

    许锦灵似乎知道王佳宣接下来的话是针对自己的,丝毫也不肯上楼,挣脱开郭参的手,站在原地看着王佳宣:“不,我要听,我要听听王佳宣到底要说什么。”

    “锦灵,听我一次行不行?”看到许锦灵肯定的态度,郭参的语气多了一丝着急,催促着开口。

    看着这样的郭参,许锦灵的心里似乎更加能确定了一些事,眉头皱了起来,本来还欲说什么,却被王佳宣打断了。

    “许锦灵,这可是关于你的好戏,你不听一听吗?”察觉到许锦灵要走,王佳宣的眼睛错过了所有的身影直接投射到了许锦灵的身上。

    许锦灵躲开郭参的手,看着王佳宣,心里莫名的一怔,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变化:“你说!”

    看着王佳宣自信满满的模样,许锦灵不由好奇,王佳宣的手里究竟抓着什么,怎么让她这么自信。

    王佳宣听到许锦灵发问了,眼睛不由看向了郭子瑞,轻笑:“老公,我估计你接下来听到这个消息会悔恨的要死!”

    她还叫郭子瑞老公,但是语气却讥讽的让人听不出任何的亲昵。

    她在讽刺郭子瑞,郭子瑞不是为了钱,为了王家的势力甩了许锦灵而娶了她吗,那她接下来要告诉郭子瑞,许锦灵才是王涛的女儿,郭子瑞怎么可能不后悔的要死。为了利益放开自己喜欢人的手,结果所有的利益赋予者还是许锦灵,郭子瑞只怕都能后悔的咬舌头。

    “要说什么你就赶快说!”比起王佳宣所说的秘密,郭子瑞跟担心郭枚的安安危。

    郭枚在王佳宣的手里多呆一秒,承受的危害就多一分,郭子瑞必须留神,不能让王佳宣乱来。

    王佳宣的眼睛看着眼前厌恶自己的男人也不做过多的停留,看向了许锦灵:“许锦灵,你就不好奇,为什么你的妈妈不爱你吗?”

    “王佳宣,你给我闭嘴!乱说的后果,你应该很清楚!”就在王佳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郭参狠狠的打断了王佳宣的话,眼睛里都是浓重的警告。

    王佳宣是怕郭参,但是现在都到这种地步了,她就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怎么会在乎郭参的警告。

    “你说,为什么!”许锦灵不理会郭参的警告,摸着自己的肚子向前了一步,问道。

    她的妈妈不是因为病而那样对自己?她现在越来越觉得,王佳宣知道了很多她并不知道的事。

    王佳宣的脸上带着笑意,似乎在等许锦灵听完自己花的表情,看着许锦灵,不紧不慢的吐出了那句话:“因为你不是她生的,而是王家的女儿,你的妈妈,就是一直想法设法伤害的你的女人。”

    王佳宣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许锦灵的反应,伸出的手指不由朝着章霭指去。

    被指的章霭在先前心里就七上八下的,现在忽然那根手指还是指向了自己,章霭整个人都僵住了,目光呆滞的看着许锦灵,许久,她的眼睛绝望的缓缓闭上。

    她害怕了,害怕去看许锦灵的表情。

    许锦灵一愣,心里大动,一阵震惊的声响扰的她脑子嗡嗡作响,她似乎什么也听不到了,但是一切有那么清晰的在耳边,她的嘴不由自主的问出口:“你说什么?”

    王佳宣简单的一句话,让许锦灵的整颗心都颤抖了,至于是什么情绪她自己还没有弄清楚。

    “我说,章霭是你的亲生母亲,你根本就不是许家的女儿,明白了吗?”看着许锦灵异样的表情,心里莫名的觉得一阵酣畅,说话更加的冷冽起来,许锦灵伤的越深,她才会越感觉爽快。

    这个从王佳宣嘴里忽然宣布出来的消息如同一把锥子死死的捶在了许锦灵的心上,让她的双腿发软,眼前也漆黑一片,但还是迫使自己稳住脚步,她不想表现出来一点点相信的表情,极力的否认着,但是激烈的态度一惊代表她有些信了:“不……这不可能,不可能,我姓许!我的爸爸是徐茂山,我是许家的女儿!”

    她死命的喊着,但是手却在颤抖,眼神更是恍惚不定,似乎要喘不过气一般,她的眼睛里都是笃定的看着王佳宣。周围的环境安静极了,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在叫喊着,在大厅里回荡着,显得那么无助而又空洞,更有一丝凄厉夹杂在里面。

    她对这个答案排斥极了,她的每一分颤抖都告诉她自己这件事对她究竟有多大的冲击力。

    她怎么可能是?不会,绝对不可能!

    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王佳宣骗了她多少次,她为什么要相信,她是许家的女儿,她的妈妈不是章霭,不是!

    “哈哈……许锦灵,你也有今天,多可惜,你不想要章霭这个妈妈,但是她就是你的亲生母亲,这一点,你永远也别想改变!”看着许锦灵苍白的脸色,王佳宣笑了,笑的有些张狂。

    只要许锦灵痛了就好,其他的她什么也不在乎!

    “王佳宣!够了,你要想耍什么手段,不要把我拉上!”许锦灵顾不得掩饰自己的情绪,眼睛里都是厌恶的看着王佳宣,她需要一个答案,一个确切的答案。

    王佳宣淡淡的勾起嘴角,讥讽的开口:“我可没耍什么花招,我说的都是实情!如果章霭不是你的妈妈,她为什么最近对你这么热情?又为什么忽然求你原谅?你实在不信,你可以亲口问她!”

    章霭在场,王佳宣不怕对质,事情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她不怕章霭不承认。

    当王佳宣把话题引到了章霭的身上时,章霭的眼睛里都是逃避,苍白的连嘴唇都发白,像是承受最令她紧张的事。

    许锦灵听到王佳宣的话,不由点头,转身快步向章霭走了过去。

    看着章霭那张曾令她讨厌万分的脸,许锦灵的嘴唇因为涌上喉头的哽咽不由颤抖了起来,麻木的问她:“她说你是我的妈妈,你现在告诉她,你不是!”

    或许,在王佳宣吐出这件事的时候,她的心里就震惊的相信了,但是本能的反应让她抗拒,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太突然了,她根本就承受不起。

    她早应该怀疑了,章霭对她那么反常,她早应该猜到的不是吗?

    “锦灵……”看着许锦灵越来越近的脚步,章霭的浑身都在颤抖,颤抖的似乎得了病一般。无疑,在听到王佳宣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是紧张的,甚至带着一些期待,希望许锦灵并不是那么重的抗拒情绪,能接受她,但是许锦灵走近她说的第一句话就像是水果刀一般,深深的把她那颗疼爱着自己女儿的心脏切成了两半。

    “我要你说!告诉她,我不是你的女儿!”许锦灵喘着气,眼泪在眼眶里打了几个转,撕心裂肺的喊出了那句话。

    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章霭是自己母亲这件事,绝对不会!

    章霭低着头,面对自己亲生女儿这样的话语,她并不知道怎么接话,眼泪早已布满了整个面孔,低声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因为自己而给她带来了这么多麻烦和伤痛……

    “不要对我道歉,我要你告诉她答案,告诉她,我不是你的女儿,告诉她,我是许家的女儿,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许锦灵伸手抹掉自己的眼泪,看着章霭咬牙道。

    这样的消息让她如何的接受?事先什么准备都没给她就告诉她伤她最重的竟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呵呵,这多么讥讽!

    “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章霭已经不能把谎话圆回去,除了道歉,她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章霭伸出自己的手,似乎欲扶住许锦灵,但是被许锦灵躲了过去。

    许锦灵的眼睛里都是痛苦,手指僵直的伸不出去,眼睛里布满了血红,还有咬牙切齿的恨意:“不要碰我,你不是我妈妈,你不是!我宁愿是许家的女儿,被章卉记恨着,我也不要你这样的妈妈!”

    她是妈妈吗?她根本不是,她伤她这么深,她怎么也不会认她。

    “许锦灵,疼吗?到头来,你的两个妈妈都伤害你,呵呵,多么可笑!”王佳宣看着眼前的场景忽然的笑出了声:“不过,你不要怪我的妈妈章卉,毕竟是因为你的父亲和你的妈妈动了坏心才让她那么讨厌你,要怪,你只能怪章霭和王涛!”

    王佳宣说了什么,许锦灵一句话也听不进,整个人像个木偶一样站在原地,因为哭泣,脸上都是涨红,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锦灵……”章霭似乎看出了许锦灵有些不对劲,上前欲扶住许锦灵。

    许锦灵猛的朝后推着,一下子便撞到了墙壁上,似乎并不觉得疼,眼睛还是冷冷的看着章霭,厌恶至极章霭碰触她:“我说过,我不要碰我,我觉得恶心!恶心!”

    “我……”章霭伸出的手因为许锦灵歇斯底里的喊叫忽然僵住了,收也不是,伸也不是。她现在心里的疼,只怕用万箭穿心形容都不过分。

    许锦灵抵在墙壁上,好不容易站住了脚,肚子上传来了隐隐的疼痛,她下意识的皱住了眉头,扶着肚子站了起来。

    “锦灵,怎么了?”郭参第一时间上前拥住了许锦灵的整个身子,眼睛里都是关切的神色。

    许锦灵的手臂压在他的手心里站起了身子,眼睛看向了郭参。

    郭参现在看着她的目光除了担心什么都没有,许锦灵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猛的推开了郭参,冷冷的质问:“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郭参看着她的眼睛,墨黑色的眼睛里是什么神色并不清楚,但是他没有说话,这种态度对许锦灵来说就等于默认。

    “原来……原来你知道了……”许锦灵喃喃的自语,眉心里都是苦涩:“难怪你会帮她回来,难怪你那么肯定她不会伤害我,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她的声音越说越低,脸上的失神也越聚越多,怎么也驱赶不走。

    她的脚步踉跄了一下,郭参慌忙的伸出手,但是让许锦灵轻快的躲了过去。

    “我不需要你的搀扶!”许锦灵冷冷的看着他说道:“郭参,你还记得你答应我什么吗?”

    想到自己的丈夫早就知道这一切,所做的事都在瞒着她,她的心怎么能不疼?

    郭参的眼睛都是担心的看着她,还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答应她什么,他很清楚,但是这时候要她亲口说出来又是那么的吃力。

    “你答应过我,再也不骗我!无论什么事,你都不会骗我,可是你做到了吗?”许锦灵扶着肚子,冷漠受伤的眼睛里带着深沉的伤害。

    以前的事已经让她对郭参的信任受损了,她是抱着多么大的决心去相信他的承诺,但是他现在却自己打破了,她还能相信他什么?

    呵呵,她说过,他是她在世上唯一信任的人,她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但是现在就他,郭参都不肯给她一个诚实的,让她百分之百依靠的。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许锦灵弯着腰,眼泪顺着眼角,完全不受控制的滑落了下来,这一颗颗眼泪,都是她对他的失望,声音里的是痛苦:“你明明就知道,我有多讨厌这个女人,你明明就看到我从小是过什么样的生活,你明明就知道妈妈有多么不喜欢我,你明明就知道我差点多少次死在妈妈的手下,明明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你还是这么狠心的骗我!看着我痛,你很开心吗?”

    看着她痛,是郭参这一辈子最不愿意看到的事,他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许锦灵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如果可以,这件事他打算瞒着许锦灵一辈子,这样她就不会痛。

    “锦灵,你不要怪郭参,是我,都是我,是我犯的错,是我要回来的,你不要怪……”章霭知道郭参在许锦灵心里的重要性,一旦郭参在许锦灵心里失信,那许锦灵会难过,倒不如他把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的身上。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许锦灵便冷冷的打断了:“对,是你!全部都是你!你为什么要伤害我,你不应该回来,更不应该出现在我的面前。”

    说着,她转过身,满脸都是泪痕的看着章霭,但是话语里却都是决绝:“章霭,你听着,就算是让我死,我也不会认你!”

    章霭一愣,整个人承受不住的回退,许锦灵的目光彻底把她凌迟了。

    “我怎么会忘记你一次次的冷嘲热讽,我又怎么会忘记,我和我的孩子差一点死在你手下?呵呵,别以为现在编这些谎言就可以骗我,我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许锦灵的眼睛里都是愤怒的肯定,根本就没有打算认章霭,更别说别的了。

    “你……不认我没关系,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这对我便足够了。”章霭吞下了所有的苦果,硬生生逼迫自己说出了一句话。

    “我的死活和你没关系!你是谁啊?我过的好不好,又和你有什么关系!”许锦灵心里的痛苦和怒火交织在一起,让她发泄不出来,又不知怎么排解,只是让她从心中难受一直移到了自己的腹部。

    “锦灵,我是你的母亲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即使你不认我,但是最起码让我关心你,我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章霭面如死灰,世间最大的伤痛还有比这个更深的吗?

    听到章霭说“母亲”两个字,许锦灵忽然轻笑出声,喃喃道:“妈妈?呵呵,我倒是有妈妈……”

    “我从小,我的妈妈就知道掐着我的脖子喊着章霭的名字让我去死,我以为妈妈是没有理智的,我以为她只是认错了,呵呵,却不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她是想要杀了我来还你欠下的债!你知道我的童年有这些……”许锦灵脸上都是痛苦,一步步走近章霭。

    章霭并不敢看许锦灵的眼睛,愧疚的低着头,随着许锦灵的脚步一步又一步的后退:“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

    许锦灵的话刚刚说了一些,章霭就迫不得已打断了,她听不下去,一点点也听不下去,听许锦灵说她的童年,章霭自责的恨不得马上消失在许锦灵眼前。

    “我还有很多话,怎么能不说了呢?”许锦灵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眼睛里都是定定的神色看着章霭:“你不是说你我的妈妈吗,那好,你告诉我,许家破产,我无家可归的时候,你这个妈妈在哪儿,我嫁进郭家被人刁难的时候,你又在哪儿,我怀孕无助的时候你又在哪儿,我让人一次又一次羞辱的时候,我亲爱的妈妈,你又在哪儿?”

    章霭满脸都是痛苦,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十指早已僵直的不像话,就算她想要伸手捂住自己的脸都吃力费劲的很,许锦灵所出口的,她都没办法接下去。

    面对许锦灵的一句句指责,章霭本来就皮定肉绽的伤口又被刮掉了一层皮,鲜血直流,她还是没有一点点止血的办法。

    看着章霭无话可说的模样,许锦灵咽了咽喉咙,镇定的有些不正常的开口:“让我告诉你在哪儿!”

    许锦灵说着,一向白皙,但是现在颤抖不止的手指向了王佳宣:“你无时无刻都在陪着这个女人身边,帮着她挤掉了我所有的幸福,是你,是你这个亲生母亲把我一步一步的推到了绝望恐惧的境地,让我一次翻身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就这样的章霭,让许锦灵如何原谅?

    一个曾今差点杀害她孩子的凶手现在竟然是她的母亲,她怎么可能去接受相信!

    王佳宣手臂环着郭枚,没有一点松懈,但是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冷笑的弧度一点点的加大,只要看到许锦灵受伤,她的心里就会觉得畅快,这么好的一场戏,她怎么会打断?

    显然,所有的人都不由让这些事实惊呆了,一向反应最快的白绯文也迟迟的没有反应过来这些事。所有的局面转变的太突然,根本就让人转换不过来,任何人也不相信许锦灵忽然变成了章霭的亲生女儿?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的眼睛里也遍布了疑惑,等着人来解答,许锦灵的心情似乎并不能回答她这个问题,她也只是能暂时忍受下来。

    这些复杂的眼睛里最为复杂吃惊的可能就是郭子瑞了,他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想要借用章霭和王涛的力量娶了王佳宣,竟然娶了一个仿冒品,真正的正牌是那个被自己狠狠摔倒的许锦灵。

    他说过,只要有一天他有自己的能力,他就会让许锦灵回到他的身边,在他的心里一直有许锦灵,他为了自己的前途娶了王佳宣,却没有想到,真正能给自己前途的那个人是许锦灵。

    悔恨两个简单的字并不能完全说出了郭子瑞的心情,如果上天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绝对会死死的抓住许锦灵,松一下都不会存在。

    整个大厅里,现在安静极了,许锦灵不说话了,章霭也不说了,其他人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安静的有些怪异。

    许久,许锦灵盯着章霭也累了,转过身就要上楼。

    “锦灵,你干什么?”察觉到许锦灵平复下来了,但是情况明显不妙,郭参不由伸手抓住了许锦灵的手腕,皱眉开口问。

    许锦灵冷冷的看着郭参,像是已经失望透顶了,淡漠的声音里带上了疲惫:“放开我!我离开这里!”

    现在,她唯一信任的丈夫都欺骗了她,她再也没有再在这里待下去的必要了,太多人是她不想看到的。

    事情已成定局,王佳宣看着这些,嘴巴微微凑到了郭枚的耳边:“别动,别出声。”

    说着,脚步很轻,缓缓的松开了郭枚,几乎只用了一分钟便溜出了大厅。

    郭子瑞发现王佳宣溜了,郭枚本还想说什么,郭子瑞却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郭枚不要出声。

    既然王佳宣已经走了,那就让她走吧。

    两人没有了关系,但是郭子瑞还没有狠到那种咬将王佳宣置于死地的地步,他很明白,现在只要出声提醒,郭参必定不会放过王佳宣。念及以前的一点点情谊,郭子瑞还是放王佳宣走了,并未出声。

    “你要去哪儿?”听到许锦灵要离开,郭参的眉头皱的死死的,几乎是漠然出声。

    现在,他所有的心思都在许锦灵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管王佳宣。

    许锦灵看着郭参,嘴角牵起了一丝笑意:“郭参,你又骗我一次,答应我的没有做到,你认为我还有留下来的必要吗?”

    这次,许锦灵被郭参的承诺伤到了。她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不知道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去相信郭参的承诺,结果郭参并没有做到,她还有什么留下的必要?

    “不准走!”郭参拉住许锦灵的手,强硬的开口。

    他可以容许许锦灵耍脾气,也可以容忍许锦灵试小性子,但是就是不能容忍许锦灵有有一天说要离开他!

    在这种特殊时期,许锦灵将怀孕的敏感和真相的受伤发挥到了极致,她根本不想听郭参的话,转身上了两步:“我说过,等我想走的那天,你不会拦得住我。”

    “拦得住拦不住,试试才知道。”郭参拉着许锦灵的手,两步上前拥住了她,让她动弹不得。

    现在这种特殊的时候,郭参知道,软的是不行了,只能先用强硬的手段把许锦灵留下来,后面的事情在慢慢说。

    “你放开我。”许锦灵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开郭参的手臂。

    “想要我放开你!不可能!”郭参咬着牙,十分肯定的告诉他答案。

    许锦灵一愣,随后,眼睛微微爬上了委屈,眼泪呼之欲出,脸上都是对郭参的指责:“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不放我离开!”

    他这么骗她,这么伤害她,让她对他失去了信任,她心里已经够难受了,只是想要找个地方躲一躲,为什么这个男人都不愿意。

    看着她委屈的模样,郭参的心皱疼了一下,想要伸出手去抹掉她的眼泪,眼睛里都是心疼的看着她:“因为,我不能容忍你离开。”

    因为爱,所以不能容忍她离开他。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不能容忍你的欺骗,你不兑现的承诺?”许锦灵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是赤红一片。

    即使她脸上都是强装出来的坚强,即使她一句又一句指责章霭,像是心里除了恨意什么都没有一般,其实并不是,她心里的痛苦并没有人懂。

    谁也不能感同身受的和她一起体验这个消息带给她的冲击力,她当了二十多年的许家女儿,现在却告诉她,一切都是假的,她真正的母亲是章霭,那个害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女人,她怎么能忍受得了?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前几日为什么王涛会在王氏和她说那些话,呵呵原来他是来摆父亲的谱来的,难怪王涛会那么确信的告诉她,无论如何,那家公司只能是王氏,原来是因为这些……

    现在想想,当时她真傻,死死的维护自己的一切。一遍又一遍的和王涛争辩,当时王涛应该看尽了自己的笑话,只是没有指出来吧?

    她就是一个傻子,一个让这些人耍了一遍又一遍的傻子!

    “让我走!”想到这些,许锦灵态度更加激烈了,没有一点点顺从的意思。

    她忘记了自己还有孩子,一下甩动着手臂挣扎,腹部忽然像是抽筋了一样一下子疼痛起来。刚刚她的腹部就在疼,只是她忍着,也没有现在疼的这么厉害。

    但是她这一下子,让她整个肚子疼的承受不住,她下意识的弯腰,眉头皱的死死的:“唔……”

    她想忍住,但是痛苦还是让她没忍住呻吟出声。

    “怎么了?”郭参第一时间内接住了许锦灵下滑的身体。

    许锦灵还在生气,但是这个时候,她却不能拿自己的孩子开玩笑,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我肚子疼……”

    说着,她的额角已经渗出了汗珠。

    “快,去医院!”郭参的眸子一皱紧,忙开口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刚刚说完,他迅速的抱起了许锦灵,脚步里带着着急,快步的朝着车库走去。

    白绯文等人在身后呆愣了片刻,也马上更了上去。

    章霭知道自己现在去只会招许锦灵的白眼,但是心里对许锦灵的关心还是让她开着车跟着郭参的车子。

    郭参坐在车上,紧紧的抱住了许锦灵,许锦灵现在肚子疼的没有一点点反抗的能力,只能躺在他的怀里痛苦出声。

    看着她疼痛的模样,郭参一遍又一遍催促着司机:“开快点!”

    “没事,别怕,我在,我陪着你。”郭参握住许锦灵的手,薄唇贴着她出汗的额角,一直安慰着她。

    许锦灵又紧张又疼,根本没有空理会任何事,如果她现在能仔细一点,她就会发现,郭参的手心里汗绝对比她的多,他比她更紧张,更害怕。只不过,他的害怕是因为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