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兴唐闲人 > 第29章 鸡院

第29章 鸡院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除了每天必然为会间断的练拳、读书、写字,树屋一事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唐鹰很积极,大宝更加积极。只不过一个是纸上谈兵,另一个又是只会做杂活、端茶送水的小厮,两人凑到一起连两个臭皮匠都不如,当然没有办法质变为诸葛亮。所以,林中木屋嘛,依然于处灸热的理论阶段。注意,请把重点放在理论那两个字上……

    在后院混了一段时间,唐鹰的太极拳工夫大有涨进。嗯,就像学生考试,从零分考到二十分,那当然是大有长进。而真实的水平,唐鹰顶多能考到八、九分。没法,他的身体底子是摆在那里的,正在建立气感并修复身体。反观谢老就完全不同,他的太极拳练习进度是一日千里,比起唐鹰的进度来,他给人提鞋都不配。唐鹰为此恨得牙痒痒,只觉得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叫人泄气得很。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太极拳滋养身体的功能确实无比强大,谢老虽然总体看上去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但仔细看就能看出来他的脸色比没练之前好了许多,颇有点枯树发新芽的味道。他的咳嗽毛病也在减轻,咳嗽的频率在减少,咳起来也没那么厉害,每回都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一般。尽管他现在也常常咳嗽,可咳声不再像以前那般混浊。或许形容得不太正确,但听在唐鹰耳里时总觉得他的咳声有一种底气变足了的感觉……

    谢老的身体表现出如此明显的好转,让唐鹰大是欢喜,总是摧着谢老好好练,自己也去他身上捕捉灵感,看能不能悟出什么体会。古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师傅和弟子的角色倒转过来,现在反倒成了唐鹰在谢老身上学习经验。对方是年长的长者嘛,又确实比自己厉害很多,再加上唐鹰又是个现代人,心思开阔,半点也没有什么觉得没面子的感觉。不过这货半点也没想过谢老何以为进境如此迅速,只当是长者的智慧促然,其大大例例马马虎虎的性子可见一斑。

    相比而言,他练字的进度倒比太极拳快一些。楷书写得有模有样,终于有了点方正大气的味道。同时因为锻炼改善了一些体质的原因,腕上更有力,可以练习的时间更长,下笔也有了风骨。‘楷书本笔画简爽,必须如楷树之枝干也’。唐鹰现在已经能勉强达到这个要求,又因为性格的原因,字迹透着前世的淡泊灵隽,严谨中带着法度森然的笔画结构;同时又有今生的洒脱豪放不羁,挥画间笔划跃于纸面,飞扬顿错。写出来的字虽然仍然还很稚嫩,但已经隐隐约约透出点自成一家的韵味。

    大宝学字不快,随着时间累积下来也只学了一百多个字。《千字文》前一百二十个字已经学完,正在学后面的四个。他的字还是很丑,不过已经能看,不再像鬼画符,不可谓不小的长进。这让唐鹰很开心,大宝也很欢喜。

    时间转眼就过到了一个多月,已经是大来十二年的九月中旬。天气继续升温,苏容前两天遣大宝拿了一床蒲被过来。那薄被是丝织的被面,里面填充着东西,唐鹰用手抚摸着时就觉得手感很好,料想这床薄被的价格肯定不斐。心里不由得对苏容更加好奇,一个青楼的老板娘,怎么用得起这么好的东西?按照自己对古代时空的了解,丝这种东西可不是想拥有的可以拥有得起。地位、财力的阻档都横埂在那里摆着,阻挡着普通平民使用上它的可能。是以,唐鹰只能猜想苏容并不是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只是一个简单的青楼女子。这个青楼的老板娘,没那么简单!

    不过具体她不简单在哪里,唐鹰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作罢。

    现在已经是点灯时分,唐鹰放下手里练字的笔,揉揉肚皮,纳闷怎么还不见大宝来。随着太极拳进度的继续下去,他现在越来越能吃,身上虽不见长肉,却真的是结实了。越结实就越能吃,越能吃就越结实,良性循环之下,他不到吃饭的点就饿得慌。平常时候大宝早已经送饭来,今天却晚上许多,让唐鹰实在有点焦急——被饿的,正经八百的低血糖反应。

    正眼巴巴的盼呢,一会儿才见大宝急匆匆的奔来,手里仍是提着往常的食盒。

    放下手里的东西,大宝告个罪就立即要离开。见大宝神色匆忙,唐鹰便自己动手取食。一个月下来大宝早已经摸清了唐鹰不拘小节的性格,只急匆匆的简短说了几句话,说碗筷明天来收,这就要离开。

    “喂,喂!”唐鹰拉住大宝:“今天不学字了?”

    “没时间。”大宝神色慌忙的道。

    “出什么事了?”唐鹰心里一紧,下意识问到。

    “没事,就是有个大人物要到百花楼玩耍,人手不够。苏二娘吩咐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准备迎接,我也要去前院当牵马的小厮。”

    “什么大人物?”

    大宝摇着头,像他这样的年纪和地位,自然是无从知道。

    唐鹰迅速的往嘴里扒着饭,含糊着道:“你等我一会儿,我跟你去。”

    大宝吃了一惊:“你去干嘛?”

    唐鹰努力的咽着饭菜,道:“既然来了大人物,前院肯定杂活多,我去帮你。另外主要的是,嘿嘿,我想看热闹。在这里闲得太久了,心里闲得慌。”

    大宝心里一暖,知道这人不爱计较身份什么的,当真不太像什么大少爷。而且他又极热心,多半是不想让自己累着,也去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可让他去终究不妥,便道:“别胡说,那些杂活怎么是能让你干的?还是在这里歇着好,等我明天给你送饭。”

    “那我就去瞧热闹。后院很闲哎,你忍心看我在这里发霉?”

    大宝更觉不妥,苏容说过要让唐鹰安全的呆在后院。也可以这么说,除了送饭送菜以外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监视唐鹰,免得他在后院胡作非为。而现在很明显的,自己已经和年纪相仿的唐鹰玩到了一处,哪还记得监视的任务……

    唐鹰见大宝面色犹豫,晓得这人心软又善良,当下涎着脸使坏:“大宝,我的好大宝,我就跟你去瞧瞧热闹,不惹事,只藏着悄悄的看,可好?”

    这人,说的是什么话?那口气十足像楼里的姑娘,满嘴抹蜜只为了掏人银子。大宝脸嫩,当下就脸色微红,道:“说什么呢?满嘴怪话。不是我想拦着你,你去那种地方总是不好。我呆惯了的,你去却不行。”

    唐鹰嘿嘿笑,又道:“你是我兄弟呢,我说都行。对不对?得了,让我跟着去,我保证悄悄的。再说了,我连自己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你又知道了?为什么去不得?我还是你的师,教你读书识字的人。天地君亲师,我的地位可是大得很,夫子的要求你敢不听?嗯?”好一番连哄带压,只求瞧热闹。

    见大宝更犹豫,又故意扳起脸道:“你被派来伺候我,好歹我也算你主子吧,我的吩咐你就该听。我说去,你就得带我去。”

    大宝还真没法把这个不正经的家伙当主子,见他板脸都板不像,自己便笑了,道:“行。不过你得悄悄藏着。”

    “欧嘢!”唐鹰跳起来,把最后的饭菜扒进嘴里,一把推着大宝往外走。

    大宝无可奈何的苦笑摇头,领着唐鹰往外走。

    跟在在宝后头穿过月下被投下无数阴影的楼台庭院,再踏过曲折如羊肠那般的小径,唐鹰惊觉自己由唐胤穿成唐鹰后居然染上了路痴的毛病,被大宝领着这么绕来绕去绕得他都快晕了,丝毫没记住路径。其中还有一次要不是被大宝一把抓住,唐鹰差点失足掉进旁边的水池。月光下没仔细看,它那泛着光的样子就跟水泥地面似的,唐鹰走惯了水泥路面,还以为真是水泥路面呢,一脚就踩了过去。还好有大宝在,一把就捞住了唐鹰。

    “啊咧?”唐鹰大囧,这丑出得。

    大宝忍不住笑:“看着脚下的路。”

    “……是。”

    “咦,你真轻,腰这么细,快赶上楼里的姑娘了。”憨厚的大宝夸道,混然不觉自己这话有多找抽——他在拿唐鹰跟楼里的姑娘比呢……

    “闭嘴!”唐鹰怒了,说男人的腰细是夸奖吗?还不是身体不好给瘦的,等以后老子吃壮了后粗给你看!

    缺心眼的大宝又是笑,惹唐鹰怏怏的跟在他后头,生气不是,不生气也不是,活活憋闷得很。

    又走了一阵,失足的囧事神经大条的唐鹰已经忘了,心里换了个念头在想:汗……一座青楼也修得这么复杂华丽,有钱的嫖客给银子的时候真给力……

    继续往前走,渐渐的听得人声渐高。有猜拳吃酒的,有哄然叫好的,也有艳俗婉转的小曲声夹杂在其间,果然很热闹。夜风带着花香悠悠,又和着越来越浓的脂粉味,让唐鹰轰然打了个喷嚏。接着又闻到了牲畜的屎尿骚味,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

    月下看来,那处是一个简陋的棚子,料想就是有坐骑的客人来后栓马的地方。呃……姑且想像成前世的停车场,停放宝马、法拉利什么的名车。而大宝的工作就是代客泊车,成为泊车小弟,这样想会让心里好过些。

    大宝领着唐鹰走过去,让他躲在一个用来装喂养马匹的水的木桶后,小声道:“在这里躲着。”又指着指一个方向:“那里就是大门,从这个方向看过去,进出什么人都能看见,瞧热闹正好。”

    唐鹰看了一眼,只见大宝所指的大门边站了两人青衣小帽的小厮,还有四个打扮得很诡异的龟奴,六个人一起全拱在门边。小厮手里提着灯笼,它们不太明亮,昏昏黄黄的灯光透出来只隐约得照清不远的道路。四个龟奴则在大声的谈笑着,一个个声音洪亮,言语粗俗,满嘴的带色黄段子像是在互相攀比谁会的更多一样往外喷放。

    对正大门,有一条道路直通里面的木楼。木楼有三层高,乍一眼看上去显得不小,也不知道里面共有几进的规模。夜色里木楼看上去大是大,整体形像看上去却模糊不清,只能看到许许多多的灯光自窗户里映射出来。除了显得木楼里热闹非凡的灯光,它里面透出来的声音也显出它的暄闹——很多的男声女声织在一起,隐约能听清一些淫诗浪词在吟哦,或是女子吃吃的笑声。

    末了,又闻得一阵丝竹声响过,有个柔媚的女音唱道:

    京洛多妖艳,馀香爱物华。

    俱临邓渠水,共采邺园花。

    时摇五明扇,聊驻七香车。

    情疏看笑浅,娇深眄欲斜。

    微津染长黛,新溜湿轻纱。

    莫言人未解,随君独问家。

    却是卢思道的一首五言诗正配着已经微有了成熟风韵的燕乐在那里唱和。歌声唱腔缓慢,似唱似吟的尾音拖得极长,投映到唐鹰脑里时就如同那老旧的放映机里放映着的古旧的影片,模糊泛黄,却又古色古香有着一种现代绝对不会有的情调,引得唐鹰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清楚——自己真的是转生到了一千五百年前,那隋末唐初的混乱,却又激动人心的时代!

    真的很热闹啊,唐鹰的兽血有些沸腾,只想着:原来这古代的夜生活也挺丰富的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兴唐闲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叔无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叔无良并收藏兴唐闲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