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一百三十九章:他帮她洗澡

第一百三十九章:他帮她洗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等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一家四口都显得比较疲惫。两个小包子更是想倒头就睡,但是许锦灵还是阻止了想要直接跳上床的孩子,严肃开口道:“这样不行哦,要去洗澡。”

    “妈咪,一天不洗不碍事。”言言疯了一天,早已哈气连天的和许锦灵打着商量。

    听到弟弟的话,小音恬没说什么,但是脸上始终是很困的神态,似乎站着都要睡着了。

    终于,一向听话的小音恬也受不了了,揉着困到睁不开的眼睛,声音有些不清楚的吐露着:“妈咪,我也好困……”

    得到自己姐姐的支持,小言言更觉得抗争自己的妈咪有了一道有力的力量,不由顶着一身的汗味就要朝着床上冲去。

    不过冲刺貌似失败了,就在她快要到达床边的时候,郭参长臂一伸,将小言言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厉声道:“快去洗澡,否则晚上就睡地上。”

    “爹地!”面对郭参的训斥,小言言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都是不满的看着郭参。

    郭参还是刚刚那副面孔,一副一点点商量余地都没有:“快去。”

    “……”小言言刚刚脸上还很恼怒的模样听到郭参的话后,乖乖的收了回去,只好将求救的目光放到了许锦灵的身上,许锦灵的头一仰,像是没有看到言言的表情一般。

    小言言绝望了,知道事情成了定局,也不再说什么,乖乖的走进了浴室。很快,浴室里便传来言言的声音:“妈咪,我的睡衣……”

    许锦灵笑了,看来郭参严肃也不是全部都是错误,最起码在她制不住言言的时候,还有郭参这张王牌,扔出来还怕小言言不乖乖听话?

    许锦灵拿着小言言的睡衣进去帮言言洗澡,脸上都是笑意,忽然觉得她这个妈咪真厉害,竟然能把自己儿子当做敌人来对付。

    小言言似乎真的很困,在浴缸里眼睛都是迷迷糊糊的状态。许锦灵怕儿子一下子睡倒在浴室里,不由一直和小言言讲话。

    小言言摇着头,努力使自己不睡着,不由好奇的问了许锦灵一句:“妈咪,为什么一定要洗澡?”

    小言言真的很不喜欢洗澡,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喜欢洗澡,巴不得每天玩累了就睡,洗澡什么的对他来说真痛苦。

    “你下午玩了许久,晚上又玩了一身汗,不用水冲一下,等会汗液蒸发了,会冷,容易感冒。”许锦灵低声解释给他听。

    小言言像是懂了,又像是没有懂,点头、摇头、抬头,许锦灵以为小言言又在自己玩,却不知道她的宝贝儿子早已困到不行,一下子一下子晃动着,几乎都要睡着了。

    好不容易替言言洗好了澡,许锦灵用毛巾包着孩子去了浴室,搞定小言言,又开始帮音恬洗。她这个妈还真累,自己一天也很累,但还必须要照顾好孩子。

    等到许锦灵忙好一切,已经有些虚脱的躺倒了床上,声音现在有些疲惫的无奈:“我不想洗了,怎么办?”

    好累啊,刚刚言言说不想洗澡,是因为他很累,许锦灵现在也因为很累不想洗澡。不过教育了孩子,她自己没做到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可是真的累的睁不开眼睛……

    “来,老公帮你。”郭参很是大方的朝着许锦灵伸了伸手。

    许锦灵真的很累,也没有拒绝,朝着郭参的怀里靠了靠,伸手环住他的腰身,鼻尖都是疲惫的涣散:“老公,我好累啊。”

    在她感到疲劳的时候,莫名的想朝着自己的丈夫撒撒娇。

    两具身躯靠在一起,显得无比的温暖。郭参的手拥着她的肩膀,力道不轻不重的按摩了几下,另一只手则是摸着她有些汗意的脸,下巴抵着她的头顶,十分温馨。

    让许锦灵稍微的休息了一会儿,郭参起身拍了一下许锦灵的臀部,让她醒了一些,随后抱着她去了浴室。

    既然她不想洗,那他就帮她洗。

    太累了,许锦灵今天倒是没有想以往那么放抗,任由他帮自己褪掉了所有的衣服,整个人浸泡在温热的水中。许锦灵明显就感觉到自己身上衣物刚脱干净的时候,他的呼吸急促的一些,就连放在她身上的目光灼热的她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

    但是郭参并没有趁机占便宜,打开花洒,用自己的手试了试温度,随后才朝着许锦灵身上洒下来。

    郭参从来没有帮任何人洗过澡,所以动作上有些僵硬,本来按照自己的力道的手放在她的身上,她有些承受不住,不由皱着眉头,但是想到男人第一次这么把持的住帮自己洗澡,许锦灵倒是硬生生的忍住了疼,牙齿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

    洗了一会儿,许锦灵忍不住没有说话,郭参反而住了手,忍不住说了一句:“奇怪……”

    “怎么了?”疼归疼,听到郭参的疑问许锦灵还是问出了口。

    郭参的手指轻抚上她本来娇嫩的肌肤:“有点红……”

    他已经尽量放轻了力道,怎么会红呢,而且许锦灵好像并没有喊疼。

    许锦灵的睡意早已没有了,听到郭参的话简直有些欲哭无泪,她想直接告诉郭参,那都是他下手太重的结果,但是为了不打击他,许锦灵还是没有说出来。

    “我自己来吧。”感受到身上的力道没有什么变化,许锦灵颓废的有些忍受不了的开口。

    郭参没有听到她说话,拿着花洒提醒她道:“给你把头发也洗了吧,头低着点。”

    许锦灵以为郭参还没有洗够,没有办法,但还是地下了自己的头,让郭参冲洗。

    郭参将许锦灵的头发拨弄到前面,花洒调好热度便撒了上去。直到许锦灵整个头发都湿透了,他才挤出洗发露,有些无从下手,过了一会儿,动作轻缓的擦到了她的头发上。

    他的手略显笨拙,总是给她把洗发露擦匀的时候不小心就拉扯了她的发丝。这次,许锦灵没有忍住一下子痛呼出声:“唔……”

    简简单单的一声嘤咛,让他一下子就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有些紧张的问:“怎么了?很疼吗?”

    许锦灵微微露出牙齿,似乎真的不是太舒服,轻点头:“有点……”

    何止有点,她的整个头皮都有一种差一点被扯掉的感觉,真是疼到了极点。

    她的意见郭参倒是吸取的快,手上的动作明显轻了不少,许锦灵整个头皮又本来的疼痛,缓缓的舒适了起来。

    “冲洗一下应该可以了。”郭参像是对她说的,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开口。

    许锦灵倒是没有话,把自己都交给了郭参,让他给自己洗了头发又吹了头发。

    “累吗?”头发有些干了,许锦灵身上穿着白袍微微抬头看着郭参问。

    浴袍穿在她的身上依然套不住她的白皙,黑发衬托着那张精致的脸,郭参更觉得有些说不出的蛊惑。纯情夹杂着诱惑,低身微微啄了她的嘴唇一下,轻笑:“不累。”

    今天让她太累,郭参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还是让她好好休息一番,明天在这里呆一天就回去了,她不能太累。

    许锦灵试了试被他吹的差不多的头发,柔柔一笑:“好像干了。”

    两人之间难道的柔情,像是回到了初恋的时代。虽然彼此都不是彼此的初恋,但那种像是第一次恋爱的感情真的很其妙。

    郭参收起了吹风机,坐到了她的面前,声线温柔:“不困吗?”

    许锦灵慵懒的伸着懒腰,伸手勾上了他的脖颈,笑嘻嘻说道:“还好,你累了吗?”

    她刚给孩子洗过澡的时候,是有点累,包括在洗澡的时候都很困,但是吹过头发后,她似乎脑子里都被灌了风一般,还没有得到平复,所以现在并不是很困。

    郭参扶着她的腰身,两人的力道很不重,但却有一种要拥着彼此走一辈子的重量。

    “跳支舞,如何?”郭参嘴角一勾,眉头微上扬的提议。

    整个房间里都是橘黄色温暖的光线,很舒适。窗外漆黑一片,但皎洁的月亮总是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安适感,这样的环境跳上一支舞应该很有感觉,她倒也没有拒绝,点头:“我去放音乐。”

    说着,松开环住郭参的手臂去挑选光盘。

    她去放音乐的时候,郭参从酒架上取下了一瓶红酒,找来两只酒杯。红红的液体注入酒杯内,红的让人有些炫目。

    音乐缓缓响了起来,郭参递给她一杯酒:“喝点,等会跳一支后帮助睡眠。”

    睡前一杯红酒有助睡眠对身体也有好处。

    许锦灵接过红酒,轻呡了一口,不由看着郭参,眼角都是浅浅的笑意。

    她不懂红酒,但是却让这酒暖住了自己的心扉,眼睛放在郭参身上有些移不开。

    只喝了几口,她放下红酒杯,白皙的手臂压在了郭参的肩头,跟着郭参的脚步跳了起来。

    两个人都穿着浴袍,跳的却是华尔兹,没有怪异,反而有种温馨二人世界的感觉。

    许锦灵的手压在郭参的身上,任由郭参的大掌掌控着自己的腰肢,脑袋靠在郭参结实的胸膛上,忽然调皮的踹掉了脚上的软拖鞋,俏皮可爱的扬起脸来:“老参,你看电视剧那些,女主角每次都把脚踩在男主的脚背上,让男主带动起两个人的重量,我们也试试吧。”

    “你还有时间看电视剧?”听到她的提议,郭参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反而是打趣的开口。

    许锦灵一愣,随后憨憨的笑道:“有啊,有时候在办公室闲的时候会点开来看看。”

    要是她那些职员知道自己平日里有些严肃的女老板平时也喜欢看泡沫剧,还不必她们的少,不知道该怎么想呢。

    听到她的答案,郭参脸上表情邪恶了起来,不由笑出声的问:“有看动作片吗?”

    “没有啊,你知道我最不喜欢看打打杀杀的影片,好无聊的。”许锦灵没有听出郭参的话里有话,很是天真的答道。

    郭参腾出的手微微刮了她的鼻尖一下,暧昧的笑意更加凑近了他的脸颊:“我说的是男女间的动作片。”

    “……”许锦灵一默,整个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她本来以为自己在办公室看泡沫剧已经不能告诉职员了,要是她看那什么,她还好意思出去见人吗?

    “没有。”虽然这个问题她可以不回答,但是为了引起郭参不必要的误会,许锦灵还是回答了。

    她的答案让郭参眉眼上的笑意更加浓重起来,薄唇在她的眉心印下一个吻,随后幽幽的声音传入了许锦灵的耳朵里:“有我,你当然不需要。”

    许锦灵紧闭着嘴,不让自己的嘴角再抽,但是额头明显的挂着三条黑线。这个男人说的话……她可以理解为自恋吗?

    轻咳了两声,许锦灵倒是不等郭参开口,自己白皙晶莹的脚已经踩到了郭参的脚背上,忍不住舒了一口气,感叹式的开口:“怪不得都喜欢,感觉真的不错。”

    说着,便把自己整个人都依靠在郭参的身上,耳朵紧贴着郭参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感受他的脚步跟着音乐微微的动着。

    许锦灵趴在他的话里,手被牵着有着莫名的心安。眼睛里都是疲惫,忍不住轻眨了眼睛两下,她的脑袋有些沉重,竟然缓缓的睡着了。

    许久,她平稳的呼吸传到了他的身上,郭参才意识到自己的小妻子睡着了,不由轻笑,松开了抓住她的手,两手抱着她的腰,尽量没有一点点动静的抚她上了床。

    孩子在身旁的小床上,他把她放到了大床上,拉过了毯子,两个人都躺了下去。

    感受到大床的柔软舒服,许锦灵的眼睛不由动了一下,但是并没有醒来的痕迹。刚上床,还没有一块是温暖,不由朝着热源的地方寻去。

    郭参已经张开了怀抱等着她,所以许锦灵顺其自然的就抱上了郭参的腰身,整张脸都贴在他的胸膛处。鼻息间都是好闻的清新味,这让许锦灵身体忍不住一松弛,很快的进入了熟睡的状态。

    他的手臂让他枕着,看着她的睡颜,在她的脸上印下一个吻,轻声道了一句:“晚安。”

    今晚属于一家四口的夜晚刚刚开始,一天的贴身相处让这一家都感到开心极了。本以为一天的玩耍会让孩子没有了激情继续玩下去,但似乎并不是这样。

    第二天

    一早,许锦灵还没有醒来,言言已经跳到了许锦灵的穿上,睡在许锦灵的一旁轻拉着许锦灵的手臂,喊了一声:“妈咪。”

    这一声,没有把有些累的许锦灵喊醒,却把一向警惕性很高的郭参惊醒了。

    “妈……”言言见许锦灵没有动静,准备再喊一声,却被郭参阻止了。

    郭参压低声音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皱眉说道:“你妈咪累了,让她多休息一会儿。”

    小言言也明明刚睡醒的模样,不停的揉着自己的眼睛,看着郭参露出一副呆萌的表情:“可是,爹地,我饿了。”

    “我给冲奶粉。”郭参看了一眼自己妻子,又看了一眼儿子,还是没有舍得打扰许锦灵,提议着下了床。

    走到了厨房间,从许锦灵的分类的行李中找到了奶瓶和奶粉,兑了一些水就给了小言言。

    小言言一脸笑意的感谢:“谢谢爹地。”

    爹地还是第一次给自己冲牛奶,言言表示很开心。

    “哇哦,唔……”言言将奶嘴刚塞进嘴里,不由吐了出来,跳起来喊叫出声。

    郭参第一时间堵住了儿子的嘴巴,交代到:“不是不让你大声说话吗?”

    言言忍受不了热量,匆匆的推开郭参的手,眼睛都红了,声音不大了,但有些抓狂:“爹地,你冲的牛奶不是温开水冲的?”

    “热水对人体好。”郭参看了一眼言言简单解释。

    言言哭着一张脸,真的要流出了眼泪。这个姓郭的真的是他的亲爹吗?热水对身体好他知道,可是也不能用开水冲啊,热水和开水有区别的,好吗?

    忽然想起妈咪以往给自己冲牛奶都会放在手中试试的场景,言言不由叹了一口气:“世上只有妈妈好。”

    郭参似乎还不知道自己放的是开水,但听到小言言的感慨,郭参倒是什么话没有说,他老婆好,他当然知道,不需要这个小鬼提醒。

    郭参不让两个孩子打扰许锦灵,但是许锦灵不起来床他们又不能出去玩。所以三个两小一大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三个人的表情如出一辙的呆滞,盯着电视都没有说话,电视里放的是广告,他们也是那种表情看着。

    还有什么比来到旅游景点,但只能看电视的无聊。但就算是这样,三个人也没有去打扰。

    终于在快要中午的时候,许锦灵醒来,当看到沙发上的三个人着实的惊讶了一下。

    “你们……”许锦灵一愣,摸着有些凌乱的头发:“在干什么呢?”

    她的话语中带着刚醒来的慵懒,说话间还忍不住打着哈气,看来这一觉是睡好了。

    “妈咪,你终于醒了哦,你在不醒我就要死了。”言言第一个冲了上去,抱着许锦灵撒娇道。

    许锦灵伸手抱住了言言,眨着还有些睡意的眼睛问:“怎么了?”

    “嚎,爹地今天给人家用开水冲牛奶,言言差一点让他给烫死了。”言言的眉毛垮成了八字,很是愁苦的说着。

    许锦灵脸上微微露出了笑意,挑眉看着言言,问道:“那有没有强迫你喝下去?”

    “没有。”言言不知道自己的妈咪问这个干什么,但还是乖乖的回答道。

    许锦灵一笑,轻轻了儿子的额头,随后说道:“没有让你喝下去,证明你爹地还知道你是他亲生的。”

    “……”言言呆呆的看着笑的很开心的妈咪。

    好吧,他承认他不懂自己妈咪的冷笑话。

    小音恬看到许锦灵醒了,也跟着过来了,抱着饥饿的小肚子询问道:“妈咪,究竟什么时候吃饭啊,好饿哦。”

    “音恬饿了?这次几……”许锦灵说着,眼睛不由朝着钟表看去,当看到上面时针指在十一点的位置时,许锦灵的眼睛瞬间睁大。

    怎么会这么迟?

    本来她还奇怪,这三个人今天这么起这么早看电视,以为有什么好看的节目,没有想到已经这么迟了。

    “不好意思哦,妈咪睡过了。”许锦灵微微抱歉的看着孩子们,扯着自己的头发看向了郭参,问:“怎么不喊我?”

    要是他喊她一声,她也就不会迟了。不过说真的,她这一觉睡得还真是舒服。

    “我们也刚醒没有多久。”郭参淡然的说着。

    “……”

    “……”

    小音恬和言言的目光看着郭参不由茫然起来,他们的爹地真的确定,他们只是刚醒来没有多久吗?

    听到郭参这样的回答,许锦灵也没有怀疑,匆匆下了床,准备进洗手间洗漱:“等妈咪一会儿,我们一起下去吃大餐。”

    说着,没有时间去看房间里三个人的表现,匆匆的进了洗浴间。

    处理好了自己后,许锦灵挑了一件简单的衣服,很快便可以一起出发了。

    “妈咪,我今天可以吃薯条吗?”小言言咬着嘴巴的牙齿几乎都要留出了口水,一脸期待的看着许锦灵。

    许锦灵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拒绝:“不行。”

    “为什么?”一连受打击的小言言,脸上的神色又忍不住垮了下去。

    许锦灵看着他,颇有耐心的说着:“言言,薯条吃多了不好。”

    “可是我没有吃多啊,我只要吃一点点。”小言言继续抗议。

    “但是你在家里没有少吃。”许锦灵也拿出了自己的证据。

    小言言:“……”

    许锦灵:“……”

    母子俩一路上喋喋不休说着各自的理由,直到进了餐厅里,言言也没有如愿的吃上薯条,满脸怨恨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很不开心的吃着自己面前的儿童套餐。

    小音恬倒是不挑食,什么都吃的好开心,就连小小的套餐也吃的很满足。

    “妈咪,我吃完了,可以去那边玩吗?”小音恬将自己的盘子亮到了许锦灵的面前,骄傲的开口。

    许锦灵顺着小音恬的方向看了过去,确定是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不由点了点头:“去吧,自己小心点。”

    “好。”小音恬点头答道,很开心的跳下了座位,朝着那个位置跑了过去。

    看着姐姐可以去玩了,言言吃着盘子里的食物也不由带劲起来。

    小音恬一个人走到了角落,盯着桌子上正在玩拼图的小男孩,怯弱的没有说话,许久直到那个男孩走了,她才开开心心的坐下玩起了拼图。

    王佳宣这时刚从电梯里下来,便看到了小音恬坐在角落里玩拼图。她怎么可能不认识自己的女儿?那天开门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她就认出来,甚至刻意的看了她几眼,只不过是察觉到许锦灵出来了,她才匆匆的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当时,她很吃惊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许锦灵和郭参,更吃惊会遇到这个让自己痛恨的孩子。是这个孩子搞砸了自己的人生,她怎么可能会认她?

    不过,看到许锦灵帮她照顾的这么好,或许她还能利用一番。

    想着,王佳宣的脚步已经朝着音恬靠近了过去。

    看着音恬在玩拼图,王佳宣不由弯腰,红艳艳的指甲将一块拼图推到了下面,笑道:“这一块应该在这儿哦。”

    小音恬一愣,不由抬头看向了王佳宣。记得她是前几天见到的阿姨,虽然王佳宣现在脸上没有带着厌恶和嫌弃,但是小音恬总是没有来的害怕她。

    看到王佳宣替她拼好了一块拼图,小音恬低着头,声音柔柔道:“谢谢阿姨。”

    一个孩子心里本能的防范意识,让她和王佳宣保持距离,并不愿意走的太近,她心里莫名的害怕王佳宣,明明王佳宣长得还算漂亮,但是小音恬却总觉得她长的很恐怕,让她不敢抬头。

    “阿姨陪你玩一会儿,好不好?”王佳宣坐在小音恬的对面,不由开口说道。

    小音恬从来不懂得拒绝别人,王佳宣有这么热情,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又不想对面的阿姨伤心,还是点了点头:“好。”

    “你喜欢玩拼图啊?”王佳宣又替她拼了几块,眼睛一亮一亮,像是小音恬的大朋友一般询问道。

    小音恬点了点头,咬着嘴唇的牙齿微微松开:“妈咪说,只要把自己心中所想的一块块拼起来,就不再会忘了。”

    “那你想记住什么?”王佳宣白皙红艳艳的手指压着自己的下巴,带有一丝期待的看着小音恬问着。

    小音恬扬着小脸想了一会儿,回答道:“嗯……我想买一张和妈咪、爹地、弟弟一模一样的拼图,然后拼起来,永远的记住。”

    她好爱好爱自己的家,无论什么时候,她都要记住,不要让自己忘记了。

    王佳宣本来以为她说的会是自己,但是听到小音恬的答案,脸上的神色不由冷了几分,试探的开口问道:“你的妈咪是你的亲生妈咪吗?”

    不过两年,王佳宣坚信这个孩子有些记忆的,不过是暂时把自己忘了吧。

    但是她这个问题刚问出口,小音恬就点头了:“当然是的。”

    究竟是不是,小音恬心里或许很清楚,只是不想去想起以前的事。那对一个孩子来说,何尝不是一场噩梦?让自己爸爸买来买去,又让自己妈妈嫌弃,甚至动手打了她,她一个孩子并不能记住这些带有痛苦的记忆。

    小音恬的答案让王佳宣暗自握紧了手,眼睛冷的有些凌厉,暗自说了一句:“没良心的小混蛋。”

    “阿姨,你说什么?”听到了王佳宣的声音,又不是很清楚,小音恬又忍不住问了一遍。

    王佳宣有些藏不住脸上的表情,摆了摆手,不去看小音恬,微微疲惫道:“没什么,阿姨顺口说着玩。”

    “哦,那阿姨还要拼图吗?”小音恬答应了一声,把拼图又拆了,询问王佳宣。

    王佳宣点头,知道自己现在要好好讨好这个小鬼,不由又带上了笑意:“好啊,再来拼一次。”

    说着,已经将相近的拼图拼到了一起。

    小音恬看着,眼睛一刻也没有从拼图上移开,更没有放在王佳宣的身上,直到拼好了最后一块,她才抬头,看着王佳宣笑道:“我拼好了。”

    说着,眼睛一瞥到本来在座位上,现在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的许锦灵,不由笑着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王佳宣听:“我妈咪过来了。”

    王佳宣自然知道小音恬口中的妈咪是谁,慌忙的带上了墨镜,正面给了小音恬一个笑意:“好了,阿姨还有事,先走了,别把阿姨忘了。”

    说着,也不敢朝着身后,许锦灵来的方向看去,匆匆的拎着手提包走了。

    小音恬呆愣愣的看着王佳宣离开的地方,只觉得王佳宣奇怪极了。他们不过见过两次面而已,又不认识,怎么能说忘与不忘呢?

    刚刚在饭桌旁吃饭的许锦灵就发现了小音恬和那个黑色西装的女人说话,不过许锦灵只能看到那个女人的背影,还以为是某个陌生人,可能要问音恬什么,结果发现那个女人陪着音恬玩了好一会儿。许锦灵坐在那儿虽然能注意到音恬的一举一动,但也怕自己低头的瞬间音恬就没有了,处于担心的心理,她还是过来了。

    不过在她快要走到音恬面前的时候,那个坐在音恬对面的女人忽然走了。行色甚至有些匆匆。

    虽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脸,但还是瞥到了被大墨镜挡住一大半的侧脸,觉得有些熟悉,但具体哪里熟悉,却又说不上来。

    “妈咪。”看着许锦灵站在自己面前发呆,小音恬不由叫了一句。

    许锦灵的眼睛看着那个女人刚刚离开的地方有些失神,让小音恬这么一叫不由转眼看向了音恬:“在干什么?”

    说着,许锦灵坐到音恬的身边,看着音恬完好的拼图,许锦灵想到了刚刚的那个女人,不由开口问:“音恬,刚刚和你说说话的阿姨你认识吗?”

    “不认识啊,那个阿姨就是上次那个我说的,住在我们的对面,熟悉但是不认识的奇怪阿姨。”小音恬很是坦诚的告诉自己妈咪这些消息。

    秦敏华?

    听到小音恬的话,许锦灵有些奇怪。那个女人的身材和背影和秦敏华根本就不一样,如果是秦敏华的话,看到小音恬不该过来只是坐在这里陪着小音恬玩,而是要过来和许锦灵打招呼的,但是并没有。

    这些事不是很奇怪吗?不是秦敏华,小音恬却觉得熟悉但不认识的,那许锦灵应该认识,可是除了秦敏华有可能替郭氏来接这个案子,还有谁有可能?

    许锦灵怎么也想不明白,刚刚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但是直觉很清晰的告诉自己,许锦灵肯定认识她,而且还很熟悉。

    想着,许锦灵不由再次开口问小音恬:“音恬,她刚刚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小音恬抬着头,看着许锦灵,想的很认真,点头又摇头:“她有陪我玩拼图,但也有说了一些奇怪,我不懂的问题。”

    “什么问题?”许锦灵眉头皱了皱,心里的凝重越来越多,不由问出口。

    小音恬似乎记得不齐全,还是使劲的想着,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深思着:“好像又问我为什喜欢拼图,想记住谁。”

    “没有了吗?”许锦灵听到小音恬说出的这些话,又开口追问了一句。

    她总觉得,应该不止这些,还有别的。

    小音恬摇了摇头,实在想不起来:“没有了。”

    看着小音恬已经自我尽力的模样,许锦灵微笑,伸手摸上了孩子的头发,软声道:“没有就不要想了。”

    孩子的记忆毕竟有限,想不起来许锦灵也不为难她,但是这件事许锦灵没有想放手的意思,既然有问题,那就好好的查一查,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事自己心里完全没底。

    小音恬看着许锦灵不说话,许锦灵也注意到了小音恬眼睛里露出小疑惑,没有说什么,而是牵过了小音恬的手,笑道:“走吧,我们去吃点甜点。”

    说着,牵着小音恬回到了自己的桌子旁。

    自从小音恬和那么陌生女人交谈以后,许锦灵整颗心脏都是不安的,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事。

    直到她上班的时候,bobo忽然向她禀告,说是有一起合作案要和许锦灵说。

    许锦灵以为是普通的案子,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点头:“好,你说。”

    “最近,国外有一家开发节能的公司来国内寻求合作,方案很好,定会一经推出必定会火爆,他们现在想和我们合作,不知道总裁的意思是?”bobo说着,不由顿住的话询问许锦灵。

    她在说之前,已经把文件递到了许锦灵的面前,所以在bobo说的时候,许锦灵的眼睛已经看起了对方的节能方案,确实优点挺多的。

    看完了开发案,许锦灵觉得不错,不由点头:“可以谈一谈。”

    bobo的神色不变,但似乎还是有话要说,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

    许锦灵和bobo已经相处有一段时间了,bobo的什么表情代表什么,许锦灵还是很清楚的,不由抬眼看了bobo一眼,问:“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好。”bobo点头,也不再犹豫,开口道:“这个开发案之前找的并不是我们许氏,而是郭氏……”

    “什么?”许锦灵眉头一皱,bobo这样一说,许锦灵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便是前几日在郊外酒店里遇到的那几个,自然其中还包含着那个和小音恬玩拼图的那一个陌生的女人。

    许锦灵听bobo说着,忍不住主动问了一句:“那他们选择放弃了郭氏?”

    许锦灵觉得有些不可靠,虽然说许氏这几年发展的不错,但是比起郭参明显差了一大截,甚至不是一档次的。放弃了郭氏那样的大公司而选择自己这间中等小公司,是人都觉得奇怪吧。

    “好像没有,他们在和我们洽谈,似乎想比较一番。”bobo没有隐瞒,很是诚实的答道。

    如果说刚刚那样的问题只是许锦灵的怀疑,那现在bobo的话让她更加的不安起来。整个业内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她是郭家的媳妇,有时候甚至看在郭家的面上还会帮她一把。虽然这家国外的公司有可能不知道她和郭氏的关系,但是来这么久了,应该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现在把这样本来不是一个档次的公司放在一起选择比较,这是不是太巧合了?

    “这个案子不能接。”许锦灵皱着眉头简单直接的说道。

    只要她们沾上了这个案子,可能会给许锦灵惹来麻烦。要是没谈成,那么郭氏会以为是他们横插一脚,想抢自己的生意,只不过是没抢过去罢了。要是成功了的话,那情况更糟,反而显得她蓄谋已久,有意要拿下这个案子。无论如何,两种结果都不讨好,她不能接这个合作案。

    当初因为搬出来的事,老太太对她的印象已经不好了,虽然近几年还是像往日一样待她,但毕竟现在没有在身边,有时候会疏远,也并不好替自己解释。因为一个开发案破坏了亲情对许锦灵来说不是好事,她宁愿不接。

    细想,那个开发案是真的诱人,应该没有人不动心。但也因为这样,让许锦灵心中有预感,总觉得这件事好像是有人故意为之。

    想到那个在酒店遇到但是没看清楚的女人,许锦灵的眉心深锁,不由看向了bobo,说道:“bobo,麻烦你帮我查查这家公司的股东究竟是谁,家庭背景什么都查清楚。”

    许锦灵扬着手里刚刚bobo给自己的文件说道,或许现在也是个知道事情的好时机。

    bobo点头,但还是把话说明了:“总裁,海外公司并不容易,可能需要些时日,并不能迅速知道答案。”

    “嗯,好。”这件事还没有到很急的地步,可以慢慢的查。

    ------题外话------

    推荐斗斗好基友北鼻刘鼻子的高政老公,妻令如山》小简介:这是一个人前强强联姻,人后奸奸成情的龌龊爱情故事,百分百爽文!】

    ※喷血小片段※

    她嫌弃他某处长高宽不达国际标准,他质疑她一夜七次吃不消!

    他说“验证下,如何?”

    她说“要舒服,在床上,要爽快,去浴室,要刺激,走阳台,要不要脸,走,咱给大众来一场现场直播!”

    “翟爷,各种姿势各种爽,你喜欢哪一种!”柔弱无骨的手轻拍着他的脸颊。

    男人轻握她的柔荑,翻身而上,二人皆倒地,四腿交缠,柔白色的毛毯,暧昧的灯光,性感的声线“爷比较喜欢…就地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