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兴唐闲人 > 第30章 啊哟大宝

第30章 啊哟大宝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医武兵王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悄悄的在这里呆着,我没办法陪你了。等会儿你自己看完热闹后识得路就自己回去,若是认不得就在这里等我。”大宝说道,忆起唐鹰以前的魔头性子,又仔细叮嘱了唐鹰一番:“我的好郎君,小大爷,你可要好好的呆在这里,别惹事。我不能跟你比,出了事我担待不起。你出身富贵,别人不见得能把你怎么地,但我什么都不是,可担不起什么祸事。”

    唐鹰忙点头答应,大宝见唐鹰满脸的神色不似作伪,又想着这段时间里和他结下的亲近情份,这才脸带犹豫的去了。

    呆在陌生的以前从来没有呆过的马棚里,起初唐鹰还觉得挺有趣,可半会工夫后的受到马棚里无数的蚊虫轰炸,这个经历就变得不再那么有趣。特别是背后有匹马好像对他很感兴趣,老是在背后有头去拱他的背,让唐鹰心里实在糟心的很,不断轻声连哄带吓的对付那匹马:“嘿!你给我乖乖的,待会拿干草喂你。不然,惹火了老子,阉了你!”

    那马不理会唐鹰,依旧不断的在背后拱他。唐鹰无耐,只得让它高兴咋地就咋地,自己把眼光转过往外看。

    过不多久,唐鹰听到了苏容清丽的声音。她的声音在夜色下听起来如同夜莺般动听,带着一股子月光如水的婉转,让唐鹰还是无法想像她媚笑着迎接富贵客人来j□j,又从人腰包里掏银子的样子。

    眼光从马棚的房梁下掠出去打量苏容,唐鹰看到她的头发高高挑起,满头的华贵首饰都在摇动。身上的衣裙质地似绸似缎,在灯笼映照下隐隐泛着一层辉光,整体看上去又要比自己初见她时的打扮还要华贵。

    打扮得这样仔细,身为青楼老板娘的她也要出来迎客,迎的又是什么样的尊贵客人?唐鹰心中不禁大是好奇。

    耳边听得苏容清越的声音用和自己交谈时不一样的居高临下口气道:“你们四个进去。今晚用不着你们接人。”

    四个龟奴应了一声后退下,只余两个小厮打着灯笼站在大门口。还有便是身是青楼老板娘而不带半老鸨气息,整体形态却是华贵仕女样的苏容。

    过不多会儿院外便响起哒哒的马蹄声,有三人骑着马来到,一直驱马骑至院门口才翻身下马。等得三人牵马行至门口时,唐鹰才看见打头的是一个英武高大的雄姿英发男人。另两个一个像是随从,生得刀眉环眼,满脸的煞气,另一个却作文生打扮,手里摇着把招摇的纸扇,表情动作皆很欠抽。

    见这三人出现,苏容立即端着笑脸迎了上去。

    “贵客临门,心里不胜惶惶,恐唯招待不周。”

    为首的男人笑了笑,声音显得谦和有礼,又别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自持模样。唐鹰听得他道:“苏大家不必自谦,能让你这百花楼的楼主亲自出来接迎,某脸上也是大有光彩。有劳苏大家你在这里站了大半夜,却是某的不对了。”

    苏容敛眉轻笑,道:“不敢。我也没站多久,挑灯时分才出来。此时凉风宜人,月色初现,站在这里等迎贵人,也是件美事。”

    那男人抚掌大笑道:“果然玲珑。”

    苏容听罢只是抿嘴微笑,微垂着头做淡淡的恭顺状,恰到好处的露出她领间一截雪白细腻的如同天鹅一般优美的脖项。

    如此艳而不俗,充份体现了自己的美态,又不至于降低了自己的格调,当真把自己的美态表现得毫到妙巅!比起前世那些坐在粉红灯门的门口,一边用牙签剔牙,一边眼神猥琐的冲人招手揽客的老板娘,根本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中间的差距完全没法比!

    妙!

    唐鹰呆在暗处不禁一阵大赞,就知道苏容这个女人不简单,现在来看,果然是很不简单!现在的她,无论动作神态,和初见那天完全不一样。那天的她,端庄宁静,气息更像邻家姑娘;今天却华贵大方,进退有礼,戴上了仕女的面具在做戏,便如同台上的戏子一般。

    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由她做出来风韵无比,满身让人看着舒服之极的女人味儿。那微侧垂头的动作,即满足了男人高高在上的男性征服欲,又充分表达了自己的过人美妙,谁看过了都一眼难忘。

    眼下她便这样站着,没有半点青楼楼主的下作模作,反倒在衣裙的包裹下如同一朵散发着幽香的花朵,亭亭玉立,端的是仪态万千。

    还有两人的称呼,又显出苏容的不同来。唐鹰大约知道,在隋唐时,女子大多谦称自己为奴,又称自己为儿,也有自称为我的,只是较少罢了。而我这样的称呼,是把自己摆在不低的位置上了。

    敢自称为我的,多半是有本事,且自信过人的女子。且有《旧唐书平阳公主传》记载为证:绍谓公主曰:\'尊公将扫清多难,绍欲迎接义旗,同去则不可,独行恐惧后患,为计若何?\'公主曰:\'君宜速去。我一妇人,临时易可藏隐,当别自为计矣。\'她说我一妇人,以我为自称,可见得在那个时候,智计过人又善战的平阳公主李秀宁已经在自称我了。

    现在,苏容的自称也是我。

    苏容敢这么自称,当然有她的傲持才敢。同时那个高大男子称她为大家,同样表现出她的不简单。隋唐时代的女子被称为大家,没点拿得出手的本身绝对不可能,而且还得被人认可才会被称为大家。所以,只能说苏容这个女子的水有点深。

    随高大男子而来的两个人也被苏容的神采照得一愕,扇子男的摇扇动作停了一拍,眼里微微暴出精光,又很快收敛了去。刀眉男眼光顿了一顿,不知为何立即却露出厌恶的神色来,转过眼去不再看苏容。

    苏容暗暗看在眼里,展颜又笑:“镇军将军亲临,哪有不出来亲自迎接的道理。若是招待不周,惹得将军以后不来了,我的损失找谁赔去?”

    俏皮话加上连消带打,是个男人的,都会这样知情通性的女子礼让三分。是以被称作镇军将军的高大男子长声大笑,连刀眉男都把自己的厌恶表情收敛了几份。

    镇军将军?唐鹰心中又是一动,记得在隋朝,这可是正六品下的军职,虽然说远不像三国时代是二品,不过这正六品也当真不低了。

    “好说,好说。”那位镇军将军笔罢,指指身边的两人:“这位是孙远遥,这位是徐广德。”

    摇扇子那位是孙远遥,刀眉环眼的则是徐广德。也不知道那位镇军将军是疏忽了,还是有意隐瞒,没有道出两人身居何职。当然苏容更不会傻到去问,耳里听见一个名字便向那人以完美的仕女礼仪迎之。

    孙遥停下扇子,冲苏容礼了礼,笑道:“早闻苏大家大名,等见到了才知道传闻远远道不尽你的风采,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随即用欣赏的眼光看着苏容浅笑,笑容风流而不下流,倒颇有点名士风范。

    孙广德却重重的哼了一声,脸色更冷,就是远远的唐鹰都能听出来那哼声里的萧冷味道。另外,他身上还有一股子浓重的煞气,不是久场沙场的强者,磨练不出来这种强硬的气息。

    苏容待人,端的是滴水不漏,明知那人不喜自己和这种场合,却仍是笑得无懈可击,只冲那人绽放出端庄的笑容,道:“好一个英雄好汉!可惜我只是一个弱质女子,不然真想亲眼一睹君纵横沙场的过人风姿。”

    唐鹰又想冲苏容竖大姆指了,听听这话说得,先贬低自己,再高扬他人,所谓是伸拳不打笑脸人,她赞人赞得让你想发作都不成。

    果然,那孙广德听了苏容的话,表情有点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吞也不是,吐也不是,活活憋得慌。

    又听得苏容一转头,唤道:“大宝,过来牵马。”

    墩实的大宝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一溜小跑奔了过来,垂头毕恭毕敬的伸手去牵三匹健马。

    苏容转头淡然看向大宝,声音微带凌厉:“仔细伺候着贵人的宝马,这可是李飞大人的宝马。若出了差错,我唯你是问!”

    大宝唯唯诺诺的应道:“是,小的一定尽心尽力,不敢丝毫怠慢。”

    “下去吧。”

    大宝垂着头,牵过三匹马就要离开。

    便在此时,变故陡生!孙广德那匹高头大马就跟主人一样桀骜不驯,见换了不是主人的其它人牵自己,竟是伸头一张口,对准了大宝的胳膊一口就咬下去!

    马这种生物大多性格温顺,不然也不会被人类驯化来当作坐骑。可它们其中就是有性子刚烈的,不是一般人降服不了。孙广德的马就跟主人一样暴烈,看人不顺眼当即就咬。大宝乍不提防,正好被一口咬中。

    须知马齿嚼草虽然钝,可健马的嚼力不小,被这些咬中了照样的疼痛无比。

    大宝还是个少年,身份地位又低下得很,本就在这样的场合半点自信心都没有,如此被咬中,更是骇得魂飞天外。又觉得胳膊巨痛,以为胳膊都被咬没了,惊骇之下本能的挥拳击打,想让那马松嘴。

    他胡乱挣扎拼命,力气自是不小,一拳击中那马的右眼,顿时让那匹可恶的马悲嘶了一声,不得不松开嘴来。

    军者大多爱马如命,一听爱马悲嘶,孙广德当即脸色大变,大跨步过来查看自己的爱马。

    却见那马右眼中了一招乱拳,正闭着眼睁不开,马泪汵汵而下。

    “好胆!某的马你也敢打?!”孙广德大怒,脚下飞起一脚照准大宝当胸踢过来!

    大宝早已经惊得呆了,看着脚踢过来竟不知道躲闪。

    唐鹰躲在马棚里同样是骇得魂飞天外,大宝那傻孩子不知道这一脚有多厉害,随温家父女开过眼界的唐鹰却知道厉害。照这样力量和角度,那一脚踢实了,会不会死唐鹰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大宝的胸骨肯定会碎上一堆,再落下个残废之体。

    要命,该怎么救大宝?

    一时间唐鹰焦急得额头冷汗直冒,终于按捺不住把大宝的叮嘱抛到了脑后,本能的便出手搭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兴唐闲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叔无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叔无良并收藏兴唐闲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