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 > 这个人有可能是他爸爸

这个人有可能是他爸爸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天!

    难道两天都没人管过她死活吗?

    啊哦……要过来啊窠?

    小白想想不行,他过来就完了!一定会被认出来的旆。

    “我不知道呀!”纯真地装傻。

    “手机开定位会吗?”封以珩才问出口就摇摇头。

    从声音上来听,还只是个不超过八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开定位。

    果然,那边很无辜地问:“什么是定位呀?”

    “没事,那就先这样。她要是醒了,你让她打个电话给我。”

    只要查这个电话是在哪里接的,具体位置就知道了。

    “哦……我知道啦!那封叔叔再见!”

    那边先挂了电话。

    比想象中更要关心大白呢。

    如果不离婚的话,他倒是觉得封以珩其实挺可靠的,何况那么多年都过来了,一直相安无事,能不改变则不改变吧,否则他也怪不习惯的!

    就是最近似乎不太太平了些,一直出些状况。

    唔……

    给封以珩打几分呢?

    这一通电话,让小白把封以珩重新列入了考虑名单里。

    友情分也给个八吧,好歹养了他们娘儿俩那么多年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小白想想还觉得不放心。

    万一待会儿他查到了他们的位置,真的过来了怎么办?

    屋里响起阵阵咳嗽声,小白起身去倒了杯水进屋,池晚咳醒了。

    “谢谢宝贝儿。”池晚的声音有些哑。

    这两天她病得不知道东南西北,小白的吃住都靠他自己,以及张阿姨和薛笑笑的帮衬。

    她们不在,小白还会担起照顾她的责任,活脱脱一个小大人,好多事都知道。

    接过小白递过来的水,池晚心中满满都是幸福和感动。

    还好……

    当年她没狠下心!

    现在想想那时候如果没有跑出手术室,小白就不可能存在了。

    好庆幸……

    小白盘坐在房间的地板上,面前摊着一本杂志:“大白,我知道你最近为什么那么不走运,老出状况了!因为现在是水逆!你是天蝎座,重灾区呢!”

    “水逆?”

    星座?

    她从来不看星座的!

    倒是小白,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特别感兴趣,杂志都是买给他看的,所能认的中文字,比同龄人要多出好几倍,看这些杂志基本上没有问题,遇到不认识的,或问池晚,或自己查查,下回再看见便认识了。

    认字量和词汇量就是这样累积起来。

    并非天生的天才,而是几分天生才气,加上比其他人付出的更多的精力。

    “恩!”小白点了点头,继续读着,“星座说,天蝎座在水逆期间,将会遭遇事业、友情和爱情的失利,面对极大的心理挑战,最严重的将承受同时打击,进入人生低谷期。水逆期间,应注意规避提防身边的人,哪怕是被自己所信任的。注意金钱得失,和对自己身体状况的保持,否则,一旦生病,将是一场持久战。”

    “……”池晚愣了愣,“你对着杂志胡诌的吧?”

    这哪是星座!这根本就是把她最近发生的事哲理性地总结了一下吧!!

    “喏!你自己看!”小白过去,把杂志摊给她看。

    还真就是这么说的!

    这要不是上星期就出的杂志,她都得以为他们是拿她做的范例!

    小白拿回来,继续看了看说,“幸运物是钥匙扣,幸运颜色是白色。”

    钥匙扣?

    说起钥匙扣,她带在身边很多年的一个钥匙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丢了,难道是因为丢了它,自己才那么倒霉,霉事连连的?

    “那星座有没有说怎么做才能活过水逆?”

    “什么都不要做!星座说,如果已经发生了,就只有等了!等水逆过去,会慢慢好起来的。27号水逆结束——不就是下周二?”

    周二吗?

    现在周六,这么说她再熬两天就好了?

    “哦还有,水逆结束后的一星期内,会有好事发生!”

    “真的?”最近发生的事都不太顺,池晚都有点怀疑,好事这种事是不是有可能会眷顾自己了!

    “星座是这么说的!”小白聪明地把责任推给了星座,这样到时候就算不灵验,那也是星座的错,不是他的!

    “大致是哪方面的好事?”

    “大白,这是星座!算命也不见得能告诉你所有啊!”

    池晚在小白眼里看到了鄙视。

    她不就是问问嘛……

    刚好咳嗽起来,跳过这话题。

    “最后一点,要注意家庭矛盾!处理得好不好,直接影响到未来一段日子的好坏!”

    家庭矛盾?

    难道是指她和封以珩的关系?

    “星座有说什么时候离婚?”

    “当然没有了!”

    “哦……”她还以为连离婚的日子都有预告呢!“你笑笑妈妈什么时候过来?”

    “笑笑妈妈请了两天假,不能再请了,工作堆了很多,先回去了。大白,你的烧要是再不退下去,笑笑妈妈说她就要采取措施了!总不能看着你烧死。”

    “好啦好啦……明天就没事啦!不用去医院的,别担心。”

    说完,自己的身体却很不给面子,又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今天周六了,明天周日小白不用去幼稚园,就不用麻烦笑笑了。

    这病再拖,周一也该好了!

    池晚不再想,又躺了下去。

    好困!

    小白就在房间里玩着解谜游戏,池晚睡了一觉,还做了个梦。

    突然梦见封以珩发现小白了!

    被这个梦吓醒,心有余悸。

    梦里面他竟然要跟她抢小白的抚养权!他财大势大,她抢不过,小白跟了他,她哭得好伤心,得了一笔补偿费,但小白却再也回不到她身边了……

    脑子灵光了些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问小白:“刚是什么东西响了?”

    “什么东西?”小白更奇怪,然后“啊”的一声明白了过来,“你是说,电话吗?手机在外面,江叔叔说赔给你的!”

    “哦……”

    池晚不在意。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送她!

    他让她的手机掉在那会场的,当然要他赔!

    桥归桥,路归路,又不是要收他好处!

    “那谁打的电话?”

    “封叔叔。”

    “……”池晚猛然惊醒,“哪个封叔叔?”

    “封以珩啊,我没说吗?”

    “……”池晚撑起了自己虚弱的身体,侧身无力地看小白,“你说了吗?”

    封以珩!

    “哦……好像没说!”

    “……”池晚要哭了,“宝贝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们都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小白装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封叔叔让我把地址报给他,好像是要过来,大白,你面子挺大的呢!江叔叔来过之后,封叔叔又要来了!”

    “……”现在是讨论面子的时候吗?“你报了???”

    小白无辜地耸耸肩,“没有啊,一下子没想起来。”

    呼……

    不管怎样,也松了一口气。

    没告诉他就好!

    “不过……他是不是能查到这儿的地址?”

    池晚睁大眼。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就凭刚刚那通电话,他封以珩想查个地址难道还查不到??

    就在池晚和小白大眼望小眼的时候,“叮咚”一声,让两个人都看向了门的方向。

    糟了,难道是……

    难道那个梦要成真了??

    ……

    “确定是这里?”

    “封总,确定得不能再确定了!”那头言清再三保证。

    “知道了。”

    不等那边再问什么,挂了电话。

    言清查到地址发给他,他就直接过来了,这里不是繁华地带,楼下连保安都没有,他直接就上来了。

    三个字:不安全!

    怎么会租这种地方?

    开门声响起。

    平视的方向是空的,于是他低下了头,果然看到一个小奶包站在门后,小心翼翼,安全锁还没开。

    “小白?”

    孩子的脸上抹满了颜色,手上衣服上都是,看来他正在画画。

    “叔叔是……”其实他早就认出来了,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封以珩,还记得吗?”

    “喔!封叔叔!”

    小白这才开了门。

    封以珩进屋去,心里夸了小白。

    这孩子知道不给陌生人开门,教得挺好的。

    他习惯性地先打量这屋子。

    算不上是非常好的住所,但该有的生活用品都很齐全,是个虽然简单,却看着也挺温馨的小家。

    小白跟在他屁股后面,他去哪儿,他就像只小尾巴似的去哪儿。

    这个人,有可能是他爸爸!

    电视上杂志上网络上,封以珩一直都是风云人物,有关他的绯闻能出一本个人传!

    小白对他并不陌生。

    但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可是第一次呀!

    这种感觉好奇怪……

    不自觉地就想跟着瞧瞧。

    一直都是从大众和池晚的口中知道他的言行举止,现在这么近的接触,小白着实收不起自己的好奇心。

    封以珩突然停步,转身看他:“怎么了?”

    “叔叔,你别踩到我的画。”小白指着地下。

    封以珩低头,他的皮鞋旁边,有一张画。

    他低下去捡了起来,上面是一个女人和孩子手牵手。

    “这是姐姐?”

    小白为了伪装,把在幼稚园画的画都取了出来。

    “恩!”

    “怎么不是画爸爸妈妈?”

    通常不都是画父母吗?

    “唔……”小白吱唔着不说话,很为难。

    封以珩察言观色,得出一个结论:“没有爸爸妈妈?”

    否则怎么会连幼稚园的作业都画的池晚?

    小白既没点头,也没摇头。

    呐,这可是他自己认为的,他可半个字没撒谎!

    封以珩蹲着,和他齐高,自己跟前那个孩子的眸子清澈透明,很好看。

    尽管脸上画满了颜色,但粗略估量,是个很漂亮的孩子,五官长得很好。

    封以珩抬手揉了揉他蓬松的发,“你姐姐呢?”

    话说回来,他头发的颜色和自己挺像的。

    封以珩猜测,这孩子的父母可能早亡,池晚一直在照顾他。

    不会是临时过来玩的。

    他观察入微,发现这屋子里有很多儿童用品,所以他一定是长期住在这里。

    “在房间里。”他指着房间的方向。

    “你乖乖在这继续画画。”

    “哦!”小白有坐了下去,拿了张白纸在地上涂涂抹抹,视线却随着他进屋关门。

    第一印象也没那么糟糕么!

    ……

    池晚其实醒着,但她装睡,背着身闭着眼睛装做不知道他进来了。

    封以珩观察了这屋子里的一切,和外面一样,干净整洁是首要,生活用品很简便,没有多余花里花哨的装饰。

    很快他也注意到了放在桌上的几种药品,一一扫了一眼,杂得他的俊眉都皱了起来。

    简直是乱来!

    她这是对症瞎吃药吗?

    走到床边,俯身探了一下她额头,烫!

    二话没说,也不管她是否睡着,直接将她从床上横抱了起来。

    池晚是没想到,他居然连招呼都不打!

    这么大动静,她要是再不醒,就太假了!

    于是在他怀里的池晚睁开了眼睛,装作才发现他的样子:“我在做梦吗……”

    她清澈的眸子望着他。

    “没有。”他回答。

    “那你怎么会在这儿……”声音轻轻地,还是有点哑。

    他没回答,反而问:“病了怎么不去医院?”

    “不想去……”

    “胡闹!”

    他一皱眉,池晚便不说话。

    在他眼皮子底下,她总是很听话,微微嘟起的唇贴在他的西装上。

    她的唇是干涸的,脸色又很苍白。

    封以珩低下去,吻湿她的唇瓣,“瘦了。”

    才两天时间,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她没反抗,着实也没多少力气,索性不浪费。

    “都不好看了。”

    池晚轻眨眼睛,笑:“反正以后也见不着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封以珩并不想跟她讨论这件事,眼下,送去医院接受治疗是首要!

    ……

    封以珩进去没多久,门就开了,怀里抱着池晚。

    小白抬起头,咦了一下,这就搞定了?

    真是差别待遇啊!他们说得口都干了,她也不乐意听。

    “封叔叔,你真厉害!刚刚江叔叔也来过了,大白怎么都不肯去医院,你这就说服啦!”

    又是江承允!

    他怎么也知道她住在这里?

    “先去医院。”

    也罢,江承允的账,慢慢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里云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里云裳并收藏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