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兴唐闲人 > 第21章 继续蛋疼

第21章 继续蛋疼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时间唐鹰完全呆傻了,许久都作声不得。

    唐鹰前世根本就没经历过什么风浪,聪慧是聪慧,学识也是顶呱呱,纵然冷脸寡情,也算得上是一名学识丰富的学者。可由于自打出生就体弱多病,被家人保护成正宗的温室花朵,别说惊涛骇浪,就是微风细雨也没有经历。此时依仗着穿越的优势,知道自明年二月开始就将天下大乱,而自己恰好逢上这乱世当道,只惊得脸色苍,所有血色尽从脸上褪去。

    没经历过乱世,但唐鹰前世处于什么时代?那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被那铺天盖地的各种信息成天轰炸,没经历过乱世却知道乱世是个什么模样。车臣、伊拉克、哥伦比亚、乌干达、卢旺达类似的国家,要么就是高犯罪率,要么就是终日战火纷飞,人民惨痛不已,走在街头都要担心被流弹击中,或是人肉炸弹随时拉响,可不就是乱世的模样?而这一生自己穿越过来一头扎进这里,什么事都不记得的一把瞎,将要如何在将要到来的乱世中生存?

    说白了,是唐鹰这朵温室小花胆儿不够肥。此时怀揣着这个秘密只惊得六神无主,只会怔怔的瞧着桌面上蜿蜒的茶水痕迹。

    大宝也瞧出了他的不妥,问道:“小郎,你怎么了?”

    唐鹰定了定神,才涩声道:“没事。手滑。”突然想起刘备与曹操煮酒论英雄时的回答,刘备为了掩饰心中惊骇,答曰:“一震之威,乃至于此。”自己此时的心境,竟与那人没有多少不同。

    他该怎么回答?说明年二月将天下大乱,随即隋灭唐起,江山大换血?还是说自己是个穿越而来的灵魂,附在今生的唐鹰身上,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却要经历那从来都没有经历的动荡岁月,因此惊得魂不附体?

    大宝也没有多想,扶起茶杯重新倒上汤水。而唐鹰喝什么的心情都没了,茫然看着大宝有心要离开,又见得自己脸色不好而强自留下。

    这叫做大宝的少年倒是宅心仁厚,唐鹰看他顶着一张年少无知的单纯脸庞在那里有条不紊的收拾残乱,心里慢慢平静了一些,依然骇怕,却不再惊慌失措。那场动乱毕竟还没有到来,战火也没有燃,自己再怕也没有半点屁用。

    只不过心里还是留下一抹浓重的阴影,问大宝的话也不再是随口聊天,而是不着的痕迹打探一切可以知道的事。

    可是大宝只是个少年,看样子和自己差不多,又属于那种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奴仆,不曾读过书,也不曾识字,对唐鹰关于当朝时局的旁敲侧击的询问大部份一问三不知。

    问得许久,唐鹰才知道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比如说他也许、大概、好像是今年是十六岁,比大宝大出三岁。而大宝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大,乃是因为做惯了粗活,不仅锻炼得身强体壮,也因为过多的劳动使得这少年有些早衰,因此看上去比实际的年纪大罢了。

    关于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大宝也不知道。只说大约是三个月前一天清晨唐鹰就出来在这里了,随行的只有一辆马车,在天色擦亮的时分悄悄出现。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当时苏容去迎接的时候只带了双鱼,大宝还是起来尿尿的时候不小心看见的。当时唐鹰下车时和他对了一下眼,所以这件事件大宝不敢撤谎。

    说完这个大宝小心翼翼的偷眼打量唐鹰,他还并不真信这人当真把什么都忘记了。那天早上的事用脑袋想想都知道整件事情不同寻常,不该是他这样的下人可以看见,而且不小心看见了后就必须立即忘记的事。当时和唐鹰对上那一眼就已经把大宝吓得魂不附体,虽然事后并没见这位小爷说起过,但难不保他秋后算帐,现在才来发难。

    此时唐鹰脑里想的不是这个,他思前想后也觉得大宝说的事件不同寻常。这般做作的诡秘行事,无非是为了掩人耳目。又想起苏容说的关于自己不安份她也保不住自己小命的话,唐鹰忍不住开始认真去思考自己究竟是个什么身份,才会偷偷摸摸的潜到这里来。整件事的性质像是躲藏,也不知道是为了避难还是避人。无奈信息太少,在大宝这样一个混小子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也只得瞎想一气。

    见大宝脸上的神色又惊又怕,隐隐又要给自己跪下讨饶的趋势,唐鹰尽量放软口气,问道:“那我眼下呆的地方又是什么地方?”

    大宝陡然脸色涨红,踌躇半天低声说了三个字。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大宝神色更显扭捏,又小声说了一遍,唐鹰这才听清了。那三字赫然是:百花楼!

    如此三字简直是耳熟能详!就跟那啥怡红院、丽春院,*阁、藏春阁一个模样!被这三字彻底雷到,唐鹰连自己身处大业十二年的惊骇都被赶走,心里升荒谬又想笑的感觉。

    试问天下当得这样称呼的地方会是什么地方?百花楼,楼藏百花,百花争艳,说白了就是妓院!难怪被关在柴房的时候一到晚间就听闻远方人声鼎沸,又有浓腻的脂粉香气扑致鼻端,原来这里竟是这么好一处所在……

    唐鹰的脸色便僵住,敢情这倒好,自己穿的时代不好不说,穿的地方更加有意思,居然是一所妓院……没准儿这工夫它名字仍还是叫做窑子。心里头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老爹唐画,手里头开得也是有啥按摩中心,洗浴中心的,美其名曰休闲保健中心,说穿了还不是妓院,开门广迎天下淫人嫖客那种。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报应,前世的老子开妓院,今生重生了直接就在妓院里呆着。想到这里时心里不由得叫苦不迭——爹呀,你老人家混黑社会的事情报应来了,你儿子转生了以后在妓院里泡着呢!我说,您光开窑子赌场,怎么不开个银行?那样的话指不定我重生以后就是某某钱庄的少东家了……

    大宝看见唐鹰脸皮子直抽,神情像是哭笑不得,不过倒没有露出他猜想的厌恶后勃然大怒的神色。提起的心放下了两分,大宝小心翼翼的道:“还请小郞放宽心。小人虽没有什么本事,嘴巴却是极牢靠,不敢乱说话。苏二娘以前就隐约对我叮嘱过,说小郞身份华贵,只是因为有事在这里暂避风头,过了就会离开。所以还请忍耐些时日。”

    一番话说得甚是得体,指明唐鹰乃是因为不得已而暂避风头才来得这里。唐鹰略微有点明白苏容为什么会挑这个少年来和自己接触,这少年墩厚老实,性子微微木讷,看样子就是不喜欢多言那种人,嘴巴极定极为牢靠。想必原来的唐鹰必定因为身处妓院而心性愤懑,派这样一个少年来恰好能最大限度的降低唐鹰心中的怒气。

    心中微动,觉得那苏容果然是位心思灵动的女子。想到这里便问:“苏二娘,可是苏容?”

    大宝应是,道:“这百花楼就是苏二娘所有。她上面还有一个大姐,下人们都唤她作苏二娘。”

    唐鹰不禁失笑,那般动人而又气质不凡的女子居然是妓院的老板?

    明朝的宋权的《丹丘先生论曲》云:“j□j之老者曰鸨。鸨似雁而大,无后趾,虎纹。喜淫而无厌,诸鸟求之即就”。唐鹰对老鸨的映象仍停留在电视电演里演的那样:一个肥胖如老母猪样的浓妆艳抹女人,腆胸凸肚的桀桀的怪笑着一边往腰间塞银票,一边和人打情骂俏占英俊健壮男人的便宜,口中还道:“哎哟喂呀~爷这么长时间不来,月儿姑娘对可您望眼欲穿~啊哈哈哈!”

    心中大寒,丝毫也无法把她的高洁形像和老鸨联系到一起,也实在想不出来她喜淫而无厌的样子……光是想想苏容涏着嘴脸跟嫖客讨要银子,唐鹰就觉得就算是天塌了都不可能。回想她的气质面容,那样的女子是高洁的,坚韧中透着精明,却想不到她居然开了家妓院,取的名字居然也是艳俗无比的百花楼。

    “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不问还罢,一问之大宝的脸色便一片黯然,低声回道:“回小郎的话,我娘便是楼中的姑娘,娘也没有跟我说过我爹是谁。我只知道我六岁的时候娘便带了我来到百花楼讨生活,我便一直在这里长大。”

    “你娘是谁?”

    “我娘娘家姓姓张,小名儿玉娘,还有个艺名叫小桃红。其余的姨娘,包括苏二娘从来不唤我娘名字,只唤她作小桃红。”

    大宝低声回话,声音压得极低。虽然只有十二岁,但贫穷家的孩子懂事早,早已经知妓院并不是好地方,嘴里回着话,一边为自己的出身自卑,一边为着亲娘操持贱业而自卑,左右都是低贱自卑,声音越说越低,一颗头颅低埋着,脸色先是红,而后白,最后隐隐转青。整张墩厚的唇就那样紧紧的闭着,眼光只死死的盯着鞋面,神色是说不清的难堪难过。

    这回话他并不想回答唐鹰,可他尽管并不知道唐鹰的真正身份,还是能隐约猜到唐鹰出身富贵,是万万看不起自己这种出身低贱的j□j之子。转念想到那端坐床上的少年还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来羞辱自己,就算心志再坚强不肯服输的少年两只眼睛里也包起了泪水,心里又怨又不甘,涩声问道:“小郞还想知道什么?”话语里便是明显的带着控制不住的怨气了。

    唐鹰前世冷情冷性的不通人j□j故,转世后纵然性情大变,可依然半点没有经历过待人处事的种种磨练,人j□j故照样不通。几句话只问得大宝一脸难堪隐忍,唐鹰自己同样尴尬到了极致。

    他前世就是个黑二代,打小就生活在黑与白之间的灰色地带,再加上因缺魂少魄而性情寡淡,是非观念本就与常人出入较大。唐画干那些事他多少都知道,心里从不曾看轻那些操持贱业的女子。此时见得大宝这样,心里不禁大悔自己废话忒多,一个劲往着别人的伤痛地方猛戳。

    “呃……我没什么可问的了。你下去吧。好生歇着。”唐鹰道,心头愧疚的看了一眼大宝埋着的黑色头颅,又把眼光转了开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兴唐闲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叔无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叔无良并收藏兴唐闲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