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兴唐闲人 > 第47章 妇科‘圣手’性病‘专家’

第47章 妇科‘圣手’性病‘专家’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远遥被捏得封喉又被小药罐子和桂大夫联手救回一条命,经此一事之后唐鹰的名头在整个百花楼里响亮得很,姑娘们都知道这个不起眼的小家伙很有点古怪手段,除了说得一手好故事以外,他似乎真懂得一些治病救人的医理。

    百合楼里上至红牌花魁,下至牵马迎送往来的龟奴,个个都是普通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有个发烧头痛之类的毛病。身边杵着个会医理的人就是好,一来不必专门跑去看大夫那么麻烦,二来小药罐子又没个正式行医的证明——别以为古代行医就那么简单,类似于现代行医执照一定得有,没有的便是铃医,差不多相当于赤脚医生那种,生意没有信誉保证,自然差得很。没有这行医凭证,大伙去求他时就跟邻居窜门子讨土方一样,花不了几个银钱。那慷慨大方的会事后请唐鹰吃些零嘴补偿,或是赏下三、五个铜钱,偶遇那吝啬抠门的,一声谢谢就完了,什么物质补偿都没有。

    唐鹰倒不在意,遇到自己的会的,就说两个方子;遇到不会,则把门路指向桂大夫那里。别人高看自己,唐鹰自己遇上这事倒是小心谨慎。倒不是说唐鹰老实,转眼就变成了一副稳重细致的性格,真正的原因是唐鹰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满肚子的药方因温柔女侠的穿越大志所赐知道得很多,可如果要真正行医,那是十通都通了九窍,只余下一窍不通!就像当时救徐远遥于水火,也是情势所逼冒险放手一试,唐鹰自己心里并没有多少的底气。

    可又受真正的唐鹰性格所致,此时的唐鹰性格倒是真正的热情乐于助人。别人求上门来不太懂得拒绝,就捡着自己知道的无毒副作用的中成药说说,不知道的也只能抱歉一笑,请人自行去求真正的大行家桂大夫。

    打心底深处而言,因为真正的不懂医理,只是博学强记知道许多古代人不懂的法子,唐鹰很真实的把自己看得很清楚——没法不看清楚,人生之事关天,唐鹰转生以后性子变得再跳脱也不敢拿生命当儿戏。

    可别人不那么看,试想,一般人哪来的大毛病?都是些伤风感冒之类的小病证,被唐鹰拿什么板蓝根冲剂或是通宣理肺冲剂一治,毛病全好之下,大家看他的眼光都变得不同,只道这货是真的懂行的。

    特别是现在乃是隋未,西医大概刚在萌芽,中土大地盛行的是中医之论。中医嘛,草药为本,熬出来的药那是苦涩难咽。又自古有良药苦口一说,偶上那缺德缺才的虎狼医师,便是不必添加,他也给你加上些黄连来强调苦味,以证明自己的药正是那苦口良药。

    加点黄连这种性平又中正的药倒是问题不大,不会吃出问题来。只是大凡尝过黄连味道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儿当真不是人吃的,苦起来那滋味当真没法形容。苦如黄连这一说法足以说明天下比黄连更苦的东西当真不多,是以喝时下大夫开出来的药真真是一种折磨,特别是对于味觉敏感的女性和小孩,那真是得捏着鼻子冒着必死的勇气才能灌得下去。

    但唐鹰这货开出来的方子不同,像板蓝根冲剂,药物配比里有超过百分之四十的成份都是水糖,现代人喝着都觉得虽然草药味道重了些,味道还不算坏,偏向红糖水的味道,古代人喝起来就成了美味——呃,夸张了些,但比起一般大夫开出来的药,这东西真的能轻易下口。

    能喝不苦的药,且事实证明它确实还像苦药一样能治病,谁还爱去喝苦的?

    百合楼里的人又都不是内行,只觉这甜甜的不苦的药效果和巨苦无比的药效果一样好,高下之判立即分明。也就是说,他们觉得自家百花楼里的小厮竟是比外面的大夫要强!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妇科病与性病的症治。

    古代男女大防,便是风气最开放的唐代,男女之防也比现在要重得多。大家都以为唐代女性衣饰华美暴露,只道唐代和现在一样,那是不可能的。就好比现在的夏天,天气炎热之下女性可以穿着吊带、齐脐小短裤满街蹓跶或是在家待客,唐代的女人敢吗?又好比那些*小青年,光着膀子,汲着拖鞋大剌剌的出入各个场合,唐代的男人敢吗?稍微有点见识的,都是穿得妥当完整,以多露肌肤为不雅。如此就可见,唐代只能说是男女之防比其它几个朝代开放,比起男女平等的现代那是大大的不如。

    此般风气之下,再加上历来女医师便是凤毛麟角,妇科病这一针对比较明显的行当人才就稀少异常。

    再说性病,到了现在的九十年代才有医者把它当成淘金热门来学习,那之前也是个丢人没光彩的学科。古代讲究儒家礼仪,性病这种东西是脏病见不得光,患者自己无地自容,医者更是自我清高不肯治,因此更加冷门。

    唯独唐鹰不同,他性子是唐鹰的性子,见识与思想却是唐胤。在温柔女侠的穿越大计之下,话说谁也不明白温女侠的想法就能如此的奇葩,想当个杏林高手也就罢了,为毛妇科病与性病也要逼着唐胤看?可事实的结果就是不光妇科病他知道,性病他也懂,当真是时也运气,在这百花楼青楼里,就成了应运而生!

    气血两虚、身体瘦弱、腰膝酸软、葵水不正常,那好,找上唐鹰抱怨,他眼珠灵活的转上两圈,就给你开出补气养血,调经止带的乌鸡百凤丸。哦,错了,唐小药罐没那个本事弄出来药丸来,但谁说乌鸡百凤丸只能用丸子这种方式吃?药抓齐了煎水来服也一样!嫌味道不好的话自己多加点红糖,那东西也是滋阴的。

    偶上有难言之症,比如下面搔痒,气息难闻,或是小便赤痛带白的时候,别的大夫不能去找,去找的话是自己找不自在,大夫不仅轻视你,还会软钉子让你吃个够后告诉他治不了,你自己如果洁身自好就不会得这种脏病。

    让青楼的姑娘洁身自好,开玩笑的不是?真正的卖笑不卖身只能是个笑话。且不是才艺个俱绝的能被人称得上大家的人物,根本就没有卖笑不卖身的资本!

    像大宝的娘亲那种身具才艺,又敢下狠手划花自己的脸的勇敢女人能有几个?大多是些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小怜小女子,想要活着已经是千辛万难。脸面,自尊,那等高层次的东西,这些可怜的女子无福拥有。

    所以,只能换着试一试的想法来找小药罐子。

    结果,唐家小郎还真没有让人失望。

    脸红是脸红,羞窘是羞窘,可他会不带鄙视的问你究竟是个什么痒法,具体不舒服的情况是怎么样。

    青楼女子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要想以这种生活方式活下去,脸面已经不重要。又因为一阵时间相处下来,对唐鹰这小东西亲近得很,是以言语没什么顾忌,捡着真实的情况说,且还很恶意的看那脸皮一开始时还挺薄的小郎君羞窘欲逃。

    唐鹰还是初哥呢,开始难免的窘迫,后来风雨经历得多了,被百花楼一群有正太控的放肆姑娘j□j得听了什么都能面不改色。

    是以,遇上脏客人,染上阴虱,或是其它搔痒症,洁尔阴洗液横空出世——用过的人都说好!

    难言之隐一洗了之。

    噗!

    遇上问题严重的,先自行去剃头匠买把剃刀去除病患部位的毛发,而后扑上滑石粉,再以洁尔阴洗液洗之,照样是烦恼一洗了之。

    如果小便赤痛带白,有淋病之状,也不要怕,唐小郎君手里有栀黄车前汤、加味八正散、补肾通琳汤等等,法子多的是。但至于到时候具体会用到哪一种,要看当天的天气如何、唐小郎君心情如何、以及讨方子的该姑娘运气如何……总之绝对不会是客观因素的作用结果。

    没办法啊,唐鹰这货是个半罐子水,药方是知道得多,药理却是半点不会。脑子里灵光一闪时,想到哪个就用哪个,或是见了上次疗效好的就用上回那个,除非这个姑娘与上一个姑娘长相实在差得太多,唐小郎君觉得此人与上一人有大大的不同,才有换药方的念头。瞧,此人乃是看脸下药的……长相决定待遇,说的就是这个。

    噗!

    好在这些药在出世的时候药理便大致相同,几乎全是清热除湿,解毒通淋的,总体方向都对症,遇到个体不适的有副作用时也没大毛病,大不了食欲不振几天,更糟糕的下吐下泻而已。总体而言淋病能治,小罪也遭点儿,肯定吃不死人。是药三分毒,那玩意儿又不是糖,就算糖吃过头了都会患上消渴之症,唐小郎君这么忽悠众人。

    如果遇上花柳,呃,这种麻烦的唐小郎君还真治不了。认真去学中药,加上他满肚子的药方,没准能行,但眼下是治不了的。不过治不了不代表不能一定程度上的预护,于是三草一花汤紧跟着横空出世:鱼腥草六钱、马鞭草六钱、紫花地丁六钱、野菊花四钱。加水四斤,煮沸两刻钟,可擦洗,一日一剂,一剂用两次。也可煎服泡茶喝,味道还算行,就是鱼腥草味重,吃得惯的还好,吃不惯的嘴里一股子泥腥味儿,倒是不苦,比中药汤好得太多了。

    小药罐子坐镇百花楼,百花楼迎来了最洁净无病痛的一段美好时光。

    是妇科‘圣手’,又是性伯专家’,众姑娘得了他的好处,都愿意亲近维护他。整体结果就让小药罐子在百合楼里人气飙升,虽然主要工作仍是个跑堂倒茶的小厮,地位竟是直追苏容与还香,隐隐有百花楼第三人的味道。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唐鹰涨势,连带着大宝都地位大涨,被人呼来喝去的时候少了许多,有了更多的时间跟着唐鹰识字学字。

    这些,唐鹰看到了眼里,倒没放在心上,照样风风火火的在百花楼里跑来跑去倒茶送水,活得轻松自在。前世的冷漠,今生的热情,天差地别的生活让唐鹰活得很滋润,如此才是真实的生活,不再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活着也跟死去了一般,感觉不到人间的一切。

    不得不说,唐鹰在百花楼混得很快活,压根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也许并不简单那回事。虽然闲来无事的时候仍是会回想起前世的种种,想念家人,想念温柔女侠,却已经没有了那种牵肠挂肚难舍难离般如同刀割一样的疼痛。自己在隋末的时空好好的活着,想必那些让自己挂念的亲人朋友也会活活的好好吧?

    如此,不能陪在亲朋好友身边的遗憾终是放下了,在不知不觉间收拾好了心情,用一副新的面容迎向这重生以后的新生活。并不是人人都可以重生一回的,所以,要惜福。会惜福的人才会幸福。

    然后又会情不自禁的忆起大柱子同学,那家伙与自己一起扎进往生池后也不知道投胎股到哪里去了,没准跟自己也是魂穿。就是不知道他会穿成谁……若是一个点背,穿到猪身上怎么办?

    想到这里时唐鹰嘎嘎大笑,很是没心没肺的在幻想某一天一头叫做大柱子的猪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眼光看着自己时的场景。虽然自己穿成了青楼小厮,可好歹也是个人,若是那厮魂穿成猪……哇哈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兴唐闲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叔无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叔无良并收藏兴唐闲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