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毒妇女配 > 第93章 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

第93章 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

作者:五香三丁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红莲的话才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几人也按捺住自己的情绪,朝着竹一看了过去。

    只是竹一因为伤痛的缘故,多说了几个字都要停顿好一会,更是抑制不住地喘着粗气,几句话也说得缓慢无比。“悬壶堂我清楚,他们的李账房是从一个官宦之家辞退之后到悬壶堂去的,朽木性子,犯法的事,他不会许。”

    “药材进了悬壶堂,账房便会开始查。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调换假药的事情是在小三子接手一直到进悬壶堂这一路上出的问题。”穆杉听着竹一的话,也不别扭了,皱着眉头问道。

    竹一轻点了下颌,算是肯定了她的猜测。

    “那就简单了。”秦左一拍手,身子也坐直了些。“如此说来,能有机会调换的,只有接手的小三子,管搬运的大力,以及看账房的富贵。”

    “哟呵,小左你连这些人都记得。”万初之一挑眉,脸上的不悦神情也淡了不少。

    秦左一撸鼻子,得瑟道:“皇城,可没有我秦左不认识的。”

    “那他呢?”万初之一指竹一。

    “……”秦左眼珠子转了回来,干笑一声道。“我们做正事。”

    只不过,他的话音刚落,红莲却是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眼皮抬都不抬,只道:“不用了,既然都知道是谁了,我去便好。”

    说罢,她扫了一眼门口的四个拿着刀还摸着往里头探探看的差役,走到了院子的矮墙旁,扶了扶腰上的佩剑,借着绑着秋千椅的木柱子,在墙跟柱子之间,像猴子一般,蹭蹭地几下,便翻过了墙去,一下便不见了身影。

    好吧,不能说猴子。毕竟红莲翻墙的身形,比起猴子来说,还是多了不少的英姿飒爽,只让穆杉暗叹了好久,这个女配为什么不会武功了、,不然这世上,还能有谁可以欺负她。

    一身毒术,加一身功夫,简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有没有。

    万初之见着,也是一脸的得瑟模样。好像那个转眼工夫就能翻了墙不见踪影的倒是他自己一般。

    他脸上带着浓浓笑意。还不忘向着竹一瞥了几眼。活生生地在嘲笑他一副走路都困难更别提翻墙的模样。

    穆杉努了努鼻子,回瞪了万初之一眼,才看向紧紧颦着双眉在忍耐着伤痛的竹一,兀自耸了耸肩。

    她要不要看在他还算说了个有用线索和浑身伤没好的份上。先原谅他欺骗自己的事?

    穆杉还犹豫着呢,竹一的伤却是不给她时间,脚下又是踉跄一步,眼看着身形便不稳了。穆杉也顾不得别的,只赶紧扶住了他,也不管他还要别扭什么,就往屋子里头扶去。

    万初之虽是不乐意,可瞪圆了自己的双眼,小杉杉也对他视而不见的。嘟囔了一句,也只得十二分不乐意地躺回到了摇椅上。

    秦左秦右对视了一眼,很乖巧地双双起了身,在万初之又耍性子之前去准备热水和干净巾布。

    这院子里,对于竹一再次留下来表示格外开心乐意地便也只剩下了小黑狗。它卸下了自己的防备,小尾巴摇得更是欢畅了起来,吐了舌头便跟着穆杉进了屋子,绕在她和竹一的脚尖跑来跑去。

    穆杉看着这欢乐的小东西,脸上的笑意也无奈得很。

    这小家伙,它一进逸宅,万初之和秦左秦右便又是肉包子又是肉骨头地喂它。毕竟相比于竹一来说,这个院子的不速之客里,它还是最受欢迎的一个。

    可是,它个头不大,脾气却是不小,对于那些殷勤一概不买账,东西照吃,人照样不理。穆杉想着她在巷子里救它的时候,它倒就是这幅样子,清高得很。

    但没想到,对于竹一它却很是亲昵,从那竹林出来便是总爱在他身旁溜达,小尾巴摇得欢快,完全不像对待万初之几个时的傲娇模样。

    穆杉耸了耸肩,暗中腹诽,这小东西,还真是通人情得很嘛,居然能记得眼前的男人是跟它出生入死过的,

    她扶着竹一坐到了床上,小黑狗便钻着小脑袋地在竹一的脚尖钻来钻去,穆杉从一旁的桌子上端了茶水来,看着仍然欢腾着的小黑狗,喊道:“钱钱乖,自个一边玩去。”

    “它的名字?”却没想到,小黑狗还没有什么动作呢,竹一却是皱了皱眉头,先声问道。

    穆杉点了点头,一边将手里的茶水递给了他,一边嘟囔着嘴说道:“对啊,就昨儿个小初子问我它叫什么,我一时想不出,就想着干脆叫士士也行、谦谦也好,反正也就是个名字,然后小右就说,叫谦谦不如钱钱,好听又喜气,所以就这么定了。”

    穆杉咕噜噜地说了一堆,手上将床上的被子盖到了竹一的腿上,才看向眼前的男子。

    却没想,竹一脸上的神色却很是别扭,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难看了些,眉清目秀的脸也纠结在了一起,“凌士谦?”

    “你认识他?”穆杉瞪大了眼睛,没想到竹一轻易就猜出了自己是从凌士谦那随意取来的名字。

    竹一轻点了下颌,“有过几次交道。”可是脸上的神情,却并不只是像只有普通交道的模样,他们两之间,难不成还有什么渊源?

    穆杉看了一眼竹一难看的脸色,她很识相地没有问,想来就算是渊源,也不会是什么好渊源。

    她大幅度地点了两下头,才接着说道:“我跟那凌士谦,也有几分交道。这个名字嘛,倒也不是因为别的,只是我救钱钱的时候,它不识好歹地还要上来咬我,跟那个凌士谦一样,不识好人心的。我看他两既然长得像,就倒不如叫一个名字好了。”

    穆杉说着,吐了吐舌头,将右手食指放到了唇瓣上,又道:“不过这事可得保密,要是那男人知道了,非把钱钱抓去炖狗肉了不可。他那人我清楚,着实小心眼。”

    “我不熟。”穆杉说着,竹一却也只是给了个异常清冷的回答,脸上的神色较之他的语气,更是要冷几分。

    穆杉也不知道凌士谦这名字说出来对于他来说,怎么有这么大的怨气?“好吧,既然不熟,就不说他。你躺好了,我得看看你这伤口,估计还得重新包扎了。”

    穆杉说着,将披在他身上的外衣很自然地解了下来,轻易地就能看见他身上的血迹。她嘶了一身,伸手又要去解他的衣裳。

    “你做什么?”只是,穆杉没有意识到的是,她上一次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是昏迷着的,这一次,他却是明明白白地醒着,两条刀眉一竖,两只手拢在身前,作着防备的姿势,脸上也更是清楚清楚地写着四个大字:“不要碰我。”

    穆杉却是毫不在意,眉心一紧,只道:“当然是包扎伤口啊,还能做什么?”

    “对啊,就算穆杉要做什么,你身上那伤也做不了吧。”穆杉话音刚落,秦左那带着玩味意趣的话语便在身后响了起来,手上还端着一盆热水。

    秦右站在他的身旁,一手拿着着几条干净的巾布,一声拿着创药,跟秦左完全一模一样的脸上,倒是难得的也有一模一样浓浓笑意的神色。

    竹一听着他的话,脸色便更差了,一张脸黑得都能跟钱钱的肤色相提并论了。

    “不用,我自己来。”

    “你现在就跟个残废似的,别以为能射出几箭就牛了,包扎可是细活,一只手做不来。”穆杉只当他是羞涩了,便小力地拍了拍他的手,挪了开去,依旧要帮他处理伤口。

    “更何况,你晕着的时候,就是我给你包扎的,该看的不该看的,我都看了,你现在别扭也没用了,那肤色,那身形,那健硕的小腹……”

    穆杉一耸肩,更是“啧啧”了两声,便摇着头地接过秦右手里头的巾布和创药,大有一副反正你便宜也已经被占光了的模样。

    竹一这会子,更是瞧都不想瞧她,只偏过了头,眉心却还是紧紧蹙着,唇角也是下拉地厉害。

    那脸色,嗯,用万初之的话来说,就是憋成了一脸、恭色。

    于是,在穆杉的这间说不上大但也有几分温馨之感的房间里头,在这张用水青色纱帐拢起的闺床旁,穆杉一边偷笑着一边手上麻利地帮他换伤药包扎伤口,床上的竹一则是在挣扎未果后,一脸恭色地偏着头,痛苦的神色好像身上在接受什么酷刑一般。

    直到一盆清水都变成了血红了,穆杉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站起身来,长舒了一口气,道:“你这伤口不能再动了,不然到时候要躺个十天半个月才能下床,就别怪我了。”

    穆杉说着,这才端起了水盆,便要往屋外走去。

    只不过,这边的事情才刚处理完,屋外头却还有一件事,还没解决呢。

    隔着这么远的,便已经能听着院子里的刀剑声了。穆杉皱了皱眉头,看来衙门的救兵,来了。

    她朝着竹一一抬下颌,压低了声音却是正经郑重地说道:“外头的事我们来就好,你不要再动了。还有,不管这事最后怎么样了,你跟逸宅没有关系,他们也不知道你的身份,我们不会连累你的。”

    穆杉说着,朝着竹一扬扬唇角,笑了一丝,便跟着秦左秦右走出了房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毒妇女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五香三丁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香三丁包并收藏毒妇女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