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丧尸谷:恐怖疑云 > 第46章 尾声3

第46章 尾声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万圣节的第二天是个出乎意料的大晴天,经历一夜的胆战心惊后,明媚的太阳是对我最好的奖赏。推开窗户,感受到阳光从发尖渐渐渗透到头皮的温度,我的心底涌出一股难以压抑的愉悦。苍穹青蓝,和风轻抚,天地好似巨大的除尘器,清洗了一切的灰与黑,我身上残留下的疲倦尘土,也在深深的吸气呼气中,消散而去。

    我很快乐,因为我们决定离开了。这是比较之晴天的另一种愉悦信息。

    前一晚在送本回屋子的时候,赫敏对他用了记忆修改咒,本忘记了德拉科诱他出门的事,也反常地立刻答应陪伴我们去见那位患了精神病的朋友。虽然他略微地感觉过有点不对劲,然而赫敏显然编造了某种理由让他暂时接受了。

    随后,在走前,我们吃了最后一次早餐。

    早餐大概有抹茶蛋糕、蒜香面包、培根还有咖啡。其他的味道如何不好说,可我感觉到自己的抹茶蛋糕味道有点重,甚至有点苦。我问其他人,都说味道很甜,但是我的依旧很不太好吃。

    不过,都要走了,谁还会注意这些细节呢?况且作为一个女鬼,莫丽拉还能够把握普通人的基本口味已经很不容易了。

    “要知道我们学校地下室的鬼魂们,经常做**的蛋糕,长绿毛就算了,还能够看见蛆。”赫敏如此和我说着,我咽了咽口水,大口地咬下了我的抹茶蛋糕。

    “说实话,您是怎么说服泰特的?”莫丽拉给我倒咖啡的时候,轻声细问。我说:“德拉科说服他的,原因我不知道。我想他也不会告诉我了。”

    莫丽拉瞧了在院子里头和瓦奥莱特说话的德拉科,道:“唔,这个孩子,我能够看得出来,他有很不一样的身世。”

    我一愣,对莫丽拉道:“你知道点什么?”

    “其实一个有资历的女仆,很容易分辨出人和人的区别。作为女管家,我的眼睛看遍任何身份的人,轻易地把他从你们之中挑了出来。比如,虽然他的衣服和你们都一样,可他对系扣非常讲究,在壁炉边烤得再热,也没有您那样卷起裤脚,拉开领子的样子,或者犹如格兰杰小姐那般不停打哈欠的习惯。他会始终一丝不苟地扣紧自己的衣扣,轻轻地喝咖啡,偶尔玩玩手里的扑克来提神。”

    的确如此。美国的壁炉热得让人不好受。阿瑞斯为了“消暑”可没有少解开扣子。

    “同时,他会用一种很古老的方式摆放刀叉,刀尖从来不直直地对着对面的人。这在某个时代是很特别的敬礼,而且只有某个阶层的人会这么做。还有,他从来不去佣人的房间。我知道你们去过三楼了。”

    莫丽拉低声道:“每个古堡有每个古堡的规定,但是通用的是不去仆人的住所。所以我没有在自己屋子里闻过他的味道。”

    原来如此。

    “所以,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泰特为什么会突然听德拉科的话放弃和我们较真?”

    “不,那只说明马上要离开一位真正的贵公子,继续照料这些出身低微的所谓主人们,让我觉得很忧伤。”

    莫丽拉露出一副百无聊赖的脸擦着玻璃杯,显得那样地无趣。我耸耸肩,只是喝我的咖啡。说到底莫丽拉不过就是个女人,爱八卦,崇尚奢侈品,偶尔还幻想着皇权什么的。

    “噢,对了。你知道德拉科知道的泰特的秘密是什么吗?”

    无比好奇之间,我私下里偷偷问莫丽拉,莫丽拉乐了:“我知道还会问您?”

    我一愣:“噢,不好意思,我忘记你刚才还在问我了。”

    可话才落下,莫丽拉转而妩媚一笑,道:“事实上我知道,只是想套话确认一下我们的认识是否达成一致而已。”

    “那你愿意告诉我?”

    “当然不。泰特不会希望我说的。”

    好吧,既然如此,我只能忍着了。这位奶奶级的阿姨,最后走前还要调`戏我一下。

    ***

    说实话,我的抹茶蛋糕真的有问题。

    吃过后,我上厕所拉了好几回,直到大家行李都搬好,不停地召唤我的时候,我还在厕所蹲着。莫丽拉不停地闻着我的那蛋糕盘子,疑惑地说没问题啊,我只能说自己可能夜里着凉了。

    捂着肚子,我坐上了车,这时候德拉科也上来了,赫敏和本则坐在前头。

    无论我们要通过什么方式去另外一个世界,对于本这个人类而言,还是要做做样子的。我们骗他说要坐车去飞机场,所以就要先开一会儿子车才像话。

    “肚子疼?”德拉科关切地问我,我一脸尴尬,摆摆手道:“估计昨天晚上张口喝风了。”

    德拉科紧忙替我揉了揉,然后道:“刚才,我和瓦奥莱特告别了。”

    我苦笑道:“得了,你肯定不会告诉我你说了什么。我知道的。”

    德拉科瞥我一眼,道:“你就那么想知道?”

    我即刻道:“当然。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想你和泰特说的那个秘密想得失眠了吗?老天,虽然顺利地让泰特不纠缠我们了,也带走了本,但是我必须发誓你的一些奇怪举动让我很头疼。我觉得我今天晚上肯定又睡不好。”

    我这一腔抱怨的话让德拉科吐了口气,他突然安静了下来。

    他双手交叉,眼睛直直地看着大拇指,娴静的面容更加地俊美,但是也充满了更多的顾虑之色。许久他才开口。

    “我就问你,阿瑞斯,住了两天,你对这家人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感触?”我一愣:“算了吧,我一直在想怎么保护你和赫敏,还有怎么防备恐怖故事里头的鬼魂们,哪里有时间去感悟人生。”

    “你对他们的家庭关系没有看法么?”

    我再一愣:“还真没注意。”

    德拉科耸耸肩。

    他打量前方的赫敏和本一阵后,凑到我耳边道:“我必须要告诉你,那天在三楼对我着我打`飞`机的男人就是本,那只所谓的小丑是我捏造的。”

    我几乎吞下自己的舌头:“什么?!”

    而德拉科继续道:“而本捏造了他看见穿着小丑装的我诱惑他的故事,我也没反驳。更有——你看见的小丑瓦奥莱特,也的确是她本人,只有赫敏看见的薇薇安是真的小丑。”

    我猛然怔住了:“什么?!瓦奥莱特是本人?可是……她换装怎么能那么快?还有她为什么要打我?!”

    德拉科没正面回答我这个问题,

    只是徐徐地道:

    “这个家里有三口人,妈妈因为丈夫的出轨而伤心透顶,整天除了悲秋伤月就是挖掘丈夫的**。爸爸则是个管不住自己下`身的雄性动物,答应自己老婆不会再出轨,但是事实上他一直保持和情妇的联系,甚至到现在还对坐在车后座的男巫意图不轨。”

    “什么?!这混蛋他竟然敢!”我登时将脸鼓成一个球,德拉科则拍我一下,示意我不要反应那么大,并且淡淡地道:“知道吗,阿瑞斯,瓦奥莱特已经十六天没有去上学了,那是足足半个月的时间,可她的父母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件事。”

    我道:“然后?难道说,这就是你和泰特的秘密?因为你发现瓦奥莱特逃学了,泰特害怕你说出去才要杀掉我们?”

    德拉科的嘴角一抽,用一种很无语的表情盯着我,咬牙切齿地道:“阿瑞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白痴?”

    我咳嗽一声:“那是为什么泰特和我们这么过不去?”

    德拉科没说话。

    他只是突然转身,透过车后玻璃看向远处的别墅大门。看他聚精会神的样子,我也紧忙瞧去,这时除了看见送车的薇薇安和瓦奥莱特,我还愕然地发现了正站在瓦奥莱特身边的泰特!

    “他怎么会来的?”

    “不,他只是陪伴瓦奥莱特。”

    “不,我的意思是,我居然在大白天看见了他!”

    德拉科哈哈一笑:“恭喜你能力有所提高了。”

    我傻眼了。好半晌只是把注意力放在了泰特来了这件事上。

    “他想干嘛?”

    德拉科道:“要研究泰特,就要研究瓦奥莱特。”

    听见德拉科的话,我又看向瓦奥莱特,这时又发现了一个让我震惊的事。

    我愕然发现,瓦奥莱特的脚下,没有影子!!

    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擦了好几遍眼睛再看,可始终没看见。

    “怎么回事……?瓦奥莱特没有影子,这意味着?”

    德拉科又坐回原位,这才和我讲了起来。

    “在我们来的第一天,泰特就非常紧张。知道为什么么?因为我们这群‘该死’的巫师里有人能够在大白天见鬼。所以他见到我就紧随不放,还斥骂我勾引瓦奥莱特。目的就是赶我走。”

    我惊然道:“这是因为那个?瓦奥莱特没有影子?”

    德拉科一点头:“对的,事实上,瓦奥莱特已经死了。而且死了很久了。”

    我目瞪口呆:“怎么可能……我看她很正常啊,而且她的父母就没有一点发现?”

    “发现什么?他们每天为自己的那些破事着急上火,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到底在想什么。就好像我的爸爸妈妈一样,每天忙着怎么讨好上头那个老头,还有对要参加舞会的衣服挑三拣四,以及唠叨家里每年的支出与收益,我爸爸关心他衣服扣的颜色甚至超过我……如果我是个鬼魂,他们肯定无人知晓。”

    我心中难受极了,而德拉科继续道:

    “正是为此,瓦奥莱特是个可怜人。”

    “她是自杀的?”

    “嗯,父母整天争吵,在学校被人虐待,老师的漠视,都深深刺痛她的心。后来她将自己反锁,吞下了大量的安眠药自杀了。泰特后来私下告诉我——就在你吃蛋糕的时候,他说他其实想要救她的,可惜来不及。她死了以后,泰特担心她知道真相了会害怕,就把她的尸体藏在了地下室,假装她没死一样和她一起玩。可叹她爸爸带着情妇在地下室打`炮那么多次,却从来未曾注意到女儿的尸体不过离自己几米远。”

    “这么说,瓦奥莱特还不知道自己死了?”

    “是的。”

    “那么,泰特也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才和我们做对?”

    德拉科顿了顿,道:“可以这么说,不过他主要是为了不让瓦奥莱特知道她自己死了。他竭尽所能地保护这个谎言。所以,之前泰特有很多分`身,可最后只剩下三个。”

    “为什么?”

    “为了让瓦奥莱特可以正常地走出屋子陪她妈妈去逛街。”

    我睁大眼:“这……?”

    “地缚鬼不能离开自己死掉的地方。唯一只有在‘盾’的保护下。简而言之,泰特用自己的分`身作为一种保护伞,让瓦奥莱特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每过一段时间,他的分`身就会能量耗尽而消失。他那么多分`身就是这样没掉的。而,现在,泰特只有最后一副身体了。”

    我震骇了,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他弄那么多鬼魂吓唬我们就为了这个……所以你说泰特迟早会死。”

    “是的。”

    “那么瓦奥莱特迟早会发现一切?”

    “必然的。”

    “她能复活吗?”

    “当然不能。没有鬼魂可以复活。看看,看看,父母的争执,冷漠、无视,逼死了她。同时那些看起来很幸福的人,事实上埋藏许多你不知道的,可悲秘密。当然最可悲的是,哪怕你结束了生命,也无人为此悲悯,他们还以为你活得很好。”

    这话很沉重,我一时竟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往后看,古堡老宅已经离我远去,泰特和瓦奥莱特也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有一种漠然的风景,犹如鬼影般追随着我的车。想着瓦奥莱特的微笑和泰特执着的眼神,我突然有一点感动又有点难过。我的心不知为何空荡荡的。

    “对了,你既然说瓦奥莱特是鬼魂,那么当时去老宅,你所谓的有三个活人是怎么回事?”

    德拉科听见就笑了:“那是另外一个秘密了。你说过有个叫做细瘦男的家伙来诱惑你了对不对?”

    “嗯。”

    “那不是鬼魂,是个活人。所谓的第三个人,其实是他。他是隔壁康斯坦丝的情夫之一。”

    “什么?!”

    我傻眼了。

    “可是……那个……但是……”

    我语无伦次半天,找不到任何话来说。德拉科叹道:

    “所以说不要看那么多恐怖小说,真鬼认不出,假鬼反而到处都是。”

    我哑然了。

    好吧,不得不说,这次的老宅之行真的让我涨见识了。

    车很快开到了街道外,视野里尽是一片看来繁华的都市,是来来往往行走的男男女女。而在他们之间,又偶有没有影子的人夹杂其中,他们和往常一般提包等车,仿佛从来不知自己已经不在人间。我感叹不已,总觉得有那么点说不出的不是滋味。不过,在愁肠百结时候,肚子里的一阵疼,勾走了我的注意。

    “对了,德拉科。你是不是在我的抹茶蛋糕里下药了?”我不满地对着德拉科道:“那个有问题的蛋糕!绿色的,还有点臭味,还发苦……”

    听见我的话,德拉科迅速把脑袋往窗户边一挪,咳嗽一声道:“咦,没想到麻瓜的世界这么好玩,那个女孩手里推的自行车叫什么名字?”

    我五爪抠着肚皮,咬牙切齿道:“啊哈,果然,你干了!”

    作者有话要说:TIPS:^3^救出哈利他们后,咱们就暂时告一段落吧。日式老宅以后开新文写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丧尸谷:恐怖疑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夏音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音羽并收藏[综]丧尸谷:恐怖疑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