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位面永恒之主 > 第十二章.龙象

第十二章.龙象

作者:穿越旅行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叶轻舟,随流水而行,任意东西,看似漫无目的的小舟已经行驶多日,这一日,小舟停靠在了一处青山绿水的秀丽之地。

    “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应如是,哈哈哈,真是个好天气呢”走出小舟的人影,身着一身玄色道袍,望着温煦的天气伸了伸懒腰,弯腰拾起一片落叶,漫不经心的向身后牵系着小船的绳索投去,说来奇怪,就是这么轻柔无力的一投掷,那落叶却有如离弦之箭,破空而去,一下子斩断了绳索,那小舟就这么随着流水驶向远处。

    “再不出来,就没机会了”道人笑着说道。

    话音落下,本来空无一人的所在,林中走出了两人,那小船底部也冒出一个人,像是飞鸟一般轻盈的跳上岸。

    船下那人,走到道人身前,十分恭敬的鞠躬道:“风云客栈晨曦听风使,拜见魔仙”。那两个黑斗篷,也上前抱拳:“听风首与观云首,久仰魔仙大名”

    “哦,原来是风云客栈的几位大人物,几位百忙中寻上我这个穷道士。莫非是要追究当日那匹宝马的钱?”

    “魔仙说笑了,今日前来,是有要事相商”听风首笑着回答道。

    “要事?”孙震寰像是见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目光透着一股好奇:“你们一路跟踪我快七天了,以你们的本事,得出我的目的地是轻而易举,今天专门在这儿堵着我,说是相商,可我怎么觉得,你们像是设置陷阱,等待猎物啊?”

    孔晨明苦涩一笑道:“魔仙……我们真的没有恶意,找你,是想与你做比交易。你知道西域佛门护法神功《龙象般若功》么?”

    “除非是十三重完整版,不然一切免谈。”“是的,完整版,一字未改,还有历代密宗高僧的心得批注”听风首道。

    孙震寰望着三人道:“条件”

    “黄药师的人头”孔晨明冷着脸,话语里带着刻骨铭心的恨意。

    观云首出言解释:“东邪黄药师杀了我风云客栈的人,掌柜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出手,五绝中的其他人,要么无法交易,要么不值得信任,想来想去,唯有你是最符合的!我们用《龙象般若功》请你出手除掉黄药师。”

    “死的是谁?风云客栈的大人物?”孙震寰好奇的问道。“……只是最基层的一介听风者,你见过的……醉仙楼的飞鸢。”

    “是那个孩子啊,我记得他……”孙震寰低头抚摸着手里的拂尘,继续问道:“那么为什么?他们两几乎不可能有交集。”

    话音落下,气氛忽然凝重起来,风云二首与孔晨明定定看着孙震寰。孙震寰抬头望向三人:“怎么呢?看你们的眼神,难道是因为我?”

    “你说对了,确实是因为你。”孔晨明望着孙震寰,曾经深藏心底的恐惧和敬畏,早已消失无踪,此刻心如枯木的他,已经无所畏惧。

    “你们今天如果是来找死,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们。”孙震寰杀机顿起,雄浑气劲骤然上手,周遭草木树林尽数陷入这股浓郁杀气中。“魔仙请暂息雷霆,我们没有胡说,飞鸢的死真的是因为你。”

    孙震寰一愣,他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自己突如其来的杀机,实在有些诡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轻易的就想杀生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份平和温柔的心境,渐渐破碎扭曲了呢?

    “你先说吧,是生是死,就看你接下要说的内容了”孙震寰心里很纷乱,他强行定心,一点点的回顾自己过往,总觉得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孔晨明与风云二首没发现孙震寰的异样,他开始讲述那一晚醉仙楼的惨剧,从中秋之夜的西湖论武,到刀疤脸汉子们的出言不逊,到黄药师痛下杀手,再到飞鸢的死,事无巨细,全部讲述出来,时间就这样悄然流过。

    听风首说道:“客栈并不是外界设想的那样,残酷冰冷毫无人性,我们在乎每一个成员,哪怕飞鸢只是一个听风者,但他同样是客栈的一份子,他的死,尤其是死在醉仙楼,尤其是他是被人杀害,这对客栈而言是最不能放过的血仇,黄药师必须受到制裁。”

    “哈哈哈哈哈,蔑视皇权以武犯禁的江湖中人,居然有一天说出制裁二字?哈哈哈哈。”孙震寰此刻内心很烦、很乱、很愧疚,孙震寰一手捂着脑袋,他感觉头颅内仿佛有刀子在割自己。此刻他很想杀了三人,然后夺走《龙象般若功》。

    “只要我动手,不需要多久,就能杀了他们夺走秘籍,为什么不了?何必傻傻的接受交易?接受一个承诺?”

    孙震寰此刻的异状,三人也察觉出来了:“他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小心。”一声狮吼,宛如天雷炸响,将孙震寰唤回清醒,却是那听风首以《狮子吼》将孙震寰唤回了理智。

    “先把《龙象般若功》交过来,我要验明真假再做决定”孙震寰晃了晃头,沉声说道。

    “可以,这个就是秘籍,你接好”听风首从怀里掏出一个油布包裹,就这样隔着十米距离丢了过来,包裹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向了孙震寰。孙震寰手中拂尘一扬,三千银丝飘飞将包裹卷入其中,目光打量了身前三人,自一旁的树干上折下一根小树枝将包裹挑开。

    映入眼帘的是两本书,一本是汉文翻译的版本,封面拓着龙象般若功五个大字,另一本上则是藏文原本,上面均是孙震寰看不懂的藏文。抬起头,孙震寰望向三人,开口道:“实不相瞒,我和黄药师之间本就有一桩仇怨未了,找上他只是时间早晚,只是你们要我取了他性命,我却是不能答应。”

    “为什么?你不是一向自诩道义,荡平天下无道之事么?黄药师如此残暴凶狠,难道他不该杀么?”孔晨明大声责问着孙震寰。

    “杀了黄药师,不仅仅是射雕世界,连未来神雕世界都会被影响,黄药师一死,郭靖黄蓉也就没了可能,未来襄阳的守城,天下百姓的安危谁来守护?我只是穿越者,根本不知道未来我会不会一直在这个世界……”孙震寰思绪变换,半晌不语。

    听风首一把拉住要走上前的孔晨明,开口问道:“如何?魔仙考虑的怎么样呢?”孙震寰将两本秘籍收好,淡淡道:“我依然不打算取了他的性命”

    “你说什么。”孔晨明眼眶一红,额头青筋暴起,心中的怒火已经无法克制,就在此时孙震寰继续道:“中秋之夜断桥之上,我会和黄药师决斗,这一战,我誓要打断他的双手,废了他的武功,将其押解到终南山全真教受罚,在此之后,便将之交于你,如何?”

    “魔仙虽然杀伐狠辣,但从未有过背信弃义的事,我们相信你的承诺,《龙象般若功》就先交于你,告辞。”观云首说完话便与听风首一齐离开,孔晨明漠然看着孙震寰,嘴角动了动似乎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沉默不语,消失在树林中。

    “《龙象般若功》……佛门密宗的至高护法神功,传说修炼到了第十三重的最高境界,就能拥有十三龙象之力,风云客栈这个原著里不曾出现的组织,究竟是什么来路……”孙震寰沉思良久,还是没什么头绪,望向远处隐匿在云层中的高山,不禁遐想起来。

    “本来是打算和一灯大师比武,想办法获得一阳指,只是如今有了《龙象般若功》这等绝学,还得请一灯大师帮忙翻译,记得王重阳的手札里说过,一灯他会八种语言,其中就有藏文和梵文,这次《九阴真经》和《龙象般若功》的翻译,都得借助他了”

    一念及此,即便修道多年的心境,也不禁有些火热,孙震寰加快了脚步,朝着一灯隐居的高山走去。

    寂静的佛堂内,烛光燃起,木鱼声响,一名高大的老僧盘腿入定,合十诵经,慈眉善目的佛像半是照在烛光里,半是藏匿在阴影之后,看上去显得有些诡异。

    老僧默默诵经,身边立着三名汉子,垂手站在帷幕后方,缄默不言。

    “打鱼的今天下山是不是太久了,怎么还没回来?”一名身形粗犷的中年汉子,皱着眉望向身边一人。却见那儒雅文士打扮的人,捋了捋胡须回道:“约莫有两个时辰了,确实有点晚”

    最后那名樵夫模样的男人出声打断二人:“诶,等师傅功课做完了再说吧,都安静点”

    “不用了,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这功课是做不下去喽”老僧睁开眼,目光一片安宁平和,再度合十后起身,望向三人:“你们随我遁入佛门,已经多久了?”

    “算算日子,怕是有十多年了”文士回道。“阿弥陀佛……一晃都十多年了,自当年那件事后,我青灯古佛日夜修行,可是每每午夜梦回时,当年的场景仍是历历在目,尤其是最近两年格外的强烈,我预感这份平静日子,怕是剩不了几天了”

    “师……皇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文士眉头皱得更深了,望着一灯或者是当年的大理皇帝段智兴,不解的问道。

    一灯合十而笑,侧过身告知三人:“皇爷称呼不要再提,这事你们暂且不必纠结,今日点苍渔隐迟迟未归,定是早先给我飞鸽传书的贵客到了?”

    “贵客?传书?师傅,这山上大小事务都是我们四个负责,有人飞鸽传书怎可能绕过我们,直接落到您手上,若是有歹人不怀好意,那岂不……”

    “飞鸽传书的人是风云客栈的高手,除了为师,你们几个都不是他对手,他要藏身你们是察觉不到的”一灯踱着步子走出佛堂,到了门外的荷塘院子里:“阿弥陀佛,两个时辰,贵客也该上门了。”

    “那师傅……风云客栈的传书里,说的是什么内容?”樵夫问道。

    “所谓传书,其实是一张拜帖,有人要上山拜访我”一灯弯下腰,手掌拂过一朵荷花,花瓣上的露珠滴落水中,荡起一圈涟漪。

    朱子柳望着水面涟漪愣了楞神,问道:“师傅所言的贵客是何人?此地隐蔽,甚少有人来访,更别说探得师傅你的身份,来者究竟是谁?”

    “他是……”一灯正要开口,忽然拈花而笑阖目低语:“人来了”

    “阿弥陀佛,全真弟子孙震寰,拜见一灯大师”远方忽然起了一阵风,清风所过,满院荷花摇曳倾斜,一池春水荡漾波澜,一灯的僧袍在这忽起长风里吹拂起来。

    “既是道门弟子,如何颂我佛名号,莫非是要背离三清天阙,改入须弥灵山?”随着一灯沉声发问,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长风平息水波静止,池中荷花纷纷复原挺直。

    “老子西出函谷,于天竺教化万众化胡为佛,所谓红花绿叶青莲藕,三教原本是一家,大师何以流于表象,不见大道?”随着声音愈发接近,孙震寰的人影终于显露在众人眼前,除了安然不动的一灯外,渔樵耕读中的三人却是震惊不已。

    “从这里到大门口足足有五十丈的距离,能在这么远的地方以内力传递话语,并且清晰嘹亮的落在他人耳中,这是什么样的功力?恐怕就是师傅也不过如此吧……”朱子柳暗中打量一灯的背影,随即垂眸静心,不再乱想。

    眼见孙震寰步步靠近一灯,他身后的点苍渔隐亦步亦趋的跟着,却是分毫不敢有阻挠的动作,早在山下遇见孙震寰时,言语不敬被好好教育了一顿,这会儿想阻挡也是有心无力。

    始终阖目的一灯,此刻终于睁开眼,望向孙震寰:“世尊居灵山,遍观须弥众生,一切疾苦一应教化皆有西天所管,老子化佛不过无稽之谈,居士说笑了”

    一灯话音落下,手中捏着的莲花犹如弓弩箭矢,忽然朝着孙震寰疾射而出,那莲花此刻好似离弦之箭,眼看就要射中孙震寰,渔樵耕读四人一声惊呼。

    就在众人惊呼之时,只见一只手,平平无奇的伸出,却那样轻描淡写的拿捏住了,犹如流星迅疾、箭矢猛烈的一朵莲花,就这样落在了孙震寰手中。

    “盘古开天衍化万物,清气诞出化为三清圣祖,诸天神明莫不出自其后,佛说十方也只是源于其中。”孙震寰顿了顿话音,举起莲花道:“道佛之事非你我今日要谈,倒是大师这一手飞花摘叶伤人的手法,似乎有少林寺拈花指的味道,晚辈记得,大师所学皆出自大理天龙寺一脉,又为何能掌握少林绝技呢?”

    一灯合十轻颂佛号,却是避开了这个问题,微笑道:“全真教不愧是玄门正宗、武林大派,自重阳真人后又出了你这样惊才绝艳的后辈,当真是正道之幸,百姓之福!”

    “百姓的事是天下事,百姓之福是天下福,我只是个方外人士,当不起这份重担,大师,你的莲花还你!”孙震寰屈指一弹,那莲花随风扬起,去的比方才一灯射出时还快,但落下时却轻柔之极,就算是以一灯的镇定,心中也泛起了惊讶。

    “举轻若重和举重若轻,这两种极为高深的法门道理,能得其一便可谓天才,他居然……”一灯低头看了看莲花,抬头看向孙震寰那张年轻的脸,心中微微叹息:“江山后浪推前浪啊……”

    一灯放下莲花,合十道:“阿弥陀佛,居士远来是客,还请入大厅正堂上座饮茶稍等,待老衲昨晚功课,再来与居士相谈。”

    “劳烦大师了,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位面永恒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穿越旅行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穿越旅行者并收藏位面永恒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