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 > 那晚我那么凶岂不是让你讨厌了?

那晚我那么凶岂不是让你讨厌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也就是说,我从头到尾只亲过你一个,只摸过你一个,以及……”封以珩突然暧昧地笑起来,凑过去在她耳旁说,“只上过你一个……”

    耳旁热热地旆。

    已被他的温度传染。

    池晚只觉耳朵有些痒,本能性地躲开一些。

    他的话……

    虽然有些不正经,可也太…窠…

    暧昧了吧?

    但话又说回来了,他这么说的意思是……

    一直以来他真的只是传传绯闻,并没有和她们真正发生过什么?

    诶?

    真的吗?

    她和大众都那样认为了四年了,突然告诉她,他什么都没做过,就像在告诉她他其实是个穷光蛋似的,她实在是难以接受啊!

    “真的?一个都没有?”忽略他带来的那种暧昧感,池晚微微地退开一些,挑眉看他。

    “真的,一个都没有。”他认真回答,温热的气却还是离她很近。

    池晚很不想相信,可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她,她得相信!

    封以珩要么不说,要说就说的实话!

    池晚实在太意外了!

    她竟然无意间问出了这件事……

    如果被某媒体刊登出去,怕是会掀起轩然大波吧?

    大众一定也和她一样,觉得难以置信。

    打个不好听的比喻,比如人人知晓的鸡,突然有一天说自己是良家妇女,谁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吧?

    当然,这个比喻可不能让封大总裁知晓,否则她一定会死得妥妥的!

    这些个瞬间,池晚豁然开朗,突然间阴郁的感觉不见了!

    原来……

    封以珩一直是她一个人的封以珩呢。

    多少个夜晚她独自一人睡的时候,曾胡思乱想过他会在谁的温柔乡里,这么一想,没有和她在一起的夜晚,他也是一个人睡的吗?

    “现在你说,我有没有理,能找你算账了吗?”他依然没有退开,近距离地瞧着她的眼睛。

    池晚那双美丽动人的眼睛眨了一下,长卷的睫毛扇动。

    很无辜地说:“有理是有理,可你也不能找我算账。”

    “为什么?”他洗耳恭听。

    “你没有婚内出~轨,我着实意外,那你先告诉我,你敢发誓真的一次都没有?这么些年都只属于我一个人?”

    没想到封大总裁竟然真的忠于婚姻,没有胡来呢!

    尽管心里早就已经相信了,可就是还想最后证实一下。

    “敢,我发誓,”他抬起她的下巴认真地看着,“我只和你做过……”

    好好说话么!

    总是要将气氛推热也真是……

    “那好,那我就告诉你,你不能找我算账,因为我也没有。”

    他离得近的眸瞬间也是有些意外的样子。

    “那么江承允的事怎么解释?”

    “我们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他给你的照片只是我睡着的样子,又不是正在做的时候。那个吻痕是他故意制造的,目的是为了激怒你。当时在电梯里做的,不信你可以去查监控,一定能看到。”

    有些事,她还是不能跟他提。

    还好真的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否则现在她一定是后悔死了。

    “不用了,”他定了定神,“信你便是。”

    “真的啊?”两个人把话明明白白地说开了,池晚的语调就又明朗轻快了起来。

    他点头。

    这一回,池晚的手绕上面前人的脖子,喊得心甘情愿,“老公!”

    大概从没哪天喊得这般真诚过。

    以前多少有些敷衍,可这一声,喊得真甜。

    封以珩心满意足。

    果然还是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这么好看。

    他搂住了她的腰,将她带近自己的身体,轻声说:“那晚我那么凶,岂不是让你讨厌了?”

    她抬起的手,衣袖有掉下去一些,手臂上还有被他捏得青紫的痕迹。

    当时,是用了些力气扣住她的手的。

    “那儿还疼吗?”

    池晚没撒谎,用略委屈的眼神望着他点头:“疼。”

    “对不起。”他正式道歉。

    她又意外了。

    这声道歉那么的真挚。

    她从未想过的。

    这一次,他温柔地吻住了她的唇,给她一个极致缠~绵的吻。

    扣住她的身体,先舔舐一遍她的唇,长舌驱入,与她追逐一番。

    彼此的身体是非常熟悉的,简单的一个吻就燃起了双方的战火,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他们额头抵着额头,正在思考什么。

    离得近,好像彼此的心跳都能感觉到似的。

    封以珩的唇勾了起来,“我们好像还没有试过医院。”

    池晚窘迫,轻推了他一下,“别闹了,随时都有人进来的。”

    “更刺激。”

    可她可不想给人演什么活春~宫。

    然而说话间,他的大手已悄然从背后摸了上去。

    就在这时,“啪嗒”一声,门突然开了。

    伴随着言清惊讶的叫声:“哎呀小少爷——可不能进去呀!”

    言清那是深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是很容易点火的,生怕小白撞见什么。

    这不……

    果然,跟在小白身后,原意是想将他拉回来的言清,抬头就看见并不太和谐的一面。

    两人果然抱在一块儿!

    哎呀糟了糟了!

    他的饭碗难保了!

    居然破坏了总裁的好事!

    推开了门的小白却显得有些无辜,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说:“大白,我肚子饿了。”

    “……”

    就为这事!

    封以珩凌厉的目光朝言清扫了过去。

    后者表示,那眼神他看明白了,总裁送他两个字:废物!

    ……

    电视台。

    五点多的时候,不少的人从电视台里面出来,这个点下班了。

    “诶笑笑,那帅哥是不是找你啊,一直盯着你这边看呢!”同事忽地推了推正看手机的薛笑笑。

    薛笑笑刚输入密码准备查看手机,看看有没有晚晚和小白发给她的信息。

    晚晚在家发着烧,也不知道到底退烧了没有,她怪不放心的。

    听同事那么一说,薛笑笑抬起头来。

    她指的人,正是不远处站在车外靠着的江承允!

    他怎么会在这里?

    对于江承允竟然来找自己,薛笑笑有些意外。

    但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所以她装作一副自己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和同事匆匆走过。

    江承允依靠在车门上,已经吸了好几根烟了。

    以前他不碰烟的,晚晚说不喜欢烟的味道。

    后来他偏碰她不喜欢的。

    人都走了,他还做什么好好先生?给谁看?

    见薛笑笑要走,他丢了烟碾掉,上前抓住她的手腕。

    “啊笑笑……既然你有事那我就先走啦!后天见!”

    同事一看情况不对劲,以为是薛笑笑的追求者,不再好当电灯泡,暧昧地眨了眨眼后,匆匆就从他们身旁离开了。

    “江承允你别乱碰我!”薛笑笑避嫌地甩开,“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你来干什么?让我同事误会了怎么办!”

    明显同事已经误会了,只求她别在电视台乱八卦就好!

    其他认识或不认识的同事也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

    主要江承允这个人和封以珩一样,也是走到哪都有光芒,想让彻底无视,很难。

    “那就车上说话!”

    “行了你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薛笑笑说着,往后退了退,保持一定的距离。

    上车说?

    赶明儿所有人都知道她薛笑笑上了一辆大老板的豪车,她更说不清了!

    人言可畏,她不想走到哪儿都被无数双眼睛盯着,指指点点。

    她可不像晚晚那么淡定,任人说!

    有时候她就想不明白,这臭晚晚到底是什么做的,人就站她面前说坏话,她还能笑眯眯地面对,怎么看怎么风轻云淡。

    换做是她,早跟人干架了!

    谁啊他们,凭什么说她是非!

    江承允本来就无所谓在哪里说,他现在就想知道答案!

    他隐约觉得,薛笑笑肯定知道!

    晚晚就她这么一个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应该不会瞒她的。

    “告诉我,五年前晚晚为什么要离开?”

    薛笑笑不意外。

    早就知道最近发生那么多事,江承允总有一天会怀疑的,晚晚瞒不了他多久。

    而他若不能在晚晚那得到答案,势必会来问她!

    所以她早就猜到,江承允来找自己,只是时间的问题。

    “你一定知道对不对!”江承允用很肯定的口吻问。

    “我说不知道你也不信不是?”

    “那就告诉我!”

    薛笑笑的态度不太好,并不配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既然你会来找我,就说明晚晚没告诉你吧?既然如此,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告诉你的!”

    “我迟早会查出来!”

    她笑:“那你还来问我?既然你查得到,你就去查好了。”

    这不是查不到才来找她的吗?

    放什么狠话!

    查得到?呵呵!晚晚离开的时候他查到了吗?还不是那么多年都没有她消息?

    晚晚刚失踪的时候,他来找过她,问的也是同样的问题。

    但那时候她是真的不知道。

    后来他大概放弃了,中途有没有再找过晚晚,她也不清楚。

    “我还是那个答案,晚晚当年离开,连我都没通知,只发了一条‘我很好,不用担心’,你别问我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好端端地,你俩就分手了!”

    当年事发的时候,池晚的确只发了一条信息给她,让她别担心。

    真的是三个月都没有联系,她都不知道她在哪儿。

    直到三个月后她再收到晚晚要见面的消息时,才知道她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

    那时,她才终于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别装了,你们明明有联系!别告诉我,你们半个字都没聊过。”江承允不信。

    “还真的没有聊过!”薛笑笑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信手拈来,“晚晚说了,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她不会再想,所以五年前的那些事,早就已经被忘却了。江大少爷,你已经是过去式了,晚晚有自己的生活,还烦请少爷不要再打扰!没有你的生活,晚晚会过得更好的。”

    “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江承允准备不再跟她浪费时间,“小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五岁了……竟然五岁了!”

    五岁,五年,这两个数字,让他很在意,没有办法不去怀疑。

    他甚至觉得,这个孩子的存在,会不会跟五年前她的离开有关?

    曾经那么多人说过她的坏话,他都不信,坚持己见要相信她,离开一定有初衷。

    但如今的重遇,她亲自将她在他心中的形象毁灭。

    然而事已至此,为什么自己还是不愿意相信?

    薛笑笑愣了一下,“你知道小白??”

    “何止知道,我还见过,”江承允又抽出一支烟,点燃,“晚晚生病了,不是吗?”

    薛笑笑相信,江承允去过晚晚家了!

    “我总觉得这其中必定藏着答案,可是我想不透。怎么都想不明白,”江承允靠在车门上,抽了几口,“笑笑,你告诉我,五年前,到底怎么了。”

    “你别问我,明知道我不会告诉你!”薛笑笑不知道他知道了多少。

    她也憋得难受啊!

    守秘密有多难?

    现在看着江承允,也很想把晚晚受过的苦告诉他,可晚晚不许啊!

    “我不信她变了那么多!”江承允没有抽完那支烟,灭掉,“你是她好朋友,你一定希望她过得好。她为什么会生病,你其实是知道的吧?我对她做过什么,说过什么,你也是知道的吧?”

    “我当然知道!我本想找你算账,可晚晚不许!”

    江承允并不解释自己的行为,反而道:“很好,你是希望我继续这样误会下去,让她继续受伤害,还是给我一个完全相信她的理由?”

    她没有想错,江承允心里……

    还有晚晚!

    并且不比五年前少。

    薛笑笑犹豫了。

    之前她只是猜测,但今天见了江承允,久更加确定了。

    或许吧,他知道后会觉得愧疚,因而想要补偿晚晚,甚至是不介意小白的存在,照顾他们母子。

    但谁能知道结果呢?

    万一不是?

    万一晚晚因此而更加痛苦,她岂不是对不起晚晚?

    薛笑笑的半天不说话,让江承允更加相信,当年的事,有蹊跷!

    他趁她犹豫不决的时候追问,“有原因的,是不是?”

    “哎呀你烦死了!”薛笑笑本来就为池晚抱不平,被他这么一追问,烦了,忍不住喊了句,“想知道,问你妈去!”

    说完,薛笑笑不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希望她没有害了晚晚!

    江承允愣住。

    问他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里云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里云裳并收藏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最新章节