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丧尸谷:恐怖疑云 > 第38章 凶宅10

第38章 凶宅1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都市传说——恐怖小丑】

    不知不觉,炉火已经烧成灰,又该添加新柴了。幢幢火光照耀着我的脸庞,带来宁静的温暖。如果可以,我希望在这里泡杯热咖啡,像只猫一样缩在沙发里,然后直接等晚饭吃饱就去睡个大懒觉。可惜在越来越危险的现状下,这变成了奢望。

    “我看看,为迎接激动人心的万圣节还需要什么。”

    穿成黑女巫模样的薇薇安,手里捏着清单走过我身边,我看她一眼,道:“家里已经有两个人扮成巫师了,您不觉得换一身装扮比较好吗?”

    我说的是德拉科和赫敏。借着万圣节,他们得以正大光明地穿上习惯的袍子,拿着魔杖走来走去。我想至少德拉科是挺开心的。他一直对“麻瓜”们的衣服款式颇有微词,认为身后的没有可以飘起来的元素,无法体现他优雅的气质。你不得不说他骨子里还是那个他自己,自傲的小巫师。

    话回正题。

    听我建议换一副打扮,薇薇安瞥我一眼,道:“很抱歉,大帅哥,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我最早就准备打扮成女巫。”

    “我看你们的道具里有吸血鬼的假牙。”

    “那是本要的。他从小就幻想自己是一只吸血鬼,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说见过那玩意儿。要是那东西真的存在的话,我或许也真的是个女巫。”

    我笑了。

    随后道:“谁知道呢?瓦奥莱特打扮成了什么?”

    薇薇安耸耸肩,突然蹲在我身边低声道:“她说要给我们一个惊喜。她早准备好了衣服,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不过我偷偷瞧见了个红鼻子。也许她要装成驯鹿?”

    我又笑了,薇薇安则随后去收拾门外堆放在地上的装饰物残料。

    火烧得很亮了。

    我拍掉手上的灰,随即掏出我的《欧美恐怖传说集》打算继续翻一翻。

    里面的故事我囫囵吞枣了好几篇,有几篇还和我们中国的故事挺像的,不过在我要深究时,一点异样吸引走了我的注意力。

    我感觉似乎有一个人从窗户外走了过去。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是影子。

    窗户外的阳光在瞬间被什么给遮挡了,那影子投在了我的脸上。

    那应该是人经过的时候投射下来的。可等我回头,却发现窗外空空如也。

    根据影子的面积和我听见的脚步声,我知道这个人体型不大,个子不高,至少不会比我高。而思索周围熟人——应该是德拉科赫敏或者瓦奥莱特之类的。可他们不该行走地如此诡异,担心有何突变,我即刻跑出屋子寻找这身影。

    原本我以为搜查要花点时间,可事实上不费什么功夫,我看见了那家伙。

    “你是……”

    却见我的面前,此时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小丑。它带着一顶灰色毡帽,脸上涂抹了白粉,用各夸张色彩将脸渲染地难以分辨本来面容。它还戴着一个鲜红的圆形假鼻,用褐色眼线浓浓涂抹了许多遍的眼睛瞧着那样冷漠,无论看向谁似乎都带着深深的敌意。

    第一眼我几乎没认出它的身份,可从它栗金色的头发,和那特有的表情感觉,我觉得好像是本的女儿瓦奥莱特。

    对了,看她的红鼻子,薇薇安不是说了吗,瓦奥莱特为万圣节准备了个红鼻子,这个一定是瓦奥莱特了。

    “哇,瓦奥莱特。你这身装扮实在是太……”

    我这样故作惊讶地赞美着,竭尽所能地想要在这种古怪的装扮上找到优点。毕竟对人的喜好说点违心的奉承话也是礼仪的一种。然而半晌我也只说出了“好酷”这个词。

    事实上我不能理解,一个爱美如瓦奥莱特的女孩,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成令人觉得古怪的小丑。虽然我是能够明白瓦奥莱特和一般女孩有特别之处,比如她喜欢骷髅,喜欢重金属音乐,性格倔强,争强好胜,但是……我坚定地认为她是个爱美的女孩,应该不喜欢小丑。

    而不及我想完,小丑空洞地扫了我一眼,随后就这样走掉了。我想拉住她,但是她很快地打了我一巴掌,然后露出一个古怪的笑,飞快地跑掉。

    好痛,这姑娘手劲真大!

    有话好好说,打人干什么?

    “瓦奥莱特。”

    我有点恼怒地再叫一声,可她没停,想过我只能跟上去。只是这时,正门里头走出来一个人,中断了我的行动。

    那是薇薇安的女管家莫丽拉。

    “尊敬的先生。”莫丽拉恭敬地对我道,我望着她娇媚的面容,不自觉地露出微笑示好。纵然德拉科再三提醒我这位女士是个鬼魂,可你不能拒绝一个美女的微笑。

    “您在找什么,先生?”

    “噢,是这样,我刚才看见了瓦奥莱特。我赞美了她,但是她打了我,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莫丽拉用狐狸一样妩媚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瞥我一眼,柔声道:“谁知道呢?青春期的女孩们,总是有一些特殊的小心思,男人们觉得充满诱惑又不好下手。成熟的女人就不会如此了,她们歆知男人的需要,总是能够找到最好的办法处理男人们的急切需求。”

    说着她靠近我,那丰满无比的胸`脯就在我眼皮底下乱晃。她在诱惑我。

    不过我显然不太愿意被吸引。

    “噢,谢谢你的开导。”

    凭胸而论,莫丽拉的确是个尤``物,可现在我没有这么多心思。在夜晚越来越靠近的当下,任何怪异都让我不安,所以我更希望去和瓦奥莱特问清楚,莫丽拉见我的兴趣不在自己身上,显得有些不高兴。等见我要去找人,她道:

    “先生,如果我是你的话,比起去追问刚才那位,不如多关注一下二楼发生的一些事比较好。”

    莫丽拉说这话的口气有点幸灾乐祸,我疑惑地问:

    “二楼?”

    她瞥向楼上本的办公室,用幽幽的口吻道:“天知道这件事被薇薇安知道了会发生什么,老天保佑她现在不在。不过我们不得不承认,长得太漂亮了,历来不是一件好事。”

    说着,莫丽拉的眼神有些黯淡。我意识到了什么,即刻走向二楼。

    二楼,记得我和大家介绍过了,这里主要还是本办公的地方。

    这个时间点里,薇薇安因为突然想起忘记买晚餐要用的黄油而出门了,赫敏则偷偷用移形换影在楼顶附近盘查什么,只有本会在那里。

    莫非本现在遇到了问题?

    想着,我偷偷地走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口,却发现房门紧闭。

    太奇怪了,大白天把门锁这么紧干什么?

    想着,我偷偷地将耳朵贴在了门上,隐约听见里头传来了对话。

    “我想如果薇薇安知道你这样,她不会高兴的。”德拉科的声音。他看来很不高兴。

    我眉头一紧,心中疑惑,而紧随其后传来了本的声音。

    “我只是想问清楚,你们到底来我家里干什么。”

    “是么?你偷偷跑到办公室来偷摸我屁`股就是为了知道我们昨天就告诉过你的事?”

    “那是误会,德拉科,我不小心碰到的。”

    “那今天下午你在三楼看着我脱裤子打`飞`机又是怎么回事?我弯腰捡掉在地上的勺子的时候你还射了吧。”

    “你……你说什么,我不太懂。”

    “不要装了,医生。你的行为说实话真让我吃惊。不是为了可怜的才流产的薇薇安,我绝对不会忍到现在才发火。一天到晚哪怕穿着再多的衣服也能被人在脑子里头脱光随便摆弄,真是让我恶心透顶,你们这些龌龊的家伙。”

    好吧,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了。

    我相信德拉科不会是信口胡说的,同时我也明白薇薇安会和本发生感情危机真是不是她矫情。这个男人显然充满了超量的雄性荷尔蒙,一秒钟不发现就会死。

    而忽略我,屋子里头的对话还在继续。

    “德拉科。”本加强了语调:“我说过了,是你的错觉。还有这件事,希望你不要乱讲,尤其不要让我的妻女听见,否则我会认为你对我诽谤而赶你们离开。”

    德拉科冷笑了一声。

    “威胁我么?不过,薇薇安和瓦奥莱特对我不错,为了不影响她们过节的心情,我不会告知她们的。但是谁知道之后的事呢?再乱碰我身上任何地方,哪怕是根头发,我也一定会要你好看,医生。”

    说完,屋子里陷入了沉默,而德拉科快步离开了房屋,门推开的瞬间,我站到了墙边,而德拉科一出门就看见了贴墙站着的我。

    “阿瑞斯?”德拉科似乎很意外,而听见德拉科的话,本迅速地跑了出来。我们正好面对面,眼对眼。

    “我是他哥哥,医生,我想我们得谈谈。”

    看着我,本的气势没有方才那么强硬了。

    是的,他知道的,和德拉科相比,阿瑞斯可不好惹得多。因为他是个和他个子一样高大,身材一样魁梧的男子汉。

    “听着,一切是误会。”

    本极力解释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整天都不太舒服。可能是早上我看见了个奇怪的彩色的东西,那东西令我不愉快,然后我就有点……亢奋。我想那搞不好是咒语。”

    我抱着肩膀点头道:“所以说那些色`情`狂都中了咒语?”

    “我没想那个他。”

    “那你摸他屁`股干什么?你这么叼你家里人知道吗?”

    本的眼底有些心虚之色,而我直直盯着他等待回答。我们之中似乎陷入了僵持。

    好半晌,本尝试地道:“我看见德拉科化了一脸古怪的妆,然后故意地……挑`逗我。我来就是为了问清楚这件事。”

    德拉科听见,恼怒地笑了:“你说什么,你这个卑微的麻瓜!”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嗨,在干吗各位?”

    我听见,迅速回头,看见了说话的人。

    是瓦奥莱特。

    不过看见她的瞬间我诧异了。却见她此时穿着豹纹紧身裙,戴着猫耳朵,红鼻子,脸上画了猫胡须和一颗红色的心,还带上了金色的隐形眼镜,活脱脱一只小野猫。

    上一秒她还打扮成了小丑的样子,怎么才不过二十来分钟,就换了个样子??

    行动真快!

    “不,我们只是随便说话,瓦奥莱特。噢,你的衣服很合身,很漂亮。”

    本快快地道,瓦奥莱特笑道:“谢谢,爸爸。”

    我诧异道:“瓦奥莱特,你换装真快。”

    瓦奥莱特一眨眼,道:“多谢,阿瑞斯。要知道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把那一脸的妆洗掉,重新画了一遍。”

    听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笑道:“还是这身适合你,小丑装还是让给其他人吧。”

    瓦奥莱特干笑一声,对我们道:“你们看来不太高兴,怎么了?”

    “不,宝贝,去看看莫丽拉晚饭做好了没有。我想可以邀请客人们下楼了。”

    瓦奥莱特听见,点头答应,随即过来拉着德拉科下楼。德拉科倒不讨厌她,一甩袍子随着瓦奥莱特大步流星地离去。

    我瞥了本一眼,本想说什么。然而想着还需要这个该死的雄性动物去拯救我倒霉的同伴们的时候,我硬生生地压下了自己的膈应,转而下楼。而此时莫丽拉站在楼梯口笑盈盈地看着我。

    “噢,有时候他也会偷摸我的大腿,可能你会觉得作为男主人这么做真不应该,可是我们要体谅他,毕竟他是个健康的男人。”

    莫丽拉耳语一般低低地道,我礼貌一笑,要推开她走,不过她又拉住了我,在我耳边小声地道:“先生,你知道万圣节的来历吗?”

    我疑惑地道:“怎么了?”

    莫丽拉小声道:“听闻这一天许多恶鬼都会出来,为了自我保护,大家要打扮地和鬼一样,让它们认不出来,找不到攻击目标。”

    “嗯,原来如此受教了。”

    “可是先生,你没有化妆,这样好吗?”

    我一愣:“对哦,不过无所谓。这个稍后再说吧。”

    莫丽拉微笑道:“希望您能够尽快呢。因为现在正是它们出没的时间。如果您瞧见了不认识的人,最好现在马上化个妆,让它认不出你来,否则晚上可就糟糕了。尤其小丑,那不是吉利象征。”

    听见小丑,我站住了。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可在我要追问前,她如猫一样轻巧地离去了。

    “什么小丑,那是瓦奥莱特,莫丽拉。”

    我对莫丽拉说着,可她已经走远了。

    不祥的预感在我的胸口扩大起来了。

    下了楼,我来到了厅上,扫视一眼,赫敏依旧没回来,德拉科则和瓦奥莱特聊天,看见我下来,瓦奥莱特打了个招呼,同时问:

    “嗨,阿瑞斯,你要装成什么?”

    “我么?不知道,或许是……路西法大天使之类的?”

    我说着,对着德拉科俏皮一笑,德拉科干笑一下。

    瓦奥莱特听见,耸耸肩道:“算了吧,万圣节扮成天使最没劲了。”

    “那是什么,小丑吗?可我不会化妆,如果你能教我怎么画的话。”我打趣地道,瓦奥莱特苦笑道:“你很喜欢小丑吗?对着我说了好几次这东西。”

    “事实是我下午的时候看见你打扮成小丑从我身边经过。”

    我如此笑道,可瓦奥莱特收敛了笑容。

    “虽然不想打击你,但是阿瑞斯,我下午一直在房间看书。没有化成小丑过,而且我恶心那东西。”

    我眨眨眼,疑惑地道:“那个模样,除了你还有谁?金色的卷发,还有这种脸型。而且你也说了,你下午为了画成小野猫洗了浓妆。”

    “不,我说的浓妆只是我尝试打扮成驯鹿的装,而且我也没出房间过。

    话到这里,我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

    “怎么了,阿瑞斯?”德拉科在我耳边低声问,我想和德拉科说,却不知道从何讲起。

    如果瓦奥莱特未曾装扮成为小丑的话,那么下午经过我身边的那个,到底是谁?

    ***

    【章四——恐怖小丑

    不知何时起,有这样的谣传,在万圣节如果看见了小丑的话,是不吉利的象征。诡异多变的小丑们,往往代表纷争,分裂,背叛,还有内鬼的含义。它们私下里在亲密无间的好友们之中捣乱,让他们反目成仇,所以扑克牌里,有人直接叫小丑们‘大鬼’‘小鬼’。这期间,你和朋友们的关系恐怕很紧张,本来值得信任的人或许会做出让你们失望甚至愤怒的事。

    随时注意,疑神疑鬼症附加在你身上的那一刻。或许小丑已经抓住了你。】

    合上书,我若有所思。

    德拉科递给我一杯咖啡,打趣地道:“好学宝宝,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学到了什么有趣的知识吗?”

    我看了德拉科一眼,低声道:“德拉科,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小丑?”

    德拉科愣了几秒。我看出异样,即刻追问,德拉科思忖着道:“说实话,我看见本对着我撸管的时候,他的模样有点奇怪。好像是化着小丑妆来的。当时以为这伙计万圣节的妆没化完就心急火燎地要来一炮。不过随后看见他的时候又发现他没化,想着他是不是有病……怎么了?”

    我为这话,好似触电一样浑身一个激灵。

    “德拉科,我突然想,是不是有人要挑拨离间。”

    德拉科一愣:“是吗?不过他偷跑进办公室乱摸我,这是真的。那时他可没化妆。”

    我皱着眉头思忖几秒道:“嗯,虽然如此。但是,你记得吗,本说看见你化浓妆挑`逗他。”

    “显然我没有!”

    “对的,你可能是没有。但是有人这么做了。它企图将本医生的一些缺点放大,尽快地激化矛盾,好让我们分裂。和你坦白吧,下午我就看见了一个小丑。她看起来很像瓦奥莱特,我对她示好,但是她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如果不是后来瓦奥莱特和我善意地交流的话,我很可能会对她有意见。而且不是她,我也不会碰到莫丽拉,不会去二楼,不会听见你和本在吵架。也就是说,这个小丑是让我和本差点打一架的根源。——有个挑拨离间的小丑鬼魂混到了我们当中。”

    德拉科为我的话震惊了,也沉默了。好半晌他对我低语道:“‘离间者’,你是这个意思。那些鬼们又换了新的手法来意图瓦解我们的关系。”

    我点头认可,而德拉科看来有些复杂之色。

    “怎么说呢,阿瑞斯,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能够为你的想法而保持冷静。现在我只能祈祷,那位医生是受到了小丑的挑拨才对我动手动脚。否则我很难保持愉快的心情和他继续相处下去。”

    我点头道:“真是对不起,委屈你了。我会注意这家伙的。”

    德拉科便耸耸肩,不多说。

    而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突然间,大厅的门打开了,而这时赫敏走了过来。

    她显得怒气冲冲地。仿佛被烧了尾巴的孔雀一般。

    “听着,阿瑞斯,真不敢相信,刚才薇薇安居然对着我丢石头,砸得我脚指头生疼。而我不过是想帮她捡起掉在花园里的铲子而已。这人真是古怪!而且还化着那么难看的小丑妆,真不知道她的审美是谁教的。”

    这话落下,屋子里头寂静无声。

    赫敏气呼呼地抱起肩膀看着我和德拉科,等待回答,而我们只是彼此对视一番,然后对着赫敏道:“就算那样,你恐怕也得忘记这件事,亲爱的。那不过是个计谋。它们对我们的恶作剧已经开始了。”

    赫敏的眉头拧在一块,叉着腰生气地道:“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丧尸谷:恐怖疑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夏音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音羽并收藏[综]丧尸谷:恐怖疑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