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丧尸谷:恐怖疑云 > 第50章 黑弥撒2

第50章 黑弥撒2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弹了。

    是心脏中弹了么?

    我很担心。

    不要笑话我怕死,我觉得一个人怎么折腾都无所谓,但是脑子和心脏不要烂掉,这样还有爬起的机会。

    可是不管怎么看,好像我都是心脏中弹了。

    倒在血泊中,我的耳边一直有声音在鸣叫,隐约还听见笑声。

    我好像看见一片墓地,哈利他们并列被丢进墓坑,泥土一铲子一铲子盖在他们身上,生命的丧音从灰黑的天空弥漫开。

    这是 Game Over 了么?

    我很难过。

    听说人在死前三分钟,大脑还是运作的。这时候会进行一系列思考活动,比如怎么样才能不死,生前对不起谁,甚至可能有幻觉,而我就是先想着怎么不死,之后想到对不起我的同伴们——因为我不妥善的作战计划,他们就这样阵亡了,最后,我产生了幻觉。

    我好像听见有另外一个灵魂在我身体里对我说话。

    他首先是个男人,长着最开始在我身边对着我冷嘲热讽的那个小哥的脸,后来又变了,变成了长发的男人。他趴在我耳边,好似对着小孩一样轻轻地和我讲故事。

    这以后因为都是他的叨唠,为了方便,我用第一人称的视角,将他对我说的故事,展现给你们。

    ***

    知道么?很早以前,萨麦尔嘲笑我,哪怕拧下一个人的头也一定是轻拿轻放,我比女人还要软弱。

    他的话没有错,在所有大天使里,我的确是最奇特的一个。一次战斗里,尖刀刺进了我的眼睛里,可我将它拔、出来擦干净,小心地放进了武器盒子里,而不去关心自己如何。

    萨麦尔道:“你是笨蛋么?关心一头野兽,它会为你战斗。关心一个天使他会感激你。关心一块冰冷的铁,你想得到什么?”

    我道:“什么都不想得到。”

    萨麦尔道:“那你想做什么?”

    我道:“没有想做什么。只是它插在我的眼睛里,我听见它喊疼。”

    萨麦尔惊奇地道:“你说什么,请再说一遍。”

    我道:“我说尖刀也有感觉。当它还是一块铁的时候,它想着将它变成这样的锤子。当它还是熔炉前的一块石头的时候,它想着的是孕育它的大山。当它未曾为挖掘而出,还和大山偎依时,它想着的是每天爱抚它的朝阳。”

    萨麦尔道:“所以你认为武器是一种生物,它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辛酸苦辣,和地上走的那些两条腿的动物一样,哪怕它刺进的不是你的眼睛而是心脏,哪怕它刺进的是你的心脏,你也要恭敬地关爱它?”

    我道:“是的。”

    萨麦尔道:“路西法,你是认真的?”

    萨麦尔的问题总是逼得我很紧。可我从来都回答得很干脆。

    我道:“它来自敌人之手,却不是真心刺向我。它虽然成为了凶器,可事实上只想做一块石头。它身不由己,我不怪它。反而同情它。”

    萨麦尔道:“它告诉你了?”

    我道:“是的。我能听见。”

    同时举起尖刀,放在耳边,好似它真的在与我轻声诉说。我的长发卷在尖刀上,听见它愉悦和感激的低吟。

    萨麦尔无法听见,我知道的,所以他会无奈地低叹。

    “路西法,你的态度,好似将它当做了你的亲人。”

    我道:“它本来就是。父亲将世界和我们制造出来,它虽然没有生命,可却是我的兄弟。和你一样。”

    萨麦尔再度叹息:“路西法,你真是个怪人。如果有人要杀死你,那一定很容易。因为你会把他当做你的兄弟。你再强大,也不能提防。”

    这个问题我想过。

    但是我有答案。

    “没有永恒不死的生命,哪怕是父亲和我们。所以我们迟早有一天会死去,敌人哪怕杀掉我,他也迟早要死去。”

    “但是敌人将会掌控这个世界。”

    “不。他做不到的。因为我死的只是身体。我将有一样东西,活得比我的敌人还要久。”

    萨麦尔问我是什么,我指着天顶,青蓝色的天空下一颗星星在闪烁。

    “它是我的分`身,就算我死了,它也会在这个世界里被人们仰望。”

    “它是什么?”

    “启明星。”

    “一颗星星能够做什么?”

    “它不是普通的星星。它是黎明前第一颗星,有它,太阳就会升起,有太阳,就会给世界带来光明。”

    “所以呢?”

    “有光明,万物就能够生长。万物能生长,生命就会延续下去。而有生命,就有不死的信仰。”

    萨麦尔的眼睛突然变得很星星一样亮。

    “信仰?这种东西似乎只有那种两条腿的动物才有。为了那种东西,他们经常互相厮杀。”

    “但是为了这种东西,他们也会和邪恶斗争。代替我战斗下去的人将会有千千万。”

    “你想过没有。万一敌人拆了你的翅膀,让你背负污名,成为两腿动物信仰的反面怎么办?”

    我静默着。

    阳光在指尖跳动,温度让发丝变得更加柔软。

    对着朝日,我伸开了双手。

    “那就让他们杀掉我吧。我将化作最强的邪恶,让他们更清楚地看见正义的模样。”

    ***

    这个男人终于说完了。

    他说得其实很慢,我觉得过去了三十分钟有多。或许又因为我现在处于特殊的情况,我居然梦见了他说的话的场景。

    美丽的星辰,混乱的战场,还有对着太阳张开双手的路西法……

    “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迷糊地问。

    他笑了。

    “事实上,我学着父亲拥有慈悲的心怀,将萨麦尔的警告置之脑后,甚至觉得不值一顾。可后来,我的确变成了撒旦。也的确开始变成最强的邪恶……那时我开始后悔开始说了大话。世事太无常了。你认为是对的,结果可能真的是错的。”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和我忏悔就免了。而且我不是那个撒旦。”

    “事实上,你就是。”

    我愣住了。

    我企图睁开眼瞧瞧他,判断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可我眼前一直是血腥和黑色,什么都看不清。

    “你什么意思?”

    “这其实是一种荣幸。路西法是治疗专家,可撒旦是死亡专家。多亏了还有这个身份,你才有希望。你认为你不是撒旦,但是你就是。”他最后又强调一遍。

    “不好意思,我对哲学不了解。”

    他站了起身,徐徐地道:“死亡,这是你增强力量的办法。你的身体只有在死亡的洗礼下才会更强壮。死亡,也是你复活的办法。”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这样说吧,试试想象一下,自己本来就是死人的感觉。”

    “我已经是死人了。”

    “不,你死得不完全。”

    是么?可死透是什么感觉?

    “亲爱的,那些丧尸。为何你会频繁遇见它们?因为你和它们有一点是相似的。”

    “什么?”

    “不死。彻底的死亡就是不死。彻底的不死就是永恒地死去,也就是死透了。”

    这他`妈地太有哲学了。

    “我不懂。这和我是撒旦有什么关系?我要如何才能够一边想着自己是个死人一边继续不死?”

    “撒旦就是一个一边不死一边死着的身份。在你将对死亡的恐惧彻底放下的时候,在你抛弃你的肉身正视你的无穷大的未来的时候。你就死且不死了。——人们用活物的死亡,俗称黑弥撒,诱发他诞生,就是基于这种原理。”

    我沉默了。因为我还是不懂。

    他继续引导我道:

    “试试看,把自己当做一样物品,而不是一个生命。把你破烂的心脏,当做一辆坏掉的车,再度拼凑起来。你能做到的。当然,前提是你将这颗心脏的重要性彻底忘记,不要被死亡的恐惧绊住手脚。”

    依旧是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觉得好厉害的样子。

    然而我真的开始这样做。

    我将我的心脏想象成一块面粉团,我要做的是将蜂窝状的它揉揉再拼凑起来。

    后来我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我越不去想这是我的心脏的话,我在用能量揉合它的时候,它越容易拼凑起来。反而一旦我着急修复它的时候,肉块会再度掉下。

    真有趣,不是么?这就是我力量的真谛?忘我便是有我,无我,我就无穷大。

    我还倒在血泊之中,子弹还镶嵌在我身体里,甚至有骨头被打碎了。我听见皮革军靴走到我耳边的声音,还听见各种难听的笑声。可这时候我突然什么都不怕了。

    我在拼凑自己的心脏。并且知道马上可以报复。

    我突然发现,路西法没忽悠我。

    ***

    “我杀死了路西法,难以置信。这软弱的家伙。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传说中以一敌万,被几乎所有天使背叛也依旧能够将反叛头子伊苏高登杀到绝境,连地狱都要为之沸腾的不朽战神在那里?那一年烧红的天空难道只是传说,无穷无尽的红色火焰难道只是小人书上夸张的渲染?”

    满是老茧的手将我的脸翻向上,邪恶的眼睛打量我时,充满犹如帝王登基那一刻才有的狂喜。

    而这一刻,我的心脏也在异能作用下,在我的胸腔里拼凑起来了。

    “你把我的头发抓疼了,该死的肥猪。”

    我这样张口对着面前的男人说。他原本狂喜的面容瞬间僵硬住了。

    我看见他的眼珠子飞快地在眼眶里打转,滴溜溜地瞧着我的心脏。他可以清楚看见子弹镶嵌在我的胸口,按理说心脏已经烂掉了,可我还能说话,这是为什么?

    “不可能。路西法的肉身死了的话,他也会死。这是她告诉我的。”

    或许认为是因为心脏没烂透我才还活着,他夺过枪抵着我的左胸口啪啪啪地摁了起来,那里打出了一个大洞,甚至能够看见对面的地板。可纵然如此,我依旧看着他,笑着。

    “我有一百颗心脏,亲爱的。”

    男人被吓坏了,他召唤身边所有人一起来,将枪口唯一指着我,随后是一阵子弹的暴雨。一具肉身,哪怕用绞肉器也不能绞得这么烂,看我变成肉馅,他放心了,眼里全是激动的光。

    “你还能说话么,路西法?”

    “是的。”

    我唯一完整的眼珠子看着他,如此徐徐地道。男人惊骇了,其他士兵也惊骇了,他们刷刷丢掉枪,跪在了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丧尸谷:恐怖疑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夏音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音羽并收藏[综]丧尸谷:恐怖疑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