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起过生日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起过生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好奇了那么多天,郭参的生日终于来了。

    前几日白绯文为了这件事还可以打了电话过来,说是郭参的生日,让他们当天回家,许锦灵倒是有考虑过,不过随后就被郭参拒绝了。

    徐机灵对此还不解过,问郭参为什么要拒绝。过生日的时候毕竟人多比较热闹,正好也满足郭家的意思,而且当天说不定还有惊喜,可是郭参就是拒绝了,就连许锦灵问原因,他都神秘兮兮的,只笑不语。这让许锦灵不由撇了撇嘴,暗送了郭参两个字:“小气!”

    真是小气的要死,不过就是问一下原因郭参都不肯说。她之前问郭参想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郭参还一直不说,这让许锦灵郁闷极了,后来想一想,不说就不说,她还省的送了。

    许锦灵心里是这么赌气想的,但是到了那天还是忍不住好奇,只不过是忍住没问罢了。

    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两点了,现在要赶去给郭参买礼物还来得及。算了,不管了,郭参不告诉她,她就自己好好挑选一样送给郭参,想必她亲手挑的,郭参应该不会嫌弃。

    想着,许锦灵起身去了商场。

    刚下楼,便接到了郭参的电话。脸上不由染上了笑意,自言自语了一句:“我就不信你能忍住……”

    “喂。”许锦灵脸上始终带着笑意接通了电话。

    “晚上有时间吗?”郭参惯有的温柔从话筒的一端传了过来。

    今天是郭参的生日,她肯定会空出那段时间,他的话问的有些明知故问,但是许锦灵还是很配合的回答了:“不一定,我得看看日程。”

    许锦灵故意和他开着玩笑,郭参好像当真了,听到她的话,不由吸了一口气,语气里的柔和不减:“把今晚空出来。”

    “干什么?”许锦灵下意识的问,她的预感告诉他,郭参让她把今晚空出来绝对和生日礼物有关,她自然好奇那是什么。

    就在许锦灵好奇心满满的时候,郭参却只吐出了两个字:“秘密……”

    “又是秘密!”许锦灵这次有些不满,不由皱着眉头嘟囔出声。

    怎么又是秘密,都好奇了这么久,就算是现在这段时间也不愿意告诉她究竟是什么吗?

    听到她颇有埋怨的口气,郭参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看来他的小妻子着急。这个小惊喜只怕没到最后的时刻,郭参都不会告诉许锦灵。

    “说定了,晚上在家等我,我还有会先挂了。”郭参的心情不错,嘴角上带着笑意挂了许锦灵的电话。

    相比之下,许锦灵的心情似乎就不是那么好了。挂了电话,脸上明显带着不满。

    “小姐,手表你还要吗?”售货的小姐见许锦灵拿着那款手表,没有要放手的意思,但也没有要买,售货小姐不由问了一声。

    许锦灵让这一声惊醒了,不由转过了身,不好意思的朝着售货员小姐一笑:“我在看看,麻烦你了。”

    ——

    今天是郭氏和尚雅签约的日子,为了免除尴尬,王佳宣没有出席。而郭子瑞早就被郭氏辞退了,说好了要和郭明瞒着家里一段时间,所以每天他还是按时的出来,不过不是来上班,而是找个地方坐一天,这几日心情不好,郭子瑞去的地方无外乎酒吧之类的。

    早上脑子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郭子瑞坐到了咖啡厅,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醒醒酒。

    就在他刚坐下没有多久的时候,王佳宣在他的对面也坐下了。

    郭子瑞一抬头就看到了王佳宣,忍不住皱眉,但态度明显的没有了之前的恶劣:“你怎么来了?”

    按照事态的发展,王佳宣现在不是应该一个人躲在家里偷哭,怎么还如此神清气爽的出现在这儿?

    王佳宣不诧异郭子瑞会作出这种改变,嘴角微微一勾:“我是来看你有没有醉死。”

    她这话一出,就证明了她一直在关注郭子瑞,不然怎么可能连郭子瑞喝酒的事都知道?

    “呵,你这么关心我,该不会还对我有感情吧?”郭子瑞的眼睛冷冷的瞥了一下王佳宣,冷笑出口。

    王佳宣撇嘴耸肩,言语里都是不屑:“我是怕你再因为喝酒误事,有些错犯一次就好了,要是有第二次那就是惯犯!”

    郭子瑞端着咖啡的手不由一顿,总觉得王佳宣话里有话,蹙眉追问了一句:“你这话什么意思?”

    王佳宣嘴角一勾,放下手中摆弄的墨镜,凑近了郭子瑞几分:“既然生意已经成功了,我就不怕告诉你,其实……那晚根本就不是意外。”

    “你说什么?”郭子瑞脸上所有的神色都呆住,汗毛全部都竖了起来,本来死死辩解的郭子瑞,现在竟然有些不敢相信王佳宣的话。

    王佳宣看着他吃惊的模样,脸上的笑意更浓:“呵呵,郭子瑞,真没想到,你竟然有一天会相信你对我用强这件事,我是该高兴还是哭呢?”

    挑起了郭子瑞的好奇心,王佳宣却转移了话题,故意吊郭子瑞的胃口。好奇心正浓的郭子瑞现在可承受不住人家这样吊着,伸手撸住了她的脖子,死死的掐着:“别废话,王佳宣,说实话!”

    他似乎看到了回郭氏的一些希望,看着王佳宣似乎没有受伤的模样,郭子瑞更加的确定,那晚的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被郭子瑞死死的卡住了脖子,王佳宣脸上没有一点点害怕的神色:“郭子瑞,想要我说也可以,现在给我松手!”

    郭子瑞古怪的看着王佳宣,缓缓的松开了手,不耐的开口:“说!”

    他根本就不会顾及王佳宣的死活,只要王佳宣告诉他所有的事、所有的真相,要不是他用强,那他就可以重新回郭氏。

    郭子瑞如此圆满的想着,却忽略了王佳宣敢把这件事告诉郭子瑞,那她就有把握郭子瑞无可奈何。

    王佳宣得到了自由,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冷漠带笑的看着郭子瑞:“既然你这么好奇,那我就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其实,那晚我给你下药了你才会那么疯狂,影片也是我自己拍的!”

    “王佳宣,你真卑鄙!”刚刚已经吃完了所有惊讶,听到王佳宣说出了真话,虽然还是一怔,但更多的是咬牙切齿。

    被骂卑鄙的王佳宣似乎并不介意,耸了耸肩,继续开口:“这并不算什么,要说这药,我还用它撮合过许锦灵和郭参呢,当初要不是我给许锦灵下药,许锦灵能那么顺利的走到今天吗?如果不是我,她能做到郭太太的位置?呵呵,我也没想想到这药竟然还有一天会用到你身上,貌似效果还不错,吃了药的你,可是比平时的你勇猛了很多呢。”

    “闭嘴!王佳宣,你太无耻了!”郭子瑞怎么也没有想到,王佳宣不仅给自己下药了,早在他还和许锦灵在一起的时候就给许锦灵下药了。

    他一开始还以为许锦灵早背着自己和郭参好上了,没想到竟然是因为王佳宣下了药!

    现在任何的言语恐怕都埋葬不了郭参心里的怒火,双手早就握成了拳头,牙齿更是紧紧的碰在一起,恨不得把王佳宣横在自己的口齿中狠狠的要死王佳宣。

    “呵呵,我无耻?郭子瑞,你的无耻比我更厉害,为了你所谓的事业,你先是利用了许锦灵,再后来利用了我,等到我没有任何的作用时,你就像扔掉破抹布一般,看都不看一眼,你说,比起你,我是不是好了太多?”王佳宣丝毫不畏惧郭子瑞的怒火,笑意浓浓的说着自己想说的话。

    郭子瑞现在都听不进去,握拳的双手恨不得打在王佳宣的身上,但他知道他不能。他还不清楚王佳宣到底在买什么药。

    郭子瑞似乎被王佳宣的话刺激到了,言语中没有了顾及,看着王佳宣的眼睛充满了狠劲:“那是你贱,能怪的了谁?许锦灵是我巴着的,但是你可是自己贴上来的,我肯要你这具被玩烂的身子算是对你厚爱了。”

    “你……”王佳宣的手不由收紧,脸上的笑容也紧了起来,应该没有女人会喜欢这种辱骂。

    郭子瑞冷哼了一声,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淡然出声:“我现在就去郭氏告诉小外公这些,王佳宣,你的计划要落空,我还会在郭氏,我会让你看看,郭氏到最后属于谁!”

    王佳宣的眼睛盯着郭子瑞跨出的脚步,不由冷笑了两声,显得十分开心:“哈哈哈……”

    她的小声顺利的阻止了郭子瑞的脚步,郭子瑞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王佳宣,疑惑的问:“你笑什么?”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用动,手指敲打着桌面,并没有转身看向郭子瑞,淡淡的开腔:“郭子瑞,你怎么变傻了?你觉得我要没有把握让你回不了公司,我会告诉你这些?”

    “……”郭子瑞站在原地不动,眼睛死死的盯着王佳宣,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王佳宣的话又道理,要是她没有把握,那她今天根本不会跟着他过来,更不会把一切的事情告诉他,她可以完全一言不发的,但是她却选择告诉郭子瑞,这其中有什么目的,郭子瑞还不清楚。

    王佳宣和郭子瑞背对背站着,不,更准确的说,郭子瑞正站在王佳宣的后面看着王佳宣,而王佳宣却是背对着郭子瑞,声音从她的前面传了出来:“我说了,我有那份影片,你的小外公是看过的,何况当时你也没有否认,你认为你现在去解释会有人信?”

    郭子瑞一愣,整个人的身体都忍不住一僵。

    王佳宣的话没有错,他现在要是跑去和郭明解释什么,郭明应该只是以为他想郭氏而又出尔反尔,毕竟那影片在哪里,王佳宣演的那么逼真,郭明现在怎么会相信他?

    就在郭子瑞皱眉思索的时候,王佳宣站起了身,红色贴身短裙包裹着身子,显得优雅艳丽,红红的嘴唇更是添了一分妩媚,媚眼里都是嘲笑:“真没想到,郭子瑞也有这么蠢被我踩在脚底的一天!”

    她不得不说,这种将郭子瑞踩在脚底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好,心里的快感几乎添喂了她对郭子瑞爱情带来的伤害。

    不要说王佳宣没有想到,就连郭子瑞恐怕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真的会如此的狼狈。

    现在两人是真的为敌了,郭子瑞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王佳宣,不要高兴太早,你会你的行为付出惨烈的代价!”

    可以说他的话语里带有威胁的成分,也可以说他现在恨极了王佳宣。也许没有那么深,没有那么浓,但是他已经记恨上王佳宣,只要让他抓住机会,他就会毫不客气的把王佳宣踩在脚底,让她永远也抬不了头。

    王佳宣抬手玩弄着自己的指甲,两根指甲相互的碰着,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却始终带自信的笑容:“郭子瑞,你不会有那个机会!我会让你先疼!后死!”

    最后四个字,她牙咬的极重。就算是要离开,狼狈的也应该是郭子瑞,风光的应该是她王佳宣。

    迈开套着高跟鞋的脚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的走出了咖啡厅,留下了郭子瑞一个人在咖啡店里含恨的握拳!

    刚出门,王佳宣就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吩咐道:“帮我查一查王涛的地址,最迟明天给我!”

    现在,终于可以做点什么了,既然要开大餐了,那就先来点餐前甜点开开胃,要动手,她就会把所有的人全部都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

    许锦灵将车停好,拔出钥匙抬头看了一眼别墅。

    奇怪,这个时间点郭参应该早就回来了,就算还没回来,家里也应该有孩子和佣人,屋里怎么是暗的?

    顾不得多想,许锦灵跨着步子走进去,伸手靠在大门上,门没锁。轻轻拧动别开了。

    心里有些担心,他并没有推开门,小心灵敏的侧了进去,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在大厅里打量,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她的心被提了起来,快速的伸手摸上了灯光的开关,就在这时,一双温热的大手盖上了她的手背。许锦灵没有反应过来,吓死了,差一点尖叫出声,不过那双大手随后捂住了她的嘴。

    “别动!”感觉到许锦灵欲拿包砸自己,郭参出声提醒。

    许锦灵听到郭参熟悉的声音,整个人绷紧的精神一下子就松了下来,握着超过头顶的手也不由松了下来,甚至舒了一口气。

    郭参的俊脸靠近着她的脸,在黑夜里看着她诧异的眼神,不由轻笑:“打劫。”

    这时已经得到了呼吸的许锦灵,从刚刚紧张的范围内已经解放了出来,配合着郭参伸起了手,可怜兮兮的看着郭参:“大爷,你劫错人了,奴家没钱。”

    “我只劫色,不劫财。”郭参灼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脖颈间开口,眼角里是深不见底的笑意。

    许锦灵转过身抱住郭参的腰,淡笑开口:“今晚任凭大爷处置。”

    她说完这话的时候,暗暗的庆幸没有开灯,不然郭参看到她爆红的脸色,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要想许锦灵主动扑上来,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美人在怀,郭参自然希望一口就吞掉某个女人,但今天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

    轻轻的在许锦灵的玫瑰唇上印下一吻,郭参并没有过多的动作,拥着她朝着后花园的方向走去:“走吧,先吃点饭。”

    许锦灵看着他一直奇怪,吃饭不是应该在厨房吗,怎么朝后花园走去?

    脚步没容许锦灵多想,直接跟着郭参走到了后花园。

    一走进后花园,许锦灵本来疑惑的眼睛都不由亮起来。

    草坪地上不知何时被架起了架子,上面挂满了小彩灯,架子的正中央放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桌子,两边各是两个秋千架。秋千架很新,白色的漆似乎刚刚干,上面环绕了一些塑料做成的绿色藤蔓。那小桌子上点着蜡烛,还有两份精美的食物,红酒更是在这时候调节气氛的。

    许锦灵久久没有从震惊中出来,伸手摸了摸那花架,眼睛又看看那些不知从哪里弄出来的食物,她太吃惊了,这幅场景完全就是她梦中的场景,今天忽然实现了她觉得有些不真切。这些动心早上还是没有的,郭参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这才多久,就全部弄出来了?

    许锦灵显然还是不能相信,都是吃惊的看着郭参:“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中午。”郭参看着她兴奋的笑脸不由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尖简短的答道。

    他的答案让许锦灵眼睛里的吃惊更浓,怀疑的问道:“你中午就回来了?”

    “嗯。”

    “瞒的够深的啊。”得到他肯定的答案,许锦灵不由挑了挑眉头说道。

    她的话刚出口,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脸上都是好奇的神色:“不对,今天是你的生日!”

    意识到这一点,许锦灵的眼睛更加填满了不解。今天是郭参的生日,郭参干嘛要给给她惊喜?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这个场景是替自己布置的,她记得,这是她二十岁那年对她说过的话。她说希望以后自己过生日的时候,她爱的那个人在她每次过生日的时候可以给她一个有花架、玫瑰、红酒,秋千的生日。许锦灵当时说的一脸憧憬,郭参淡淡的看着她,只吐出两个字:“白痴!”

    当时许锦灵简直恼羞成怒,白皙的手也不顾及那么多人,狠狠的拧在了郭参手臂上,眼睛里都是野蛮的霸道:“你再说一次!”

    郭参的脸色不变,但是到底没有把那话重复一遍,许锦灵当时撇了撇嘴,在心里对郭参的印象就是装酷!

    直到结婚后,她似乎才看到这个男人不为人知的很多面,渐渐的对他也有了了解。不可否认,在许锦灵的心里,郭参是一个好男人,他的好不需要被别人看到,只要许锦灵一个人知道就行了,而许锦灵现在知道。

    想到了之前的事,许锦灵忍不住笑出了声,撅着嘴转身嬉笑郭参:“也不知道当初是谁说白痴。”

    她边说着,眼睛边灵动的眨着,很是俏皮。

    郭参倒也没有尴尬和不好意思,站在她身后圈住了她,声音低低的,却温柔似水:“爱上你,我就注定是白痴了。”

    “嚎,你拐弯抹角骂我!”许锦灵佯怒着拍了一下他圈住她放在她腹部的手说道。

    郭参笑了,轻拥着她走到了桌子旁,推她坐下:“尝尝看今晚的晚餐合不合胃口。”

    “好。”许锦灵露出一排齐整的牙齿坐了下来。

    看着眼前卖相十分好看的牛排,她动了刀叉,切了一小块放进了自己的口中,随后点了点头:“嗯,管家做的不错。”

    夸赞的时候,许锦灵把牛排挑起来看了看,似乎想从牛排上看到什么一般,嘴里还在蠕动着,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奇怪,这牛排上怎么没有酱料,管家喜欢加酱料的啊。”

    吃着,她似乎觉得味道和平时管家做的不太一样。

    就在她感到奇怪的时候,不由抬头看了一眼郭参,郭参也动刀子尝了一口。察觉到许锦灵在看着自己,郭参的脸上不自然那么一下,用手掩住嘴角轻咳了一声:“是我做的。”

    许锦灵一愣,正双眼睛瞪的大大,郭上校竟然会下厨?这样的消息还不值得吃惊吗?

    知道这是郭参亲自下厨做的,许锦灵更加的好奇了,今天可是郭参的生日,他这样对她好,她觉得挺有压力的。

    “老参,你是不是有事?”许锦灵放下了刀叉,不敢在吃,怕这是糖衣炮弹,郭参后面有事要说。

    郭参挑眉看许锦灵,不知道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反问:“怎么了?”

    许锦灵咽了咽嘴里的牛排,疑惑的皱着眉头看着郭参:“今天是你的生日,但你现在自己做好了这一切,让我有种我在过生日的错觉,我很担心。”

    郭参看着她明明想吃却忧虑的模样,不由笑出声:“你多想了,不过……我确实有目的。”

    “目的?什么目的?”许锦灵将头凑了过去,问。

    郭参薄唇一勾,放下红酒杯,朝着她的身上一倾,薄唇靠在他的耳边:“先喂饱你,然后让你喂饱我。”

    “……”

    许锦灵一怔,暧昧的话语将她的耳朵燃烧的通红,咬着嘴唇看着郭参,说不出的娇嗔风情。

    低头继续切着牛排,不再看向郭参。恐怕是现在脸红到不敢见人了,努力的切着牛排,顿时整个花园里只有刀叉相碰的声音。

    许锦灵是真的饿了,即使郭参的手艺不算上乘,她还是很给面子的把整份都吃了。时间一分一秒的郭过去,许锦灵终于发现了异样,想到刚刚自己回家家里格外安静的场景,许锦灵不由开口问:“对了,孩子们和佣人呢?”

    他们已经进了后花园三个多小时,但那两个小鬼既然没来打扰,这不是一件很奇特的事情吗?

    郭参没有看她,用餐布擦了擦嘴角,眼睛闪过一丝狡猾:“让我送去郭家了,今天是属于我们俩的。”

    “咳咳咳……”郭参的一句话让许锦灵嘴里的红酒呛了出来。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开始说话这么暧昧了?这么忽然的一出,真的让许锦灵有种吃不消的感觉。

    舒缓的音乐在夜空响起来,许锦灵一愣,看向了正在播放舞曲的设备,嘴角不由勾起了甜蜜的弧度,是谁说军人不懂浪漫的?她的老参就很懂。

    不用言语,许锦灵起身搭上了郭参递过来的手,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跟着他的脚步起舞。两人不像是跳舞,更多反而像是跟着音乐表达一下彼此之间的情感,只是一种甜蜜的表现。

    许锦灵靠在他的怀里,抬头看向天空中的星星,眼睛弯弯的像是天上的弯月一般:“老参,今天的星星好多哦。”

    “是啊。”郭参抱着她移动着,眼睛也不由顺着她的眼睛看向了天空。

    许锦灵舒了一口气,眼睛闭了起来,把自己整个人都信任的交给了郭参,任由郭参带着划出最美的脚步。这样的夜空,似乎闭眼都能出现在眼前。她整颗身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舒适。

    如果幸福可以定格,许锦灵很想按下上帝手里的那个暂停键,将所有的一切都暂停在今天。

    今天是没有孩子的一夜,二人时间过的也很幸福。但是习惯了孩子在终究是习惯了,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时候,许锦灵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什么时候把孩子接回来。

    郭参昨天把两个孩子送到郭家的时候叮嘱过了,让他们中午就把孩子送回来,不需要他们去接,所以许锦灵也很放心,早上任由郭参拥住她睡了很久。没有孩子的星期天果然是睡懒觉的好日子。

    ——

    中午的郭家,老太太让司机开车管家拎着,把两个孩子送回去。章霭还从来没有去过许锦灵和郭参现在的住所,所以向老太太找了个理由要跟着去。章霭的心思老太太明白,许锦灵这两年对章霭从来没有过好脸色,如论如何都不肯原谅,不要说章霭,就连老太太都觉得章霭有些可怜,大家都是母亲,她明白章霭的心情,也没有过多的阻拦便让章霭领着去。

    章霭欢欢喜喜的领着两个孩子就上了车,有了和孩子亲近的几乎,章霭一路上总是和小言言说话,不时的抚摸他的笑脸,脸上都是慈祥,似乎对小言言有多么爱。

    这个是她的亲外孙,她怎么可能不喜欢?平日里就算小言言来郭家,也被老太太一个人霸占着,不得不说,作为独重孙,老太太对言言的宠爱程度远远超过对其他任何人的,就连郭参小时候章霭也没有见老太太这么宝贝过。今天老太太不在,章霭可以和小言言亲近一点,忽然觉得去往许锦灵家里的路有些长又有些慢。

    到了住宅处,章霭亲昵的伸手把小言言抱了出来,让小音恬一个人坐在里面,没有等到章霭的拥抱小音恬只好自己爬下了车。

    她虽然小,但是能感觉到这个小外婆的偏爱,明显更喜欢自己的弟弟多一些。

    “言言,等会进去的时候,如果妈咪不让小外婆进去,你应该怎么说?”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章霭忽然拉住了小言言的手臂弯腰问。

    小言言按照章霭的叮嘱,记忆很好的说了出来:“嗯……就跟妈咪说,言言喜欢小外婆,想和外婆多玩一会儿。”

    章霭满意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小言言的头发,温柔的说道:“言言好乖。”

    说着,就要牵着言言朝房子里走去,却被忽然出现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章霭一下子顿住了脚步,看到了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不由一愣:“你怎么在这儿?”

    这是章霭看到王涛的第一句,王涛每天堵截她已经够了,他是怎么找到了许锦灵住的地方?该不会想来要钱的吧?

    王涛并不理睬章霭的问话,冷哼了一声,看到了言言,不由伸手摸了摸|:“呦,这就是我的宝贝小外孙吧?”

    章霭下意识的将小言言朝自己的身后藏去,看向王涛的时候,脸上都是不悦的神色:“问你话呢,你怎么在这儿?你是不是从我身上刮不到钱了,又来打女儿的注意?”

    “哼,章霭,我虽然心狠了一些,但还没有到无心的地步,我不会逼自己的女儿。”王涛很不屑的看着章霭,好像章霭以小人之心猜想君子之腹一般。

    不过,章霭确实是这么想的,她和王涛认识也有二十多年了,王涛是什么样的人,章霭很清楚。有钱的时候也许还能装装上流社会,但是没钱的时候,他流氓的本性就露出来了,钱在王涛的眼里远远比亲情重要,所以章霭绝对不会轻易的相信王涛来这里什么目的都没有。

    章霭的目光在王涛的身上打量了一番,深呼了一口气:“既然不是打女儿的注意,你来这里干什么?”

    章霭这么一说,反而提醒了王涛自己来办的事情,眼睛不由朝着站在章霭一旁的小音恬看了看,说道:“我是来找这丫头的,她妈妈给我钱了,让我帮她把孩子带回去。”

    “她妈妈?你说王佳宣?”章霭有些不确定,试探的问了出来。

    王涛 没有否认,挠了挠自己的头:“是啊,既然我不能打女儿的注意,别人的孩子我还是可以的。”说着,就要伸手去拉小音恬。

    章霭本来没有牵小音恬,但是看到了王涛的动作,立马牵过孩子,拒绝道:“不行,她要是让你带走了,我向锦灵怎么交代?”

    无论如何,即使王佳宣想要带小音恬走,也要和许锦灵打声招呼吧,毕竟小音恬在在许锦灵的身边呆了这么久。

    王涛的手落空了,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你现在事怎么这么多!人家母亲要接孩子天经地义,你有什么好阻拦的,就算告诉了锦灵,锦灵应该也不由有什么意见。”

    说着,王涛猛的拉过了小音恬抱在怀里,转身对章霭说着:“我这是替女儿分担负担,你想看着她替别人养着孩子,以后遗产什么的不是咱们言言的还得分这丫头一份,这多吃亏,还是送给她的母亲是最好的安排。”

    小音恬在王涛的话里不安分,一个劲的打着王涛的脸,眼睛不由朝着章霭看去,不情愿的说道:“小外婆,我要回家,我要妈咪,我不要这位爷爷!”

    “乖,等会就带你见妈咪了,你安静一点。”王涛对小音恬的态度还算好,并没有怒火什么的,但要想从她身上找到柔情的痕迹,那也是很难的一件事。

    章霭在思索王涛的话,认真想想好像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要是送走了小音恬,许锦灵也能轻松一些,总不用每天都面对着仇敌的女儿,想来那种感觉是不好受的。

    乘着章霭发愣的瞬间,王涛已经抱着小音恬走了。小言言看着自己的姐姐被带走了,不由拉扯着章霭的手,焦急道:“小外婆,那个爷爷带姐姐走了,快追回来,言言要姐姐。”

    章霭朝着小音恬被带走的地方并没有着急,坐下来抚摸着小言言的头发哄道:“言言乖,我现在带你回去找妈咪,等会姐姐就回来了。”

    说着,章霭的目光只在小音恬哭闹被王涛带走的地方看了一眼便牵着小言言朝着正宅走去。

    许锦灵在家中刚刚吃完饭听到了门铃声,知道是自己的一对宝贝回来了,嘴上都是笑意的开门:“宝贝儿,回……”

    盛满脸上的笑容在看到章霭的时候,瞬间都撤掉了,还带了一丝皱眉:“怎么是你?”

    章霭一开始看到许锦灵的笑容,心里还忍不住动了一下,脸上也带着笑意,可是面对许锦灵忽然而来的转变,她的脸上笑容瞬间有些尴尬,低首看了看言言,说着:“我送言言回来……”

    许锦灵低头看了一眼言言,冷淡淡的对章霭感谢:“麻烦你了。”

    随后,目光不由朝着章霭的身后看去,除了言言,并没有看到小音恬,不由皱了皱眉:“小音恬呢?”

    “妈咪,刚刚有个怪爷爷把姐姐带走了!”章霭还没有开口说话,小言言担心自己姐姐的安全,已经站了出来,及时的向自己的妈咪报道了这件事。

    许锦灵一惊,似乎不是很懂小言言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忙转过头追问章霭:“言言说的是什么?什么小音恬被怪爷爷带走了?”

    “哦,她被王涛带走了。”章霭一脸的平淡,似乎并不认为是件大事。

    但是许锦灵却紧张的皱紧了眉头,几乎是吼出来的:“什么!你怎么能让他把音恬带走呢!”

    王涛是什么人,她想章霭也是很清楚的,怎么能让王涛把孩子带走呢!

    见许锦灵着急了,章霭以为是自己解释不清楚,忙开口解释:“不是,孩子是王佳宣让王涛来带的,我想那是王佳宣的女儿,带走了你也不需要再费心照顾了,心里也能好受一点。”

    王佳宣要带走孩子?这怎么可能?王佳宣不是一直讨厌小音恬的吗?

    许锦灵的心里有些七上八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管不顾章霭在场了,匆匆掏出了电话给bobo打了过去,让bobo立马找一下王佳宣的地址,好让她能立马知道小音恬在哪里。

    章霭见许锦灵似乎很在乎那个孩子,意识到她可能太冲动了,不应该许锦灵做决定的,不由出口安慰:“锦灵啊,你不要着急,我……”

    “我拜托你,可以不要替我做决定吗?孩子是我收养的,有决定权的是我,不是你!”许锦灵打断了章霭的话,因为章霭今天把小音恬间接送出去心情很不好,说话也就没有了顾及。

    章霭让许锦灵这么一堵,脸色上有些不好看,站在那儿还想开口说什么。许锦灵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你先回去吧,我刚刚的态度不好,希望二婶多担待。”

    言语之中虽没有了刚刚的责怪,但又恢复到了之前冷淡疏远的状态,这让章霭的心明显一凉。尤其是许锦灵让管家把她送出门关门的时候,章霭还有些恍惚,甚至委屈。

    她不觉得自己送走小音恬是什么错误的事情,明明就是替许锦灵考虑,为什么许锦灵要这么对自己,不但没有感谢,甚至对她说了一些很好,她这个做母亲的心凉了。

    而另一边王涛顺利的把孩子送到了王佳宣的公寓,小音恬一路哭个不停,直到送进王佳宣的家里还在哭,王涛有些烦闷的朝着小音恬吼了一句:“别哭了!小野种。”

    看到了小音恬,王佳宣难得露出了笑意,听到了王涛的咒骂声不由皱了眉头:“不要叫的那么难听,她怎么说也是我的女儿。”

    “成成成,我只负责办事,事办好了给钱吧。”王涛也不想和王佳宣废话,更没有时间叙旧,直接谈钱。

    ------题外话------

    新文暂停更新几天,需要修改一下,要是有妞妞收藏了不要下架哈,二斗会很苦添坑。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