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位面永恒之主 > 第十八章.你知道,我为什么叫魔仙么?

第十八章.你知道,我为什么叫魔仙么?

作者:穿越旅行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辈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孙震寰话音骤然沉下,夜风忽起吹过河畔,空气中渐渐沾染丝丝寒意。

    洪七公望向孙震寰,沉声道:“还望阁下见谅,我知晓这话十分冒昧,但我希望你能取消和黄药师的中秋决战,并将消息散布武林,撤销风云客栈的那个赌局,要知道你……”

    “够了!洪帮主,我敬你是前辈这才好言相说,但你若不知分寸,休怪我不客气”孙震寰目光森寒,冷冷注视着洪七公,不复方才的和睦氛围。

    “阁下可知道,因为你一场邪仙之决,现在江湖上已经波及了多少无辜之人,你可知因为这个赌局,让多人家破人亡骨肉分离?你为了一己私事不惜连累这么多无辜百姓,你难道就不感到愧疚么?如此行径,枉你身为全真教这等名门正派!”

    “放肆!”一声怒喝,似晴天惊雷轰隆炸响,雄浑内力融入声浪澎湃音波俱来并发,河畔里淙淙流水被猛地震动,激荡出冲天而起的水浪,砰砰砰的剧烈声响直让人心惊胆战。

    孙震寰踏前一步,内力在周身鼓动盘旋,衣襟无风扬起,语带杀机对着面前老者道:““洪七公,你要是活得不耐烦了,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一言不合便要大开杀戒,好霸道的威风啊!我从前竟然还以为你是名义愤填膺的卫道侠士,如今看来真是瞎了眼!”洪七公手中绿玉棒猛一杵地,细细棒身竟将一丈内铺面滚石的地面击穿

    ,震碎大地裂开沟壑。洪七公毫不畏惧,直直望向孙震寰杀机毕露的双眼,漠然道:“我今天便要看看,重阳真人的继承者,威震江湖的魔仙,究竟有几分本事!”

    “今夜过后,天下五绝再除一名,从此北丐不存”语落定,风骤起,一股逼人窒息的压迫感在两人间翻涌,月亮躲藏在了云层背后,地面上的光亮在渐渐消退,就在月光隐没的最后那一瞬间,两道人影,动了!

    洪七公身形俯冲,像是一头蛰伏草丛的猛虎,终于按耐不住一跃而起,带着凛冽煞气扑向猎物,要一击毙敌。洪七公飞速的逼近孙震寰,双掌虎虎生风,朝着孙震寰胸口抓了过去。

    孙震寰目光一凝,上一秒尚未看清洪七公如何动身,下一刻便已杀至眼前,孙震寰不及思索,一脚向前踢去,犹如一根紧绷的弹簧猛地收缩那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踢向洪七公正面,洪七公见招拆招,一跃而起避开孙震寰迅疾的一腿,朝着孙震寰面门一抓。洪七公浸淫掌法多年,五指中蕴含着足以开碑裂石的恐怖力道,这一掌的劲道,就算是一头壮牛也足以活活打死!

    孙震寰心中冷笑,及时收身,转而运起全真教的破霜履冰掌法,不闪不避迎着洪七公双掌打去。他竟是毫不在乎洪七公的刚猛力道,完全不打算闪避,对算硬碰硬的正面拼杀!

    一声闷响,洪七公与孙震寰二人双掌交击,两股猛烈的力道甫一碰撞便引起剧烈反响,好似天雷动地火,二人掌心互抵力道互相抗衡,沉重的压力传递全身,地面承受不住这股巨大力量,两人脚下踩踏的地面开始不住的塌陷下去。

    “哈!”一声急促短呵,内力猛地激荡,两人彼此分开,孙震寰凭借雄浑功力强压惯性,只是往后退了一步,反观洪七公却是难消孙震寰传过来的掌力,连退七步后飞身螺旋,落在了二十米之外,冷冷的看着孙震寰。

    “洪七公——枉你身为五绝之一,想不到只有这点本事!”孙震寰拂尘一扬,猖狂大笑,睥睨着对面肃容以对的洪七公,语露狂霸:“堂堂丐帮之主,就只会逞口舌之力了么?”

    “无知小辈,休得猖狂”洪七公一声怒喝,游身于石子上,身形灵活的像是条浮动手中的长蛇,在孙震寰身边忽左忽右的环祠,寻找敌人的破绽!孙震寰见状,心知洪七公打算采取游斗,保存气力寻找合适的机会再出手,心中感到不屑:“哼!想耗尽我的内力,真是痴人说梦!”

    孙震寰身形变换,脚踏七星,忽的一跃而起在半空中迅疾的跳向洪七公,轻盈犹如一只大雁横掠天际,正是全真教赫赫有名的金雁功。

    “便是昔年王真人在世所施展的金雁功,也没超出孙震寰这神乎其神的地步,如此天才却心术不正,真是明珠蒙尘了”洪七公眼见孙震寰主动袭来,双脚立定好似老树扎根,任你惊涛骇浪不为所动,洪七公手臂运转,不同于之前一味刚猛浑厚的风格,此时的洪七公身形缥缈,步伐灵动偏转,似浮动在空中的游鱼,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逍遥意味。

    孙震寰定睛看去,洪七公身形合一拳法漂浮,仿佛柳宗元笔下游鱼空游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那般自在轻巧,完全不同于方才的招式风格。

    “这应是那门‘逍遥游’拳法了。哼!跟道门武者比招式绵长阴柔,真是笑话!”孙震寰思绪顺变,不断靠近洪七公,还不待落于地面便一拳击出,拳招空柔深长、绵绵不绝,正是昔日习于周伯通的空明拳!洪七公微微皱眉,一时间看不穿这套拳法路数,然而孙震寰一拳近在眼前,再无观摩时间。洪七公只觉得这拳法虚实相间、变换莫测,绵长拳意中自有一股流水潺潺源远流长的柔和韵味,与自己的逍遥游到有异曲同工之妙。

    洪七公试探性的出招,架住孙震寰打来的一掌,运起巧劲将之反弹回去,谁料孙震寰借力打力,反而接着这股力道欺身上前,距离洪七公更进一步,左手自下往上蜷缩成拳头,击向洪七公丹田位置,右手则是五指伸开,变拳为掌拍向洪七公的天灵盖。

    “小道士真是心狠手辣,道门怎么会有你这种人!”就在孙震寰即将得手之际,洪七公竟然不管袭来双手,双掌忽然朝着孙震寰胸膛猛地拍去,这一招来的迅疾,速度陡然加快,快的出乎孙震寰意料,一下子就打在了孙震寰胸口!

    洪七公嘴角浮现一丝微笑,心中暗道:“这一招足以让你不得动弹,将你带去终南山全真教,交给你师父好好惩戒你,避免无辜百姓再受荼毒!”然而下一刻,洪七公微笑的嘴角彻底僵住。

    足以开碑裂石的一掌结结实实打在孙震寰胸口,对方竟然毫无所动,冷笑着望着自己。孙震寰淡漠出声道:“就凭这样就想打伤我?知道血佛童子、鬼面阎罗他们为什么会死在我手里么?”

    洪七公不待孙震寰说完话,瞬间抽身而退,然而孙震寰原本打向洪七公天灵盖和气海丹田的双手,忽然扣住了他的琵琶骨,那力道不似人力,更像是撕裂血肉的坚硬鹰爪,让洪七公一时间难以挣脱。

    “你和他们一样,以为我年轻必然内功浅薄,护身功力不可能比得上掌力拳劲,结果……他们全死了,因为他们不知天高地厚,洪七公……你也是!”洪七公目光一寒,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袭上心间,头皮一阵阵发麻!很多年前,自己孤身一人在大雪山遇见狼群时,便是这种感觉!

    “给我滚!”洪七公忽然爆发出极为刚猛的劲道,硬生生崩开了孙震寰双手,一脚飞踢向孙震寰面门,孙震寰皱眉,偏过头闪过这一脚。洪七公推开后,一把抽出插在地面的绿玉棒,沉着脸望向孙震寰,低低呼出一口气。

    孙震寰望向洪七公额间滑落的冷汗,低声笑了起来:“丐帮两大镇派绝学,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名扬江湖,莫非今日有幸能见识到?”

    “老夫今日定要将你废除武功,送到终南山全真教受罚!”洪七公怒喝一声,手中绿玉棒唰的一下挥舞在空中,带起破空之声。

    ‘铮——’就在洪七公凝神戒备时,孙震寰垂眸,将悬于腰间的拙川锋缓缓拔出,待到长剑全部抽出时,一股清澈悠扬的剑鸣声铮然响起,明净的剑身倒映着九天上的月光,在夜里熠熠生辉光华夺目,看的洪七公心神一凝。

    “这是重阳真人昔年佩剑?”洪七公问道。孙震寰信手一弹剑身,悦耳声音再度响起:“不错,正是祖师铸造的重阳七剑之首‘拙川锋’”

    “剑是好剑,可惜你心术不正沦落魔道,空让宝剑蒙尘了”洪七公盯着拙川锋悠悠叹息:“若是你现在回头,随我去风云客栈撤销赌局,取消中秋决斗,你我之间过往不究,如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孙震寰在笑,他从未笑的如此开怀痛快,他睥睨眼前的洪七公,心中失望透顶!“洪七公,你知不知道你很狂妄,很无知,更自以为是!你真的以为你今日所作所为便是正义么?”

    “哼!你为一己私事致使武林动荡,无数人因你遭殃死于非命,我今日所做,正是惩奸除恶、匡扶正义!你还想狡辩不成!”洪七公掷地有声的呵斥道。

    “哦?既然如此,那我问你一件事,在你找上我之前,有没有调查过死的都是什么人?被灭的都是什么势力?参与赌局和为非作歹争斗杀戮的又是哪些人?”孙震寰笑的诡异,这一幕落在洪七公眼里,他心里感到有些不对劲,心下微微踌躇并未开口。

    “怎么?丐帮成员遍布天下,消息灵通,你身为乞丐头子,难道不知道么?还是说你心虚了,不敢回答我?”孙震寰紧盯着洪七公,嘲弄道。

    “有何不敢?因你而遭受无端横祸的人,多得是无辜百姓,我一路走来,亲眼见过不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抓住其中作恶的一伙人,他们洗劫了一处村落杀光了村民,就是为了谋夺钱财参与你这个该死的赌局!你还有和话要说!?”

    “当年道门前辈黄赏创出《九阴真经》,后来引起江湖上一片腥风血雨,无数武林中人死无全尸,留下家中孤儿寡母惨绝人寰,是怪人性贪婪人心狠毒,还是怪前辈创造绝学,遗祸人间?”

    “昔时哲宗元祐年间,少林寺藏经阁武功秘籍引起江湖中人觊觎,或是偷窃或是行骗,又是一阵席卷武林的波澜,厮杀之惨烈,不逊于九阴真经之祸,甚至犹在其上,是怪达摩祖师开辟少林光大武学之道,还是怪世人垂涎秘籍,争名夺利?”

    孙震寰沉声厉呵,不待洪七公反驳,继续呵斥道:“枉你身为一代宗师,却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简直愚蠢之极!你只看见那些无辜百姓遭受残害,认为一切因我而起,你可曾想过,是我要荼毒苍生么?是我愿意殃及无辜么?

    那些被杀的人,绝大多是都是罪有应得的恶人,那些被灭的势力,无一不是恶贯满盈的罪恶坑!如今江湖中的流血厮杀,全是一群恶人将屠刀挥向另一群恶人,一个恶势力贪图另一个恶势力的财富!就是因为太多这种毒瘤的存在,才致使天下苍生饱受荼毒残害!如今的一切,不过是他们罪有应得!”

    “你这是狡辩!那这些被牵连的百姓你怎么解释!他们难道也该死?”洪七公打断孙震寰的话,昂声质问他!

    “商鞅变法,振奋国力富强人民难道没过死人?秦始皇修筑长城,抗击外敌时难道没死人?本朝太祖南征北战一统天下,终结五代十国的乱世,难道就没死人?洪七公,我今日所为,是为了弥平世间大多数祸害,消除世上大部分毒瘤,让天下百姓活得更安宁,但我孙震寰不是神!就算是神,也没法保证完美无缺的实现救世的壮举!”

    “你说什么?你是说,如今这一切其实是你有心筹谋的?”洪七公瞪大眼,难以置信的望着孙震寰,仿佛看见了世上最恐怖画面。

    “很久以前,我还是彻头彻尾的江湖中人时,我令世人称我魔仙,可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取魔仙这个诨号?”孙震寰背负着手,望着远山长夜叹道:“世上风波诡谲,太多奸人作恶,他们或是跻身官场,啃食社稷祸国殃民,或是落草为寇,鱼肉百姓荼毒一方!我行走天下这十年,看遍了太多民生疾苦,见证了太多惨绝人寰……”

    孙震寰握着剑,一步一步踏前,一步一步逼近,他盯着洪七公道:“曾经,我也是个天真纯良的年轻人,我心里也满是光明温柔。

    但后来,我被这世道逼的变了模样!这十年,我为了惩奸除恶匡扶正道,一路杀伐,一路灭绝,我杀贪官污吏,我杀绿林歹人,我杀金狗蛮夷,我杀淫贼盗匪,杀的无休无止杀得血流成河,然而不论我多么努力的挥剑劈砍,始终砍不断这漫漫黑夜,始终劈不出希望的黎明,我问天地,天地没有给我答案!”

    洪七公握着绿玉棒的手在颤抖,他愣愣望着孙震寰,突然有一种力气被抽空的感觉,他一生中,很少像现在这样难以面对一个人。

    孙震寰垂眸看着手中的拙川锋,喃喃道:“后来我渐渐明白,一介凡人之力,实在太过渺小,根本不足与改变一个世道,之后我结识了大宋官家宁宗,这位年轻的皇帝倒还算有血性,他有心振奋国家,因他我入了朝廷弘道阁,而后一手布置了由江湖过度到朝堂的变法图强,洪七公,这其中的曲折深意,你又知道多少呢?”

    洪七公大吼一声,针锋相对的盯着孙震寰道:“你说的是真的也好,是假的也罢,我现在只知道,因为你,至少有整整一个村落的百姓惨遭杀害,这百余口无辜人命,不能就这样被时间吞没了,总要有人站出来,为他们鸣冤,为他们主持公道!”

    孙震寰一愣,只见洪七公放下绿玉棒,缓缓举起手,沉声对孙震寰道:

    “很多时候,有的事本就是无解的,今日我拿出真正的实力与你一战!我胜,你便随我撤销决斗、赌局,你胜,我便就此离开,从此再不干涉!你我皆是江湖中人,对错是非,就以手上三尺青锋做个了断吧……”

    孙震寰仰天长笑,将手中长剑抛向凌云身前,豪情干云啸道:“你不用兵器,我拿剑胜之不武,今日不论输赢,我都收回之前对你不敬的话,洪前辈,出手吧!”

    “好,北丐洪七公”

    魔仙孙震寰”

    “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位面永恒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穿越旅行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穿越旅行者并收藏位面永恒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