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位面永恒之主 > 第三章.一僧一道

第三章.一僧一道

作者:穿越旅行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着时间的推移,夜色渐渐散去,在初生的朝阳中孙震寰跟着四目翻过了两个山头,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四目的精舍。

    “哇塞,看不出道长您的手艺很精巧啊,一个人就能修葺出这么别致的几幢房子,厉害厉害”孙震寰这话是发自内心赞叹的,一个大老粗的爷们能建造这么精巧的房子,确实很难得。四眼听了这话,十分舒畅的点了点头道:“嗯,这几所房子我可是亲手设计了图纸,然后采用天然的竹子和木材修葺的,住在里面身心健康延年益寿啊”

    孙震寰侧头看了眼站在阳光下的僵尸,把心底的疑惑压下,对四目问道:“道长,说来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了”四目卸下身上的法器,擦了把汗对孙震寰道:“哦,好说好说,贫道是正一道茅山南派道士,因为戴着这幅眼镜,江湖上人称四目道长。我在这代师兄弟中排辈第十,你可以叫我十叔”

    孙震寰听完,心中暗道:“在师兄弟中排辈第十么……这么看来我的猜想没错了,这个世界不仅有九叔,还有一个完整的修道宗门圈子,值得挖掘的东西非常多……”孙震寰拱了拱手,对四目道:“既然这样,那我以后就叫您十叔了。话说回来,十叔您看上去成熟稳重,我以为应该是大师兄之类,没想到您前面还有九个师兄啊”话音落下,本来笑容满面的四目忽然面色一僵,沉沉叹了口气。

    “曾经我的确有九个师兄,那时候大家整天聚在一起,热闹极了,然而后来发生了一桩巨大变故,把一切都毁了……”

    “变故……十叔要是不方便说,我就不问了”孙震寰看四目情绪低落,决定不再深入交谈,还是步步为营慢慢来更好。四目点了点头,四下环顾周围,嘴里忽然嘟囔道:“妈的,这个臭小子又在偷懒,看我好好教训教训你”

    孙震寰见状,想起原作里四目号令僵尸打自己徒弟嘉乐,结果反而被僵尸打的鼻青脸肿的剧情,心里感到好笑。于是对四目打了个招呼道:“十叔,您先忙,我去周围转转”

    “行,你自己到处走走吧,正午前记得回来”四目应声,看着孙震寰走出了园子,顺着山泉水潭的小路走远了,目光闪了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孙震寰沿着小路慢慢走着,脚步避开了几处零星开着的野花,几只蝴蝶在晨光里蹁跹而过,看上去说不出的祥和安逸。望着翩飞的蝴蝶,孙震寰沉思着:“要学会法术,眼下最现成的人选就是十叔了,可是不设法打消他对我的顾忌提防,学习法术压根想都别想,原作中一休大师也会法术,实在不行可以从他那里入手,但是相比较十叔关联到九叔那边的剧情来看,这样我就损失了很多,并且学习法术这种事都是涉及衣钵传承,外人是不可能被允许的,道不可轻传,真是难啊……”

    就在孙震寰苦苦思索的时候,一阵嘹亮的山歌响起,隔着一片茂密的稻田清晰传来。“咦?有人唱歌?”孙震寰思绪中断,开始回想当初剧情里的角色:“十叔正在教训自己的徒弟嘉乐,箐箐是个女孩子,这个声音是个男人在唱歌,那应该就是一休大师本人了”

    说起一休这个名字,孙震寰总是联想到动漫里的那个一休小和尚,不由得感到好笑。整了整衣领,孙震寰朝着山歌传来的方向走去。

    “师傅,您还是别唱了,本来那些蝴蝶都围绕着我飞的,您一唱歌,蝴蝶都飞走了啦”“哎呀,你这个死丫头,居然嫌弃师傅唱歌难听啊!”芳草青青的陌道上,一名须发花白的和尚带着一名天真烂漫的少女,二人背着一堆包裹快步前进着。老和尚吹胡子瞪眼的望着少女,少女做了个鬼脸,鬼马精灵的跳到一旁,又去追逐那些飞来飞去的蝴蝶了。

    “哎,徒弟大咯师傅老了,已经不听话了,真是可怜我这把老骨头咯”一休哀伤的叹了口气,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水,故作伤心道。

    “师傅别装了,你压根没哭只是在擦汗而已,从小到大我被你骗了十三回了,别指望我会被你骗十四回”箐箐回过神,嘟着嘴巴气鼓鼓的望着一休。一休闻言笑呵呵道:“傻丫头,被骗了十三回你还好意思说出来,你什么时候才能像师傅我这个聪明睿智啊?”

    “师傅你……我不理你了,哼!”箐箐跺了下脚,气鼓鼓的走到了前面,不再理会一休。一休挠了挠光头,有些毛了:“哎呀……该不会真的得罪这小姑奶奶了吧……”

    一休把身上的包裹紧了紧,赶紧跟了上去,不住喊道:“箐箐,箐箐啊,师傅错了,师傅不开你玩笑了,箐箐啊你慢点……”箐箐走了半天也渐渐消了气,听见一休不住的呼喊便放慢了脚步,正要转身停下来时,一不留神踩中了一处水坑,鞋面刚好踩在一颗光滑的石头上,顿时脚底一滑身子不由自主的摔向了地面。箐箐一声尖叫:“师傅!”

    一休站在后面,正满面贼笑的看着箐箐,恶趣味的看徒弟摔一声淤泥,然而下一秒,一休便僵住脸笑不出来了。一休的目光盯住箐箐身下,一块尖锐的青石朝上立着,位置正对着箐箐的后脑勺,只要箐箐摔倒,那尖石便会刺中她的脑袋!一休一把丢开包裹,整个人猛地扑了过来,就像是从天上俯冲地面的老鹰那样迅疾,脚步踏在泥泞上竟然没留下一个脚印,一个老朽的和尚竟然这样踏雪无痕的轻功,这实在令人惊讶。

    但此刻箐箐已经等不到一休过来了,再过片刻,那石头就会刺中她的脑袋,她歪倒着身子侧着头望向一休,一休满面的惊骇和慌乱落入她的眼里。箐箐感到很疑惑:“只是摔一跤而已,师傅至于这么担心么?不过师傅能这么担心我,罢了,就原谅你了,嘻嘻”

    只要再过一秒,箐箐的脑袋就会被那石头刺穿,然后鲜血从伤口里涌出,一休几乎已经预见了这一幕,他的心里满是绝望和后悔。一休眼睁睁的看着,大声吼道:“不要啊!”

    ‘唰’的一声,不知从哪里飞出了一个明晃晃的东西,快的带出了一抹残影,径直砸在了箐箐的身下,脑袋着地的位置,将那块尖锐的石头压在了下面,箐箐彻底摔倒,脑袋磕在那个明晃晃的东西上,只觉得硬邦邦的砸的生疼,不由得痛呼一声:“哎哟,什么东西”

    一休站定脚步,长长送了口气,抬起袖子一抹额头,才发觉自己脸上已经挂满了冷汗。箐箐从泥泞的地面爬起,拍了拍身后的污垢,将那个硬邦邦明晃晃的东西从泥泞里提起,这才发现,是一个做工精致的手提箱:“咦?好漂亮的小提箱,谁丢在这儿的?”

    箐箐举起提箱,将上面的污垢擦拭干净了,看着漂亮精致的箱子心里十分欢喜:“师傅你看,这个箱子做工好漂亮啊?”一休气喘吁吁的走过来,颤巍巍抬起手指着箐箐,断断续续道:“你……你个臭丫头,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差点没命了”箐箐一愣,不解的问道:“师傅你说什么啊,我不过就是摔一跤而已,怎么会死呢?”

    一休直起身,指着地面道:“那是你脸朝上没看见,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已经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咯你看”箐箐顺着一休的手指往下看,就在刚才捡起箱子的位置下面,正杵着一块尖锐的青石,尖端朝着上面……

    “啊!”箐箐一声惊呼,掩着嘴望向一休:“师傅……这……你是说”一休呼了口凉气说道:“现在你知道啦?刚才要不是这个箱子飞出来垫着,你的脑袋就撞在这个石头上了,我救都来不及救额!”

    箐箐闻言,摸了摸手提箱呆呆的说道:“啊,箱子啊箱子,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以后一定每天把你擦得干干净净”箐箐话音落下,一休这才从惊慌中反应过来,低头看向银白色的手提箱:“这个箱子是被人丢出来救你的,有人在这里”一休转过身,望向刚才箱子飞出的方向合十鞠躬道:“请问,有人在这儿么?”

    窸窸窣窣的一阵声音响起,稻田丛中拨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出来,对着一休摆了摆手道:“大师您好,您都这么大年纪了就别跟我鞠躬了,我受不起”男子走上前来对着一休还礼,一休仔细的打量男子,不由得赞叹:“阿弥陀佛,先生你真是英俊潇洒一表人才啊,哎对了,箐箐!你个死丫头还不过来给救命恩人道谢”

    自从男子出来后,箐箐就一直愣愣望着他,有些魂不守舍的,被一休一叫唤这才回过神来:“啊?哦!那个,先生您好,谢谢您的救命之恩,哦对了,您的箱子还给您”箐箐面颊绯红,僵着身子把手提箱举起,递给了男子。男子笑着接过,转身对一休问道:“我看过佛教书籍,佛教提倡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大师您和这位姑娘就不用谢了”

    一休合十,点头道:“阿弥陀佛,先生您真是菩萨心肠。哦对了,还没自我介绍了,老衲法号一休,这是我的徒弟,叫箐箐,请问先生您怎么称呼啊?”

    男子笑道:“我叫孙震寰,是个刚刚回国的留洋学生,想把学到的本事用于建设祖国,让国家富强起来不再被列强欺辱”话音刚落,一休肃然起敬,对着孙震寰合十鞠躬道:“阿弥陀佛,实在想不到,先生您年纪轻轻不仅仅侠肝义胆,还有这么伟大的爱国情操,和尚我自愧不如请您受我一利”孙震寰测过身子避开了一休的鞠躬,扶起对方笑着说道:“不是说了么,您这么大年纪了,我可不敢受您的礼,咱们好好说话别动不动鞠躬行不”一休呵呵一笑:“好好,我不鞠躬了,孙先生您不用扶了”

    一休沉吟了会儿,侧头说道:“箐箐啊,帮师傅个忙,我把包裹落在后面,你帮我把包裹找回来”箐箐看了看一休又看了看孙震寰,低了点头:“哦”

    看着箐箐走远了,一休这才转过身对着孙震寰道:“孙先生,有个问题不知道方不方便问?”孙震寰愣了愣说道:“没关系,大师您尽管问吧”一休踱了两步,望着他说道:“孙先生您自称是留洋学生,回来为祖国做建设,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您。这些年华夏遭逢乱世,各国列强纷争不断,我一路走过大江南北见过不少青年人,凭着一腔热血投身各种爱国运动,可是他们和您都不太一样”

    孙震寰闻言一愣,好奇的问道:“哦?那请大师讲讲,我和他们是怎么不一样了?”“气质和感觉不一样”

    “气质和感觉?”

    “嗯”

    一休抬头,望向茂密葱郁的田野,幽幽道:“同样都是青年人,他们给我感觉就是血气方刚、义愤填膺,整天像是有使不完的劲儿,莽撞冲动又义无反顾,和他们站在一起,我这把年纪的人都觉得热血沸腾,可是您不一样”一休转过身,看向孙震寰道:“您的呼吸悠远绵长,目光神采内敛,一举一动间都有一股说不出的韵律,这是长年习武并且武功精深的人才有的特征,另外……您给人感觉,有一股若隐若现的压迫感!”孙震寰把箱子换了个手,目光看向一休,示意他说下去。

    一休手里佛珠攒动,继续道:“我游历四方时,曾有幸见过孙中山先生,在他身边有一群神秘的护卫,这种压迫感我在他们身上也体会过,只有真正经过战火的洗礼,或者长年身处尸山血海的武林中人,才能积淀出这种气势,真正的留洋学生,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压迫感?”面对一休的反问,孙震寰垂下了眼眸,不言不语。

    一休对着他合十,笑着说道:“之所以直接说出来,是因为孙先生您不是坏人,和尚我修炼过它心通法门,在您身上我感觉不到恶意,再加上您出手救了箐箐,我这才说了出来,若是冒犯您了,还请见谅”孙震寰悠悠叹息,对着一休拱手道:“大师,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并不是存心欺瞒您,不错,我的确会武功,但我说我是刚刚回国的留洋学生,也是实话”

    这话是真的,孙震寰确实在国外留学过,只不过是穿越之前的那一世了,因此这话的确不算是在骗人。

    一休笑了笑道:“只要心无恶念就无妨,虽然佛教规定了妄语戒律,但我还算是个很开明的和尚,哈哈哈哈”“师傅,包裹找到了”就在一休哈哈大笑时,箐箐已经将包裹捡了回来。

    孙震寰望着箐箐越走越近,对着一休道:“大师,我有件事能不能麻烦您?”“出家人乐善好施,你说啊”

    “我刚刚回国,还没和家里人联系,他们不知道我回国了,而这里离我家乡太远了,能不能请您告诉我,周围哪里有客栈?”一休皱眉道:“哎哟,这里方圆几里内都没人烟,最近的城镇距离这里,骑马也得两天两夜,这样吧,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处,还有多余的空房间,你可以先去我那儿住着,再慢慢联系你家里”

    箐箐跑得快,这时也听见了两人的对话,不知怎么的脸颊又红了起来,箐箐走上前问道:“怎……怎么,你要和我们一起住么?”

    “是啊,暂时得打扰一段日子了,真是抱歉啦”“没……没关系,人多也热闹点”箐箐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头也低了下去。一休人老成精看的分明,却乐的装糊涂,大步走上前去。

    孙震寰从箐箐身后接过包裹,左手箱子右手布袋笑着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东西交给我来扛吧”

    箐箐脸颊更红,任由孙震寰接过包裹,自己在原地扭捏了半晌,这才跟了上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位面永恒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穿越旅行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穿越旅行者并收藏位面永恒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